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45章 衣锦还乡(八)

第五四五章 衣锦还乡(八)原来是她

张辰这样的说话方式,调笑中带着真诚,也让李斯特和李建明白,张辰还是以前那个张辰,还是那个在晋大附中时候的同学,并不是龙城张家的阔少爷。

大家都没有改变原来的态度和热情,又没有不入眼的人搅合,接下来的聊天就很愉快了。张辰说起了晚上在三晋卫视录节目的事,李建和李斯特在龙城也都算是比较耳聪目明的,自然知道一些事情,对严秋和胡淼的评价都很高,而那两个录播节目的支持人,因为有宁琳琅这个女性在场,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聊了一会儿后,李斯特问道:“张辰,你那个博物馆有多大啊,我每次去京城都想参观一下,可每次都是整天忙乎,晚上那你那里又不开门,结果就是一次都没去成。现在你这个博物馆馆长在这儿了,可得给我说说,我对这个也很感兴趣,买是不敢买的,长长见识倒也很有意思。”

张辰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问题,笑着道:“多大,这还真不好说,你肯定不会问我面积,规模上的话,藏品有差不多两百多万件,明年有望突破三百万件,展出的有七十万左右,这个在介绍里边都有,具体的数字因为随时都有可能变化我也不是太清楚。”

“乖乖,这也太了不得了吧,几百万件古董,这得值多少钱啊,要是都买了的话,几十辈子都足够挥霍了吧。这么多东西你是怎么收拢到一起的啊,就是一件一件拿也得好一段时间的,要不你是大收藏家呢,厉害。”李斯特听的两眼发直,说出话来也不怎么有智商了。

李建在一边很是鄙视地说了一句:“你就是个败家货,真不想和你再说下去了。”换来的是李斯特一个毫无所谓的眼神,这下更是鄙视加气急了。

张辰也是给李斯特逗笑了,道:“李斯特,你这可就想错了,那些东西可不全都是能卖得了的。就算是全都能卖,也不一定有人能吃得下。唐韵的两百多万藏品中,只要是古物文玩这一类的和艺术品这一类的。就几乎都是精品,最便宜的是一块银元,卖好了也要在百万以上,那么大的量你让我往哪卖去。

而且唐韵的很多东西都是备了案的。连出国展览都要提前申请,卖给老外更是想也别想,我个人也不会那么做,但是在国内能买得起的人也就少数那么一撮。所以啊,你看着唐韵每一件东西都珍稀无比。有不少都是无价之宝,可我还真没办法去变成钱,那些东西不可能算到财产里边的。”

李斯特这下算是多少明白点了,唐韵的藏品基本上只能是藏品,转换成钱的可能性很小。摇着头道:“我说张辰,那我就有点想不通了,你花那么多钱,费那么大劲。把这些东西收罗起来。到最后还不能换钱,这样可就是无底洞啊,你们这些搞收藏的到底是什么心理呢?还有你说的那个银元,最便宜的也要一百万,可我听说一般也都是百八十,几百的就很了不得了。怎么到你嘴里一下就升值了一万倍啊?”李斯特现在表现得就像个好奇宝宝。

李建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了,吐了一口郁闷之气。道:“我说李斯特,你这话咱们之间说说也就行了。出去以后可别再跟别人说啊,非说不可的时候记得附带上一句‘我不认识李建’,太丢人了简直。你说的百八十那种叫做袁大头,只是最普通的银元,张辰那里展出的全部都是罕见的稀有货。我到京城的时候去唐韵看过,上边的人像不一定都是袁世凯,孙中山和其它的军阀人物都有,反正是一块也没见过,估计你小子也没见过。

还有你说的那什么无底洞理论,更是肤浅啊。收藏到了一定的份儿上,那就已经无所谓钱不钱的了,最主要的就是乐趣和研究,而且到了那个份儿上也就不缺钱了。这古玩行里都有个说法叫做‘捡漏’,这个你应该听说过吧,一般人手里的好东西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捡漏得来的,根本就不可能花太多的钱。

还有一点是最重要的,你没去过唐韵你就不知道,那人流才叫火爆啊。唐韵的六个展馆每天一共要接待三万人,一人两百块的票价,按他们一个礼拜四天的对外开放来算,一年要收多少门票你不会算不来吧,只要不是海开了造,怎么可能是无底洞呢。”

