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83章 七年之痒(四)

第四八三章 七年之痒(四)

同学会的第一个节目,就在这一静六闹的七桌饭局中进行着,大约有两个多小时之后饭局结束,接着就准备下一个节目了。

朱俊今天可是下足了本钱,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和财富,要请大家去夜店一起玩玩,感受一下新时代年轻人应有的夜生活。.

在这个年代的龙城,夜店还不是一个很大众的娱乐消费场所,环境和之前的迪厅相似,但是消费却高了很多。

朱俊装出一副很有见识的样子,道:“吃饱喝足了怎么能不去夜店玩玩呢,进去喝点芝华士什么的洋酒,那都是兑着红茶和绿茶喝的,不但味道可口,而且还不至于喝一点就醉。京城的世家子弟们就都喜欢去夜店玩,我和那个张辰去过就不止三两次了,现在一个礼拜不去上两次就觉得不得劲。”

这话又让一些人听得羡慕了,看看人家朱俊,现在不愧是京城的大少爷了,交往的都是世家子弟,进出的也都是高档消费场所,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气派啊。

多跟人家来往总没坏处的,不就是恭维几句嘛,谁在单位上不恭维领导啊,谁还不给当官的拍拍马屁啊,这都有什么呢。人家朱俊现在可是大人物了,怎么也比现在一下单位里的小领导强把,绝对值得投靠和讨好,哪天人家一高兴了拉你一把,那可就要发达了。

张辰和闻阔海的层次要比朱俊高多了,就算没有今天朱俊主动挑衅这一出。他们也不会轻易到夜店那种混乱的地方去的,更何况还是和这些人一起去呢。

两个人都已各自的理由推掉了夜店之行,在他们看来,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回家练上两笔字。或者是琢磨点收藏上的事情,比这个有意义多了。

有了张辰和闻阔海的拒绝,他们那一桌的人也就跟着都拒绝了。刚才闻阔海可以已经给他们揭了朱俊的老底了,这让本来就看不爽朱俊的几个人更加对他不屑,那还有什么和他去夜店再看他表演的兴趣。

那几个在京城的家伙这时候都来劲了,他们也看出来了,今天朱俊就是要踩张辰的,这时候喝了点酒正兴奋着呢。更是觉得要趁机在朱俊面前表现表现。

其中一个嘴快的在张辰拒绝去夜店之后,马上就站出来指着张辰道:“张辰,你别这么不识好歹行不行啊,人家朱俊好心好意请大家去玩玩。你非要脱离组织不去,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别忘了,你过了今天还是要回京城讨生活的,你总有一天要有事求道朱俊门上的,到时候你可别怪人家不管你。

你说你现在也不过就是个珠宝行的小职员。还以为自己是当年那个牛逼哄哄的天之骄子呐,怎么一点颜色都没有啊。你说你钥匙放下你那狗屁不值的骄傲,跟人家朱俊好好道个歉,这以后朱俊随便提拔你一下就是荣华富贵了。不比你现在强一万倍吗,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活该你就干个小职员。”

这话就连老好人李斯特都听不下去了,刚想站出来帮着张辰说两句。就被张辰伸手拦住了,笑道:“别和他们说那么多,也别理会他们的疯话,你和他们说句话都算是丢了自己的脸面。”

又转身对着那些拼死维护朱俊脸面的家伙,冷声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觉得你们这样是对的,那就自己去做好了。我不喜欢这样,那是我自己的事,也用不着你们来指手画脚。看在多年同学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计较你们刚才的话,但是你们再这么说,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朱俊是想要在同学面前摆谱的,可不是来和张辰斗嘴的,既然这家伙还是这么又臭又硬的,去了还不知道怎么和自己作对呢,不去更好。

站出来拦住了那几位,笑着道:“好了好了,人家有人家的事情,咱们自己去玩就好了,离这边不远就有一家夜店,大家准备都走吧。有车的都捎带上几个,不够坐的就打车吧,到了都把票给我,我来出车钱。”

一帮子人呼呼啦啦地拥簇着朱俊朝着电梯的方向去了,张辰他们这边不打算去夜店的一共也有十几个人,有人提议说反正现在时间还早,不如大家找个茶楼去坐坐,泡上两壶茶大家接着聊一聊这些年来各自的变化。

这个提议在这十几个人的小团体中倒是很快就被全票通过了,李斯特在他们公司还负责着迎来送往请客这摊子事,对于这些倒是熟悉得很,立即就报上了几件比较不错的茶楼,各家都有各家的特色,以供大家选择。

虽然这十几人只有三个是常年在龙城生活的,但是大家好像对喝茶都算在行,一说到茶上边,马上就能找到共同的话题。

喝茶是一门学问,这些人能够在茶上面找到话题,那可定时多少有些研究的。而一个不在意文化和环境的人,是不可能对茶产生特别好感的,喜欢喝茶的人先不说品行的好坏,至少他也得是一个有些涵养的人。

