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79章 直接打脸(上)

第五七九章 直接打脸(上)

感谢:盗海大侠、入戏悲伤!演绎绝望。、hker、书友120402093411053同学的打赏!

感谢:松上雪、一只小猴同学的月票支持!

好吧,我承认今天又发晚了,我承认我看澳网的比赛了,不过今天费天王给输了,俺的心情的确不怎么样,只好是期待李娜在明天的决赛中可以精彩表现,把阿扎伦卡这个影后踩在脚下。

为了承认错误,俺今天一万一千字更新。

诸位有票否,有的话请大胆地投出来,谢谢!

========以上不算字数

张辰马上就明白了,张沐说的话也许有点夸张,但肯定不会瞎说。而母亲要阻止的话又和杨晨燕有关,想来那个上门闹事的应该就是杨晨燕了,这个人这是冤魂不散啊,看来不教训教训她还不行了。

拉着张芷兰的手,道:“妈,您跟我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看应该是我不在的时候,那个杨晨燕到家里来过吧,她是不是说您不喜欢听的话了,还是干了什么不该他身份干的事了?还有,她来家里坐的是哪把椅子,或者哪一张榻,如果喝了水,用的又是哪只杯子?”

这时候张芷兰也看出来了,儿子对这件事很生气,而且再瞒着他它也不可能不知道,张沐就是他的忠实狗腿子,一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的。

叹了一口气。道:“儿子。不是妈妈不跟你说,而是已经答应了杨晨燕她爷爷,不再和小孩子计较,而杨家老爷子也答应给我一个交待,所以我才等着看他们家怎么处理,谅他们家也不敢拿我的事搪塞。”

张辰听了张芷兰的话,倒也知道她的想法并没错,京城大家族的小辈们犯了错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来说清讲面子,到最后也都是赔礼道歉和,不是深仇大恨都不会揪住不放的。

老妈可以这么来。他却不可以,眼看着就要和宁琳琅结婚了,可不能让在这个疯女人高出什么事来,这就是所谓的“稳定压倒一切吧”。必须把有她的念头都打下去,否则还不知会怎么样呢。

对张芷兰道:“妈,您是您,我是我,您可以善良,可以和他们讲道理,但是我不行。而且我也是当事人,那个疯女人就是为我而来的,我总得让她死心才行啊。”

看到水壶开了,又沏好了茶给众人分了。一边分茶一边道:“您知道吗,前段时间我回龙城去参加活动,就赶上这么一个人,可以说是无耻之极,和这个杨晨燕的水平在伯仲之间,我就差点给她害了。

我会龙城的最后一项活动就是晋大的历史系那边,等活动完成之后,我以前一个中学老师当着成千上万的学生就跪在了面前,又是道歉认错,又是赌咒保证的。要我放过她。其实呢,是他自己有问题,违反了学校的很多制度,逼着学生给她送礼,结果在检查的时候被人举报给停职了。

当然这和我是有那么一点关系。学校被检查是因为我被老师和学校领导们羞辱,三舅要给我出口气。给下面的人说了一句那个学校有问题。但那是因为他们真的有问题,而且问题很严重,这样的情况下不想着改正自己的问题,却跑来用这种方法逼我,别说我没那个权力,就是有那个权力我也不会管的。

妈,您知道她后来还做了什么吗。就因为我说了我没权力做那样的事,我舅舅也没权力用职务做私事,她就开始在那么多学生面前所我仗势欺人,把她逼到现在的境地,还说什么让我当心天理报应。

她既然已经不要脸了,那我就更不需要讲究什么,直接把她的丑事拿出来一说,她当时就闭嘴了,其他人也就明白这是个什么人了。这个杨晨燕就是这样的人,上次放过她了不知道悔改,又跑到龙城区调查我上学时候的事,把我的身份泄露了个一干二净。

现在更加的张狂了,居然敢跑到家里来跟您叫板,我看她是不是觉得我根本就不会对她怎么样,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搞事。(纯文字)那好,我这次就让所有人都知道知道,我也不一定能够什么时候都会怜香惜玉,惹急了我也能辣手摧花。”