李建好一顿说,把李斯特羞得快呆不下去了。张辰也笑着道:“李斯特,你真的不用担心,唐韵除了李建说的门票收入之外,还有很对交流和开发等方面的收入,要比门票收入还高很多,足够唐韵运转还有盈利了。而且这就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爱好和理想,绝不能让那些璀璨的古代文明从我的手里失传和断流,就算唐韵不赚钱,我还有其他的产业在赚钱,总归是能贴补一些的,还不至于是个无底洞。”

张辰这番话可是发自内心的,如果真的要他从其他产业抽钱贴补唐韵,他一定是毫不犹豫的。话说出来也是正气凛然,让李斯特和李健都不由得愣了一下,打从心里对张辰敬佩起来。

张辰说着就想起了上次李斯特家里公司的事情,道:“李斯特,你们那个公司的事完后你抓紧去一下京城,我这次回去就又要去欧洲那边了,我给你安排一个人,你到京城以后就去找他。到时候可能领你你去见一下车厂的领导,你过去以后也别客气,有什么条件就直接提出来,相信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都没问题,以后也省得你总是为了这事跑来跑去。”

李斯特是真心要感谢张辰了,这年月的4s店和车厂打交道太难了,关系差点的都是孙子和爷爷的区别,关系好点的也得是小弟见大哥,想赚钱实在是难。以前往车厂跑,几乎每个月都要去,几乎每次去了都要赔笑脸说好话,说身心俱疲那是一点也不假。

现在总算是看到解放的曙光了,张辰的身份无疑是很牛的,他说能够见到车厂的领导那就一定能见到,自己只要不提出过分的要求。对方也肯定会很给面子,这么一件熬人的事总算是要过去了。

“那我这边应该准备点啥不,红包你看是给多少合适。还有那位中间办事的朋友,我们该怎么感谢一下?”李斯特要把最关键问题先搞清楚了,省得到时候给张辰丢脸,让人家笑话不会办事。

张辰也知道平常时候这种事肯定少不了类似的勾当。翻了个白眼,道:“你回去自己琢磨一下,看看车厂里有几个领导是比较重要的,每人备上两瓶好汾酒,再来两盒雪茄就够了。到时候他们也不一定敢收你的红包。你给红包就等于让他们难堪,如果觉得有必要,那就在事后再办,这事也没个具体的数字,差不多意思到了就行。”

张辰是爱车一族,对于汽车方面有不少了解,李建也是有着年轻人对机械的喜爱,几个人接着又聊了一些汽车方面的话题。

聊着聊着就转到了同学的话题上。李斯特虽然已经能开始改变了。但还没有从原来那种状态走出来,问张辰道:“张辰,王文涛的事我们都听说了,现在听说在超市当理货员呢,是不是有点搞过头了啊,再怎么说都是同学一场。能行的话还是放他一马吧。”

对于李斯特这种心态,张辰是是在看不上。这人当做朋友处处是没问题的,他永远都不会害你。但是当做合作伙伴或者同事就很危险了,因为他本人所特有的东郭先生属性随时都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危害。

有句话叫“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战友”,李斯特本人并不傻,并没有猪的潜质,但是他性格善良得有些过分了,虽然还远达不到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战友的程度,但是却很容易让人利用,这对于他自己和别人都不是一件好事。

这也就是张辰只给他在目前的4s店基础上帮忙,而天辰国际和中亚环球也有国际汽车和机械品牌的华夏代理权,却不会放一个两个到他这里经营的原因。这人只能做个小富即安的富裕百姓,没有夺取泼天富贵的命格,也没有那个野心。

同样的问题,在李建的严重就能看出不同的味道来,朱俊父子出事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李建也想过是不是张辰下的手,但是到后来却主动忘记了那回事。朱俊和他老子出事,是因为自己的屁股不干净,如果他们自身没有问题,别人怎么能供给得到呢,而且那种人是在是祸害,早一天除掉早一天好。

没好气地等了李斯特一眼,道:“妇人之仁,李斯特你这人啊,就是太过于为别人考虑了。你也不想想,王文涛是个什么德性,上学时候就是出了名的马屁精、嘬脚趾的货色,上高三了还欺负初一的孩子,高一的他都不敢正眼看,这种人渣你觉得有必要为他说话吗?”

