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84章 七年之痒(五)

第四八四章 七年之痒(五)

感谢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好吧,简单说一下,只是一个呼吁而已,大家应该都知道现在貌似最流行的那个“江南style”,不管那个墨镜男是靠着一首《鸟》出名,还是靠着《江南》风靡,我要说的是:请所有人停止对那个东西的模仿和追捧吧。

我第一次看到“江南style”是偶然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欧洲标识上,那个标志就像我们的禁止行驶、禁止鸣笛那种标志类似,是在“江南style”上面打了叉叉的。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是至少是一个多月之前了,可见欧洲国家在对文化发展、引导和控制方面足够的用心;时至今日,而我们的大部分文化传播机构却在竭尽所能地模仿和传播,可悲啊。

最后再说一句,现在的青少年哈日、哈韩、哈……,这像极了当年华夏文化对日本等周边国家的浸润,文化改造和文化侵蚀是最可怕的,能够在无声无息之间改变一个民族,当慎之又慎!

以上免费

朱俊的老婆孙娜在一边看着自己丈夫表现出的卑微,在心里又把他的位置向下移了不少,同志也在心里开始计较,自己的选择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自己从中学时代对张辰很有感觉开始,到后来初至大学时候的继续单相思和接下来的淡化,再到听说张辰恋爱了时候的再次喜欢,这些都是少女情怀。

直到最后步入社会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困境和艰难。发现还是一个有力的靠山要比甜美的爱情要靠谱,至少自己可以很轻松面对很多困境。接着就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不得不把爱情定义成为一种极为奢侈的易耗品。

然后遇到了从部队回到家乡的朱俊,他父亲已经是龙城警备区后勤处长了。在地方上也是有些能耐的人物。两个人以各自不同的想法为切入点,各怀鬼胎之下一拍即合。

没过多久就算计了朱俊,让他写下了酒后对自己实施侵犯的供词。并且让朱骏想方设法得到他父母认可,自己也如愿和朱俊成婚,在朱俊父亲的照顾下,开了一家和不对合作的公司。

本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一个还算不错的依靠,可是到了今天才发现,这个依靠实际上却还是在很低的层次上徘徊。孙娜的内心开始动摇了。

这次回到龙城搞同学会,孙娜也有些想要在昔日同学面前露露脸的的想法,而这些同学被朱俊忽悠的云山雾道的,不歇气儿地一顿阿谀奉承下来。孙娜的感觉自然是更加良好了。

可就在这电梯走廊里,看着自己的丈夫对一个龙城当地的小衙内都这么卑微,一味地只能赔笑脸,孙娜刚刚建立起来不久的信心就快要垮塌了。

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依靠吗,真的可以让自己依靠一辈子吗。这个想法好像有些不现实啊。朱俊方才在酒桌上的那些话,她心里也很清楚那都是在吹嘘,可眼前朱俊的卑微表现确实现实啊。

孙娜现在觉得在同学面前搞这一套并不合适,而且她也隐约感觉到一些什么。好像自己和丈夫做了一件错的离谱的事情,对于今后将会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发生了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也只能是把现在的表演继续下去。至少也要把今天晚上熬过去。前面都吹的那么大了,接下来的就不能松了气,否则泡泡就会被吹破的。

自己的丈夫是这么一副德行,每天都梦想着进入京城的纨绔圈子,可现在连龙城的衙内都看不上他,他那个梦应该是不会实现了。今后想要活出点样子来,也只能是靠自己了,丈夫已经是靠不上了,至于这些同学,也没有一个能帮上忙的,真不知道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孙娜在心里打着自己的主意,朱俊这边也是急破了头似的想办法,到底要怎样才能把刚才的事情遮掩过去,被人那样不当回事的训斥,可是很没面子的啊,自己是京城的大公子,怎么能这么窝囊呢。

这小子倒也有些急智,真给他想出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装出一副很无奈但现实就是这样的表情。

苦笑着道:“看见了吧,这就是现实,地位和身份的差距所带来的高低之分。那位曹哥就是京城顶级大家族的一个外戚,仅仅是一个外戚而已,就能够让我这么低头。为什么,还不就是他背后的实力足够强大嘛,如果换一个位置,就是他对我那样了,人有时候不得不对现实低头啊。”

看着同学们有些似懂非懂的样子,但是却没有怀疑的表情在里边,朱俊的心终于是放下来了,接着又把那种无奈而又现实的概念延伸了一气。

朱俊的表现让同学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你是谁,都必须在现实面前低头。但是对朱俊的评价,却是又高了一些,看看人家这才叫大丈夫呢,能屈能伸,知道怎样去面对现实,将来一定能够有大出息,有大成就的。

