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82章 七年之痒(三)

第四八二章 七年之痒(三)

感谢jy2046同学的月票支持!

今天超级大风,各位票都带着吗?赶紧投给俺吧,风大当心刮跑了啊,那可就不值了!谢!

朱俊之所以要搞今天这个同学会,并不是因为他多看重同学之间的感情,同窗之谊对他来说都是扯淡的东西。真正能够帮到他的,能够令他向往和崇拜的,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值得他交往的也只是那些京城和各地的顶级公子们。

而这些昔日的同学,只不过是他用来显示自己强大的工具,让他感觉到荣耀的蝼蚁。当他看到这些同学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讨好和恭维等各种表情,就能很直接地感受到家世背景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就像自己在那些背景比自己强的公子小姐们面前的表现一样。

虽然以他的资格还算不上是什么纨绔,但是朱俊很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纨绔,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有资格在别人面前摆谱,才能够让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快乐的。

所以,在今天这个他特意搞起来向之前的同学们摆谱,享受来自昔日同学们各种讨好和恭维的同学会上。当很多同学都来讨好自己的时候,朱俊对张辰这一桌人基本无视自己的行为很生气,他认为自己必须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现在谁才是真正有能耐的人。

对于张辰这个他在学生时代永远都不敢招惹的人,朱俊有着足够的了解。在中学之后也常常去大厅张辰的消息。就在五年前,驻军之道张辰的父母都去世了,那时候就想去收拾张辰,但是那时候他正在参军。他可不敢当逃兵。

等到他回到龙城之后,却发现张辰早已经不在龙城了,这让急于向张辰展示力量的朱俊很是恼火了一阵。后来把当年对张辰极为爱慕的孙娜娶了,这才稍稍缓解了一些,毕竟张辰现在可不是从前那样了,连喜欢他的女人都跟了自己,这不也是一种胜利吗。

带着这么多年的怨恨,朱俊在今天的同学会上。当然挡着所有同学的面要狠狠落一落张辰的面子,一雪当年张辰看不起自己的耻辱。在得知张辰目前只是一个珠宝行小职员的时候,朱俊终于是放心了,这下可以大胆地折腾张辰了。

借着到各桌“敬酒”展现自己实力的机会。朱俊开始了自己的复仇之旅,今天必定要让张辰压面扫地,还有着几个不给自己面子的家伙。他们算什么啊,李建的父亲是警方的高层不假,可那也只是在龙城。自己现在的地盘在京城,他老子可是管不着的。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还没有哪个人能比自己的实力强大,踩他们只不过是小意思。只要自己爽就好了嘛。

说完这段话,看着这一桌人都用一种略带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朱俊就更火大了。今天可是老子花钱请你们来吃喝的,你们吃了喝了不拍拍马屁也就算了。还敢这么看着我,真是岂有此理。

你们还以为是当年吗,那时候张辰在学校里风光无限,是公认的天之骄子。你们可以维护他,可以羡慕他,可以向他靠拢。但是现在他已经落魄了,已经沦落为一个小职员了,你们还和他靠那么近有什么好处,真是一群傻瓜蛋。

火气攻心的朱俊很不服气,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张辰,道:“张辰,这以后咱们可都是在京城混了,我知道你当年是天之骄子,心志肯定是很高的,总想自己能有一番大作为。可现在不同以往了,我也知道你现在的难处,不过没事,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一声,看在老同学的份儿上,我能帮的一定不含糊。”

这小子看来也就是这一招,纨绔的那些套路他还没学会呢。和张辰一桌的人这时候就更看不起他了,连肇事还都没学全了呢,就跑出来作威作福,当真是夜郎自大了。

可朱俊却不以为,他在这些同学面前可是以京城军区参谋长公子的身份在表演,必须要拿出足够的气势来,那样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嘛。

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听,自顾自地说道:“说起来张辰你来,还真是有个有意思的事呢,你也是在京城混的,应该听说过唐韵吧,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那个博物馆。”

看到张辰点点头,朱俊在心里暗爽了一句,机会终于来了。拉过一边的一把椅子,放在了张辰和闻阔海的中间,大马金刀地坐稳了,把手里的酒杯放下。

再次看着张辰,道:“我就知道你应该知道的,只要是在京城混的人,没有不知道那家博物馆的。我跟你说啊,那个博物馆的老板也叫张辰,是我到京城后认识的,我们经常在一起玩,是我在京城的铁哥们儿之一。

你也叫张辰,他也叫张辰,而且他的祖籍也是在龙城,可是真要比较起来,你这个天之骄子可就不够看了。你听说过张问海老爷子的名字吧,那就是他的老爷,龙城张家的老爷子,现存元老之中地位最高的老领导,他爷爷也是早期的老领导之一。他的些叔叔舅舅什么的人,最小的都是副部级的高官,家里还开着数百亿资产的集团公司,他自己的身家据说已经没办法估算了都。

京城是天子脚下不假,各种大大小小的衙门遍地都是,各种大大小小的家族也是不少,这些衙门之间,这些家族之间,相互的争斗就从来没停过,也不会有停下来的时候。各衙门头头和各家族的子弟们也都一向小心行事,提防被对手抓住把柄和小辫子,作为攻击家中长辈或者家族的手段。

