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39章 克孜尔孔雀(中)

第四三九章 克孜尔孔雀(中)

看着张辰一连串的表演,宁琳琅和张沐想笑又不敢笑,强忍着想放声大笑的冲动,肺都快给憋破了。生怕一旦笑出来,这个店老板就会中止这次交易,她们也看出来一些关键,之两幅壁画珍贵之极啊。

这时候张辰要装着向宁琳琅借钱,这可是需要她的配合了,宁琳琅把那些想要笑的念头强制性抛开,打开自己的包包看了一下。

道:“好吧,我我现在还有一些钱可以借给你,但是不能太多,因为我可以支配的钱也不多了。”

一边的张沐也不甘示弱,其实是想趁这个机会捉弄一下张辰,报一下之前无数次被他捉弄的仇。

伸手拉了宁琳琅一下,道:“艾莉萨,你应该让他写一张欠条的,如果他不还钱的话,就可以拿着牵头找他的家人告状。”

这样一来,宁琳琅也起了玩心,装作有些犹豫地想了一下,才点头道:“好吧,姐姐,我听你的。”

张辰心里正在着急和得意的双重纠结时刻,被这两个人给这么摆了一道,那种滋味实在是不爽的很,但是却偏偏不能表示出来。

不但不能做什么表示,还得配合着他阿门继续表演,道:“好吧,好吧,我要借你两万美金,明天我就先还你八千块,剩下的钱两到三个月还清。”

张沐在宁琳琅付账之前抢先把欠条写好,交给张辰签了字。又急匆匆地收了回去。这才让宁琳琅去POS机付了两万美金。

一通后表演之后,张辰和店老板把买卖协议写好了,发票也都开好,这才打电话让车子过来,把已经包好了的东西装上车。那两幅壁画因为幅面太大,还是店老板帮着叫了一台大车才装好。

店老板是真的被张辰的表演给骗住了,一直到安镇忠等人出现,把东西弄上车带走,还都以为张辰是一个华裔的富家少爷呢。最后还和张辰说,以后有时间多到他店里来转转。说不定还会有一些价格便宜却有一定价值,张辰也会喜欢的东西,就像今天的这样。

张辰笑着应下了他的话,心里却在暗骂。也就是这一次了,遇上这么顶级的宝贝,否则你真以为小爷会稀罕一幅晚清时期的壁画,还要花两万美金去买吗。那东西虽然不能说遍地都是,可是在国内也是巨不稀罕的货,有的地方只要给点钱就能让你随便取,费得着跑美利坚来话大价钱收购吗。

为了保证壁画的安全,张辰特意坐到了装运壁画的大车上,一路上也能好好欣赏一下这两幅壁画,顺便还能用意念力对壁画做一些修复。本来就是近两千年的东西了。又在那个昏暗的小店里毫无保护地放了几年,这壁画多少还是有些老化严重,再不及时收拾的话,估计用不了几年就彻底毁了,没有保护文物的好手段,即便是得到了好东西也留不住啊。

那几只黑色的器皿,张辰也仔细又仔细地观察过了,不是陶器也不是瓷器,而是一种介于陶器和瓷器之间的材质。使用意念力贯彻器皿的内部分子结构,发现这些器皿有着瓷器一般的紧密胎质。但是却能够有轻如陶器的重量,有陶器的透气性,又有瓷器光滑的特点。还真是之前所没有遇到过的。

还有器皿外边那些暗红色的佛教内容纹饰,应该是加入了金或者铜之类的成分,但是因为那个时候人类才开始烧制瓷器不久。对金属入釉就更是不可能有一个正确的理解和掌握,所以制作得粗糙了一些。

细心的张辰还发现。那些纹饰是凸出于器皿表面的,纹饰之上并没有再加保护的釉面。但是这并不是釉外彩,粘合也是一次成型的,而且形成的很急促,这种急涨急缩的粘合只有一冷一热之下才会产生。