张辰这边的几个同学,也的确都是当年在班里就比较靠前的,现在也都是生活比较滋润的,能够有大量的时间和足够的实力去享受生活。要不然也不会对朱俊那种所谓的京城内少爷丝毫不感兴趣,反而愿意和表现低调的张辰坐在一起,这里边也是需要眼力的,而自身的生活环境就是对眼力最好的锻炼。

如果有人听了刚才同学会上的自我介绍,或者是对这些当年同学的现状比较了解的,就能很清晰地分辨出来,这两拨人其实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张辰这边的人虽然少,但却都是当年在学生时代成绩很好。并且在那个时代就已经很有自己想法的人。这些人比较有属于自己的思想,也有一些自己理想中的报复和信念,现在也都是在社会中混得不错的。

朱俊那边的人不少,大约是张辰这边的差不多六倍的样子。但是在人员素质方面,却要差上好多。虽然都是晋大附中这所三晋名校出来的,但是没有优质的家庭环境和后天工作生活环境的影响,却在他们身上表现的很明显。

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高雅和儒雅的举止,穿着上也比较随便,即便是有些带着一官半职的,也没有太多的讲究。在他们身上完全看不到优越精神生活的体现,相互之间谈论的话题也很三俗。优雅的气质什么的就更是看不到了。

而这些也正是他们能够跟着朱俊的原因,朱俊的那一套在他们这很有市场,因为他们还没有穿过事件看本质的眼力,也没有拒绝诱惑的思维。即便是没想着讨好朱俊。从而得到好处的,也不会有人去拒绝这个往日里需要自己花好几百甚至上千块才能进入的夜店。

两边之间的这种不协调很快就体现了出来,朱俊那边有人听到张辰他们要去喝茶,忍不住大声和自己的同伴交谈,以此来讥讽和挖苦他们去喝茶的行为。

“这么晚了。还要去喝茶,这不是脑子有毛病吗,喝了茶晚上还谁不睡觉啊,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专门和我们搞得不一样吗?去喝点酒多好啊,喝得晕晕乎乎的。回家往**一趟就睡着了,这才是正经道理嘛。”

“就是。大晚上的去喝茶,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馊主意,估计是看着我们去夜店心里不舒服,找个借口说说而已吧。”

“嗨,管他们呢,想喝茶就让他们去喝呗。喝个茶才能花多少钱啊,还能有个免费的地方说说话,也算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了。没有朱俊这么仗义的人请客,他们自己又不舍的花钱去夜店这种高消费的地方,还想享受一下大家同乐的感觉,也就只能去喝茶了啊。”

这句是带着极强烈且明显的马屁味道拍向朱俊的,让朱俊浑身一阵舒坦,周身三十六万个毛孔全开,把这句话完完整整地吸收了三十六万遍。

等爽过了之后,才装模作样地出来阻止,用明显带着看不起的口吻道:“唉,别这么说嘛,大家都可以有不同的爱好,喜欢浓烈的自然是去喝酒,喜欢清淡的自然就是去喝茶,都差不多的。”

“哟嗬,这不是朱俊吗,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还领着这么多人,你这是又打算干什么男盗女娼的营生呢。你去了京城这半年多以来,龙城地面上可是太平了不少啊,晚上睡觉家里也敢尝试着不关门了。你今天这一出现,这就是胡汉三又回来了啊,现在保准家家户户都念叨着防火防盗防朱俊呢。”

这么一串话出来,让所有人都惊讶了,这是什么人啊,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敢这么埋汰朱俊,还说的这么难听,这人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

朱俊可不想别人想的那样,一听到这个声音马上就摆出一副嬉笑的表情来,颠颠地上前两步,对着迎面过来的一个三十来岁,微微有些发胖,表情很倨傲的人,很客气地道:

“呀,曹哥啊,幸会幸会。这不是我们中学同学聚会吗,大家都是龙城的人,趁着大假的机会都回来看看,顺便在一起聚一聚。这刚吃完,就准备去夜店玩玩呢,要不您也一块儿去?”

那位叫曹哥的可不给他这个面子,摆了摆手,道:“算了,和你们玩不到一起。”

“叮”的一声响,张辰他们等着的电梯上来了,朱俊那边的人要等着朱俊和那位曹哥说话,也没人去抢这部电梯。

一边往电梯里走,李建一边和身边的人说道:“那是中原院长的儿子,在龙城也算是纨绔了,据说和张副省长是亲戚,真的是不是也不清楚。”

张辰对这个“张副省长的亲戚”倒是留意了一下,三晋就一个姓张的副省长,就是他三舅张镇云,这个应该是三妗卫岚的亲戚了。他倒是不怎么把朱俊看在眼里,不知道这个人的人品怎么样。不过看那副倨傲的样子,古籍也不是什么正经路数。

那位曹哥,正是之前想要和张辰套近乎的曹连武。听到电梯到达的声音,往电梯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其中一个人的身影很想照片上的那位,刚想走进了看一下,电梯已经关闭开始下行了。

又转回去问朱俊:“刚才那部电梯上的,也都是你们同学,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啊?”

