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23章 无耻没下限(下)

第五二三章 无耻没下限(下)

王文涛在利益面前从来都是六亲不认的,听到严建仁的话,没有去想为什么对方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而自己却没有打算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却是第一时间在心里把马艳萍咒骂了一气,心说还以为就跟自己一个人说了呢,看情况估计在京城的这几个人一个也没落下啊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有必要改变一下策略了,一定要让张辰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这样才还谋取多的好处.

王文涛很清楚,自己那些个同学都不是什么好鸟,现在早知道了这个消息,绝对是忙着想办法和张辰拉近关系,赔礼道歉什么的都是小儿科了,根本不足以凸显自己

现在就是大家比无耻的时候,谁无耻一点谁就能获胜,哪怕是坑害了同学也无所谓,只要自己能够混出名堂来,不愁他们忘记不了现在的恩仇,到时候欢声笑语来巴结自己的大有人在

所以,现在要想的和要做的,就是要比所有人都无耻一些,没有最无耻只有无耻爱京城混的这些同学,之前可都是得罪了张辰的,现在想要挽救和张辰的关系,也只能这样了王文涛咬着牙点了点头,做出了一个极为自豪的决定,如果真的要比无耻的话,那自己就做无耻起来最没有下限的那个人,看看谁还能赢得走这个机会

无耻是很重要,但是时间也一样珍贵王文涛不知道别的同学会用些什么样的无耻招数,是不是也会像自己一样无耻没下限,但是在时间上自己一定要抢在最前面

立即对电话里的严建仁道:“这件事有什么鲜的,马艳萍那个老泼妇也给我打电话了估计内容和给你说的都一样,现在你赶紧来我这里,除了家里人以外谁的电话也别接,咱们得好好合计合计,别让那几个孙子抢了先”

严建仁放下电话就往王文涛的住处赶过去,在同一时间里,那几个在京城打拼的同学也都把身体或者脑子动了起来,通过各自的办法希望能够和张辰取得联系在第一时间拉上这个关系

虽然朱俊是在吹牛,但那也只是吹他和张辰的交情,但是他嘴里张辰的情况还是基本靠谱的京城第一号的大少爷啊,也是京城第一号的有钱少爷真要是能让张辰随便提携一下,一辈子可就够用了

这些人里边有的想去古玩市场买一件古玩当做礼物的,也有想着请张辰出去吃喝鬼混的,还有的直接以帮着老师来道歉为理由表现自己有节操的,有想在张辰面前痛哭流涕地忏悔的总之是各种办法都用上了

可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张辰要的到底是什么,又是为什么才和他们搞成现在这种关系,真的是他们能够补救得了的吗?

要说古玩张辰手里的珍品不计其数,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件小玩意儿给他们好脸色;而张辰什么时候又出去鬼混过仅是提出这样的邀请就让张辰厌恶了;帮着老师来道歉只不过是借口,真的有节操的话又怎么可能像当天那样呢;痛哭流涕是最没用的眼泪不是在任何时候都代表感情,这个张辰再清楚不过了

马艳萍给在京城的所有学生都打过电话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浑身发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了最近几天以来,身体和精神都处于严重的紧张状态,哟时候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呼吸不过来,就那么死去了

国庆刚过的时候,省市两级的教育署就传出了消息,要严格整顿教育行业的不正之风,而且是从晋大附中开始打头炮派下来的监督员是严格无比啊,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不肯放过,完全就是要把晋大附中往死里整的架势

不论是上课下课,还是放学、课间操,都会有人全时段进行监督,还要经过抽签对两百名以上的学生进行家访学校的账本账册也都交了上去,还有扩编招收的花名册等等等等,查的那叫一个严谨细致

对教职工们影响最大的第一点就是,很多的拨款从检查的时候开始就停了,教师节申请的优秀也没有奖金发了第二点则是针对教职工的子弟,所有教职工子弟在本校上学的,一律进行一次同意的考试,不合格的将会遣散到别的学校去最惨的就是让同学和家长检举收红包,收好处的老师,发现一个查处一个,三天不到的时间里就已经查处了十来个老师了,马艳萍就是其中之一

谁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检查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所有的人都是一片茫然这件事看起来很直接,也是很明显的,就是有人在针对晋大附中,这种现象在哪个学校没有啊,为什么偏偏要对晋大附中进行检查但是这些都是上级管理部门的职权范围所在,人家也是本着公事公办的态度和原则,谁都没办法和人家去讲道理