张辰当时就有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制造这些器皿的工匠该不会是硬来的吧,在烧好了的器皿上直接用釉,所以才形成了这样的现象。想到就做,张辰继续吧意念力渗透进入器皿的表面,在暗红色纹饰的边缘,果然有细微不可见的类似于牛毛的冰裂纹,该不会真就是那么做的吧。

当然这也只是在第一时间当下观察的一个小结论,并不可能成为正是的结果和依据。关于这些器皿,目前张辰还不能给出一个合适的定义,需要带回去在唐韵研究中心和实验中心分别进行研究和观察,慢慢找出其中的奥妙之处。

这种器皿所选用材质应该是一种当地或者什么地方特有的土质烧制的,但是这种土质明显很罕有,否则也不可能没有其它的器物流传下来。纹饰的用料和施为方法,大致应该就是张辰所摄像的那些,但是怎么做到却还是个问题。

如果唐韵能够在这些器皿的研究中有所发现,并且能够找到制造的材料,破解纹饰上色的谜题,那就很可能成功复制出这种器皿。这几件器皿的发现,要比那两把唐代邢窑执壶还重要得多,一旦有了完整的研究成果,就会在陶瓷历史上再多出一个细分类来,而且是一个很奇妙的分类。

这个发现足以载入人类陶瓷历史,成为其中辉煌的一页。唐韵所需要的,也正是这样惊天动地的大发现、大成果和大新闻,这样才能让唐韵更快登上世界第一的宝座,并且越坐越稳当。

张辰还沉浸在对这些物件的观察和欣赏之中,却不知道在另外的一台车上,张沐和宁琳琅已经把他之前打的欠条给改了,在两万的后边一口气加了五个零,等着他在三个月内付清欠款呢。

这可是张沐在起草欠条时候早就想到了的。专门把两万排在一行的最后。在后面又空出来一些位置,就是为了在后面加东西的。关键一点是只有阿拉伯数字,而没有对款项数目做文字描述,完全就是个说不清的事。

她们俩当然不会真的要张辰那么多钱,这个玩笑归根结底还是善意的。张沐认为张辰常常要经手一些超大数目的款项,忙乱之中难免会有大意的时候,以他现在的买卖,多一个零出来就很可能是以亿为单位的数字,犯错误的成本太高了。

所以才会灵机一动,和宁琳琅商量着。希望能够借着这件事,给张辰一个提醒。按照张辰的细心和谨慎,经过这一次之后,肯定会更加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这就是因为宁琳琅和张沐太关心张辰了。而张辰却又有些她们都不知道的小秘密,擦爱或这么地煞费苦心。张辰的细心程度绝不是她们能够想象的,正因为有了意念力,张辰常常能够发现和看到很多最细微的地方,早已经养成了凡事都要认真观察两次以上的好习惯,这种事是最不可能在他的身上发生的。

一排五台商务车,还夹带着一台厢式货车的车队,整齐行驶在通往机场的公路上。今天得到的这两幅壁画和八件黑色的器皿,都要在第一时间运回京城唐韵去,机组成员在张辰刚刚从那间古董店出来的时候就接到了电话。今天要连夜赶回京城一趟。

这些黑色的器皿和两幅壁画都是宝中之宝,每一件都至少是价值连城的,张辰不能当众泄露戒子的秘密,留在酒店里又无法保证绝对的安全。而且两幅壁画在张辰用意念力修复过之后,还需要有进一步的保护和处理,不可能拖到张辰回京之后再来。

既然现在有便利条件,“世纪平安”号就在机场停着,张辰当然不会在吝惜那几个燃料钱,他手里还握着不少的高品质航空燃油呢。连带着八件黑色器皿和两幅壁画,还有上午收到的两幅油画和一套水晶酒杯。两块怀表和两把执壶,在拍照之后都一起送回了国内。

因为是临时申请航线的,张辰还不得不多花费了大把的美金,保证飞机可以在第一时间起飞。国内京城那边张辰的两位太师叔陈志远和褚铁眼,还有师伯董老和石老等老爷子。也都有些兴奋了,得知张辰送回来的是什么物件后。都想着第一时间看到这些东西。

