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95章 与福布斯合作

第四九五章 与福布斯合作

感谢zh8104100017同学的月票支持

(事情的真相是,九枚彩蛋在四月二十号拍卖之前,就已经辈俄罗斯商人维克托.维科舍博格买走了,根本没有上拍。因为创作需要,改动一下,反正大局都已经改了,也不在乎多改这一点,对吧。)

京城时间十月十五号临晨一点半,负责运送壁画和其它物件的“世纪平安”号已经降落在京城机场了,身处唐韵招待中心的人们没有一个睡着了的,年轻的或是年老的,都等在了大厅里,希望能够第一时间看到张辰淘换回来的国宝。

同一时间的洛杉矶,正是十月十四号上午九点半,张辰已经收到了机组人员的消息,东西平安运抵京城国际机场,正准备往唐韵出发。张辰接到消息后心中大定,再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让他们休息一天之后再返回洛杉矶。

这时候他正在前往索菲亚度假酒店的路上,索斯比拍卖行的福布斯家族法贝热艺术品专场拍卖会预展就在那里进行,张辰要去看看他念叨了不短时间的宝贝彩蛋了。近现代的艺术品就这一点不好,很少有捡漏的机会,大家都是真刀真枪上阵拼杀,可以说是刀刀见红啊。

法贝热属于近代的著名黄金艺术品大师,不仅在当时的俄国很有名,在十九世纪后期影视闻名欧洲的大艺术家了,他的作品价值肯定不会低了。法贝热的作品唐韵并不多,张辰在预展上看了差不多一个钟头。瞅准了一些值得下手的,准备在明天的拍卖会上一举拿下。

福布斯家族的开创者马尔科姆果然是个慧眼识珠的人,在上世纪六十您带的时候,就应开始收藏法贝热艺术品了。并且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从最初的一只黄金烟盒开始,跟俄罗斯人对抗着打了差不多半个世纪的“买蛋大战”。

一九八五年是第一枚法贝热彩蛋制作一百周年,在那一年的拍卖会中,马尔科姆以最高价拍下了一只小鸡彩蛋,出尽了风头。时候有记者采访他,问他今后还是佛偶会对法贝热彩蛋进行投资时,他语出惊人地道:“当然,鸡蛋往往都是成打卖。也是成打买的。”

这一点上就不难看出马尔科姆对法贝热艺术品的喜爱,当然他的投资眼光也是很不错的。但是他比较不幸,在收藏法贝热沙皇彩蛋到九枚的时候,福布斯家族遇上了经济问题。必须要卖出大量艺术品换的钱财,才能够安全度过难关。

福布斯家族的法贝热艺术品收藏停下来了,还愿意出手藏品中的部分法贝热艺术品,这让俄国收藏家们大为兴奋,反攻能够的时刻终于来到了。一定要把流传在世界各地的法贝热艺术品都搞回到俄国去,永远都不要再流失出来。

这次俄国想要拍回彩蛋的人不止一个,而是以石油大亨维克多.维克塞尔伯格为首的一个采购团,维克塞尔伯格领衔向彩蛋发起攻击。别的人针对法贝热其它的艺术品扫货,总之是要大胜而归。凯旋而归。

很不巧的是,他们也很不幸运。福布斯家族从竞争者的位置上退出变身为出售者,但是这次又多出了张辰这个竞争者。这厮这次就是奔着这些彩蛋来的,而且还立志要做沙皇彩蛋收藏的第一人,不允许手里的沙皇彩蛋比任何一个少,所以也就只能是收了。