且不说朱俊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超高评价,带着一干人等去了附近的夜店。张辰这边的十几个人下楼之后,也各自开车或者坐车去到了之前说好了的一间茶楼,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心情倒也是格外的愉悦。

路上就有人看到了张辰的奔驰,而且还是龙城当地牌照的,心里也就明白了一些事。张辰完全不像是他说的那样,只不过一个珠宝行的员工,至少也应该是一个公司的高层了,只不过人家是不愿意那么高调,或者说人家是不想把自己和同学们的距离拉开了。

在茶楼下面停车的时候,李建还看了一下张辰的车牌。确定至少是在四年以前的牌照,然后又悄悄打电话给车管所的朋友查了一下这台车的车主。

车管所的朋友很给面子,以为是李建的工作需要,给出了最全面的资料。这台车的车主是一间叫做中亚环球的沪城公司的龙城分部。目前只有这一台车登记在案,五年前还有过一台车,由三晋大学的教授张百川夫妇驾驶时发生车祸,然后就报废了。

得知这些消息后,有着丰富断案经验的他很容易就整理出一份大概的资料,李建心里的震撼就更加强烈了。

五年前这间中亚环球的龙城分公司只有两台车,现在就只有这一台车,而另外的一台正是张辰父母出事的那台。很显然。这两台总价值在当时就超过一百万的豪华车,就是为张辰他们一家三口人配备的。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沪城的大公司,在龙城开设分支机构。并且给当地的一家三口配备了两台豪华轿车。这是一个让人很难接受的现实,但却又是真实存在的,由此可见,张辰的背景绝对不会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李建当然不会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他是一名警官没错。但这件事并不是一个案件。尤其是这种事关同学**的事情,李建作为一个很懂人性的人,更是不会去触碰,当真相果被自己找到之后。并不一定是快乐的结局。

一行十几人进了茶楼,分开两桌边喝边聊。没有了那些溜须拍马的聒噪。没有了自吹自擂的戏词,大家谈谈这些年来的见闻。交流一些在经营和管理等各方面的心得,真是要比在喧嚣的环境里被迫接受噪音舒服多了。

聊着聊着,就说到了男性和女性的不同之处,自然也就少不了要说到珠宝首饰分别在男女身上的重要性和实用性。张辰之前介绍说自己是做珠宝行业的,这时候就有人想要张辰这个老同学看看自己的首饰,也好听几句真话,看看自己是不是被卖家坑了。

现在的珠宝玉石行业,八成以上的商家都会作假,分别只在于轻重而已。真正不做假的商家,十家里边不一定有两家,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了,但是却没人愿意说出来。

张辰同样不愿意说出来,并不是他想要保护同行的颜面,而是他不愿意说出哪位同学或者家属的首饰有问题,这样会让大家都觉得很尴尬。

对于这种要求,张辰以前也遇到过,说辞倒也是现成的:“我是从事珠宝玉石行业,但是却不能说百分之百的都能看准,而且自古就有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而且不同的工艺个时间段,也会有不同的价格和材质,真的是不好说啊。”

这些人哪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一位当年的女同学说道:“张辰,咱们可是老同学,你用不着那套话来应付我们吧。我知道你们行内有自己的规矩,可咱们也都不是外人啊,你自己人为什么就说什么,我们又不会因为这个就出卖你。”

说着就把自己手腕上的钏子摘下来放到桌上,作势要往张辰手边推,道:“你先来看看我这镯子,是我在西南出差时候买的,你看下我这成色水头都怎么样。”

张辰见她这架势,忙伸手过去把那钏子接住,可不能让她就这么推过来,不管玉的好坏,至少这种方法是绝对不可以的。

接过钏子后,张辰拿在手里看了看,接着又对着灯光看了看,再掂一掂分量,做足了表面功夫后才开口。

道:“楚颜你这钏子不错,虽然不是老坑料子,但是在新坑中也是不多见的,你能买到也算是机缘巧合,因为这种料子一般都在大公司手里掐着,在缅甸就被瓜分的差不多了。即便是紧挨着缅甸的西南省,也不会有多少的,一般都是公盘上漏下的。”

把钏子交给楚颜,又道:“这料子是上等的冰种阳绿,在翡翠中算得上是一等货色了,而且又是宽幅的大钏子,肯定是越来越珍有,你好好保护着吧。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多少钱买的,但是现在这钏子至少也价值四十万左右,将来达到百万也是有可能的。”

这是楚颜完全没想到的。兴奋地看着已经戴回到自己手腕上的钏子,又抬头看着张辰,问道:“张辰,你不会哄我高兴吧。我当时才花了三万块买的,到现在还在怀疑是不是上当了呢。你这么一说就让它增值了十几倍,将来还能到几十倍,我听着怎么那么玄乎呢。还有就是,这明明是镯子,你为什么要叫成是什么‘钏子’呢?”

