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92章 克孜尔孔雀(上)

第四九二章 克孜尔孔雀(上)

好事总不能永远都接连不断,午饭前后都捡了大漏的张辰,在捡到两把执壶之后,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有钱人在洛杉矶太多了吧,这里的古董商好像都愿意把东西交给拍卖行去操作。通过这种方式,把东西卖给那些最有钱的人,以换取更多的利润。

之前去的那间致雅阁就是这样,好东西全部找不见;后边再去的几间也都是一样,稍好一点的都没有。如果不是那两把执壶没被看出来,张辰午饭后可就颗粒无收了。

前后去了三间古董店,都没有找到自己中意的东西。只是凑合着低价买了几件民国时候的玩意儿,估摸着将来应该能够有些价值,也算是给唐韵的未来多预存几件展品吧。

张辰对洛杉矶这个地方的感觉可就不那么好了,这里是一个一般人来了只能花钱不能赚钱的地方,销金窟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了吧。唉,资产阶级的压迫果然是无处不在啊。

心里虽然有抱怨和各种的不爽,可已经定下的地方还是要去的,未来总是不可预知,社能保证再次捡大漏就不是在你的下一站呢。

事实证明,只要你能够坚持,总是会得到应有的回报的。就在张辰来到今天下午计划中的第六间,也就是最后一间古董店,逛完然后就要去晚饭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惊喜终于把他淹没了。

这间古董店正如之前的资料中所说的一样,地理位置很不好。门面的装饰效果也很差,店内的灯光没有那么明亮,总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电影里旧社会的当铺。

这间店长期以来一直被当地的收藏爱好者所不喜,环境差不说。还没有什么正经东西,店老板的服务态度更是不好,永远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

在经过了事先的了解后,这间店被张辰定位最不具备信心的,所以才放在了最后的位置。哪成想一进店门还没走了几步呢,张辰就感觉到自己那颗一向很争气的心脏又在闹意见了,嘭嘭嘭跳的有力而快速,张辰都害怕给别人听到了。

这时候张辰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非专业的当真是不怎么可信。非亲眼见到永远不可完信啊。那么多人都对这间店狂批狠骂,说什么这里没有好东西,应该是他们的眼力太差了吧,完全就看不到好东西而已。

不过这里的环境倒是和所有人评价的一样差。但老板的脸上也是同样的表情,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别人不愿意在他这里多待,有好东西也就不一定能坚持到看见和发现了。

可张辰是什么人,那是古玩行和收藏圈里妖孽级别的存在。年老的基本没有极为比他能耐,年轻的没有一个比他资深。

这厮混古玩行可是从九岁就开始了,天南海北的去了至少有上万家古董店铺,打过交道的地摊也是不计其数。什么样的店老板和摊主没见过,还会在乎这个吗。

既然他不好打交道。总是板着一张臭脸,那咱就想办法找一个好打交道的方式。或者就直接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好歹咱是买东西来的,还能没他一个买东西的牛,那不是扯淡吗。

现在早已经不是什么困难年代,也没有了那种凭票供应的规矩,他这里更不是什么超级紧俏的限量版,凭什么要看他的脸色啊。即便还是那种困难如潮的的年代,张辰这种性格也不是看店主脸色的,大不了小爷我不要就是了,真当离了你还要不活了呢。再说了,咱走了还可以再叫别人来帮忙买啊,活人要是被尿给憋死了,那得多冤啊。

张辰度那些消息抱怨归抱怨,但是对这间店老板的印象却真的并不好,因为这间店里的很多东西都很明显是近些年的赝品。也许是因为西方人对华夏了解最多的就是瓷器和龙的形象,所以这间店里边最多的赝品就是瓷器和带有龙的东西。

百十平米的店面里,竟然有一半以上的都是瓷器,从宋代的五大名窑到明清时期的青花,还有各个时期的其它名瓷,如成化斗彩、永乐甜白、康熙郎窑红、乾隆粉彩、光绪大雅斋等等的在这里都可以看到。甚至还有带着立体龙形装饰的瓷算盘,款识是康熙年制,林林总总这类的东西有近两百件,却无一不是赝品。

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雕像,什么佛像、菩萨像、关二哥像,紫檀、酸枝、黄花梨、鸡翅木什么的材质就有十几种,还有鎏金的明代佛像和泥塑的清代造像。除了几件近年工艺的黄杨木和鸡翅木造像之外,也都是假到一览无余,当然这是张辰的眼里,一般收藏爱好者还是能骗到几个的。

张辰看上的却不店里最多的瓷器和造像之类,反而是悬挂在一侧墙上的两幅大幅面壁画,和一件摆放在角落里非陶非瓷的黑色器物。

两幅壁画都是三米多宽一米多高的佛教内容壁画,在意念力的观察下表面有八层和九层红色的光芒流动。几件黑东西都是生活用器皿,两只瓶子、一只大盆、一只罐子还有三只大碗和一只像是香炉的东西;器物表面都有暗红色的佛教内容纹饰,但是看起来很吃力;不过这些黑色的器物却是在同一个时代生产的,表面都有八层红色的光芒。