褚铁眼是个急性子,在接到在张辰的电话后,马上就去了唐韵让人安排他住下了,当时不过是京城时间的上午十点左右。不过他并不是唯一的一个,紧接着陈老爷子、石老爷子、董老三人也先后到了,接着还有几位对佛教壁画和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历史文物很有研究的老专家都到了。

张辰在洛杉矶得到这两幅壁画和八件器皿的事,因为还没有经过最终的严正和确定,不能作为公开的信息传播,但是在小范围圈子里却很快就传开了。至少藏协会长一级的人物,文教部一些够级别的领导和专家,还有唐韵的研究团队高层,这些人都已经知道了确切的消息。

就连天乃昘、卢俊义、闻阔海、石磊等关系好的年轻人,也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唐韵,赖着不走要在第一时间见到那些国宝,本来显得很宽松的唐韵内部招待中心,现在眼看着就要面对床位和房间不够用的困境了。

这还是张辰再三缩减了消息传播的程度,只是在研究和鉴定需要的基础上,增加了几个关系最紧密的朋友。他现在人还在美利坚,东西还没能运走,随时都有可能被美方的一些部门截留下来;甚至可以说在“世纪平安”号进入华夏领空范围之前,这些东西都不是安全的。不得不小心一些,以防出现不该有的纰漏。

这种小心是很有必要的,张辰在得到东西的第一时间就到机场来,也有出于这方面考虑的原因。如果这件事情传播太广了,在东西还没有回到京城的时候,就应经传播的沸沸扬扬,引发的后续事件就不是认为能够控制的了。

不用怎么开动大脑就能够想到,国内的那些官僚中难免不会有人形猪脑的,把这样的事拿出来在官面上开始传扬。甚至为他们所谓的那些爱国教育粉饰门庭并且歌功颂德。这不就等于是给别人报信嘛。

真要是因为这件事被盯上了,张辰敢肯定,那些东西九成以上回不了华夏,别忘了美利坚在亚洲有多少基地,最近的日本和韩国就有,“世纪平安”号只是一家民用飞机,远不到能够抵抗攻击型战机的程度。

当然这只是最恐怖的打算,发生的概率是极低的,但是却不得不防备着。想想吧,小不死为了某些见不得人的利益。连自己国里的世界贸易大厦都能派飞机去撞,最后成功地把祸水东引,搞这么点小事情还算什么吗?

这样的事说起来好像故事一样,其实还真就是这样的。美利坚横行世界数十年,抢夺了世界上多少国家的珍贵珍惜文物和财富据为己有,这个事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的。他们连明明白白是借来的东西都能够永久性不归还,其它的就可想而知了,还有更多的东西都是大家只打但说出来也没用的,以人类最贪婪和卑劣的心理,都无法想象美利坚国的丑恶。

即使这种事发生的几率只有很小的一点,可万里边始终是有个一的,如果认真仔细地谋划过了,再有什么问题发生。心里也不至于那么紧张。可如果要是因为什么都不做,只是这些东西出了大问题,那张辰可就真正是民族的罪人了。

京城一干老爷子们的激动,站那个陈在洛杉矶的紧张,还有这件事从头到尾的快速,都因为这些东西中有两幅壁画,而这两幅壁画关系到一个名词“克孜尔石窟”,其中的那幅孔雀壁画还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可想而知这样的两幅壁画,在从德国辗转来到美利坚之后,深藏于市井之中。若干年后被一个古董商得到,然后又被以极低的价钱卖给了华夏人,这么重要的文物就这样流回了华夏,这简直就是美利坚的耻辱。

美利坚政府可以逼迫,甚至不用逼迫就能够让那个店老板做出伪证。然后把那两幅壁画还有一应的古董文物全部截下来,把这些都当做美利坚的国家财产收回去。哪怕是已经离开了美利坚国土和领空。只要还没有完全进入华夏领空,这些都是可以做到的。