李建的这个总结很有趣,也很到位,把张辰也给逗乐了,笑道:“李斯特,你这可就真的说错了,我真没把王文涛怎么样,我在同学会之后都没再见过他,我能怎么他了啊。我压根就没动过他一小指头,他被人收拾那会儿我还在万里之外的美利坚呢,我和她是在建能发生点什么啊,正动他的是别人。

这也怪他自己不长眼,跑到我店里去讹诈,想要三折买下一千多万的珠宝首饰,结果没成功不说还打上了军机处一号首长的孙女主意,人家要收拾他,我怎么去管,而且你也想想看,我凭什么要管他,救下他来咬我吗?

李斯特,你还记得我在同学会时候跟你说的那些话吗,”

话是笑着说的,可张辰的语气却并不是很爽利,王文涛这样的下三滥不值得任何人为他求情。如果不是因为李斯特这个人的人品还算不错,也能够热心帮助别人,还有着中学时候的友情基础,张辰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虚伪到了极度,看似阳光实则阴险趋避了。

张辰这时候也没了什么谈性,索性把最终的目的达成,然后即要回家睡觉了。这两天的行程安排很紧密,在家里根本待不了多少时间也就是晚上能睡一觉,张辰可不想再万变浪费太多的工夫。

李建和李斯特都是见过那位京城内记者的,张辰就向他们打听关于京城记者的消息,这可是把自己的身份披露的罪魁祸首。揪出来收拾一顿不至于。但是却要多多提防一下,也得看看这人到底是什么目的,又是从什么渠道得知自己消息的。张娅和张奾姐妹的事情在张辰心里还敲着警钟呢,记者有时候很恐怖的。

李斯特这时候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很不合适了,对于自己胡乱给王文涛求情的事很不好意思,张辰帮了自己家里那么大的忙。自己却要给人家添堵,怎么说都说不过去啊。他能够看出来,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么多年的同学情谊,张辰怕是早就拍屁股走了,哪还有心思再说什么呢。

现在张辰问到京城记者的事情。想必这件事对他比较重要。之前一直不愿意表露身份,现在却被这个记者暴露了,出门还带着那么多保镖,他嘴上说没什么,但是情况却不一定就很轻松。

这时候李斯特也有心补救一下自己刚才的过失,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首先开口道:“那记者是个女的,大概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长得挺漂亮的,拿着《燕云时报》的记者证。当时记者正在她手里,名字那块被她给捏住了,也没有看到她叫什么,瞄了一眼好像是姓杨的。她是打电话约的我,当时还正上班呢。她提出就到公司来找我,我也没在意。就同意了。

见面之后先是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开始聊关于你的话题。说是要根据你的故事改编一本书什么的。我之前那想过你是什么身份啊,她那么一说我都开始有点晕了,听着又是要出书,也就只剩下配合对方了。

那个记者问的挺仔细,你上学时候都有什么爱好,学习成绩怎么样,平常生活中有什么讲究,有没有什么习惯性的动作和表情,还有什么上学时候又没有恋爱过,表现出来过什么志向没有之类的,乱七八糟问了我一个多钟头。

我当时就剩下感叹你的身份了,脑子里又想为什么你会那么低调,还琢磨朱俊那你的名号刺激你时候的样子。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几乎是问什么就答什么,这样不会给你造成影响吧?”

张辰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影响,我就是想知道一下,这个记者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跑到龙城来调查我的过去,她这么做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李建在李斯特说的时候,也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接受采访时候的场面,毕竟他是干刑事专业的,观察力和分析能力要比李斯特强很多。张辰这么问出来,这件事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李建业希望能够帮助道张辰,帮他解开这个谜团。

道:“我当时被采访到的问题和李斯特说的都差不多,大致上也就是那些问题,少数不同的也是根据个人情况而提出的问题,主题没什么变化。只是我和那个记者见面的时候是晚上了,不需要工作也不用加班,又是在安静的环境里,能够观察得更仔细一些。

在我看来,那个记者本身并不像是记者,虽然她的很多问题也都是直指要害而且很精炼老到,能够从你哪怕是并不完整的回答中找出自己想要了解的信息,有的问题也让人没办法回避或者绕弯子,但是她的气势和气质并不像是一个老到的记者,更像是一个咄咄逼人的大小姐。

我注意观察了她的穿着打扮,还有她随身佩戴的一些东西,巴布瑞的风衣、夏奈尔的肩包,这些基本上都是国际名牌和精工细作的精品。她用来记录采访内容的工具也都是高档用品,万宝龙的笔、蒂芬妮的笔记本,录音笔用的也是最好的,这些东西都不是一个记者能够承受的。