如果这些黑色的器物和那两幅壁画分开来在两间店里摆放,张辰还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明白这些黑色的器物是什么地方的东西。但是现在却可以很确定,这些器物都是古代龟兹国寺庙里僧人使用的,而且在当时绝对属于是最顶级的奢侈型器皿。

这些器皿和壁画都是极为珍稀的考古素材和收藏珍品,珍惜到很可能存世仅此几件甚至一件。张辰现在还无法确定。这些东西在店老板的心中是什么样的价值和存在,店老板是不是愿意转让也都是未知的。毕竟这些物件太稀罕了,让每一个了解它们的人都愿意以性命守护。

尤其是那幅满是孔雀的壁画,张辰可以断定世间仅此一幅。其价值至少要在三亿美金之上。像这样的顶级宝贝,那个人又能舍得出售呢,就怕这一卖就再也见不到了。

不过张辰还是心存了几分侥幸,希望这个店老板并不是很清楚这幅壁画的价值,因为这样的壁画几乎没有人愿意公开展示的。容易引起别人的觊觎之心是其一,最让人担心的就是长时间置于没有保护状态下的自然老化和认为损害,这个后果是藏家最不能承受的。

张辰并不敢先跟店老板询问壁画的价钱,只能是先从角落里的黑色器皿开始。那些黑色器皿在店老板心中的价值看起来要远比这两幅壁画低。如果先问了壁画的价格再问那些黑家伙,被有心的店老板反应过来,很可能就会引起店老板的警惕,到时候可就一样东西也的不到了。

张辰自从九岁进入到古玩行。不断学习了那么多年,后来又有了意念力帮助而大放异彩,在这十几年中都是以捡漏为唯一手段。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这几件东西产生强烈的占有欲,哪怕是出高价也要买下来。

心怀忐忑地走上前去。指着角落里的黑色器皿问店老板:“老板,你这几件东西我看着有点意思,我能上手看看吗?”

店老板从角落里拿起一件来,放在一张放桌上。道:“你看吧,不过这东西是不卖的。除非你愿意搭配着买下我那边的一件青花瓷,我可以把这些东西免费送给你。”

张辰顿时脑子也迷糊了。从来没见过这样做买卖的啊,这店老板好奇怪啊,这么宝贝的东西他却要当做一件青花瓷的搭头,而且还必须是青花瓷。如果这点老板真是明白的,那这间青花瓷的价格一定时候天价了,元青花也搭不起这样的宝贝啊。

顺着店老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是几只摆放着仿明代青花的搁几,上边的东西仿的还算不错,把当时瓷器的特点基本都表现出来了。唯独在钴料的使用上差些火候,画工的笔力也不是十分到位,离褚铁眼仿的明代青花差多了。

不过那些青花的所仿年代却让人咋舌,基本都是永乐和宣德朝的,少数的两三件是仿万历朝的,价格上必定高的离谱。

张辰这时候基本可以确定,这个店老板并不了解这些黑色器皿真正的价值。那边仿品中最值钱的也就是一只宣德青花海水龙纹梅瓶了,真正的永宣青花梅瓶精品价值差不多就是两三千万,而这八件东西随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他却要当做搭头来卖。

有了这点做底,张辰也就好和店老板商量了,这些东西不是不能卖,而是店老板怕卖不出好价钱,索性搭着一件赝品梅瓶一起卖了。那么这些东西在他眼里的价值就很低了,古籍出五万一件的价格,他就能高兴疯了。

再三琢磨之后,张辰决定再试试那两幅壁画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把这些黑色器皿当做那两幅壁画的搭头,那样也算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了。

指了指墙上的壁画,问道:“老板,那两幅壁画呢,那个是怎么卖的?”

老板还是老样子的表情,道:“那两幅画也不单独卖,都是搭配着瓷器卖的,看你你也是华夏人的面子上,我就照顾照顾你。那两幅壁画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那都是清代的东西,也算是有点价值的,既然你喜欢的话,那就和这些瓶瓶罐罐的当做一件瓷器的搭头吧,这个可不能再搞价了。”

张辰心里差点就乐翻了,满清鞑子还在黑河打渔的时候,就已经差这壁画一千多年了,这个店老板居然这么不是祸啊,那接下来的事可就好办了。

又看了店老板指定的那些瓷器一眼,摇了摇头,道:“老板,咱们是明人不说暗话。你那些瓷器我可都看不上啊,如果我为了这几件东西买了你那里的瓷器,回去怕是要给家里长辈打死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单独卖这些东西,但是也不能为了这些东西买那些啊。我可以多给你一点钱,但是我不能买那些。”

店老板没想到张辰还能看出那些瓷器的问题,那可是他在国内专门托人从高手手里买来的,每一件也都两三万国币的价格呢,据说是很高的水平了,这个年轻人怎么就能看懂呢。

看到店老板脸上怀疑和不解的表情,张辰心想着表情终于还是有变化了,在心里却有些紧张。琢磨着该不会是刚才说他那几件瓷器有问题。让这家伙谨慎起来了吧,那可就要坏大事了。