之前俄国人的算盘打得很好,希望能够通过和福布斯家族的接触,在拍卖会之前就高价把这些彩蛋买下,这样既能保证彩蛋安全到手,又可以尽量用一个相对较低的价格收购。

但是因为近年来张辰的异军突起,唐韵隐隐已经是世界第一博物馆的架势,这样的大场面怎么能少得了唐韵的参与呢,那根本就不完美嘛,也不可能是一场成功的顶级艺术品拍卖会。

俄国佬是有钱,花起钱来也大方阔绰,但是唐韵好像要更加财大气粗一些。根据不完全统计,唐韵光是投资在基础建设上的资金就多达十几亿美金,近现代艺术品展馆的投资更是恐怖,根本就是疯狂吸纳啊。

北极熊才有多少钱,石油大亨维克多.维克塞尔伯格作为俄国第四富翁,个人财产也不过就是二十五亿美金,怕是还不够唐韵目前在场馆建设和藏品购买方面的投资吧,他怎么可能打得过唐韵呢。

而且唐韵明显是大场面,即使少赚一些,也是买给唐韵比卖给北极熊强,这个道理很好想通的。能够交上唐韵和张辰这样的朋友,对索斯比或者福布斯家族,都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自然是不肯错过了。

面对北极熊提出的要求,福布斯家族和索斯比的人保持了同意的意见,这些彩蛋必须要在有监督的情况下进行公开拍卖。本来定好的拍卖的时间,也因为各种原因一拖再拖,从四月份一只推迟到了七月底,才正式定下来最后的公开拍卖时间。

当张辰从预展的展厅里走出来的时候,还真觉得这次来对了,如果只是派工作人员前来的话。很可能就不只是损失一点钱,而是要闹出大笑话了,而且是一个超级大笑话,这里的九枚彩蛋中居然有一枚完全是假的。

这大都会博物馆的邀请函来的可真够及时的,否则这么一笔买卖下去,损失就要在千万美金上下,这么一大笔钱就买假货了,想想都心头滴血啊。一千万美金,那可以供自己捡多少漏呢,太多了也不一定有把握,只少十年之内是不用再拿钱出来了。

不过那些法贝热工艺品倒是很不错,每一件都十足的精致和精巧。那只黄金烟盒和一些别致的玩意儿。还有镀金的超薄扑克,黄金的雪茄剪等等,都是俄国皇室的御用品,绝对值得在这个上面花钱。

张辰带着宁琳琅和张沐。一边琢磨着明天拍卖会的事情,一边想着那枚赝品的沙皇彩蛋。按说福布斯家族不可能拿出假货来赚钱,索斯比的专家更是称得上一流,怎么还是有赝品出现呢。

这件事应该是在开始拍卖之前说出来,作为一个古玩收藏界的知名人士,又是一个名门正派的弟子,张辰不能允许自己做出隐瞒不说的行为。那样不但是师门蒙羞,也会让自己背上耻辱两个字。而从他自己的良心上,更是做不到不管不问。

刚想找工作人员问一下,怎么才能找到他们的高层,就看到有工作人员朝他走过来。走到他近前才问道:“您好。请问是张辰先生吗?我是福布斯集团下属杂志《福布斯》主编吉姆.怀特。”

“是的,我是张辰。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张辰想不明白《福布斯》的主编为什么要来找自己,而且还是在拍卖开始之前的预展上亲自出来相请,双方之间除了买家与卖家之外应该在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吉姆.怀特之前被老板交代过,一定要招待好张辰。这个年轻人是很重要的交好对象。福布斯家族现在正面临危机,否则也不至于拿出祖宗家产来拍卖筹钱支援集团的发展和稳定,但是在危机之后,还是要在全球范围内继续扩大影响力的。

那时候这个在华夏收藏圈和文化行业以及经济上和官方都很有实力的年轻人。就成为了很重要的合作对象,既适合做不来。以他在商场和官方的影响力,还有众人称道的品格。也绝对是一个值得值得交往的朋友。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张辰拥有着巨大的财富,福布斯是靠什么发财的,对于这些事情是最敏感不过了。张辰的底子他们通过各种渠道也打听了个七七八八,可就这不是很完全的消息也足够他们震惊了,原来在华夏还隐藏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年轻人。

