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86章 早餐闹剧

第四八六章 早餐闹剧

张辰带着自己的骄傲和不屑离开了,对于那位给与他肯定和鼓励的孟老师,张辰并不是完全没有回报。

意念力在同时已经进入他的体内,对他的各个器官和神经,还有机理阻止都做了维护保养,这位以正直和学术闻名的老师只要不发生意外,活到九十岁不成问题。而且张辰对他的回报也不止是如此,有了张辰的好感,他将来已经注定也一定是个桃李满天下的名师了。

跟着张辰走了的那几个同学,才是这个班里边能力最强的,也是现阶段最有办法,最能对学校提供帮助的。

这个在朱俊代为介绍的时候,那些领导和老师们就看出来了,但是当李建转身离开的时候,大家一起感觉到了不妙。

大家只是针对张辰,为的可是给朱俊面子啊,他们应该是和朱俊同一阶层的人,为什么要跟着张辰的脚步呢。其中的关键这些老师和领导们完全不知道,他们只认为应该吧能够帮助自己的太高,相应地就要贬低被抬高者讨厌的了,却不知道他们抬高的只是一个画出来的饼。

接下来的会议室里,大家也还是进行了相对热烈的讨论,主要还是围着朱俊展开,谁让人家是京城大员的公子呢。

其它的一些同学倒是也有几个公务员之类的,却远远算不上有能耐,对于校领导的各种明示暗示,只能表示自己可以看一下,能不能帮上忙就要另说了。

最后还是朱俊同学最给面子了。对于校长和班主任的请求满口答应下来,说好了回到京城酒会跟他父亲提这件事,到时候一定会努力为母校分忧的。

不管到底将来会是个什么样子,至少在眼下。以校长陈佳贵为首的各位领导和老师是相信了,人家可是京城军区参谋长的公子,怎么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呢,说了帮忙就一定会帮忙的。

朱俊心里却是在想,老子是说我吧在京城军区升了个参谋长的职务,可从来没有说是升了军区参谋长,这都是你们自己理解的,真要是闹了什么误会。那是绝对不能怪我的啊。

最后双方都是心满意足地结束了这次的会面,朱俊是的的确确满足了,效仿暂时也是满足的,也算得上皆大欢喜了。

第二天就要回京城了。当天晚上,张辰去张镇云家里告别,饭后闲聊的时候张辰专门提了一下今天在母校发生的事情,表示对这样一所学校的未来很担忧,对孟老师也特别提了一下。

张辰并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那毕竟是自己的母校,怎么可能完全不管不顾呢。但是有那样的领导和老师,这个学校还能有什么好吗,再多的投入进去。也只能是肥了蛀虫而已。

张辰这算是饭后闲聊的时候跟自己的舅舅随便扯了几句,张镇云在和下面相关的领导干部说话的时候。也是随便说了一句“听说晋大附中的校领导班子问题很大,老师们不是认真负责的。唯独有一个好的就是孟春生老师,这个人一肚子学问,为人也很正派,是个人才。”

张镇云这一听说,就给晋大附中带来灾难了。这位可是眼看着就要扶正的人,下一步主管全三晋省的各项工作啊,随便的一句话是极具威力的。

当然这都是后话,主题还是要从张辰这边说。第二天一大早,张辰就像以前每次回龙城一样,早早地去了鸿宾楼,带着几十号人一起去喝头脑,再一次于鸿宾楼造成轰动。

鸿宾楼的老服务员都已经习惯了,这个不知道是谁家少爷的年轻人,每年总会来吃几次,而且每次一来就是几十号人,完后还要外带个二三十份,根本就把这个当正常事了。

但是其它的食客们却不想服务员一样淡定,七八十号彪形大汉呼啦啦闯进大堂,中间拥簇着一对年轻男女,知道的是来吃早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来打仗的呢。

一边有个起了大早来喝头脑的记者看到这阵势,马上意识到这绝对是一条很棒的新闻,连标题都想好了“上百大汉齐聚鸿宾楼,只为品尝龙城特色美食”,伸手拿起随身的相机对着张辰和一干护卫队员就是个拍啊,得亏他的是数码相机,否则他半途还得出去买两趟交卷呢。

这边正拍得爽呢,一只蒲扇般的大手就到了镜头前,记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抬头的时候相机已经在马占伟手里了。

马占伟很不客气,问道:“你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拍照?把你的证件拿出来,工作证、身份证都拿出来。”

记者不觉得自己怎么了,可看看那七十余条大汉,心中那个紧张就止不住了。一边掏自己的各种证件,一边忙着开口解释道:“那个,大哥,我只是一个记者,看到你们这么多人来喝头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想做个新闻,您千万别误会啊,我没有任何恶意的。”

马占伟可不会随便就相信他的话:“你说是记者就是记者,你说没恶意就没恶意,坏人也没都在脑门上打着戳子,这一切都得我们调查之后才能决定。”

