淘宝人生

第476章 不传之秘

第四七六章 不传之秘

根据毛学明一贯的行事和做派,张辰即便没见过他,也已经在他提出比试打赌的时候就洞悉他的内心想法了,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而张辰也给过了他两次机会,让他自己选择说出了不耍赖的保证和惩罚方式,事后还主动离开让他不必难堪谁知到他早已经是鬼迷心窍,根本早就没了什么礼义廉耻,到了这时候还想着耍赖占年轻人的便宜.

就在毛学明开口的那一刻,张辰就已经释放出意念力,包裹住了他的心脏和肺部到他完全说出了那段话之后,也就到了他需要兑现自己毒誓的时候了,意念力轻轻向内挤压,已经风烛残年的毛学明提前上路了

要说手上沾染人命,张辰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印度海军可是一船人呢还有变成行尸走肉的王立章和他的那些手下,蒙古乔巴山外郊还有两个,还有马上风之流的,再多一条也不算什么了

他对这个世界看得很明白,绝对的公平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境该死的死不了,就像张奉栋那种;该活的活不下来,这样的例子就太多了,这些都是社会的正常表现,所以有些事情还是得靠自己

张辰能够很清楚地“看”道毛学明的惨状,但是他却没有回头地向前走去宁琳琅和张娇有护卫队员挡着,只是听到了后边有人惊叫,去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事

这市场里边唯一不能对毛学明的尸体不管不过的就是市场管理处了,出来几个人着着忙忙地打了急救电话然后又去守着毛学明,疏散周围围观的人群

等到十几分钟后,附近医院的救护车来了,经过检查后确定人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而毛学明也没有什么亲人和弟子跟着,周围的商贩们也对他的做法很看不上,根本就没人愿意帮着医生们做什么,医生只好是先拉回医院处理了

毛学明的死讯传开之后,整个这一片的商贩都在交流着同一个信息,那就是以后绝对不能干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事,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发什么毒誓否则后果是很可怕的,迟早有报应不爽的一天这活生生的例子可是亲眼看到了啊

这件事并没有给张辰带来太坏的影响,毕竟已经算是亲手干掉了那个败类,出掉了死盯着师门重点后辈不放的毛学明而且那家伙可是有汉奸、走狗和造反派三种极为臭名昭著的身份的,被他害死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呢自己也算替天行道了

三个人在市场里逛了一上午,到了中午该吃饭的时候,才往停车场方向走去到了停车场,迅地上车离开,这时候可不适合听到毛学明的消息张辰和护卫队员们都没问题,但是宁琳琅和张娇就不同了,难免会影响到食欲的

逛了一上午,张娇也算是了解到古玩行的一些情况了高手与非高手的却别是在太大,瞬间就可能因为眼力不行而把足以富贵一生的宝贝转手易主也可能瞬间就会因为眼力群而捡到数十万倍利润差的大漏这种心跳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上午那个摊主不就直接晕倒了吗没心脏病发算是不错了,六千万啊

如果按照嫂子的说法,哥哥买下的另一块玉,应该是一块周天子佩戴过的,那可是两千多年前的皇帝,那样的东西流传到现在,价值一定是很高的了最少也价值三千万以上,甚至还可能翻倍,那就一样是六千万了

在张娇之前的认识中,六千万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可以让一个人无忧无虑地富贵生活一辈子但是到了古玩收藏市场上,六千万只不过是一块还不到手掌大小的玉石,而且看起来一点都不漂亮,颜色乱七八糟,表面也是像块放干了的鸡骨头一样,惨白惨白的她这个形容还真是很贴切,这种惨白惨白的颜色,行内还真就叫做“鸡骨白”,而且是大多数上古玉器的一种必然表现

而且张娇也实实在在地领教了哥哥的威望,那几个粤东商人只不过是在口头上对哥哥有了冲撞,就马上拿出港边市的一套别墅出来赔罪张娇虽然不知道那房子值多少钱,但是港边市是国内最富裕的城市之一,那边的房子怎么可能便宜得了呢

本来还准备下午接着和哥哥腻一腻的张娇,接到了大学同学来到京城的电话,只得是放弃了下午陪哥哥的时间不过张辰也答应了她,可以带同学去唐韵玩玩,并且给她们安排了最好的讲解员和各种服务

下午也没什么事,八月天有事正热的时候,剩下张辰和宁琳琅两人,也没心思在逛下去了而且张辰还有那么多唐韵和宝协给的任务呢,写不完也是个烦心事,干脆回家努力工作去得了

晚上张沐到家听说张辰得了两件极品的好玩意儿,忍不住还是带着点酸味儿开玩笑似地编排了张辰两句:“呦,这亲妹妹的威力果然强大,头一回就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一份运气,你以后可是得多带着丫头出去走走,之不来就能把传国玺给你找回来呢”

张辰知道张沐是在少少地发泄一下对关中张家的不满,并没有针对自己的意思,以她的心性和脾气,说这么两句才是正确的,否则就有问题了

不过张沐这话却让张辰心内有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滋味,传国玺哥们儿已经到手了,只不过现在还不合适拿出来,必要的掩饰工作还是需要的到时候免不了还得跑一趟,只是这回要把交接地点放哪里才好,总是从维京群岛走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候难免就会有麻烦上门了这个必须要提前考虑好了

在别人的地盘上总是有风险的,总不如自己家门前来得让人踏实,可惜国内的报关手续复杂的很,内部操作又可能被别人揪住辫子攻击龙城张家并不是好选择

自家门前?张辰再次想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思维就豁然开朗了,只要是自己的地盘上,那就完全没有问题了不是吗,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加勒比海地区,以及中美洲的巴哈马和哥斯达黎加,还有澳大利亚这些地区,这可都是岛屿售卖成风的地方啊有上千万美金的也有几万美金的,买下来稍作修改,有一个差不多的小码头就可以了