朱俊不屑地看了看已经关闭的电梯门,接着又换上笑脸,对曹连武道:“的确是我们同学,不过不是一路的。都是几个混得不怎么样。又想摆点架子的人,跟大多数人都不合群。这些人都没什么礼貌,知道曹哥等电梯,也不说让一下。真实没点眼色,回头我替您说说他们。”

“你那几个同学是龙城人吗,现在在什么地方混的?”曹连武很怀疑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就是张辰,希望能够从朱俊这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朱俊还以为是张辰那些人惹恼曹连武了,不禁在心中暗自叫好。这曹连武在龙城是很有势利的。如果能够把曹连武的火给激起来,那可就有张辰受的了。

答道:“是啊,那几个都是我在中学时候的同学,龙城本地人。不过现在差不多都在外地发展了。里边只有李胜利他儿子李建和另外一个在龙城。不过他们的家都还是在龙城的,那就应该听说过曹哥的大名。该不会是没联系到您身上吧。”

朱俊这家伙的脑子的确不是很好用,这时候想把曹连武的怒气勾起来。用的办法却又太小儿科。曹连武虽然是比较脸皮厚且又嚣张,但是脑子却还是很好用的,怎么可能被他算计了。

既然想让别人为他出头,却偏偏要说对方的人里边有李健,这不是明摆着跟曹连武说,你去和李建打擂台吧,我在这边好好看戏。

李胜利也是自己奋斗起来的,一步步走到警方高层的位置,不论个人的形式水平,还是做人的原则操守,都得到了广泛的好评。而现在李胜利已经内进入了卫家和张镇云的视线,接下来很有可能成为卫家和张家这边的人,曹连武怎么可能会傻到和自己作对呢。

曹连武不但不会被他算计傻不拉唧给他当了免费的大手,反而心里对朱俊生出了一股厌恨,决定要给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一点苦头尝尝。让他知道知道,别以为他到了京城就可以在自己面前动歪脑子,想收拾他依然是分分钟的事。

他老子充其量也就是个师参谋长,哪怕是他家祖坟上冒了青烟,一不小心王八走了鳖运,憋死了能够在退以前混上个师长或者师一级的守备长官也就了不得了,不过那也就是临退前的半年五个月时间,真没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

而老曹家这边虽然不够十分强大,只是一个地方上的中上等家族,但是亲家老卫家却是地方上的一大豪门。尤其是现在老曹家的靠山龙城张家,那就更是了不得了,自从张家和卫家联姻以来,老曹家也跟着沾了不少的光,比起光杆司令朱润喜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心有所仗的曹连武并没有因为朱俊貌似讨好的话而高兴,反而是绷起一张脸来,冷声道:“我说你小子去了京城别的没学会,这扇阴风点鬼火的本事倒是大有进步,胆子大了不少,脸皮也厚了不少,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了。你要是有本事就该干嘛自己去,没本事就滚一边吃屎去,少跟我这儿耍花招,还真当你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

面对这么直白的侮辱朱俊都没敢回嘴,这让曹连武很满意,问道:“和李建并肩走的那个是什么人,也是你们同学吗?”

朱俊没看到谁和李建并肩的,但是自己脑补想到了应该是李斯特,这时候也不敢再添油加醋了,老老实实地道:“哦,那个啊,那个也是我们同学,叫做李斯特。这人就在龙城生活,在一家4s店工作。”

听了朱俊的回答,知道刚才那个身影并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张辰,曹连武心中难免有些遗憾。能够靠上张辰这棵大树,是曹连武梦寐以求的事情,只要张彻愿意提携他,根本就不用打龙城张家的旗号,张辰自己就能把他扶到一个很高的位置。

不过那些世家大族的少爷们也不是轻易就能靠上的,要是谁都能往过靠,那世家大族也就不叫世家大族了,和菜市场的小贩有什么区别呢。曹连武觉得可能还是自己太心急了,而且曹家的位置也不足以让自己有靠上张辰的面子,以后还得从三姨和姨父那边作为突破口。

这曹连武想要靠上张辰,也不全是名利心作祟,他在龙城混得风生水起,别人都说他是靠着家里的支持和帮衬才有今天的,这话让曹连武很不服气。于是才有了他想要接近并且靠上张辰,通过张辰的帮助道京城混出一个名堂来,证明自己不靠家族一样能混起来。

可是他却忘记了一点,如果没有他的家族,恐怕他连张辰是谁都不知道呢,怎么可能有机会靠上张辰呢。就算是张辰,现在已经是这样的成色了,也不敢说完全不靠家里的支持,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心里很不爽的曹连武白了朱俊一眼,总想拿这家伙撒撒气,可想想之前三姨给自己的忠告,还是没能继续跋扈起来。

再次警告他以后少在这些歪路子上动脑筋,接着就带着自己的两个人走了,留下在那里一脸迷茫而又无奈的朱俊,想着等下该怎么跟同学们解释自己这卑微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