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94章 克孜尔孔雀(下)

第四九四章 克孜尔孔雀(下)

在狄娜那双蓝眼珠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期待中,张辰缓缓开口,道:“午饭之后我们在那间古董店里买到的,是两把唐代的执壶,上边还各有一首没有被发现的唐诗,这两把执壶对世界瓷器历史的研究有很重要的作用,不低于元青花对瓷器历史的贡献。”

说着又拿出烟给在座的都发了一根,这已经是他在说话时候的常规动作了,把烟点上之后,才开始说道正题:“今天最重要的收获,就是我们在最后这间店买到的两幅壁画和八件器皿,这十件东西花了五万五千美金,换成国币就是四十多万啊,算是我买来的东西里边顶贵的了,但这次的漏也可以说是相当大的一次了,在我所有捡过的漏里边排进前五名是没有问题的。”

张辰这是因为有些问题实在不能说出来,否则他能够公开的捡到的所有漏都要往后排至少三到四名,而且是完全绝对地被超越。翡翠城买到一只望远镜,得到了吴世璠的皇室宝藏;地摊上买到了威廉.丹彼尔的航海日志,得到了他们父子两代人搜刮来的宝藏;被赠和捡漏到两只密匣内的金板和藏宝图,得到了鬼子六藏在蒙古国的宝藏;在圆沙洲买下小洋楼,得到了地下密室内的宝藏。

这些都是完全秘密的事情,除了他和宁琳琅之外,只有李天平知道翡翠城的那座宝藏,不过也只是了解各大概而已。还有一件半公开的,就是买下关家老宅子。得到了藏在地下密室和墙壁夹层内的宝藏。这些都是超级无敌的惊天大漏,算起来也就只有少数几次像今天这些东西这样的,还算勉强能接近那些超级大漏,其它每次到手一两件或者三五件的漏。还真就算不得什么了。

听到张辰说今天的收获如此之大,众人都把眼睛睁得老大,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能够被张先生如此看重。几个女孩子也都忘记了刚才还在想着的茜茜公主,竖起耳朵想要听听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才能在张辰这个捡漏大王的所有漏里边排到前五名。

崔正男再次表现出了他无止尽的求知欲,问道:“师兄。那今天最后的这些东西里边,是那些黑色的瓶瓶罐罐价值比较高,还是那两幅壁画更好一些呢?”

张辰刚刚琢磨好了怎么说这些东西的问题,才能够让这些人听得懂。正好赶上崔正男的这一问。

笑道:“这些东西应该都是一个地区在同一个时代的产物,表现的内容也都是同类的,都是汉末三国到两晋时期的龟兹国佛教产物。那两幅壁画都是现今为止存世独一无二的,年代的久远也是最长的,价值应该不低于每幅三亿美金。那几只黑色的器皿目前还不好说。不是瓷器也不是陶器,但是能够兼具两者的一些特点,外边还有佛教内容的纹饰,如果经过研究发现这些器皿着的是很具有代表性的。那么其价值不会低于那两幅壁画。

说到真正的价值,两样的分量也是相差无几。那两幅壁画因为独有性和珍惜性。对于研究早起西域佛教文化和当时的绘画风格等有很大的作用,另外还能够对佛教的演变和进化研究起到很大的作用。那可是当之无愧的国宝。

那些器皿的研究难度要大一些,在此之前还没有发现过类似这样的东西,我猜测很有可能是一种非常稀有的材质烧制而成的,而且这种材质到后来已经找不到了,或者说是一种很特殊的烧制方法,到现在已经失传了。不论是哪种原因,这些器皿对于我们研究古代西域,特别是龟兹国的风土地貌和社会环境等方面都有着莫大的帮助,称之为国宝是一点也不谦虚的。”

这时候才体现出金钱的魅力了,张辰今天在最后那间店里一共收了十件东西,如果按照每件三亿美金来算的话,就是三十亿美金的收获啊。而他只不过是花了区区五万五千美金,这钱也赚得太快了吧,难怪它能够这么有钱呢。

一边的几个姑娘都闪过了这样的念头,觉得张辰简直要比印钞机赚钱还快,三十亿美金就算是影印也需要啊很长一段时间的,而他只不过是在半个小时内就搞定你了,投资也少的可怜。就连一向稳重的安镇忠,也都被这样一个价格惊了一跳,这玩意儿也太贵了吧。