面对这样一个怪异的局面,校领导想起了那个在京城发展的不错的大少爷,京城军区参谋长的儿子,被大家视若救星的朱俊如果能够请朱俊的参谋长父亲帮着说句话,那这件事应该就能很快过去了,但是朱俊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校领导又壮着胆子把电话打到了京城军区,得到的结果却是和王文涛得到的一样,军区的参谋长根本不姓朱,前几天到是有一个姓朱的师参谋长给弄走上军事法庭去了这下几乎全体的校领导和教职工都苦大仇深了,再这样检查下去,晋大附中可就彻底完了,整个学校都陷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直到有一天学校来了一个记者,是从京城来的工作证上打着好几家报社的戳子,还有报社的介绍信,学校也都打电话核实过,的确是真的

这个记者并不是为了学校经历的这次检查而来的这就让校领导们松了一口气,这要是给京城的记者个发表到全国性的媒体上,就算学校没什么大问题,也得把一干领导都撸了

这个记者的要求很奇怪,要求采访的都是九一年到九七年之间在学校人教过的老师,以及那时候的校领导奇怪的是,这个记者还要了九一年初中一年级和九四年高中一年级各一个班的花名册,说是要单独进行采访

校领导开始时候不以为然估计也就是随机抽几个已经毕业的学生采访一下,如果能够让被采访的学生说几句好话,说不来还会对学校目前的惨状有改变呢,这可是京城的媒体啊说几句话在地方上还是有影响力的

可是有细心的却在稍后发现,这两个班级的花名册中都出现了同一个人名字“朱俊”,这个发现又让校领导都紧张起来了该不会是朱俊父子俩出了问题,还要牵扯到学校,这可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学校和朱俊父子之间绝对是清白的呀

校领导还想着是不是找这位记者解释一下,这位记者却先找上门来了,在校领导战战兢兢的时候,提出要采访一下马艳萍等几位老师这个信号可就明显了经过之前的发现,学校已经认真研究过了知道这几个老师都是教过朱俊的,看来是真的出大事了

一位副校长还算是胆子大一点站出来向那个京城来的记者解释,道:“这位记者同志,我们也不知道朱俊父子到底犯了什么事,但是我们学校和他父子俩真的没什么关系啊也就是在前段时间大假的时候,朱俊在龙城办了个同学会,来学校看了看就走了校领导和一些老师只和他见了一面,在学校的会议室里跟全班的学生做了些简单交流,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往来了”

记者听了这话也愣住了,把右手的食指弯曲起来,在鬓角上擦了擦,很是不解道:“朱俊是什么人,我并不认识他啊,难倒这个朱俊和我这次的采访有什么关系吗?也不可能啊,你们都不知道我要采访什么呢,怎么可能拿出有关的资料来呢我这次到贵校来,是针对贵校已经毕业的一位同学进行采访的,他的名字叫张辰,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印象呢?”

不是朱俊就好办,至少不会让学校的现状雪上加霜,至于张辰嘛,学校是不愿意和他扯上一点关系一个毫无用处的小职员而已,还高傲得像是天鹅一样,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现在好了,犯了事还要牵连到学校来,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校长马上站出来,解释道:“这位记者同志,张辰的确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但是他毕业已经好多年了听说现在是京城一间珠宝行的职员,同学会的时候也没有和学校的领导、老师做什么交流,他如果犯了什么事的话,就与本校无关了也可以这样说,张辰早已经不是本校的学生,他和本校也完全没有了任何关系”

记者听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有眼无珠,道:“各位校领导和老师们,也许你们还不知道,我这次来贵校采访,主要是想针对张辰先生的事迹做一些了解,然后编写一本小说,激励青少年努力学习,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创造辉煌

相信你们大家对张辰先生都没有了解,或者可以说是只有错误的了解,完全不知道生真实的张辰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各位应该听说过唐韵文化中心,全世界最大的博物馆和古文化、历史等学科的研究机构;还有琳琅.艾莉娜珠宝、玥璞珠宝,这两家在龙城也应该有专卖店的;京城的汉府大酒店相信也有人听说过,全球最大的历史民居豪华酒店;这些都是张辰先生名下的公司,这样的人需要去为了什么而犯事吗?”

记者看着一干的校领导和老师那一张张无比精彩的脸,心里不禁产生了几分快乐,接着打击道:“好以上都是张辰先生在商界的成就张辰先生作为唐韵的唯一主人,已经是世界最大的收藏家,同时也是全球最年轻最顶尖的鉴定家而张先生的家族龙城张家,也是华夏最有名的家族之一张先生的大舅目前是京城市的市长,二舅是军政部的主任,三舅是三晋省的张镇云副省长,四舅是国家建造部的副部长,母亲是天辰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四叔是中亚环球集团的董事长,大伯是国内最著名的收藏家……,我想请问诸位这样的人需要犯事吗?”

