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24章 无耻没下限(续)

第五二四章 无耻没下限(续)

感谢hyunh同学的月票支持

王文涛对这样的机会很珍惜,马上答应了几个潜在客户的要求,表示一定可以拿到一个令他们满意的折扣

那几位客户也是有些实力的人,几个人需要的首饰加起来有一千多万的售价,他们需要王文涛拿到的也就是八折,甚至是九折都可以接受但是王文涛却不那么想,他希望能够难倒低的折扣,那么自己就能够从中抽取一大笔的回扣

能拿一个折扣就是一百几十万,如果能多拿几个折扣的话,可就是好几百万了有了好几百万,还干什么保险推销员啊,自己回龙城当老板都可以的,有几个人这一辈子能转到几百万的啊到时候张辰什么的也都不太重要了,这以后有了什么困难,再来找他求助也是可以的嘛

王文涛第一次到琳琅.艾莉娜,直接就打出了自己是张辰同学的旗号,想来这块牌子应该很好使的,自己要求各三折,他们少说也得给个五折没想到人家不但没有给大折扣,甚至连折扣都没有,这让扪心欢喜而来的王文涛很失落,很没有面子

从琳琅.艾莉娜的王府井店出来,王文涛都在怀疑这点到底是不是张辰开的,怎么老板的同学来了都没有折扣呢而且服务员回答的还是那么坚决,这不是奢侈品首饰专卖店吗,既然是奢侈品,那就应该是绝对的暴利行业啊怎么可能没有给老同学的折扣呢

不过还算不错,有服务员提出可以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然后由她们向老板咨询,决定给什么折扣之后再通知自己王文涛对于这个结果很容易就接受了毕竟自己和张辰之间并不是很好的关系,人家暂时不给自己面子也很正常的

他完全沉浸在自己营造出来的感觉氛围里,根本没有仔细琢磨那位服务员的话,甚至还自己脑补了很多内容进去满脑子都是自己赚到几百万之后该怎么办,眼睛里也全都被钞票的模样占满了,根本没有去考虑如果这件事根本办不成的话,他可能连这份工作都要没有了,还几百万个屁啊

过了两天时间王文涛还没有接到珠宝公司的回复电话,这让王文涛很气愤都说那些奢侈品店的服务员喜欢狗眼看人低,该不会是把我当成骗子了,然后她们就根本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只是为了把自己弄出店就完事了

王文涛越想越火大,老虎不发威你们还真把我当病猫了要不是当初和张辰闹得不痛快,老子现在早就和张辰是铁哥们儿了,还轮得到你们给老子耍这套吗少不得老子现在也是张辰手下的管理人员了,你们见了老子一个个都得乖乖行礼问好就几件首饰还不是说几折就几折吗

现在倒好,不过是买个千把万的东西,打个三折而已,你们就敢这么推脱不给你们点颜色你们还真就不知道自己只是个服务员了呢

满腔怒火亢奋了王文涛的**,一路来到王府井的专卖店进门就很不客气地让那个组长给他说法为了能够低价拿到手指,还说出了让张辰开出对方的话来可谓是气大声粗语惊四座

其实王文涛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他怕张辰最终也不可能接纳自己,到时候可就什么也捞不着了还不如趁着张辰不在京城,彼此没办法面对面交流的机会,马马虎虎向张辰道个歉,博得对方的同情和信任,先把这笔钱赚到手

可是情况完全出乎王文涛所料,组长不但还是没有给他任何的折扣,竟然连他的威胁都毫不在乎王文涛理论多少有点慌了,该不会是自己演戏演过了,还是人家店里真的不打折呢

可是如果这次拿不到折扣的首饰,自己的名声在保险界可就要臭了,一个骗子的名声在保险界可是混不下去的都怪自己当初太自信了,觉得一定发可以拿到最低的折扣,在哪几位大老板面前打了保票,现在可怎么办啊

正在王文涛头发都快要愁白了的时候,两个美女走进店来,一边本来还在和王文涛解释的店员们,只要是手里没什么工作的,都向那两位美女问好:“圣懿小姐好,湘怡小姐好”