当然他们也就是想想而已,张辰手下的也都是有钱人,不说安镇忠他们几个护卫队的高层和宋武、沈宪波带领的一干经营管理高层,现在都已经是百万行列的了。就是护卫队的一个小队长,也要比外资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有钱,当然比起大型国企的中层干部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人家那个是没法比的啊。

像邵茗和李虹、付艺梵她们这些长天航空的乘务,那也都是按照年薪二三十万来发的,哪个手里都不缺钱。对于超大数目的金钱也就是感觉不一样,真正让她们为了钱干点什么,没一个愿意的。现在的生活多好啊,有钱男友高薪工作,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张辰也看到了这些人的表情,觉得是不是给她们造成错觉了,马上开口纠正道:“你们别看这些东西一件比一件值钱,可真要是到了手上,那就只有它的学术研究和收藏价值了,不可能转化为货币的。你们想想,能够真正收藏得起这样宝贝的人,会有人把这么重要这么有意义的东西卖掉吗,买东西的败家仔我也算见过不少了,但还从来没有见过到那种程度的。真到了要卖的时候,那就不只是败家仔这么简单的事了,卖来的钱还不一定够他还债呢。”

最后这一句虽然有玩笑的成分,把大家都逗得一乐。却也是一句实在话。真要是到了连这种国宝级的收藏都要变卖的时候,还不一定把家败成什么样了呢,卖掉之后能留下多少钱在自己手里,也都是不一定的事。民国时候卖家里东西的旗人王爷贝勒子弟多了。但也没见过真因为这个有钱了的,清一水儿的败家仔。

等笑声平复下去后,张辰放下手里的茶杯,道:“不说唐韵不可能缺钱,就是缺钱也不会卖这些国宝的,包括我的子孙后代,也是永远不许卖的。其实要说到价值,这几件东西最大的价值还是在于对科考方面的作用。经济价值也就是唐韵的几张门票而已。

你们大家都应该听说过莫高窟,云冈石窟和龙门石窟也都听说过看到过,但是却很少知道有克孜尔石窟的吧。我小时候曾经跟着师伯去过一次,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星期。那时候我还在上中学呢,但是当时那些石窟壁画带给我的震撼到现在还都记忆犹新。

克孜尔石窟又叫做龟兹石窟,是华夏历史上修建最早的石窟。仅此一项就能够科学地推断出,佛教文化传入华夏首先是从西域进入的,然后由北向南逐渐扩散到全国范围。

还有就是。通过对于克孜尔石窟的研究,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佛教文化早起在华夏的一系列演变过程,还有当时的西域佛教文化对华夏儒道文化的影响。以及在绘画和造像等多个方面的影响和推动。

例如我们现在所了解的佛教四大菩萨,分别是普贤、观音、文殊、地藏。但是在克孜尔石窟的壁画中,体现出佛教传入化纤最早期的四大菩萨。则是弥勒、普贤、观音、文殊。地藏菩萨的信仰和供奉,是在隋唐时期才逐渐开始的,在早期的佛教资料中并没有明确的体现。

还有一种变化很明显的,就是飞天的人物造型变化。克孜尔石窟的飞天形象要早于莫高窟三百年左右,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直到最后莫高窟的飞天形象成形。

从公元前二世纪起直到公元十四世纪,龟兹都位于中西交通的十字路口,那里汇聚了东西方各个国家地区的人和物,成为了古代印度、希腊、波斯和华夏这四大文明交流的通道。这四个文明体系交汇的地方,只有华夏的敦v煌和西疆,而龟兹地区正是这四种文化的交流融合之地,龟兹文化也就成了东西方文化融合的结果。

同时龟兹也是华夏融合度最高的人种融合地区,在当时的龟兹,有华夏人种,有蒙古利亚人种,有欧罗巴人种,还有境内曾有羌、塞、月氏、乌孙、匈奴、突厥、回纥等不同的人种,这些人经过若干年的融合后,都逐渐成了龟兹人。

我们还是以飞天形象为例,龟兹石窟的飞天形象运动感很强,有的会在双腿上做出奔腾跳跃的动作,有的双腿动态幅度很小,但大体上都是依靠四肢和腰部的运动状态进行对在空中飞翔感觉的表现。华夏其它的早起飞天形象,例如莫高窟这些地方的飞天,都受到了龟兹飞天的影响,尤其是伎乐飞天的大量出现,都是从龟兹飞天开始的。