大家聊得正热闹,闻阔海也来了兴趣,笑着道:“楚颜。你就放心地相信张辰好了,他说能值多少钱就肯定是真的,而且只会低不会高。倒是你自己要注意了,别一不小心给摔了磕了。可就要心疼了。至于张辰说的‘钏子’,那是一种老年间的叫法,你还是叫镯子就行了。”

张辰对此是在是有些郁闷,他是宝协的理事,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人。而本人走的也是正直路线,让他说假话是不可能的。可说真话又可能会得罪人,得罪的还是老同学,这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看了第一个人的。其他人的就不能不给看了,不想说也不得不说了。伸手接过另一位同学的钏子来。还是老一套的顺序瞧了一遍,这种一反常态的步奏和做法。让见惯了张辰相玉的闻阔海差点憋不住笑了出来。

现在张辰手上拿着的这只钏子就让他很为难,却又不得不实话实说:“呃,这只钏子是一块八三玉,确切地说也就是所谓

货。在玉石行业中有一句话叫做‘十翠九豆’,也就是说十份翡翠中至少有九份就是豆种,真正的冰种、玻璃种是极少见到的,所以在购买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果然一说真话就会有人急,虽然不是针对张辰的,但内心不舒服是肯定的了。这位马上开口问道:“我买的时候那人跟我说是冰种的啊,现在怎么就成

货了呢,还有啊张辰,这‘八三玉’又是什么意思啊?”

既然已经开始说了,那就得说得清清楚楚的,这就是张辰的原则。把钏子交还给对方,道:“所谓的‘八三玉’就是在一九八三年的时候,在缅甸的一处矿山发现的新玉种,属于钠长石岩型翡翠,因为比重小和硬度低的原因,没有被划分在传统翡翠行列之内。

但是这种‘八三玉’因为光学性比较润透,质感也更加的细腻,通过对颜色和透明度的处理后,可以达到正常翡翠冰种甚至玻璃种的一些特征,所以常常被一些奸商拿来以次充好。不过这种翡翠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只要不是考虑到收藏或者一些其它的特殊原因,单从美观程度上来说,八三玉首饰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张辰最后这句话明显是给了老同学台阶和面子,但是花钱买了个傻子称号的事实却让对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在接下来张辰给其他人的首饰做评价的时候,就一直在仔细听着,看看是不是还有像自己一样上当了的。虽然不是诅咒老同学倒霉,但起码不要让自己一个人当傻子,那样面子上也好过得去不是吗。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张辰几乎把宁琳琅以外在场所有女性的首饰都看了一遍,连耳环和戒指的含金量都被逼着做了鉴定。

这位同学真应该感谢这年头无处不在的奸商,在这些所有的首饰中,张辰一共又找出了四件品貌不符的首饰,其中李建女朋友的一只钏子也是八三玉的,楚颜的一枚f-colo

的钻戒其实是h-colo

的,另外一位同学老婆的f-colo

钻戒也被张辰鉴定为h-colo

,还有一位同学拿出来的羊脂玉被鉴定为

货,也算是大家都差不多笨了。

唯独有一位一直没有多说话,当年传闻和张辰有些小暧昧的女同学被大家点名开了玩笑后,把手上的蓝宝石戒指摘下来交给张辰鉴定。

张辰接过戒指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这只戒指的出处了,正是琳琅.艾莉娜的产品。张辰不用看就可以保证,只要是在琳琅.艾莉娜门店购买的各种首饰,就绝对不会有假货和

货之类的出现,琳琅.艾莉娜做的是奢侈品,那种利润根本不是作假能比得了的。

闻阔海和张辰在一起混了这么久。对琳琅.艾莉娜已经是很了解了,这时候张辰不好说什么,他倒是可以替张辰做一下广告了。

笑着道:“这件就不用看了吧,这是琳琅.艾莉娜的经典款式。如果我看的没错的话,这是一款星光蓝宝石的定制生日戒指。在这点上,我都可以做保证,只要是琳琅.艾莉娜的产品,就绝对不会有假的可能。”

张辰简单看了一下这只戒指,上面镶嵌的是一颗八点二一克拉的星光蓝宝石,正是这位女同学的生日数字八月二十一号。

交还给对方后,道:“这上面的蓝宝石是琳琅.艾莉娜两周年庆专门推出的。一共只发售了三百枚,每一颗都是顶级蓝宝石中的上品,好好保存吧,别总戴在手上。丢了可是要可惜死的。”