可是我这哥们儿就不一样了,他是龙城张家第三代的代表。但是却不受京城那些家族和衙门里的条条框框约束管制,只要是他愿意干的,就绝对没人会拦着他。只要他出门去办事,那必定是十几台车护航。沿途的红灯都谁为他让路,给别人在京城闹出这么大的阵势来早就出事完蛋了,但我这哥们儿却从来没出过事,也没人会去管他的这些事,这在全华夏也是独一份的了吧。

这些事也都是些日常的鸡毛蒜皮,根本算不上你牛的。你们都知道日本人在华夏是什么样的吧,因为人家是带着技术和钱来的,基本上走到哪里都要表现得高人一等。也自然会有人哥他们提供高人一等的待遇。可我这哥们儿偏偏和别人不一样,就跟和日本人有仇似的,前前后后已经有好几拨日本人在他手上吃了亏,可那日本使馆愣是没半点脾气。这就是世家大族和高官子弟特有的待遇,绝对是羡慕嫉妒不来的。

还有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唐韵博物馆,那就是他个人的买卖,里边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他私人的。你们算算那得是多少钱,能算的清楚吗。那出远门什么的。都是自己的私人飞机,津港那边还有自己的游艇,那游艇上过报纸的,你们上网也应该能知道。一百多米长,那叫个豪华啊。我记得我第一次上去的时候。直接被镇住了,船上养着几十个美女。都是专门伺候客人的。”

他说到这儿的时候,张辰的眼中闪过了意思的厌恶,你吹嘘就吹嘘吧,说是和我认识也没什么,可以不能这么毁我的名声吧。这真要是传出去了,世家子弟的脸可就从自己这儿丢出去了,影响很不好的啊,是不是教训一下这小子呢。

最混蛋的就是那句“就跟和日本人有仇似的”,这说的还是人话吗,只要是华夏人,那就肯定是和日本人有仇的,而且是不共戴天之仇。这王八蛋把日本人在华夏的横行霸道当成了理所应当,反而把自己罗日本人面子的事情看成了纨绔做派,简直就是个足个儿的王八蛋啊。

几次落了日本人的面子,并不是使馆方面没有动作,鬼子的外交官也曾经把官司打到了外事部,只不过每次都是自己站了道理。否则即便是龙城张家的子弟,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也不会一点惩罚都没有,至少家族里的长辈会训诫和惩罚。

只不过这些都是在另一个层面的事情,朱俊充其量也就是个碎催,还远远达不到了解真正内幕的程度,所以才会有了今天这一顿猛吹吧。

张辰看着朱俊一直在胡说八道,已经是动了真火了,这王八蛋简直就是个超级败类,还好他老子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再混几年就是退休。如果他老子真的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这小子将来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呢,混蛋,无知,卑鄙,无耻等等,几乎是所有的负面因素全都能在他身上很清晰地找到,会京城以后是得收拾一下他了,最好让他永远都别在京城出现。

这小子这么爱吹嘘,又总是想着把自己拔高,根据他学生时代的表现来看,屁股底下绝对干净不了。实在不行就翻腾翻腾他的肮脏事,找几个把柄把他弄进去算了,顺便把他老子也就拉下水了。

这样的子弟肯定没有一个正直的家长,想必他老子也不是龙城张家这边的人,收拾这种既不是自己人,有一定不是好人的家伙,完全不必有什么内疚和担心的。

只不过朱俊却没有任何的感觉,还是在那里夸夸其谈:“这些都不算什么,世家子弟嘛,总得有点世家子弟的排场是不是。真真要说到厉害的,还是人家订婚时候的风光,那才叫气派啊,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我这哥们儿的老婆是个外国人,一个英国的贵族,那叫个漂亮啊,我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也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人。来参加我这哥们儿婚礼的,也都是那些欧洲国家的王子之类的,就连军机处一号都亲自去道贺了,那场面才叫气派啊,做人最风光的也就是那样了。”

后边哟偶跟着朱俊来一起敬酒,指望着能够把这位伺候舒坦了,将来多给自己点好处的。这时候也感觉机会来了,很快就有一位把马屁送了上来。

“朱俊。那你这哥们儿可够厉害的啊,家世好就不说了,自己本人也够有出息的。你这儿也是开始大踏步前进了,什么时候能到达那个境界啊。大家也好跟着你都沾沾光,也享受一下登上一百多米大游艇的感觉。”

这记马屁让,朱俊很享受,这是在说他迟早有一天道那个级别啊。微微笑了笑,道:“这可就难喽,我那哥们儿家里可是好几代人的积累才有今天的,全华夏能有那么大能耐的年轻人也就他一个。我是不敢想了,我父亲现在的级别还是不大够。至少也得到了军总首长的位子上,才能考虑那些事情,如果运气好的话,估计我儿子能够有那一天吧。”

朱俊这边的话一落。就听见“咔嚓”一声,众人愣了一下后,就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却发现宁琳琅手里的被子裂了。