而龟兹飞天和其它的早起华夏飞天依旧后世的飞天形象,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别。龟兹飞天受当时社会环境和风气的影响,容貌形象上比较趋于西方化,包括很多的佛像在内,都会有小胡子出现,还有红发白面的欧洲人形象,这一点在后期的其它飞天形象中是极少见到的。”

狄娜是欧洲人,对于佛教的很多东西都不了解,所知道的也就仅限于在日产生活中见到的一些普通知识。但是因为她对张辰的钦佩和敬重,对于所讲的东西又很主动地愿意去接受和笑话,遇到不懂的就会马上提出来。

趁着张辰停下来喝水的机会,问道:“先生,我所见到最清晰的飞天形象,就是茅台酒盒子上的那个,但是那个形象是女性形象,我觉得也只有女性的柔美才能够把飞天的美丽展现出来。可是早起的飞天形象为什么要有小胡子呢,还有就是请你再为我解答一下,飞天到底是什么,是类似于教会中天使一样的吗?”

张辰对狄娜和杰西卡两个人都是很看重的。从她们拿着不错的学历还愿意从游艇服务员干起,一点一点积累资历以便于日后自己的发展,张辰就觉得这两人绝对是可以成才的。而两人又都很聪明,知道自己将来主要的工作地点将会在东方的华夏。从来到华夏开始,就在主动接受和学习更多的华夏文化和知识,这一点更是一般人很难做到的。

现在听到狄娜有这样的问题,张辰也很乐意为她解答,道:“狄娜,我先来给你讲一下什么是飞天,然后你自然就知道为什么会有带着小胡子的飞天形象了。首先你把飞天定义在类似于天使那样的地位,这一点的方向是很正确的。飞天形象其实就是佛教天龙八部中的香神乾达婆和歌神紧那罗的化身,乾达婆和紧那罗并不是单一的某一位佛教神,而是佛下属的两个部落,都是由男女之分的。

因为香神和歌神都是代表着美好的东西。他们又是专门为佛祖释迦牟尼的守护者帝释天服务,会在很多的佛教经意场合中出现;又因为他们都是佛教神的身份,是可以享受高高在上感觉的哪一类,就要有飞起来的感觉;乾闼婆和紧那罗是以音乐和歌舞为主要技能,也被称作音乐天和歌舞天。所以久而久之就把他们称作‘飞天’了。”

“天龙八部?那不是一部讲述江湖恩怨的电视剧吗,为什么又和佛教有关系了呢?东方的文化真的太神奇了,我想我这一生都很难搞清楚,看来‘学无止尽’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狄娜被张辰的话越说越觉得玄乎了。感觉自己的知识量根本就不足以和张辰交流比较深奥的知识。

这明显又是一个文化上的误区,武侠小说害死人啊。张辰不得不再次给狄娜解释道:“不不不。狄娜,那本小说和佛教完全扯不上关系。只不过是用了那样一个书名而已。天龙八部又叫做‘八部众’,分别是天众、龙众、夜叉、乾达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是佛祖座下的八种神道怪物,你可以理解为降服于佛祖的八个非人类生物部落,但是有神的属性。”

说罢,有笑着对安镇忠道:“老安,你这可是没下足功夫啊,尽让她看些武侠剑客的东西,虽然有助于快速融入华夏社会,但是却造成了文化上的不明了。唉,不过这也不能怪你,回头先把她调到汉府这边来把,她也是英格兰人,有时间让她多和琳琅接触一下,琳琅可以说是对华夏文化最了解的老外了,怎么也要比跟着你们一帮家伙要好。”

安镇忠知道这是张辰特别关照他,把狄娜调到汉府肯定会增加他们之间接触交流,对于双方的感情是一件很好的事。而且还是在张湄这个张辰的姐姐手下工作,照顾时跑不了的,还让她多跟宁琳琅接触,这可就是明显的吃偏饭了。

张辰当然是有这方面的想法,安镇忠在他手下的作用要比崔正男强太多,对他又是忠心耿耿,这样的好兄弟是绝对不能亏待了的。而且宁琳琅在华夏的朋友不多,能够有几个英格兰本土的朋友,对于身在异乡的宁琳琅来说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了。

狄娜知道自己能够和安镇忠有更多的时间相会,心里忍不住的高兴,对张辰更是心存感激。这个年轻的东方人不但给了自己舒适理想的工作和生活,还在很多方面为自己这样的下属着想,又是那么的知识渊博,简直就是最优秀的男人了。

不过对于华夏文化的狂热还是战胜了此时的感激,在简单道谢之后,又向张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先生,谢谢你对我和安的关心与支持,我一定会用加倍的努力来回报你的。我还有问题想要了解,而且目前看来也只有你能够为我解答了,你愿意吗?”

