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80章 直接打脸(下)

第五八零章 直接打脸(下)

不论怎样,张芷兰都不可能会给杨晨燕面子,这不是来挑拨家里的关系吗,单是这一点就不可能的。自己当年就是从被抛弃的痛苦中挣扎过来的,对那种痛再了解不过了,怎么可能去给别人制造那种痛苦呢,而且还是自己的儿媳妇。

语气严厉地继续道:“另外我也要提醒你,你这种做法已经伤害到了龙城张家的家庭幸福和名誉,这个责任你负担不起的,你如果再这样下去,你的家族将会为你的愚蠢和无知埋单,你自己也会因为这种肆意妄为而尝到苦果。

你说你是我儿子的最佳选择,但我却不这么认为,你连我儿子的性格和脾气都毫无了解,怎么就能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呢。你也许觉得自己是率性而为,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但是你这种幸福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这样的做法不但不道德,更会给自己以至于家族带来灾祸,只凭这一点你就不可能被龙城张家看中。

你可能还不了解我儿媳的家族,麦克唐纳家族是在英格兰延续了十几个世界的老牌贵族,曾经出现过六位受封的伯爵,现在已经是第七位了。我的亲家也因为他的功勋被英女王封为伯爵,而且还进入了英格兰的上议院,你在欧洲生活过,应该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我儿媳的身份不比你这个杨家小姐差一点。

现在连我的儿媳都已经是子爵爵位了。将来我有两个外孙可以世袭至少是子爵和伯爵的爵位。甚至很有可能会出现公爵的爵位,还有大量的财产。也许你会觉得我这么说比较庸俗,但这也都是事实,你说你最适合我儿子,可你连最庸俗的东西都不能给自己的孩子留下,你还认为自己是最合适的吗?”

张芷兰今天算是很不给情面了,为了能够让杨晨燕知难而退,直接拿出身份家世来压人。一边说着,一边端起手边的盖碗来做出吹水状,等着杨晨燕自行离开。却又想到。这个女孩也许真不明白这里边的意思,还是直接说好了。

“好了,杨小姐,今天就这样吧。我就不留你了。希望你能够明白,一厢情愿的感情永远都不会有结果,最终得到的也只会是痛苦。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儿子永远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因为在你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有未婚妻了,而且你的所作所为更是让他无法接受,所以你还是另觅佳偶吧。”

杨晨燕才不会管那么多,她今天只要进入张辰的家里,就已经达到目的了,什么贵族不贵族的。什么上议院大臣,这些都无所谓,最重要还是得有脑子。

现在张辰的老妈不欢迎自己,不代表她被自己拖下水之后还会这样。今天不好再继续,那就等下回吧,下回再去她公司里,那样可就更有话说了。

已经是决定要告辞了,但是也不能没有一点表示,杨晨燕站起身来,道:“阿姨。我知道大家都对我有误会,但是我认为误会总有澄清的一天,相信到时候我也会被所有人接受的。我喜欢张辰是不会改变的,我也会继续追求我的幸福,今天我就先告辞了。下次再向您讨教……”

“下次,你觉得还会有下次吗。今天都已经是这样了你还不知羞耻,下次你岂不是修炼得更加没皮没脸了吗。我说你这人实在是没劲的很啊,好歹也是京城排的上号的大家世族出身,怎么就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呢。”

杨晨燕刚刚站起来,话还没说完呢,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今天本以为张芷兰一个人在家才来的,没想到还有人在,这次的如意算盘看来是要落空了。

回头看过去,却见张沐端着一盆沙拉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的木勺子一边搅拌着,一边道:“杨晨燕,就你这么点小心思还好意思拿来显摆,真以为别人都看不出你的目的来吗,我看你也太骄傲自大了吧。这样的智商还好意思说你是我弟弟的最佳选择,你也不感觉臊得慌,你给我弟弟洗脚都嫌你笨呢。

你是不是觉得,你来我们家里走上一趟,就能够把龙城张家推到风口浪尖上,我们就会变得无比被动呢?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都这样做了,那我们老张家又该怎么对待你,京城世家大族的脸面放在那里,我们老张家总得给你一个交代,或者说总得给你们杨家一个交代,到时候你就可以顺势而为,甚至是赖上我们老张家了,对不对?”

杨晨燕根本没想到,张沐会出现在这里,这会完全打乱她的计划,让她的这条妙计彻底落空的。

的确是像张沐说的那样,押上自己是京城世家大族子弟这个身份,相信在众人的议论下龙城张家总会顾及点脸面,为了不和老杨家闹翻也得注意一下分寸,到时候自己就有空子可钻了。她还有另一条计策,那就是从张辰家出去以后,就会在外边宣称张辰老妈答应了自己,愿意为自己和张辰制造机会等等,造成一种乱局,自己好趁机浑水摸鱼。

只是没想到张沐会在这里出现,她也了解过张辰的这个姐姐,绝对是一个扎手的狠角色。如果自己今后真传出假消息的话,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一定会把自己搞得下不来台,看来今天的计划是要彻底失败了。