一位看起来应该是经历的女员工走上前去,笑着对两人道:“两位今天怎么有空到这边店里了,是在附近逛街吗,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其中一个披肩波浪卷发的美女笑了笑,道:“兰经理别这么客气,是我们打扰你们工作了才对上次就会的时候张辰欠了我一件玩意儿,我也一直没想起来,今天正好逛街逛到总店那边了,有一款我比较喜欢的,但是颜色不大对那边是阳绿的,我喜欢的是柠檬黄,他们说只有这边有了,我就过来看看,如果合适的话你就给我包起来咱们先说好了,你们可不能因为这件首饰,抱怨我抢走了你们的营业额,否则我可不敢拿了”

兰经理听到对方和她开玩笑,那是打从心底的美啊,能让这位开玩笑的女人可没多少,这简直就是荣幸啊前段时间自己家里有点麻烦,一直也解决不了,就是因为闲唠叨的时候被这位姜小姐听到了,随便打了个电话就帮自己解决了在琳琅.艾莉娜工作以来,自己可是得了不少好处的,能够和这些大人物近距离交流就是其中之一,否则哪有这些好处啊

她们之间的交谈都是比较小声的,在一边的王文涛只是看着她们交流,并没有听到具体的内容但是兰经理那种极为客气的态度,却让王文涛嫉妒的要死;还有着两位美女可都是人间绝色的美,要是自己能拥有一个,还不得美死了啊

进店来的两人正是姜圣懿和洛湘怡,兰经理带着两人去了一处柜台拿出一只宛如玻璃般透明的柠檬黄色镯子来,给姜圣懿在手腕上试戴了一下接着又拿出相同款式的其它几只来,艳绿色的,枚红色的,湛蓝色的都有,分别试戴过之后,姜圣懿还是选择了柠檬黄色的

姜圣懿来的时候手腕上你就是空着的,那只柠檬黄玻璃种的厚壁雕刻缠枝莲花纹手镯带上去就没摘下来兰经理拿过一张单子填写好了交给姜圣懿,姜圣懿大致看了一下内容后,在末尾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接着三个人又在那边简单聊了几句,姜圣懿和洛湘怡就要告别离开了兰经理把装首饰的盒子跟保养材料都抱起来交给姜圣懿,就准备把两人送出店去

站在一边的王文涛看得很清楚,整个过程也就十分钟左右,那个女人没花一分钱就把一只绝对是上等品质的首饰拿走了这些服务员不是说过,这琳琅.艾莉娜从来不打折的吗怎么就能免费送东西给人呢,作者是明摆着在欺负人啊

当下一拍桌子,怒道:“服务员,你们不是手这里不能打折连老板的同学都不能打折的吗,可为什么一个女人都能随便白拿走那么贵的首饰呢难道说我们同学之间的情分还不如一个女人吗即便是不如一个女人,难倒连一个三折都打不到吗你给我一个解释来听听”

正准备出门的姜圣懿和洛湘怡也被这边的怒吼声惊到了,双双扭头朝这边看过来,姜圣懿问兰经理道:“那便是在怎么回事,拿来的客人啊,居然吵着要打三折,他不如去抢就好了嘛,还买什么啊”

兰经理知道姜圣懿和老板两口子关系相当好,这种事也没必要瞒着,就把自己所知道的都一一说给姜圣懿听姜圣懿听过之后,当下就勃然大怒,径直吵着王文涛的方向走了过来

王文涛这边组长正在给他解释呢:“这位先生,您一定是误会了,那位姜小姐的首饰是老板亲自交待了要送的,我们都是按照老板说的做,其它的就不是我们能够关心的了”

王文涛怒火难平,对着组长吼道:“你们不是说要问你们老板的吗,为什么还没有问出一个结果来,是不是还觉得我在骗你们你们最好考虑清楚了,一旦我和张辰提起今天的事情,你们一个个都得滚蛋如果你们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一旦我走出店门,那可就一切都晚了”

王文涛现在也是在孤注一掷,希望自己能够唬住这些店员,顺顺利利把首饰拿到手,赚了这笔回扣就不在京城混了,回老家龙城做个生意也是不错的

那天刺激王文涛的那个店员实在是忍不下去了,这人真是要多无耻有多无耻,不让他掉掉面子他永远也不会消停的

冷笑着对王文涛道:“你可别给脸不要脸,我们这么说都是给你留了面子的,你的知情我们在当天就已经报到总公司了,张先生在国外也了解到了,也在第一时间给出了回复张先生的回复就是‘今后再有任何人自称是他的同学,那就要让对方注意自己的身份,讲价绝对不可能,违规也是绝对不可以,但凡不合规矩的都不行,张辰没有这样的同学’,不知道这个答复您满意吗?”