记者有些反应不过来,看到马占伟如此的蛮横不讲理,自己都已经向他说好话了,也把证件都交出来了,也不见他有一句好话出来,当时火气就也上来了。

把已经拿出来的记者证和身份证往包里一装,怒道:“你凭什么看我的证件,我是记者,我代表的可是大众的知情权,我有权对我看见的任何事物进行采访和报道,你把我相机还给我,否则我可是要报警了。”

“报警,小子你疯了吧?”马占伟听他说要报警,都给他逗乐了。拿出自己的证件在他眼前晃了晃,道:“这是我的证件,看清楚了吗,民安部特别行动组的。我现在怀疑你企图对我们的行动进行跟踪和拍摄,并且已经掌握了部分资料,所以你得跟着我们回到总部去,等你吧知道的都交代清楚了,再考虑以什么罪名起诉你。”

记者当下就懵了,这他娘的都什么事啊,民安部特别行动组是什么部门,从来没听说过啊。不过既然说了是特别行动组。那肯定就不会给一般人知道了,刚才自己偷拍人家,不会真的是给撞枪口上了吧,这可怎么办呢。

想到如果被这些人带走。还有接下去可能面对的无数种酷刑,记者的腿肚子都软了,忙给马占伟道歉:“这位警官大哥,实在是对不起啊,我真的是一个记者。也真的不知道你们是在做什么,就是觉得这么多人一起来喝头脑有点好奇,所以就……”

这个记者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另一边又有人说话了:“所以什么所以。刚才你不是还挺横的吗,你不是代表大众有知情权吗。那我现在把我们的任务内容给你说一遍,让你知情一下好不好啊?”

这么多人都点了头脑。光是给万里舀就得一阵工夫,还有其他的烧麦什么的,总得等一段时间。正闲着无事呢,就发现这边有个拍照的,马占伟和吴勇顿时来了兴趣,就像和这个拍照的玩一玩。其实只要把他相机里的储存卡没收就可以了,只是这小子一句他是记者有知情权把马占伟和吴勇给逗起兴趣来了,索性吓一吓他。

吴勇说完之后也不等这个记者回答,直接就开始说:“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老马你说这小子都捂起耳朵来了,我这么说他能听见吗。还是我应该再低点或者再高一点声音,让他好像听见一点音儿,但是有什么都听不清,只能使劲把耳朵捂的更紧一点呢?”

记者见吴勇张口就要说,可真是给吓坏了,第一时间就把耳朵给捂住了,尽量让自己什么都听不到,差点连双手的无名指都给塞进耳洞里去。要是真的知道了他们所谓的任务内容,还不真的要被他们带走啊,下个月可就要结婚了,这一去天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来了。

张辰在另一边看到马占伟和吴勇在逗这个记者,一开始他也觉得这个记者挺讨厌的,任由着马占伟和吴勇玩闹,可现在这小子又成了这么个怂样儿,倒是觉得有点好玩了。吓也吓过了,对方也已经服软了,也就没必要再玩下去,免得在这大堂里闹出动静来,那可就真是有得玩了。

马占伟和吴勇看到张辰过来了,笑着站到了一边,张辰过去拍了拍那个记者的肩膀,本想和他说没事就赶紧走吧。

哪知道这小子浑身一哆嗦,脸色惨白地喊道:“我什么都不想听,也什么都听不到,你们就饶了我吧,我真的只是一个记者,你们可以给我单位打电话,我求求你别再说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这么一喊倒是把不远处用餐的人都给惊动了,听那小子的声音就像是有人要谋财害命一样,那叫一个惨啊,都停下手里的营生往这边看过来。

这下张辰就是想轻松了事都不可能了,这戏码还得继续演下去,只能是让他再受受惊了。伸手掰开他捂在耳朵上的手,正色道:“把你的证件都拿来,你到底是哪家单位的,为什么要偷拍我们?”

这记者见张辰不像之前那两个人凶狠了,倒也乖乖配合起来,把自己当所有证件都拿给张辰。张辰看了一下,证件上的名字叫周文斌,是一家龙城当地的三流小报记者。

随手甩给吴勇,吩咐道:“给相关部门打电话问一下,看看是不是有这么一个记者,政治面貌和实际情况是否相符并且属实。”

这可不是装样子,必须要来真的了。唐韵的护卫队员全部都是以民安部特别行动组登记的,在地方上出现了就必须要走全套,如果随便敷衍了事的话,万一被有心人看到了,想学着威风威风或者什么的,那可就真要闹出超级大麻烦了。

结果自然是这个记者的身份属实,没有什么不良动机的可能,这才把人放走,但是相机的储存卡肯定要被收缴了,相机里的其它照片也要被删除。

而这个记者也因为自己的行为收到了惩罚,敢随便打听部委特别行动组的消息,还偷拍了照片,这么严重的事情当地的民安部门在这件事之后肯定会跟他的单位联系问责的。

两天后这个记者被那家三流小报开除了,而且这件影响极为恶劣的事件也被当地新闻媒体内部通报学习,让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家伙以后少没事招惹补改招惹的人,免得到时候单位被牵连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