只是这个事办起来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只能是现在维京、百慕大等地七拐八绕地设立离岸公司把自己先摘出去这样才能用那些公司的名誉去购买小岛,才能在今后不断的交接中把自己藏起来,而神秘的中世纪文化公司也不会被迫浮出水面了

“小辰,和你说话呢你想什么呢,看你那坏笑的样子绝不是什么好事”张辰正想得美呢,就感觉自己耳朵背人给揪住了,然后又在耳朵口上大喊了一句

转头看见是张沐正拎着自己的耳朵呢,宁琳琅则是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笑着看那笑容就不难知道,自己刚才的样子一定很不怎么样形象全无是肯定的了

张辰立刻想要转移话题,把形象这个问题转移带张沐身上去以减轻自己被败坏的程度,道:“小沐姐,你这样可不好啊,你可是一个有着优良家教的淑女淑女你明白白,淑女是不能够像刚才你那样的,会被人笑话”

张沐对她的话直接听若未闻,大眼睛一瞪,很是不爽道:“你喜欢淑女是吗,那我刚才那么淑女地和你说了好几声,你都一副听不到的样子,骗骗我这么暴力地和你说,你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呢?”

面子丢光了啊,张辰这时候悔恨无比,这叫什么,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啊,简直太丢人了好在这是在家里,如果要是在外边的话,还不得马上抱头鼠穿啊,如果边上还有古玩行收藏圈或者玉石行业的人……天呐,那简直就是灾难,张辰暗叫一声“卖糕的”,都不敢想下去了

不过这时候还得装作没事的样子,恢复了表情,问张沐:“怎么小沐姐,你有什么事吗,我刚刚正想着稿子的问题呢”

张沐和宁琳琅闻言又是“噗”地笑了,宁琳琅这会实在是忍不住了,趁着两次大笑之间的空挡,对张辰道:“师兄,你刚刚正要和小沐姐说刚刚收到的那两块玉呢,前后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你怎么就扯到稿子上去了呢?”

这下张辰是真的不好意思了,今天绝对是个灾难日,上午碰到了粤东那帮家伙就不顺,然后又是毛学明的挑衅,现在回家了还在不停地丢面子,这还让人不让人活嘛

不过这时候并不适合揪扯或者再深入这个话题,张辰当机立断,马上把话题扯回到那两块古玉上,这才是避免自己尴尬的最佳手段

顺手把案边上的两只小锦盒拿过来打开了,递到张沐的那一侧,道:“正好今天赶上了,要不这玩意儿还不知道被谁给弄到手呢,我之前两分钟就有一个人看过这只狮子,只不过那人不识货或者是信心不足,白白丢了一件宝贝要这么说啊,我和这玉狮子还真有缘分,专门就等着我去收它呢,连带着这条龙也藏在下面,真是不错啊”

张沐已经从之前的聊天中得知,今天张辰捡漏的这两块玉都是上三代的古玉,而且还都是绝对罕见甚至独一无二的,心里也早就想看看这宝贝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可是放在眼前的时候,还是感觉出了自己的期望,道:“小辰,这是羊脂玉啊,一块是是六沁色的,一块是七沁色的,料子好雕工又好,而且还是几乎独一无二的,说是绝顶的极品也不为过啊”

仔细看了一遍之后,发现有些自己解释不了的现象,又问道:“可是小辰,你看这两块玉,尤其是这只玉狮子,表面还有露出来的好像是玉面的地方,而且还不止一处呢这种现我从来没见过,你既然敢收下来,那就肯定有你的道理,你得给我说说”

张辰哈哈一笑,接过张沐手里的那只玉龙佩,指着上面张沐看不明白的玉色道:“小沐姐,这就是我让你看这两块玉的主要原因这一点是无最近才发现的,和四师叔聊过好几次,并且对数千件老三代玉研究过后,才确定下来的

一块深埋地下多年的玉石,不论腐蚀程度有多严重,只要长时间置于自然环境中,就会有逐渐自我修复的的现象而老三代的玉距离现在至少都是两千多年的了,正好达到了这个年代上的界限,当然我说的是至少一百多内之内出土的,而且是玉质内部没有收到伤害的,这两点是必要的条件

深埋在地下的年代越久,它吸收地下的热量和气息就越多,恢复起来的迹象也就加的明显一些你看这只玉龙佩,应该是周穆王的天子佩玉;而这只玉狮子则是要早一些,应该是二里头时期的东西了

这两块玉的表面都有这种现象,也就是说这两块玉正好符合我和四师叔所得出的结论,只不过是别人都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所以被我给占了便宜,否则可就说不准了

这是断定老三代玉的一个重要依据,也是目前只有我们才掌握的独家绝活儿,你是最早见到这两块玉的,也是最早知道这个绝活的千万记住了,只能作为鉴定时候的依据,切不可传给任何人,这个对师门很重要”

张沐听张辰说的这么慎重,不禁点点头,道:“你放心,姐姐知道怎么做,不就是保守秘密嘛哼,我知道你的秘密还少吗,什么时候见我透露出去过”

说到这里,有有些鄙视地看了看张辰,道:“倒是你要小心点,别一不小心给你那好妹妹知道了,这可就管不得别人了”

张辰正要反驳一下张沐的话,手机又想起来了,今天真是够背的,怎么都不顺

接起电话来,是闻阔海的号码:“张辰,咱们的同学会定下来了,我这边先跟你说一下,十月四号,趁着大假的时间,地点定在了龙城,到时候咱们一路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