在座的也都是小有成就的人,对琳琅.艾莉娜的大名自然不会陌生,说不来其中有些人手里也有这个牌子的首饰,或者曾经买来作为礼物送出过,对张辰的话也给与绝对的认可。

还有同学问道:“光是在我们这几个人之中。就有这么多表里不符的首饰,那张辰以你的专业角度来看,现在的珠宝商还有没有值得信任的?前段时间我看到新闻上说,港岛的一些牌子和欧美的一些牌子都被查处了有问题。在金银的纯度和珠宝的品质上做文章,连这些大牌子都开始作假了。我们这些完全外行的人也就只剩下挨宰的份儿了吧。”

这倒的确是个问题,现在很多业内人士都在关心。也有一些富有正义感的老前辈站出来发话了,但是面对各种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的困局,效果并不是很大。如果张辰他们下一步的翡翠大战能够得胜,打击了抄家的行动和信心,这种风气多少也会降一些,到时候在做文章也就容易了。

这个问题张辰并不好回答,但是却又必须要回答,思索片刻后,道:“我们只说国内市场吧,毕竟国外的珠宝市场已经成形多年,各种规则和制度已经很成熟了,监督制度也很完善,不像我们这边这么混乱,也不是我们能够够偶言及的。

具体来说,国内有些牌子还是靠得住的。奢侈品首饰肯定是首选琳琅.艾莉娜,这个可以保证百分之百没造假,并且每一件都是精品。相对普通一些的和中高档首饰,天美和玥璞都是不错的选择,南方地区的美琪这个牌子也值得信赖。”

接着又在桌上淋了几点水,用手指蘸这谁画出了一个图标,道:“再过一段时间,你们可以关注一下这个图标,至少在已两年之内,但凡是打出这个图标的商家,都是可以信赖的,两三年之后的情况我就不能保证了。”

张辰刚刚说完,就有一位同学的女友开了口,语气也没有最初请张辰鉴定时候的那种客气。

道:“张辰,我闻着你未婚妻身上的香水味道很别致,应该是比较名贵的品种吧,你作为一个专业人士,应该最清楚香水对珠宝首饰的危害性了,为什么还要让你未婚妻使用香水呢,这里边有什么说法吗?”

大概是因为刚刚张辰看出了她的首饰有问题,觉得让自己有些没面子;现在又对这位传说中和他有过暧昧的女同学的首饰这么肯定,觉得张辰对待事物并不能保证绝对的公平。所以心中不是很服气吧,虽然大家都知道,琳琅.艾莉娜的首饰一向名贵,并且是以品质为第一要素的。

张辰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在对自己刚才的鉴定不满啊,果然是不能说大实话,这时候后果就体现出来了。不过这之前可是你们非要我说的,而且你还是最强烈要求的之一,现在却又说这种话,老同学女友也不能给你留面子。

张辰笑着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宁琳琅,笑着道:“你说的很对,香水对珠宝玉石的危害的确很大,甚至连不少的化妆品都会对珠宝玉石有副作用,我作为一个专业人士当然要注意这一点,所以我未婚妻从来都不用那个香水,也不会使用会对珠宝玉石产生或化学作用的化妆品。”

“那她身上为什么那么香呢,虽然是淡淡的味道,但是却能够散到很远,我相信在座的都能闻到那种香味。”这位并不是好糊弄的,直接说出了宁琳琅身上的香味。

这点就不用张辰来解释了,难免说出来有一种显摆的嫌疑,闻阔海挺身而出为自己的兄弟做辩论。

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不只是张辰的未婚妻,他家里的人基本上都不会用香水。那种香味之所以能够飘到很远,还带着一种淡雅的感觉,是因为那是用天然香薰出来的,也就是沉檀龙麝和龙涎香哪一类的东西。

张辰比较奢侈,用的都是几百年前的老货,效果无疑是最好的那种。不过上个月京城的唐韵已经研制出来自己的香产品,效果也是没说的,我家里现在也已经开始用上这东西了,的确是比香水要强很多。”

闻阔海只是说了使用天然香的好处,却没有把使用的条件和前提说出来,别看这些歌同学混得还都不错,但是能用得起唐韵出品的天然香的,恐怕还真是没几个。

张辰见闻阔海又在给自己做广告,忙趁着他停下来的空档把话截住,道:“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咱们明天上午还要回学校去看看,起得晚了可不合适,不如今天先到这里吧,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大家也都同意这个提议,张辰一边收拾东西起身,一边道:“哦,对了。刚才我看出问题的那几件首饰,我都来拍一下照,我今晚回去会分别出具一份官方的鉴定证书给你们,完后你们拿着去找商家退货就好了。但是这鉴定证书我只能给你们开,别人可就管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