“这,这,这绝对不可能,张辰他怎么能这样呢,难道就一点也不讲这么多年的同窗之谊吗,这样的话他还有什么脸面再见老同学啊?”王文涛没想到张辰给出的是这样的祸福,心里当时就拔凉拔凉的,说话都有些不住所措了完全忽略了当初自己是怎样对待张辰的,也忘记了自己到这里来的用心是多么无耻,还真把自己当成张辰多年不见的铁关系老同学了

姜圣懿是听着王文涛的怒吼走过来的,斜着眼看了看他,不屑道:“你就是张辰的同学,龙城那边来的?我听张辰说过了,他会龙城参加同学会的时候,发现有不少同学都已经变了,而且变得很无耻很下作,完全没有了同学们在一起的样子,你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张辰是什么人,也是你能够高攀的吗?他是龙城张家最杰出的第三代子弟,也是京城世家大族第三代子弟中最杰出的,他一个人创建了唐韵、琳琅.艾莉娜、玥璞、汉府等顶级品牌,还是天辰国际和中亚环球的继承人,是欧洲各大皇室和全球顶级富豪都要交好的人物能屈尊和你们坐在一起,那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分,真难为你们还那么看不上他”

说完缓了几口气,又接着道:“看你刚才的表现,当时肯定没少挤兑他,是不是现在又发现张辰居然是一个这么强大的靠山,就想着来占便宜了你觉得张辰是傻子还是什么人,就可以任由你们这样吗,想挤兑就挤兑,想拉拢就拉阿龙,想利用就利用,你还真拿自己当个玩意儿了,马上给姑奶奶滚蛋,否则这后果你可是承受不住”

万文涛的确是被姜圣懿的彪悍镇住了,不过当他看到姜圣懿提起张辰时候放光的双眼和自豪的表情,直觉地认为这个女人和张辰的关系肯定不简单,或者可以说是两人一定有奸情,否则怎么可能让她道店里来随便挑选自己喜欢的首饰呢

觉得自己看穿了事实的王文涛,决定要拿这个发现来要挟一下姜圣懿,让她帮自己低价搞几件首饰出来今天之后,自己赚到了几百万,也不再指望靠上张辰了,就回到龙城去,相比张辰是不会轻易就这件事和自己算账的,毕竟是他心虚的啊

想定之后,王文涛反而轻松下来,不再害怕姜圣懿了,有些邪魅地笑着,对姜圣懿低声道:“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和张辰又是什么关系,凭我和张辰的关系,他换了未婚妻不可能我不知道的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你如果不想给他的未婚妻知道的话,咱们到安静处说话怎么样?”

姜圣懿是出了名的鬼灵精,又是大号官宦人家的子弟,看王文涛这幅贼眉鼠眼的样子,又知道了他来这里的目的,马上就猜到了他大概是什么想法,满是不屑地鄙夷道:“呵呵,你的心理可真够肮脏的,张辰是我哥哥,他的未婚妻宁琳琅也是我的闺蜜,你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不能和他未婚妻说的吗?”

说完这句,又拿起了姜家二小姐的骄傲,用戏谑的口气道:“你这个白痴,刚刚好心放你走,你偏要留下来遭罪,现在你是想走也走不了了也不怕你跑了,这里有你的电话和姓名留着,我也不发愁找不到你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完蛋了我以前从来没有仗着自己的家世欺负过人,但是你侮辱了张辰还敢这么嚣张地找上门来闹事,我还真就不介意收拾你一次对了,我姓姜,我爷爷是军机处的一号首长呵呵,已经感觉到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