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85章 七年之痒(六)

第四八五章 七年之痒(六)

感谢霸王团集同学的月票支持!

今天更了一万三千字,算是小爆发了一下,大家是否给几票支持一下。

来到学校最早的就是张辰他们这些昨天去喝茶的,大家在十一点多的时候就散了,回到家里都能够得到充足的休息。今天一早八点半就出现在母校门口,一个个看起来也都精神不错的样子。

张辰把之前说好了的那几分鉴定证书交给几位同学,当然是收到了大家的感谢,张辰也很客气地表示这只是一件小事,气氛欢乐而热烈。

这几天的天气也还算不错,也没有到了北风呼啸的严冬,只要穿着适当,在室外待着并感觉不到多少的寒意。

其它的同学同学只来了少数的几个,简单打过招呼之后,也没有和张辰他们这边的人多说话,也许是昨晚的时候就已经划分出明确的阵营了。

大概是不想保持这种尴尬的场面,张辰这边有人提出去几年不见的校园里走走,看看当年熟悉的校园是不是还像之前那样,里边发生了一些怎样的变化。

大家都是昔日的同班同学,彼此之间本就没有什么尖锐的矛盾,只不过是个人的私心在作怪,把大家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种人而已。这时候相互都不说话,却又不得不在同一个地方待着,都感觉到不舒服。这个提议也就得到了大家的支持。

因为每年可以接收一定数量的军区子弟入学,晋大附中也得到了省军区的大力支持,划出一块土地来作为学校的操场和其它各种场地,校园面积在龙城的中学里是首屈一指的。学校里的各种设施也都比较全面。就连住校生的宿舍楼都比其他学校的要好很多。

晋大附中的这种繁荣一直到了零三年,才因为驻扎在当地的集团军番号被撤销,失去了部队的一部分支持开始减缓。目前集团军的裁撤还要延续一段时间,对学校的影响并不会太大,而且有了这么多年的合作,相信集团军多少总会为学校处理一些可能会遗留的问题。

晋大附中需要面对的困难是在未来,当集团军裁撤完毕之后,那些由集团军长期进行捐助的项目该怎么办下去。之前教职工的一部分额外福利也是从集团军那边分出来的,像这样的问题还有不少,将会成为晋大附中发展的制约。

龙城共有市立中学一百多所,下一级行政部门和地方企业自有中学近百所。那些都是有人投资的学校,现在也已经开始了各种项目的投资建设。特别是和长期以来和晋大附中齐名的实中和青中,还有后来居上已经隐隐露出超越野心的育中、成中等几所中学,在发展上的投资都很大。

晋大附中虽然是晋大的附属中学,但是晋大却给与不了太多的资金。附中建立之初就是为内部服务的次一级机构,并不建议学校进行规模化的扩大。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开始和部队联合办学,这才接收了部分部队的子弟,有了部队上的支持和帮助。但来自晋大的各种支持就更少了。

现如今集团军要裁撤,就带憋着今后再也得不到额外的支持。学校的各种条件都会大幅滑落,这其中最让教职工关心的就是福利待遇问题。

以前有集团军的支持,附中可以增添各种设施来吸收大量的生源,从校长到老师都赚得口袋流油。今后的生源肯定是骤减,大家的收入怕是也要有很大的折扣了,靠着教育系统和晋大给的那一点小钱,日子肯定是要难过了。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学校的教职工们都在想办法,看看怎样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尤其是领导们越发的忙碌,到处跑动着想要把目前的繁荣维持下去。可其他学校也在跑啊,有的早就已经开始跑了,到各种相关部门要支持,附中不一定能扛得住那么多学校的攻击。

高中二年级七班的班主任马艳萍,还有之前和她共事过的一些老师,联合见了校长一面,拿出了一个暂时来说相对还算可行的想法,想要校长和几位领导支持一下。

马艳萍坐在校长的对面,脸上带着很自信的微笑,向校长汇报自己的点子:“校长,我们几个老师在七年前带过的那个班,现在在龙城搞了一个同学会,差不多全班同学都来参加了。其中有个同学的父亲现在在京城军区当了大领导,原来就是龙城这边部队上的,应该和部队上的一些部门,还有地方上的衙门都比较熟悉,想必能够帮得上忙。