也许有人觉得这有些危言耸听了,但是想想几十年来发生过的事情吧,耶鲁大学说起来也只不过是一所大学而已,就能够霸占着秘鲁的大量马丘比丘印加文物长期不归还。这样的事不仅仅这么一点,意大利、德国这些国家都有文物被美利坚长期霸占。

相信美利坚国一定能够做到那样,美利坚的公民在国外被劫持,他们都会派遣战机和特种部队前往救援。几件事关到政府颜面,价值数亿美金的文物,足以让美利坚这样的流氓国家做出意想不到的举动。

看着飞机起飞慢慢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张辰才回到商务车上,再过十几个小时这些东西就完全是华夏的了,看来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也能好好睡一觉了。

一行人回到酒店,简单吃过晚餐后,也许是时差没有完全倒过来的原因,大部分人都没有什么睡意,安镇忠带着狄娜,崔正男带着邵茗,马占伟和丁志强也都带着女友过来和张辰他们聊天。

安镇忠、马占伟和丁志强年龄比较大,都是接近三十岁或者已经三十岁的人,说的也都是成熟一些的话题。他们三个的女友一个是张辰手下的高管,两个是航空公司的乘务,说起话来总是不能太抡圆了说。只有崔正男和张辰是师兄弟的关系,他的女友和宁琳琅的关系也不错,说起话来就比其他人更放得开。

崔正男是六大金刚里年龄最小的一个,也是求知欲最强的一个,对于所有不知道的事物都喜欢搞个清楚。特别是在面对张辰这个好像无所不知的师兄的时候,更是喜欢什么问题都要问问张辰,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最真是正确的答案似的。

想起晚上临时送回国内的那些东西,感觉张辰十分看重的样子,就问道:“师兄,咱们今天送回去的那些东西,我看你好像很在意啊,反正现在也没事,你给我们说说那都是什么吧。我就喜欢听你说,一点儿不枯燥,听一遍还能记住点东西,不像那些电视里的什么专家,说两句就能把瞌睡虫招来。”

张辰听了呵呵一笑,这也是他专门给这几个家伙灌输相关知识的原因,现在他身边的这些人,不论男女老少都能在这些方面说出点什么来,特别是在历史方面都能侃几句。

点点头,道:“之前的两幅油画很简单,就是没人认出来的马蒂斯真迹和蒙德里安的真迹,这两个人在二十世纪的时候,都是影响力特别大的画家,对后世的西方画艺术有很大的引导和启发作用。那两块怀表也很简单,都是在钟表机械历史上起到承上启下作用的关键作品。

至于那套酒杯,我是因为本来的主人比较独特,这才拿下的。那套酒杯的主人就是奥匈帝国的最后一位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和他的皇后巴伐利亚女公爵欧根妮..爱米利亚.伊莉莎白,说这个你们不大能明白,茜茜公主你们总听说过吧,那套酒杯最初就是为了茜茜公主的婚礼制作的。”

作为悲剧人物代表的茜茜公主,果然要比一代大帝更能引人关注,尤其是在场的几位女性,包括宁琳琅和张沐在内,都对茜茜公主的悲情一声抱有同情和悲怜。张沐和宁琳琅好歹是古玩圈内的人,也就是有点感觉而已,可其他的四位可都是带点文艺女青年气质的,一听到和茜茜公主有关的东西,眼睛都亮了,表情也都是多了一些认真。

张辰不得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世界上永远还是美女最吸引人,男人再怎么样也达不到那个程度,哪怕你富可敌国、权势滔天再加上气死潘安的相貌,也不可能比得过一个著名的悲情式美女。不管男女都会对美女做关注,尤其是悲情式的美女,国内的有西施、昭君、貂蝉、玉环等等,国外也有传说中的海伦,还有茜茜公主、戴妃,这些都是关注度排名前列的人物。

不过这几位美女最后还是要失望了,因为张辰不可能按照她们想象的那样,去讲述那套杯子的主人茜茜公主浪漫而悲情的故事,他要讲的是历史,是古物文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