张芷兰在张辰说话的时候,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儿子眼神中的不屑和厌恶,越是这样,就越证明儿子真的很不高兴。这个儿子什么都好,但就是不能惹恼他。自家人惹恼了还好说,总有能说开的场面;要是外人可就麻烦了,他是真下死手的,绝对一点脸面都不会留,这个杨家丫头看来真是要倒霉了。

看了看张沐,才无奈对张辰道:“好吧,妈妈都听你的,这就把这件事情给你说说,其实妈妈不说你过几天也就会知道的,你这孩子真是拗死了。”

张辰是个比鬼还要精的,怎么可能看不出老妈刚才看张沐的意思,不就是告诉她因为她插嘴才出事的嘛。那肯定是张沐知道的要比张芷兰说出来的更真是和全面,不是说老妈会骗儿子,而是张芷兰太善良,希望能够在不挑起京城大家族争端的情况下解决这件事。

两代人的思维和做事方法明显有很多不同,张芷兰是经历了当年龙城张家和关中张家斗争,见识到了京城家族之间的斗争有多残酷,这才不愿意把事情搞大的。不过开起来她的苦心是白费了,刚才侄女张沐已经说了,那个杨家的孙女犯众怒了,不知道会不会牵扯到杨家的人。

在听张芷兰讲述了当天杨晨燕来家里发生的事之后,张辰又让张沐补充了一些。算是对当天的事情了解了个差不多。基本能做到心中有数了。

杨晨燕本以为去龙城走上一趟,去到他儿时生活和学习的地方感受一下,就可以加深自己对张辰的了解。可是一趟龙城之行下来,不但没有更加了解张辰,反而是把自己闹得更糊涂了,还把张辰也牵连到里边。

她哪能知道对张辰的性格和心理的形成最起作用的就是四岁多到九岁的那段时间,而对他影响最大的人就是张百川和陈雯珊,龙城张家的人都知道这些事,但是却不会有人去告诉她,她自然是要扑空了。就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回到京城之后,杨晨燕天天都苦闷无比,去龙城什么事都没有搞清楚,反而还很有可能闯了祸。这时候才知道。张辰有五年左右的时间是自己不可能了解到的,而他的养父母怎样教育就更是不得而知了,什么都没有了解到,怎么去接近张辰并且让他喜欢上自己呢。

她觉得宁琳琅太有福气、太幸运了,能够和张辰同在一个师门,天天相处在一起,肯定是要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如果自己也有像宁琳琅那样的条件,凭自己的聪明和漂亮,那个得月的就该是自己了。

她完全没有考虑过,张辰和宁琳琅其实是一见钟情的。那种感觉就不是她能够相比的,而且张辰喜欢的也正是宁琳琅这一类的美女,她杨晨燕的长相虽然漂亮,但是却没办法让张辰喜欢,最多赞她一声漂亮而已。

张辰和宁琳琅初见面的时候,虽然张辰还被情伤困扰着不敢怎么样,宁琳琅刚开始也对张辰有些偏见,但是她们俩都不否认,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被对方吸引了,再接下来就是越陷越深。直到在春城的时候定下了终身。

杨晨燕想到宁琳琅近水楼台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觉得自己也应该找一个近水楼台来,这样才能和宁琳琅公平竞争。她的身后是整个师门,那自己就把张辰的母亲甚至是家族拉到自己身后来。看看到底谁是最后胜利的那个人。

想出了一条妙计之后,杨晨燕的精神都好了很多。真是吃嘛嘛香。计划好了一应的细节,做好了事前的布置和小范围宣传,把声势先在下面的三代子弟中造出来,这才走向了张辰在长城尊邸的别墅门前。