记者的一顿狂轰滥炸,把所有在场的校领导和老师们轰了个七荤八素外焦里嫩,尤其是当天在会议室的那几位老师和领导,当下就腿肚子转筋了这张辰的名头一个比一个来得大当初却那么低调,这么不是玩人吗,要知道你这么厉害,巴结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侮辱你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

不过所有的教职工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难怪学校现在这么背呢,感情是惹着张辰了,他舅舅可是省长给外甥报仇那是在所难免的啊差不多是个三晋人就知道,这里是龙城张家的根据地这里只有龙城张家最大,张省长只要随便一句话出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围着晋大附中想办法呢

“求张省长肯定是求不到了,龙城教育署的大头一年也不见得能见上人家一面;晋大的校长倒是能说得上话,可是那老头难说话的很眼下能够求到的也就只有张辰了,希望这位大少爷不会太小心眼,能够统一把这件事揭过去,以后说不得还要请人家多多支援学校的建设呢好了,大家这就分头想办法联系,一定要尽快联系到张辰取得他的谅解”校长做完了临时工作指示后,一帮子走狗们顿时鸟兽四散

这就是国内一些官僚主义们的嘴脸,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严重点说就是朝不保夕了,还是觉得自己所在的位置很有影响力,能够左右多人的意志和行为希望张辰不要小心眼,这是小心眼的问题吗,面对这样一帮子尸位素餐,只知道毁人不倦的混蛋,只能是严查重办,免得误人子弟

最可恨的就是这位牛到不能再牛的校长了,人家明显已经在收拾你了,能不能在这个位置上做下去都已经极度危险,还想着让人家今后支援你,不知道是把别人当白痴还是她自己本人白痴

马艳萍请在京的学生代为向张辰道歉,她心里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在为自己考虑罢了她儿子也是在晋大附中上学的,因为学习烂已经被列入遣散行列,能不能让儿子留在学校,就靠张辰的一句话,自己能不能复职也是张辰一句话的事,这才是她现在最关心的

联系不到张辰让她很迷茫也很恐惧,关于朱俊父子的传言已经散开了,马艳萍也听到了一些消息,现在心里那就是后悔啊不过这事也怪张辰,他不那么低调会死吗,搞得现在这么尴尬的局面,他自己倒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好在自己还有几个学生在京城,这几个学生也都是张辰的同学,有他们帮着自己传话,想必那张辰多少回给自己几分面子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女老师就应该是终生为母了,做长辈的放下架子给他道歉,怎么都说得过去了

想到这里,自我感觉很好的马艳萍自信地笑了笑,不管在京城的那几个学生怎么办,总会自己的善意传达到了,这也就没问题了放松下来之后,才觉得自己实在是累坏了,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

却说在京城的那些张辰的同学们,纷纷使出了浑身解数,想着法儿的去接近张辰得到的消息却只有一个,张辰人不在京城,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

于是各种猜测也就随之出现了,有的认为张辰不会这么轻易就接受道歉,有的认为张辰是要摆足了架子再说,也有的认为张辰根本就看不上他们这些人……

不管他们是怎样猜测的,这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抱怨张辰,他们还没有那个资格和骨气,能做的就是想尽办法看怎么能够弥补关系,怎样你才能够贴上张辰,好为自己找上一个强大的靠山,以后好有资格作威作福

要说王文涛不但是最无耻的,而且还算是有些小聪明在知道张辰可能是不在京城之后,马上开始寻求其它的办法既然张辰很难原谅当初这帮得罪了他的同学,那就不能再用寻常的套路了

王文涛的做法很简单,那就是赶鸭子上架张辰不愿意接受自己,不是张辰的错,而是自己不够努力既然现在张辰不在京城,那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把生米做成熟饭呢,到时候自己是张辰同学的名声打出去了,张辰应该不会拒绝承认的

而且当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都是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同窗之谊还是很深厚的,只要自己主动表示出接近和投靠的诚意,它也不可能就那么拒人千里之外而且让这个既定的事实形成之后,自己多少也能捞些好处,那怕张辰最后不稀罕自己,也不会什么都捞不到

接着,王文涛就开始给自己的潜在客户打电话,向这些人打出自己是龙城张家张辰老同学的牌子但是人家也不是傻瓜,你说是张辰的同学就是了吗,你得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才行啊退一万步来说,你如果真是张辰的同学,能混到这么惨吗

于是有的客户就提出了一个条件说琳琅.艾莉娜的首饰他老婆看上很久了,但是因为价格太贵,一直也没舍得买既然王文涛你是张辰的老同学了,那就应该有些优惠的,不妨请你去帮着买几件首饰来,只要能够便宜买到首饰,那其它的问题就都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