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44章 衣锦还乡(七)

第五四四章 衣锦还乡(七)

感谢盗海大侠、毛芋艿同学的打赏!

感谢yjyqm同学的更新鼓励!

感谢李小狗、天狼啸天战同学的月票支持!

张辰的这四个字再次引发强烈的掌声,着这些掌声也足够真诚。他说的话都很真实,并不像一些人只会说应付场面的空话虚话,大家都能够分清楚,什么话对自己有用,什么话又是说说而已的。

主持人胡淼也是第一次在节目中听到这样的掌声,连之前上过节目的一些极受欢迎的明星艺人,也没有得到过这个程度的掌声。这里边可是很有学问的,不仅有张辰的真知灼见,也有他的真诚坦率,还有他控制现场气氛的功力。

有这样超乎寻常的能耐,如果他也在主持人圈子混,估计也会成为顶尖人物的吧。胡淼不禁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但是还不能忘记节目要继续,整理了一下思绪,马上把节目的收尾环节带起来。

“我们的节目已经进入到尾声了,张先生是三晋走出去的知名人物,在文化界和商界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最后的这点时间,就请张先生对家乡说一些祝福的话吧,张先生请。”

九牧的后半段就回归常规套路了,最后的这个环节也是张辰早已经预料到的,祝福的话自然是开口就来。

微笑道:“三晋大地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是文物大省,也是文化大省,几千年来涌现出了无数的风流人物,贯穿着整个华夏的历史。从三皇五代时期,到改革开放的今天,从蒲伊、帝舜到荀子、廉颇,霍去病、班婕妤、卫夫人、王维、王勃、司马光、寇准、王琼、孙传庭、傅山这些都是三晋名人。

作为一个三晋人,我以三晋曾经的辉煌而自豪,也已三晋未来的崛起为己任,祝愿我的家乡在三晋人民的共同建设下。成为闪耀于时代的明星。同时也祝《时代视点》能够坚持栏目风格,为三晋发展做出贡献,越办越好。收视长虹。”

掌声再次响起,这台节目也就完成了,电视画面进入广告时间,现场观众有秩序地依次离场。也有些想上台来和张辰合个影什么的。张辰也不好拒绝,好在观众也不是很多。照过相之后,赶着出了直播间,后边还有一场录播的节目等着呢。

因为是要在事后经过剪辑才会播出,录播节目就很容易了。允许出错,也允许折回去重来。这个是因为容易,所以主持人也要比胡淼差不少,有的地方甚至要重录两三遍才能搞定,在张辰看来这种节目比直播时候还困难,别说默契了,连该有的配合都勉强。

五十分钟的节目录了近一个半小时,这样的效率如果放在星光文化。主持人早已经被洗刷了八遍也多了。当然这样的主持人也不可能被张沐看上。

好不容易坚持着抗到了录制结束,张辰扔下还在现场的男女主持人就向着外边走去,这种人张辰丝毫不愿意和他们多打交道,要不是因为不想丢了龙城张家的名声,张辰连最基本的面子都不会给他们。

走出演播厅,正看到宁琳琅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张辰的心情这才缓和下来。走过去和宁琳琅拥抱、亲吻,问宁琳琅晚上吃好没有。衣服穿得够不够暖,尽显一个未婚夫的关怀和温情。

这在他们两人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但是在其他人看来,却是大胆而前卫之极。要知道这年月在华夏可是极少见这样的年轻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相拥而吻,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在演播厅外的那么多人中,除了护卫队员们之外,只有三个人对此持正确和肯定的态度。

做完直播后等着和台领导陪张辰吃宵夜的胡淼认为,张辰是一个真正活着的人,他可以展现自己所有喜欢的给任何人看,而不会因此感觉到不好意思或者难于启齿,就像他在刚才的节目中直言自己对中学时代老师的不喜欢。敢于展现真正的自我,这样的人没有什么阴暗的隐私,为人也一定是正直而阳光的。

正在远处和三晋卫视的几个领导聊天的王厅长看到这一幕后,笑着道:“欧美人生性外向,对于自己的感情和喜好从不避讳旁人,这一点华夏人很难做到,写情诗都要委婉转折,没文化的都怕要看不动了,哈哈。