来之前杨晨燕已经打听过了,张辰和他的未婚妻宁琳琅都出国不在,他的五师叔陈雯琳也上班不在家里,姐姐张沐和妹妹张涵都出门去了,只有张辰的母亲张芷兰一个人在家。

按过了门铃之后,等待着里边的人开门,希望今天能够设计把张辰的妈妈绑在自己这边,至少要把这个消息让别人知道,哪怕是误解的都没有关系,只要能传出去就好了。

张芷兰难得在家休息一天,心情好得不得了,哼着小调在做一个蔬菜沙拉,这是他和张沐今天的午饭之一。

她现在已经开始偶尔把天辰国际的事务交给宋武和沈宪波一部分,让他们开始熟悉天辰国际的管理和运营模式,争取在五年到八之内自己能够完全不用再管事,每天抱孙子享福就可以了。

听到门铃响了,张芷兰通过监控门禁看到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坏人的样子,按下了通话键问道:“你找哪位?”

“阿姨您好,我是川西杨家的杨晨燕,也是张辰的朋友,今天是特地来看望您的。”

张芷兰听说过这个杨晨燕的事迹,也知道她想要取代自己的儿媳妇琳琅,对方又是京城大家族的人,就起了想要劝说一下的念头,道:“哦,是杨家的孩子啊,你稍等啊,我这就给你开门。”

门开了,这是杨晨燕第一次见张芷兰,看着眼前好像才三十岁的美女,她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这个应该是张辰的姐姐才对啊。

“杨小姐请进来吧,根本不知道你今天会来,还准备等下就去公司呢。不过你既然来了,我们就坐一会儿吧,正好我也有些话想对你说。”

听着这个刚刚才听过的声音,杨晨燕终于确定了,这就是张辰的母亲。她应该快要五十岁了吧。怎么还能保养得这么好。漂亮到一塌糊涂不说,连一点皱纹都没有,简直让人嫉妒啊。

这就是龙城张家的二姑奶奶吗,怪不得当初京城世家大族的子弟们全都对他魂牵梦绕呢,也难怪张辰能够那么帅,这就是遗传基因啊。

不过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可是不怎么欢迎自己,看来应该是对自己有不小的偏见,估计今天是拉拢不到这个盟友了,但是强行绑架还是能够试一试的,在场的也没有别人。什么话还不是由着自己说嘛。

虽然张芷兰并不欢迎自己,可他是张辰的母亲,是绝对不能得罪的人,虽然心里不舒服。还是笑着赞美了张芷兰一句:“阿姨您好年轻啊,我以前没见过您,刚刚一开门我还以为您是张辰的姐姐呢。”

这杨晨燕是个很聪明的人,夸人都很有一套。张芷兰的美丽那是公认的了,夸她漂亮的人一定很多,相信她岁那样的赞美早已经免疫了,但是说她年轻可就不一样了,首先她看起来真的很年轻,而且女人没有不喜欢自己年轻的,这一句绝对是切中要害。

不过张芷兰明年先也没有吧在这句放在心上。不知道是不是也听腻了,还是一样微笑着却很有距离的表情,道:“杨小姐这边坐吧,我们家没有饮料,我去泡杯茶你对付一下吧。”

这话还是很有力道,就是要告诉杨晨燕,我们家只有茶水,但你是喝饮料的,根本就不在一条道上;知趣一点放下痴心妄想吧,即便你能对付。我们家也不会对付的。

张芷兰倒茶的时间,杨晨燕仔细地大量了一下这个客厅,面积大小不说,这里边的摆设就让人感觉超级舒服。古色古香的家具和装饰,还有不少的古董。一股浓郁的华夏古文化气息萦绕在这客厅里,杨晨燕当下就喜欢上这里了。

贪婪地呼吸着这客厅中的每一口空气。觉得自己也已经融化在其中了,幻想着自己和张辰在这里一起生活,在心里告诉自己:杨晨燕,你一定要成为这里的女主人。

张芷兰端来了茶水,但却不是普通的玻璃茶杯,而是黄地青花云龙纹盖碗,汉服酒店的专用瓷器,张辰家里的这些却都是“晋伯”底款的。“晋伯”是张辰的字,陈氏门下男女弟子都有字,只是用的少而已。