天辰国际现在已经是华夏前五的大型跨国集团,可证实的资产超过了三百亿国币,集团的实际拥有者张芷兰个人占有八成以上的股份;中亚环球经过几年努力发展,也已经跻身华夏前二十强,明面上的资产也在两百亿左右,公司股权的七成都控制在实际拥有者李天平手中,其余的三成分别由董全安、陈雯琳和张辰拥有。

上述的这两家大型跨国集团中,天辰国际在张芷兰名下的全部八成以上的资产,以及中亚环球除张辰名下的其他所有资产,在未来的继承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张辰。这两家集团掌控在一个人手里,那是一件多么令人恐怖的存在,华夏第一私企是板上钉钉的了。

而他自己名下的唐韵文化中心、琳琅.艾莉娜珠宝、玥璞珠宝、长风船舶制造有限公司等企业和机构的资产加起来,要比他未来可以继承的资产更加庞大。至于张辰自己的私囊中还有多少财富,那就不是能够打听到的了,总之像瑞银集团、花旗、渣打、汇丰、比利时联合、西班牙国际等几家世界级跨国银行都和张辰有着深度的合作。这些金融业内的消息都不难打听,大银行都会有自己专属的超级客户名单,但是想要知道他们的具体合作内容,那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了,人家那么大的银行,保密工作可不是闹着玩的。

总而言之,张辰拥有者旁人难以想象的财富,如果他愿意把自己的财富公诸于世的话,相信绝对可以紧肤福布斯排名的最前列。但是这个人低调得很,就像是那些不愿意扬名于世的世界级超级大鳄一样,很多资深的经济人士都知道那些人很有钱,但是具体到有多少钱却无法得知,就像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一样。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谜团越大,谜团主人所拥有的财富量就越大,张辰无疑就是一个超级大谜团。

看到张辰做出这种反应,吉姆.怀特就怕张辰误会自己,忙解释道:“哦,请您不要误会。事情是这样的,史提夫.福布斯先生知道您在预展中出现了。但是他本人还在哥本哈根暂时无法赶到洛杉矶来,对于不能亲自在第一时间招待您很是遗憾,所以特意安排我来接待您。如果您时间方便的话,我是否可以请您和您的朋友共进晚餐。顺便我也想对您做一个简单的采访?”

之前倒是因为斯特里奥等人的原因,和不少的欧美大集团打过交道,不过也都是介绍大天辰国际和中亚环球去,活着就是直接介绍给几个舅舅让他们去谈项目刷政绩。不过还从来没有和福布斯打过交道,这次也就是来参加一下拍卖会,对方还犯不着这么盛情吧,拍卖会的事情是索斯比操办的,按照行业原则还说。即使出面邀请也应该是索斯比的人来啊。

张辰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吉姆.怀特,这福布斯家族可不好打交道,他们干的就是让人露富的营生,把你有多少多少钱都告诉别人。然后通过这个来给自己赚钱。自己有钱是自己的事,如果总有一个家伙琢磨着怎么把你有多少钱的消息套出来然后卖给别人,那就会有麻烦了。张辰对于什么财富排名之类的丝毫不感兴趣,也不愿意到那个榜单上去晃别人的眼,他的战场是文化产业。扬名立万也应该在那里。

可人家这么盛情的邀请,自己完全不给面子也不好看,张辰还是保持着客气,道:“怀特先生你好。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福布斯先生这样款待于我,但我还是要表示感谢。正好我也有一件事需要和福布斯先生沟通一下。如果方便的话,希望你安排我和福布斯先生直接交流。至于你说的采访。我个人对于财富排名那样的事没有兴趣,而我也仅仅是一个靠着收藏寻找乐趣的人,还不足以到达那个程度。”

怀特听到张辰说有一件事要和他的老板直接沟通,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张辰很可能要像北极熊那样,商量着提前买下那些彩蛋。不过这些都不是他能做主的,依照老板的意思看,说不定还真就愿意这么卖给对方呢,这不正是一个较好的机会吗。