不过现在的年轻人已经逐渐开放了,你们台里也可以以这个为题做些文章,从正面的角度去宣传一下。我们华夏从来都是以包容和融汇的态度面对不同文化的,现在已经不是流氓罪要枪毙的年代了,媒体也要做一个正确的引导,发挥自己的积极作用。”

这可是省内媒体行业的实际最高领导讲话,也是给接下来的部分工作指出了方向,几个台领导马上点头称是。更有甚者开始拍王厅长的马屁,高瞻远瞩、舆论先锋等等的赞誉之词不要钱地送上去,意图能够得到厅长大人的赏识。

在一边负责拍摄专题片的严秋看到这一幕,马上开始了自己的解说:“张辰的未婚妻宁琳琅是一位英格兰的女子爵,生长在英格兰的中英混血儿,在她的身上兼具着东方女性的韵味和西方女性的奔放。张辰从演播厅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的未婚妻一个拥抱,和充满爱意的甜吻,所有的动作自管而自然,想必这也是他们日常表达感情的重要方式,给人的感觉就像电影《飘》,让人能够看的到其中的深情和美妙。”

观众都散场之后,张辰没有和省台的人去宵夜,告别了王厅长和三晋卫视的众人,和严秋约定好了第二天碰面的时间地点,就带着宁琳琅上车走了。

今晚他约了李斯特和李建两人,这两位已经是在龙城的中学同学中仅有的,能够正常交往的了。自己身份这两人已经知道了,而且接受了京城那位记者的采访,张辰也想从他们的描述中判断一下,那位搅得大家都不得安宁的记者到底是哪个,居然无聊到了这种程度。

因为是夜间出行,张辰的护卫力量很庞大。所有跟着来龙城的护卫队员全部出动,声势浩大得很。自从拿到了捆蛋的证据交给了中枢的大佬后,也许还有奉命暗中保护的人。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这样的护卫会保持很长一段时间,也许直到捆蛋的搞事组织被拔掉之后,才能够放松下来吧,毕竟那个老秃驴太歹毒了。不得不多多提防一些。

之前听说张辰的保镖有一百多人,三晋卫视的几个领导只不过是感觉很庞大,在江海渔村的时候只是见到了一半左右,还没感觉出什么来。这时候送张辰出了三晋卫视的大门,看到外边严严整整二十台车的庞大车队。黑压压的一片护卫队员都穿着同样的服装,才了解到一百多保镖是个什么情况。

跟着一起出来的几位主持人尤为震撼。胡淼还算是好一些的,早就从严秋那里听说了张辰保镖队伍的彪悍;其他的主持人可就不同了,这种场面是从未见过的,三晋省里的一把手出行也没有这么多保镖吧。

从张辰的言行可以看出来,他并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但是却配了这么多保镖,可见他的命真的是很值钱的。而且关注他的人也一定很多。有的年轻女性则是开始两眼放光了。这么庞大的车队要花多少钱很清楚,可这么多保镖的工资却是更恐怖的,这个人好有钱啊,能傍上他可就发达了,没见王厅长都对他那么客气吗。

张辰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也不会去理会他们有什么想法。他只想和两个老同学赶快见面,然后回家好好洗个澡。舒舒服服睡一觉。这一晚上的折腾,又是化妆。又是灯光,让人难受得很,意念力可以让身体恢复,但是对感觉上的东西是毫无作用的。

还是在大假时候聊天的那间茶楼,只是这回只有四个人小范围聊天,地点从大包间换到了一个小包厢,李斯特和李建早一点的时候已经到了,正等着张辰呢。老同学摇身一变,身份一下子从普通人变成了龙城张家的少爷,还是鼎鼎大名的收藏家,华夏商界的天之骄子,这让两人迷迷糊糊了很长一段时间。

即使李建已经才上一次的同学会时候感觉出张辰不简单,也认为张辰很可能是个不小的人物,却也实在是没想到,朱俊口中的那位京城第一号大少爷就是自己的同学。这完全是一件颠覆旧有观念的事,给谁也不可能在自己已经形成多年的认识面前有一个突然的转变,而且还是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不过有一点事让李建很高兴的,他老子李胜利已经很确定要去投靠张镇云了,私下里也由卫家人引荐跟张镇云见过两面,事情也就定下来了。他老子现在是龙城张家这边的人了,那也就是说他自己也要算是龙城张家这边的人,能够和张辰处好关系就更显得重要一些。