在采访我之前,她已经能先后采访了不少的人呢,包括你大学时候的老师同学,小学的老师,还有晋大附中的老师,我差不多算是最后的了。那么多的采访量,只有她一个人来做,连个助手都没有带,这明显是不合适的啊。”

说到这里,李建又想到了一个关键。提高了一点声音道:“哦,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她不只是《燕云时报》的记者。她采访我的时候名片夹不小心掉出来,我看到上边的单位抬头是京城晨露文化传播公司,她那个名片夹也都是蒂芬妮的。

我当时也是很震撼于你的身份,没那个脑子做更多的观察了。能记起来的就这么多,也不知道对你有用没有。”

按照李建的推断,李斯特所说的采访内容应该是和所有人都大同小异的,唯独他发现记者姓杨这一点很有用。而李建的专业眼光和观察力,却发现了不少的问题。《燕云时报》并不是关键,那个名片上的晨露文化才是真正的目标。而且这个人明显并不是真正的记者,只不过是有着记者的专业素养,至少还很可能是一个出身富裕家庭的女性。

可这样的人为什么要来调查自己的从前呢,而且还对自己目前的情况很了解,张辰很是想不通这个问题。要说能够混到《燕云时报》记者证的,那倒是能够有不少,但是又能够对自己很了解的却并不会很多。能够知道自己从前经历的就更少了。

如果是一些京城的大家氏族子弟。又没必要干这种无聊的事,想了解直接来问自己就好了,哪有那么麻烦啊。想来想去张辰也只觉得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对龙城张家不满,想从自己这里打开突破口,然后从内部攻击这个堡垒要塞。

这种想法让张辰很不舒服。龙城张家不论内部外部都是铁板一块,根本是针扎不进水泼不进。这种想法也有些太幼稚了。但是在同时,这种想法却又很无耻。很下三滥;自己是丢了二十多年后才回到龙城张家的,这些人不就是想要用自己的身份做文章吗,或者是说想找到自己不是龙城张家人的依据。

张辰的内心很愤怒,尤其是在和捆蛋斗法之后,张辰对这种阴谋和算计已经是零容忍了,这样的龌龊小人,一定要给他揪出来,然后恨恨地暴揍一顿,在丢到地上踩两脚,让他和他的家族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敢把主意打到龙城张家来,这样的人不但胆大包天,而且还是居心叵测,天回到他或者他的家族背后站着什么人。

和张辰不一样,宁琳琅却是想到了另一个方向,一个张辰根本就没有印象,完全不会去考虑的方向。也许是因为女性天生的那种敏感吧,在李斯特说出那个记者是女的,还很漂亮,身高一米六五左右,又是姓杨的,宁琳琅直观地就把目标锁定在曾经和她摊牌未果的杨晨燕身上。

有着大家世族大小姐的骄傲和脾气,经营的也是和媒体关系很密切的影视制作和文化传播,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可以购买奢侈品,能够轻易搞到《燕云时报》的记者身份,这一切都太吻合了。

还有一点是更加值得怀疑的,也是宁琳琅最终确定的关键。那就是杨晨燕这个疯女人做梦都想抢走张辰,以她的性格和手段,来到龙城对张辰的从前做调查和了解是必然的,她没有别的途径,也没有可以给她提供资料和信息的人,只能是来到龙城亲自操作这一切。

宁琳琅觉得很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和张辰说一下,这个女人太恐怖了,不防着她一点实在不安心。拽了拽张辰的手,道:“师兄,我突然想到一个人,和这个记者很吻合,如果真的是她的话,那这一切就都能解释通了。你看会不会是杨家的那个杨晨燕啊,在我看来也只有她能干出这种事了。”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张辰之前根本就没往那方面去想,杨晨燕早就被他忘干净了,这时候宁琳琅一提醒,张辰也觉得很有可能了。

马上就问李建和李斯特,让他们说说那个记者的长相和特征,然后自己找来一张纸,按照他们所说的会出一幅图几乎就是杨晨燕素描的像来,李健和李斯特看过之后都确定就是这个人。

张辰这时候也就明白了,感情是这个疯女人在搞鬼,看来上次没有深刻教训她是一个大错误啊,这次事毕之后一定要好好把这事处理一下,总被一个女人惦记着可不是什么好事,何况你还是一个疯子一般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