宁琳琅心里那个气啊,这个混蛋自吹自擂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度无耻了。因为师兄不想露了身份,所以也只能是强忍着听他吹嘘。可是他最后那句话就太过分了,什么他儿子能到那一步,这不就是变相地说师兄是他的儿子吗?真是恨不得就这么给他两巴掌。让他管好自己的嘴巴。

宁琳琅实在是忍不住了,抓着杯子的手指因为心中愤恨而用力过大。直接把杯子给抓裂了。好在她收手及时,没有被玻璃划伤。否则张辰可是真的要心疼了。

也不只是谁嘴快,喊了一声岁岁平安。接着就见有和宁琳琅聊得来的,同桌同学的女友过来看宁琳琅的手:“哎呀,琳琅你没事吧?这杯子怎么这么不结实啊,拿在手里都能裂了,钥匙割伤了手可怎么办啊。”

看到宁琳琅的收没事,这才喊服务员过来收拾,给宁琳琅换一只杯子来。

宁琳琅对这位新认识的朋友感觉很不错,通过交谈就能够看出来,这位师兄同学的女友人很善良,也很热情。而且没有跟着那些人去讨好这个朱俊,更没有闭着自己的男友去,应该也是一个比较有骨气的人,算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对于朋友很渴望的宁琳琅在交朋友的事情上其实也是很慎重的,她的出身和现如今的身份就决定了她必须在朋友这一关上把控严格,不能够让一些有所图谋的人接近自己,对自己的家庭和家族带来威胁甚至危害。

但是对今天在宴会上认识的这个新朋友,宁琳琅基本上已经认可一半了,只要再交往几次确定了,就可以当做自己的朋友了。最可惜的就是,师兄的这位同学是在沪城发展的,如果能够在京城,那可就真是太好了。

本来还想再继续吹一吹,把自己再抬高一点,可冷不防出了这么一件事,朱骏也不好在待下去了,草草收工去到别的桌上继续开展自己的神侃大计,尽量在今天得到更大的满足感。

朱骏走后,这一桌人又回到了先前的和谐状态,大家相互推杯换盏,聊一些让人开心的事情。在这个气氛显得有些畸形的宴会厅里,这种正常的表现倒是成了一种另类,很明显就能看出其他人对这一桌的排斥。

那位去了港岛发展的同学对朱俊的行为很看不爽,为张辰抱不平道:“这家伙是当年让张辰压得太久了,心里怨气这么重,拿一个不相关的人来说事,又不是他自己怎么样了,他也真好意思。估计也是急病乱投医吧,永远就是那么个德行。”

闻阔海对朱俊的行为是相当的看不爽,这小子也太猖狂了,居然当着面就拿张辰出来吹嘘,这回算是把张辰得罪死了。张辰虽然是个仁义的人,但是却绝不会允许这种败类去呼风唤雨,而且还是打着长辈的旗号。

能有这样的子弟出来,想必朱俊的父母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张辰最恨的就是这种人。回到京城以后那面要有些动作,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估计动一动小手指就能把朱俊的父亲灭了,这就是没本事还要猖狂的下场啊。

闻阔海和张辰相处时间也不短了,知道陈氏门下的弟子都会修习太极功夫,刚刚宁琳琅那一下他可是知道的,那绝对不是杯子质量不好,而是宁琳琅的力气太大了。能把这位一向很温善的少奶奶气成那样,朱俊也算是有能耐了,今后有他好受的。

刚刚是因为张辰不想让自己的身份曝光,对于朱俊的挑衅和无礼没有作为,不过闻阔海却觉得这时候也有必要说点什么了,免得朱俊那小子他爱把自己当回事了。

略一思考该怎么说话,接着这个港岛同学的话,道:“他这是狗急跳墙了。他父亲不过是京城军区某一个师的参谋长,离大军区参谋长的位子还有好长的路要走,以他现在的身份在京城混,也就是一个碎催的角色,还入不了世家子弟的法眼呢。

以我所了解的京城世家子弟,是看不上他的,交朋友论哥们的事儿还轮不上他。也就是觉得这些同学对他的情况不了解,才壮着胆子在这里耀武扬威的。真要相信了他的话去找他帮忙办事,就他和他父亲那点地位,还真办不了什么事。”

说完又对李斯特道:“李斯特,不关你事怎么想的,我觉得张辰说的很对,你真的应该考虑一下他的建议。你是个热心人,可那些人所热心的只不过是你能给他们什么好处,在这么下去的话,别到最后给那帮人害了。我这话可能说的直白了一点,但绝对是大实话,是以老同学的身份说的,你可别听不进去。”

李斯特本来对今天的同学会很看好的,谁知到却闹成了这个样子,叹了口气,道:“唉,大家都是那么多年的同学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就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怎么就非要把彼此的关系和利益挂上钩呢。算了,这些事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咱们该吃吃该喝喝,这一桌人安安静静也挺好的。”

说罢举起了手里的酒杯,道:“来,今天就咱们这一桌了,好好叙一叙同窗之谊。张辰,阔海,下次我再去京城,可就要找你们了啊,我也不那么客套了,你们俩得请我一顿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