杨晨燕看着眼前的盖碗,就知道这是张芷兰在兑现之前的那句话了,自己真的是不会啊。看过用盖碗喝茶的人很多,但是亲自用盖碗喝茶的人却是极少,尤其是现在的新派年轻人,了解这个的就更少了,想必张辰家里人是人人会用了。

看了看桌上的茶碗,杨晨燕心中真的很无奈,张芷兰这绝对是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就是要让她知难而退。

想了想还是要投其所好才对,也要让对方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都不懂,保持笑容道:“这瓷器好漂亮啊,这都是古董吗,张辰是最顶级的收藏家,他收藏的东西果然了不起啊。阿姨,这种瓷器叫什么呢,这个应该是青花瓷吧,我在唐韵看到过类似的。”

张芷兰能够管理那么大的天辰国际,能是一般的人物吗,真要是狠下心来和谁过不去,那是相当有战斗力的。

微微一笑,道:“杨小姐不懂这里边的东西也是正常,毕竟古玩行枯燥而乏味,如果不是我儿子就干这个,我也一样会觉得不适应的,可他是我儿子啊。这只盖碗叫做黄地青花云龙纹盖碗,并不是什么古董,这些都是唐韵自己烧制的瓷器。

这只盖碗是按照宣德年间的工艺烧制的,如果真是宣德年间的,至少要价值千万以上。用一千多万甚至几千万的茶碗喝茶,那是败家仔才干的事,我儿子真要那么做,我非得打死他不可。”

张芷兰的话里话外都是拒绝的意思,不管是称呼张辰为“我儿子”,还是说用一千多万的茶杯喝茶是败家仔,或者是用哪个盖碗来为难杨晨燕,这都是让她知难而退的意思,告述他这个家和她是不相融的。

既然这样了,那就不如直接一点快刀斩乱麻的好,杨晨燕索性不再转弯兜圈子,向前坐了一点,看着张芷兰道:“阿姨,我今天来见您是想请您帮忙的。相信您已经知道了,我很喜欢张辰,喜欢的要死。我知道他有未婚妻,但我还是喜欢他,我从没有这么喜欢一个异性,所以我不在乎。

我也知道外边的人都在说我什么,有很多话都特别难听,可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能理解我内心的感觉,如果也有人向我这样喜欢上张辰,她们不会比我做得更好。至少我敢爱敢恨,有什么想法就会表达出来,不像她们只会憋在心里。

张辰现在的未婚妻是一个外国人,她是不会适合张辰的,龙城张家的外孙媳妇怎么能是外国人呢。能够配得上他的只有京城世家大族的子女,这样才是最完美的组合,也是对张辰和龙城张家最有利的接合。

所以,我希望得到阿姨您的帮助,希望您能够给我和张辰创造机会,只要得到您的支持,我就有办法让张辰爱上我,放弃他并不合理的异国婚姻。”

张芷兰差点没给她这番话气得头晕脑胀,心想这姑娘是脑子有问题吧,我儿子是优秀的不得了,但是你也要有最起码的廉耻啊。这么**裸地要这样那样,还要我来帮你忙,真以为我是傻子还是疯子啊。

有些话是不好说出来的,这个杨家小姐看来是完全不懂得儿子在龙城张家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并不是依靠着龙城张家存在,而是在为家里提供大力的帮助,让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够不断前进和上升,确切说应该是龙城张家离不开儿子才对。

虽然这种不顾一切的追求方式让人接受不了,可这姑娘倒也真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只可惜她使用的方式方法不对,自己的出发点也不对,或者说这种敢爱敢恨都是不得已的伪装,所以才表现的有些牵强了。

“杨小姐,我想你应该要失望了,我不可能帮你做那种事,更不可能帮着别人去对付我未来的儿媳,请你别忘记我的身份是什么。看在同为京城一脉的份儿上,你这些话我可以当做没听到,但是我也不想再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