张辰和福布斯之间会有什么事不是怀特能够关心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宴请张辰,并且做一个采访。张辰明显是对于上排行榜有抵触,看来这个人的确是想之前分析的那样,有钱又低调,还好采访的内容和排行无关,否则可就真的要搞砸了。

针对非经济形财富的话题现在越来越兴盛了,对于文化产业这一方面的财富,福布斯集团的智囊们提出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就是在和文化相关的产业中寻找机遇。张辰是新兴的文化产业巨子,博物展览行业的超级大腕,能够从他这里开始第一步,对整个博物展览行业和其他相关的行业都会有推动作用。

届时《福布斯》就可以推出一本相关于古董和收藏这类的杂志,以此为媒介,对全球的艺术品市场和博物展览等行业和市场进行报道,不但能够推动市场的进步和发展,福布斯集团也能够从中获取巨大的利润,这才是真正的双赢啊。而作为第一个被《福布斯》推出来的业内巨头,张辰和他名下的产业都会得到很好的宣传,又不会因此而暴露了自己的财富,可谓又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好主意,同时还能把老板交代的和张辰较好这件事搞定,到时候好处不要太多啊。

所以这次的采访对怀特和福布斯集团都很重要,事关《福布斯》接下来的运作,怀特可不想搞砸了,解释道:“张先生您误会了,我们对您做这个采访并不是像您想象的那样,其实我们《福布斯》杂志还有其他的业务,这个相信您应该是知道的。这次我们就是打算推出一个新的项目,专门对非经济形式的财富进行报道的,在推动了古董和艺术品行业发展的同时,也为我么集团赢得了利益,还请您多多帮忙,福布斯先生一定会很感谢您的。”

怀特是个很聪明的人,像张辰这样不喜欢露富的人,一般都是实力更强的,这些人很讨厌过度的恭维或者标榜什么,实话实说是最好的选择。

而怀特的那句“在推动了古董和艺术品行业发展的同时,也为我么集团赢得了利益”,还真就对了张辰的胃口,福布斯感谢不感谢什么的并不重要,他看中的正是这个。

《福布斯》推出新的项目,张辰对于能够达到的效果很清楚,以这份杂志所具有的能力,大部分的艺术品和古董价格被炒高是必然的,但只要能够在一个可控制的范围内,总的来说还是利大于弊。推动了这个市场的繁荣,自然就会连带着把古文化的风潮也带动起来了,这个相辅相成的关系是必然的。

如果有人高价买来了一件古董,那么他必然会对这件东西做一些了解,对于其功用、来历、等方面甚至会研究的很透彻。在这个过程中,查阅资料和书籍,获取相关的信息等等,都是伴随着而来的,这就是一个主动接触和接受的过程,久而久之一些好处自然会在脑子里生根发芽的。

既然不是要拍自己的财富,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那个所谓的排行榜上的第几第几名,除了对自己的企业进行宣传之外,张辰并不觉得还会有什么其它正面积极的作用。反倒是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前百名的人还好一些,那些只有几亿资产的家伙,手里的现金可能还没有一个普通的富翁多,但是却要成为国际绑匪的目标,每天提心吊胆的何苦呢。

但是做这个相关文化市场的刊物就又不一样了,这里边不会对某一个人的财富进行评估和排名。只是针对某些收藏品进行报道,或者搜罗一些驰名世界的藏品来展示,再有就是关注一些收藏品市场的各种动作,例如拍卖会什么的,总之是不会针对某一个人的财富做文章。

这些都是张辰愿意了解和支持的,当下就答应了怀特的邀请,带着张沐和宁琳琅一起去赴宴。当然在他心里还是有些想法的,这是要是能插一脚是最好了,他的打算就是把星光文化拿出来,作为《福布斯》新项目在华夏的共同执行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