紧张归紧张,但是现在却不能再多说什么,也不能把话题扯开。更加不能说壁画和黑色器皿不好,那样会让这店老板更加谨慎的,今天这桩买卖可就完全泡汤了。不但今天泡汤,以后也很可能不会再有机会,能认识这种宝贝的人虽然不多。但还是有的。

大脑飞速运转几圈之后,张辰还是硬着头皮道:“老板,我不知道你是在哪里跟谁学收藏的,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规矩没有。但是我却知道我家里的那位长辈很有规矩,如果明知道是有问题的还买。那今后就再也别想跟着他学习了。

我已经跟着他学习了五六年,对瓷器这方面算是比较了解的了。是好是坏基本都瞒不了我的眼,所以还请你不要让我为难啊。我真的可以多出一点钱,但是肯定不能太高,至少不能高过这些东西本身的价值太多,因为我自己也没有太多的前可以供我搞这些的。”

看着店老板的态度大概是有些变化,张辰继续趁热打铁,装作有些犹豫的样子,道:“老板,你看这样行不行啊,我出三万美金,不,四万美金。呃,还是三万八千吧,我得留一点干其它的事。就三万八千块,这样可以吗,老板?”

张辰这个时候的半犹豫半坚决表演,简直是精彩透顶,完全把店老板的智商给欺骗了。真以为张辰只不过是一个跟着家里的长辈学收藏,但是自己手上又没有太多的钱,面对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想要买下来却钱不够,小心地和卖方商量。

这店老板是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也没把这些东西当做什么有多少价值,只是觉得那两幅壁画放在店里边还算有些视觉上的美观效果,那几件黑色器皿也就是当做一般的物件能处理就处理了。

张辰刚刚开始想要那几只黑色器皿的时候,表现还真是有些着急和紧张了,以至于精明的店老板看到他眼中的喜欢。又见他穿着打扮比较讲究,还领着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就以为他是一个富家公子,所以才想宰他一刀的。

现在张辰没有了之前的担心,心情已经完全平复下来,即便是话个百八十万美金买下来也不觉得什么,所以表演起来也就完全入戏了。

不过这店老板也不是个傻子,他同样也在提防着张辰演戏,决定再最后试试张辰的成色,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四万美金。

“三万八是不可能的,小伙子你想想看,这虽然是清朝的东西,可这两幅壁画的幅面这么大,保存下来也很不容易的啊。还有这些黑色的东西,少说也要在百年以上了吧,光是保存就很不容易了。这样吧,你再给我加上两万美金,六万块,这些东西就全是你的了,你看怎么样呢?”

店老板这些东西是他从一个德国移民的手里收来的,当时那个德国移民对这些东西的来源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他的祖父祖上在一战中就去世了,并没有留下什么对这些东西的说法,所以只是说这些东西都是他的祖上从清朝带回来的,其它的信息一点都没有。

所以这店老板就一直把这些东西当做是清代,或者清代晚期的东西,又因为没有什么太多的考证和研究途径,好几年下来就这么摆着。也是这个店老板幸运,这两幅壁画在他这里挂了差不多四年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也没有意外的损坏和自然毁坏,这简直是个奇迹。

张辰约摸着店老板的底线差不多也就是这里了,再次使出影帝般的演技,下牙咬着上嘴唇犹豫半晌,那表情简直是快要愁死了的样子,面部表情带出了内心的挣扎。

终于在一分多钟后,张辰伸出了右手摊开,道:“老板,最多五万美金,再多就不可能了,因为我没办法负担太多的债务,那样我记下来会面临家里的经济管制和行动方面的约束。”

店老板终于相信了,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一个华裔的移民后代,家里还保持着旧有的管教方式,连花多少钱都必须在家里的监督之下,实在是有些可怜啊。店老板是真的有点同情张辰了,想想都是华夏人,便宜点就便宜点吧。

“五万五,不能再便宜了,小伙子你也看到了,我这么大的店面要维持经营,还要养家糊口,七七八八的费用也是不少的。我也想给你多便宜一点,可你也得为我考虑一下啊,异国他乡的都不容易,咱们相互体谅吧。”

看着张辰再次作数为难状,就像是快要便秘的样子似的,宁琳琅和张沐眼见着就要忍不住了,这家伙也太能装了,表情逼真到让人深信不疑啊。而且那些假话胡话张嘴就来,拍电影还得写剧本呢,他这里根本就不需要,这家伙太坏了。

张辰也没有表演的太过了,免得物极必反,再次装作思考了片刻后,咬着牙答应下来:“好吧,那就五万五千美金,现在就可以交易吗?”

店老板当然可以现在就交易了,他还急着赚这四万八千美金呢,要知道他这可是花了七千美金就收来的,也算是捡了个不小的漏了。

张辰还得继续装下去啊,转头用英语对宁琳琅问道:“艾莉萨,我今天要买几件东西,但是我的钱不够,你能先借给我吗,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