另外最主要的是,这个班的学生里,也有一些人的家长现在就在一些衙门里做官,像是民安居的李局长这样的也是有的,这可是一大块资源啊。如果能够把之前从我校毕业的学生来个清点统计,把里边有了出息和家里有办法的都罗列出来,然后再去找他们帮忙,学校的困境想必能够迎刃而解。”

校长听了以后也觉得可行,不禁也开始畅想未来了,轻轻拍着桌子,道:“虽然中学不想大学那样比较有实力,也能够召唤来不少功成名就的学生。但是师生关系在华夏可是很重要的,附中出去了那么多学生,成才的也不会太少,只要能够把这些人拉来一部分,那就足以解决目前的问题了。”

于是乎,又一个各怀鬼胎的约会成行了。朱俊亲自发起的同学会回到母校,各位校领导和当年的老师都表示热烈欢迎,并且在假期中亲自回到学校来接待这些当年的莘莘学子,如今的社会各界精英栋梁。

朱大少爷也是摆足了气派。九点多快要十点的时候,才驾驶着一台京城牌照的粪田轿车姗姗来迟。下了车打着哈欠,隔着两米都能闻到随之而出的酒味儿,俨然就是一副整天泡在酒坛子里的二世祖形象。

校长和老师们也认出了这个“京城高官”的子弟。由校长亲自带头,走过去主动和朱俊握手,做出了足够的诚意:“朱俊同学你带领昔日同窗重回母校,欢迎欢迎啊。我是现任的校长陈佳贵,这几位都是学校的领导,还有你们当年的老师,都是知道了你们今天要来,特地赶到学校来和大家见面。一叙分别之情的啊。”

朱俊毕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白痴,人家也是一校之长,已经给足了面子,自己必须要换回去的啊。何况自己等下还需要这些人帮忙呢。能不能在今天搞臭张辰这些学校的老师、领导的配合很关键,现在必须做足了功夫。

半弯着腰,很恭敬地和校长握手,笑着道:“陈校长太客气了,各位领导和老师都太客气了。各位都是我们的长辈,应该是我们去问好才行,怎么能老家大家出门来迎接呢,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没关系,你们现在都是社会栋梁。值得任何人尊敬啊。来,咱们道学校会议室去坐一坐。好好聊一聊这些年来你们和学校的变化。”校长也打着自己的主意,客气滴邀请大家。

朱俊正要前进,却发现有点不对头,看了四周一圈,发现没有张辰的身影。心想莫非是怕丢脸不敢来恶骂,还是怎么回事呢?

问身边的另外一个同学:“怎么没见张辰他们呢,到现在还没来吗,今天可是回母校来参观,这么有意义的事,他怎么能这样对待呢?”

这话听的领导和老师们心里那个高兴啊,这小子对学校的感情还是很深的,接下来要谈的事估计是有戏。

被朱俊问的那个同学来的比较早,见过张辰他们,答道:“张辰他们几个八点多一点就来了,不过来了以后看了看没什么人,就跑到学校里边去逛了。说是什么……”

他是准备说“张辰他们说多年没回母校了,急着想要进去看看母校有什么大的变化”等等张辰他们的原话。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朱俊身边的另外一个同学及时打断了,那家伙倒是鸡贼,不愿意让校领导和老师们听到张辰他们的好话。

装作有些不理解和愤怒地道:“张辰他们怎么能这样呢,不是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吗,大家要在学校门口集合,他们先到了就到处乱跑,这不是没有组织没有纪律吗。而且之前朱俊也通知过了,今天会有我们当初的老师一起出现,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让老师们辛苦等着他们吗,眼里还有没有上下尊卑啊?”