见张辰笑着颔首示意,狄娜再次抛出了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先生,你刚说那两幅壁画的时候,提到了独一无二的孔雀壁画。我也看到了那幅孔雀的壁画,但是还没有看出什么内容来,还有那些黑色的很像是瓷器的东西,你可以说说吗,我很想知道。”

这么喜欢华夏文化,看来这妞儿是跑不了了,老安好眼力啊。张辰为安贞中的眼力在心里感叹了一句,道:“那些黑色的器皿非瓷非陶,现在我还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材质的,一切都要等到研究结果出来之后才能有答案。不过我相信,那些为民肯定是相当神奇的杰作,是这个世界赐给求此人最好的礼物之一。

在一千七百多年前,在龟兹石窟中,孔雀的壁画本来是有很多的,直到一百一十多年前也还是有很多。但是随着一个叫做阿尔伯特.冯.勒柯克的德国人在一九零二年来到华夏探险,那里的孔雀壁画就遭殃了,遭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野蛮和无耻的破坏。

当时他带领的探险队去到了龟兹,并且找到了石窟的所在,然后他们打开石窟,对里边的塑像和壁画进行掠夺性的切割,他们用狐尾锯把大量的壁画切割下来带走,回到德国后高价卖给一些收藏者和博物馆,来获取巨额的暴利。对于那些他们无法切割下来带走的壁画,他们就会进行人为的破坏,用刀子或者其它的利器,对壁画进行毁坏。

我在龟兹石窟的那段时间里,可以说是悲痛万分。那么精美的壁画,代表了当时最杰出的艺术成就,经过一千多年很艰难地留存了下来,却被他们野蛮地毁坏了。那里只有一座孔雀洞,里边的孔雀壁画几乎毁坏殆尽,不是被掠夺走了就是被破坏掉了,洞壁上残留的孔雀画面刀痕累累,让人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啊。唯独在洞顶上还留着几只孔雀,那是强盗们当时无法破坏掉或者没有注意到的,它们翎羽艳丽,栩栩如生,盘旋在洞顶上,好像稍有什么动静就会立即飞走,就像是在躲避着野蛮的残杀一样,看着可怜之极。”

说着说着,张辰好像又回到了当时他看到那些壁画时候的场景,脸上也出现了意思痛苦。沉默片刻后,又道:“当时被勒柯克偷走的不只是壁画和塑像,还有很多印制和手抄的汉字、梵文、突厥文、吐火罗文等版本的经文和书籍,数量之巨大足无法想象。后来这些珍贵的文物被他们卖到了美国、法国、英国等很多的国家,换取了巨额的财富。但是留在德国的大部分精品,都在二战时候被攻入柏林的苏联人烧毁了,其中就有最珍稀的孔雀壁画,而我们今天所买到的这小小一幅,应该是当年的战火中唯一幸存下来的。

呵呵,当年前往龟兹石窟盗抢珍稀佛教文物的不止有德国人,还有其他的法国人、美国人、俄国人、日本人,也有你们英国人,是一个叫做斯坦因的。他在华夏盗抢的可不只是这一点,莫高窟的大量珍稀文物都是被他弄走的,现在就收藏在你们英国的博物馆里。”

“对不起,先生。我无法代表什么,我现在谨以我个人的身份向您道歉!”狄娜面皮很薄,被张辰这些话给刺激到了,没想到英格兰的身世居然也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张辰说这些只是有感而发,并不会针对谁,要说到别国的文物,他接下来要弄到手的,可不会比之前德国佬和英国佬来的差,他的宗旨就是百倍偿还。

对狄娜摆了摆手,道:“没关系,你不用这样,我并不是针对你的。而且当年的事情也与你无关,你不必这样道歉,那都是历史的事情,要解决也只能以历史的方式,和你是无关的。”

说到这里,又叹了一口气,好像是要把那些数不清的屈辱呼之而出,道:“不过还算幸运,今天我们找到了当时孔雀壁画的一部分,还有另外一幅人物众多的壁画,并且是一幅描述当时的帝王出行礼佛的画面,这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这两幅壁画不仅仅对佛教方面的研究很有意义,对于当时的龟兹国和整个西疆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民族、民俗等方面的研究工作都偶有很重要的作用。这次来洛杉矶,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