他和他老子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真把李胜利给惊着了,儿子的同学里居然藏着这么个大少爷。这下更是觉得自己这步走得完全没错,只要不触犯原则上的问题,不给自己糊一屁股屎,儿子的未来八成是要比自己更好了。

李建知道张辰的身份后,不是没想过靠着张辰上位,但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认为路始终还是一步步走出来的扎实。和张辰的关系可以作为依靠,但绝对不能借来做动力,那样就再没有同窗之谊可讲了。

李斯特是个特别心胸开阔的人,想得没那么多,只是觉得自己的同学中有这么一号人物,自己跟着也脸上有光。当然这个同学和自己的关系还算不错,有很多事都可以帮忙,上次同学会人家不就主动提出来帮忙了吗。

这样的人不用你怎么去求他,也不会像朱俊那种人一样,在你面前显摆自己的无知,真要是关系到了那个份儿上,都会主动帮忙的,不会让老同学的脸掉在地上的。

张辰和宁琳琅走上楼,后边还跟着十几个彪形大汉,茶楼里的客人还以为是黑帮来闹事了呢。眼看着就有客人要起身离开了,安镇忠发现气氛不大对,忙对众人拱手做了个罗圈揖,声明自己等人只是担任护卫工作,不会打扰到任何人。

即便这样,茶楼老板还是有点小恐惧,哆哆嗦嗦地问张辰包间还是大厅,眼神里能看到不确定的畏惧。张辰也知道这帮人太惹眼了,很客气地告诉老板自己已经由朋友等了,不用麻烦招呼,茶楼老板这才如蒙大赦办快步走开。

等到张辰推开门进到包厢的时候,李斯特和李建也都看到了外边一棒子护卫队员,有人用对讲耳麦说话:“二楼临街第三个包厢,楼下、对面、车队、街口,注意警戒”,还有两个进到包厢里做简单的检查。

李建对这一套比较熟悉,知道这是很严密的护卫程序,不过再想想自己这位老同学的身份,也就不足为奇了。只是好好地怎么就这么大阵仗呢,上会同学会还是暗中保护的啊,这次是由什么大事吗?

四个人问好之后就坐,李建才问道:“张辰,你这是怎么了,一下子多出来这么多保镖护卫?”

张辰苦笑着摇摇头,道:“嗨,别提了,前段时间在美利坚搞了点事,家里人不放心我,硬要这么弄。我也是没办法,走哪儿都像是珍稀动物一样被人参观,搞不好还有围观的、拍照的,苦恼之极啊。”

在美利坚搞了点事,他说起来很轻松的样子,可这护卫的架势却不像是那么轻松,能够把楼下和对面还有街口都遮盖了,没个百八十人绝对做不到的。

不过既然他还敢出来晃悠,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李建也就不想这些了,笑着道:“看来这名门大少爷并不好当啊,出出入入的这么多人跟着,当真是自在不起来啊。不过张辰,你可是把我们瞒得好苦,要不是那位京城的记者来采访,真不知道要被你瞒到什么时候去。”

李斯特也说道:“是啊,我听那个记者说起你的时候,那感觉就跟天旋地转差不多了,当时就感觉极度的不真实啊,我李斯特啥时候也能摊上这么牛的同学了,两天之后还觉得自己是做了一梦呢。”

这话不是在怪张辰,也没有怪的理由,就是同学之间的一种交流而已。能这样说,就证明他们对自己的感官并没有变,没有借着这个机会套近乎,也没有显出敬畏的陌生眼神来,这就足够了,这样的人值得交往下去。

张辰笑着道:“我就是我,有什么好说明的,难不成走到哪就跟人家说我是谁谁谁的外孙吗。我外公是我外公,我是我,虽然是一家人,但也是两个人,我不能拿老爷子的荣誉来给自己刷存在感啊。

而且我是打小就丢了的,三年多以前才找到生母,之前上学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有这些事,我和你们说什么,那不是吹牛吗。再说了,同学会那天朱俊已经计划好了要表演,我站出来就是抢戏,会让人讨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