其实惊动了老师的消息,是昨天在夜店里朱俊才想起来通知大家的,张辰等几个人没去,也就无法得知了。

这话说得朱俊又是好一阵舒坦,校领导和老师们也很受用,同时对于张辰这几个比较“没有纪律”的学生,心中也多了一份反感。

校长要不就是校长呢,就在于人家能够看清全局,想要这帮学生们出气啊按处理,这时候就要做老好人啊,笑呵呵地到:“大家都是为了要回到母校来看看的,也许这几位同学是有些急切了,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的。”

一行人到了学校的会议室分开各自坐下,又分别向校领导和老师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特别是朱大少爷,虽然比昨天低调了一些,但言语之间还是带着很浓的官方式炫耀味道。

张辰等人刚从住校生宿舍那边逛过来,正想当年学生时代那样在操场上溜圈呢,听到李斯特说了学校的现状,都觉得应该给母校一些汇报和支持。张辰甚至想到了要为这个事找下三舅帮忙,当下的第一副省长,年后就要成为省长的张镇云,因为家族的原因,在三晋要比书记还牛,稍微支持一点,就足够母校受用了。

正溜着圈的过程中,李斯特接到同学的电话,才知道学校的领导和当年的老师都来了。众人赶紧想着办公大楼过去。怎么说都是学校的领导,和当年对自己传业授道的老师,不能让人家久等啊。

朱俊是铁了心要落张辰的面子,要让张辰羞愧到无地自容。在张辰等人快步进入到会议室之后。这个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显得高高在上的朱大少爷,居然一反常态地为他们做起了介绍。

“校长,各位领导,各位老师,这几位就是我们班剩下没介绍的同学了,就由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李建同学,现在任职于民安局防暴支队,职务应该是分队长。这位是他的女朋友,呵呵,郎才女貌啊。这位是李斯特同学,外型上的变化比较大一些。现在任职于家族产业的汽车4s店,职务是计划和公关经理。

这位是楚颜同学,……;……;这位是梁红军同学,现在任职于港岛……。这位想你来大家应该都记忆犹新,这就是当年我们学校的天之骄子张辰同学。现在任职于京城的一间珠宝公司,还处于打拼奋斗的过程中,相信在未来,张辰一定可以有一番伟大的成就。呃。这位美女呢,现在是张辰的未婚妻。”

这话说的够歹毒的。还处于打拼奋斗的时期。那就是一无所成的另一种说法,还显得他朱俊比较照顾别人的情绪;而说宁琳琅“现在是张辰的未婚妻”。言外之意就是说,未来是不是还不好说呢,一个没钱没地位的穷鬼,怎么可能留得住这么漂亮的未婚妻呢。

只说名字的话,还不一定能够记起来,但是见到张辰本人之后,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想起来张辰是谁了。当年这个学生可谓是风光一时无两啊,各项条件都是特别的优秀,被誉为未来的天之骄子。可现在却沦落到这种地步,看来没人帮衬还是不行啊,终究是要被这个时代淘汰的。

其中的一位行孟老师对张辰印象比较深,对张百川也很敬佩,听不得朱骏这种暗藏刀剑的话,笑着道:“张辰,我可是还记得你啊,你父亲是咱们晋大最有能力的教授,也是一位好的领导,可惜是走得太早了啊。你一个人坚持着读完了大学,我听说还拿了双学位是,好好干,我相信你会有出息的。”

他这么认为,并不代表其他人都是这种想法,当年的一位老师,现在已经是学生处主任的,就出言反驳道:“学好数理化,还得再有个好爸爸啊,知识的确是不可或缺的储备,但是个人再强,没有一个稳定的环境和有力的保障,终究还是难成大器的,可惜了啊。”

当年的另一位老师也深有同感,道:“这话说的有道理啊,如果张教授夫妇还在世的话,你的未来倒也不是问题,至少也可以在晋大留校。可现在毕竟是这样了,你也没什么强有力的依靠,想要像朱俊同学这样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以你的所学,混碗饭还是不难的,好自为之。”

学校的一些领导们也看出来了,这个小子和朱俊不对付,让人家恨上了,想要获得朱俊的帮助,就要攻击这个小子。谁让你没权没势没钱呢,能够依仗的父母也都不在了,不拿你开到能行吗。

这些人就像是找到了攻击点似的,开始对张辰进行一些教育,告诉他人生是如何的,又该怎样去面对现实,等等等等的话都充满了歧义。

想要拉拢驻军的校长陈佳贵更是夸张,对张辰道:“像你这样在京城讨生活的人太多了,既然朱俊同学也在京城了,家里又是比较有能力的,你以后就该多想朱俊同学讨教,能够得到朱俊同学的帮助,你也就算是有福气了。”

这么一番毫无道理的狂轰滥炸,让张辰本来因为回到母校还算不错的心情顿时跌倒了谷底,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坐在位置上大言不惭的领导和老师们,心中的厌恶极为强烈。

本来还想着帮帮母校的,现在看来是不必了,自己还没有那么贱呢。叹了一口气,道:“至于我的未来是什么样的,我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就不需要诸位操这个闲心了。今天就是为了回母校来看看,现在已经看过了,各位对我的关心和指点,我也都铭记于心,告辞了。”

说罢张辰转身就走,也不管其他人都是什么表情。闻阔海本来就已经对这次的同学聚会失去信心了,这时候自然不会独自留下。说了一句“我也没事了,走了”,就跟着张辰的后边离开了。

就在张辰快要到了会议室门口的时候,当年的班主任马艳萍又开口了:“家里都这样了,自己现在混的也不行,还是像早年间上学的时候一样,自以为学习好就是最牛的了,社会上可是不吃这一套。”

张辰停下脚步,看了一眼会议室里的各种表情,冷声道:“在你们说出今天这番话的时候,又没有想过你们在课堂上是如何教育你们的学生的,你们应该会对他们说‘好好学习是将来唯一的出路’这种教条,你们觉得自己还配为人师表传业授道吗?耻辱。”

张辰和闻阔海走了,之前和张辰在一起的几位同学也发现,原来他们所想象的那种同学之情,还有师生之情,现在已经完全变了。他们也看出来了,那些针对张辰的老师和领导,都是在讨好朱俊,这样的聚会不是他们想要的。

接着,楚颜率先离开了会议室,李建看了看还坐在位子上的诸位领导和老师,摇了摇头也走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和张辰一起进来的几个同学就都走了,包括一项为班级出力的李斯特也看不下去走了。

张辰拉着宁琳琅的收走出校门外,突然觉得空气都边清新了,和宁琳琅相拥着吻了一口。转头看了看已经跟出来的闻阔海,还有不远处正走出来的几位同学,总归还是有几个能够相交的,也算不虚此行了。

等大家都出了校门,张辰笑着道:“诸位同学,这就是属于咱们的七年之痒啊,不但痒到了咱们的大多数同学,把大多数的老师和校领导们也痒到了,他们要挠就让他们挠着,我们这里好歹还有几个不痒的呢。”

大家也都是一样,出了校门就觉得自己完全轻松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了,都跟着张辰的话哈哈大笑起来。

张辰看了看闻阔海,道:“阔海,你这边没事了,没事的话咱们明天一起回京城,以后有空再回龙城来,再好好玩。”

又对其他同学道:“各位,这次的龙城聚会还算不虚此行,今后的者某一个假期如果大家还有时间的话,咱们京城再聚,到时候可就是我和阔海做东了,一定让大家乘兴而来尽兴而归。今天就到这里,告辞了。”

说罢,拉着宁琳琅的手想着自己的车走去,打开车门的同时,听到校门的方向传来几个声音:“张辰,你可说好了啊,明年抽个时间,咱们京城再会。”

张辰举起拳头向上挥舞了一下,回了一句:“没问题,京城再回。”

闻阔海和张辰分开两个方向走了,其它的几个同学正要上车离开,正要发动汽车离开的李建却发现,原来散布在校门周围的十几个统一服装的大汉,也都纷纷消失了。接着又看到那些大汉消失的方向,分别开出三台大众商务车来,向着张辰离开的方向去了。

前一天晚上就已经觉得张辰很不简单的李建,很明显能够看出来那些大汉的训练有素,绝不是跟踪盯梢的绑匪,这时候终于确定了,张辰绝对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庞然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