张沐的话还没说完呢,继续气势汹汹地道:“我真是没想到,你们老杨家也能出来这么下作的人,尽想着干但缺德事。不过也没关系,你是真的不了解我弟弟,你这样做只会让他更加厌恶你,就算他一辈子单身也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

行了。杨晨燕。你这点小脑经实在不值得拿出来卖弄。你在龙城泄露我弟弟身份的事,我们还没和你算账呢,你倒又跑出来玩阴的了,这会我可真不会和你客气了。我刚才已经给你家人去电话了,你先别走了,等下他们会来接你离开的,顺便也要给我们老张家一个交代。”

杨晨燕只觉得自己脑子里轰隆隆的一片大乱,接下来张沐和张芷兰说了点什么她也没听到,只是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这下所有的一切全完了。自己做了这么多的努力。到头来却被无情地破坏掉了,老天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就不能把张辰给留下来呢。

不多久,老杨家的人就来了。一再道歉之后把杨晨燕连拖带拽地带走。事后,老杨家传出了消息,第三代子弟中的杨晨燕已经为自己破坏龙城张宁家的张辰和其未婚妻宁琳琅之间的感情的事向张辰的母亲和龙城张家道歉,并且保证今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同时也有另一个消息传出来,杨晨燕因为身体的原因,短时间之内无法照顾公司的业务,晨露文化暂时停止营业,公司的员工也都要裁汰了。

听两人都说完了,张辰看了看自己的老妈,笑着道:“妈。这有什么好瞒着我的,难不成我还跑到老杨家去闹事吗,您儿子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怎么可能回去做那种掉价的事呢,而且我也得给您长脸面不是吗。”

董老是在座诸人中年龄最大的,也是张辰的长辈,同时又很了解张辰的性格,也劝说道:“小辰,你妈妈做的没错,她是不愿意看到你和别人有太多的矛盾。而且对方也已经做出了应有的态度,你就没必要再做什么动作了,看看对方接下来的决定再说吧。”

陈雯琳和大表嫂闻娜等人也都纷纷劝说,这件事会涉及到两家人,如果对方能够拿出一个令人满意的处理结果。这件事也就不要再提了,只要自己这边不出现问题。别人再说什么、做什么,那都是别人的事。

张辰并不是要闹事,只是觉得应该给杨晨燕一个教训,否则她是不会知道害怕的,也不会知道自己有多让人讨厌。

拿出烟来给在座的适龄男性都发了一根,道:“我也不是非要怎么样,只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件事。琳琅现在还在欧洲呢,她回来之后肯定会听说这件事的,如果知道我这个师兄没有在这件事上做什么,心里肯定会有些失落的,我不能让她对我有一点点的失望,所以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不过你们大家放心,我可不是什么三岁半的孩子,做事完全没有分寸和道理,让别人说我怎么怎么样。我但凡是要做什么,肯定会做的让别人无话可说的,否则我还还混个什么劲啊。”

说完之后,又拿起桌上那的香烟,道:“这烟还算不错,我这次从东南亚带回来的,听说是什么专门出口到欧洲的,等会儿走的时候一人分两条,算是尝尝鲜吧。”

说完了又抱着张芷兰和陈雯琳一人亲了一口,嬉笑着道:“好了,妈,五师叔,我知道你们都是在为我还,在为我考虑,我怎么能不明白你们的意思呢。我绝对不会对老杨家做什么的,更不会对杨晨燕在做什么,我就是要表个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意思就好了,我连见都不会见老杨家的人。”

说着从早已经准备在一边的小箱子中取出了两只盒子,一人一只放在了两位老妈的面前,笑着道:“现在,请允许我为了这次出门在外一个多月的时间,没能做到一个儿子的本分,对二位做出一点小小的补偿,两位大美女,打开看看吧。”

张芷兰和陈雯琳都被张辰的话给吸引了,这小子手里的好东西层出不穷,这次出门不会是又有什么大收获吧。看着桌上的小盒子,十二厘米长短,六厘米左右的宽窄高低,这里边会装什么呢,该不会是一块翡翠吧,从缅甸带回来的?

陈雯琳和张芷兰几乎是同时打开了盖子,又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呼,然后又双双对视一笑,开始欣赏盒子里的东西。

这两只盒子一打开。也罢在场的众人都给完全吸引住了。包括见多识广心境深沉的董老都没能幸免,张芷兰和陈雯琳的表情也就没人看到。

这些人都是在唐韵逛过的,也去过琳琅.艾莉娜,都见过了那些大个头的法老珍珠,但是摆在眼前的这四颗珍珠带给人们的真好却要更大一些。

这四颗珠子不像是一般的珍珠那样,这四颗都是彩色珍珠,彩色珍珠能有这么大可就没见过了,少说也有四厘米以上的直径。而且这些珍珠的光泽十分晶莹,但是却又不会有刺眼的感觉。珍珠表面的那种特有光晕有如实质一般,小小的盒子里都被珍珠的自然反光映得仿佛是布满了幻境中的霞光似的。这才叫真正能的珠光宝气啊。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宝珠迷惑了双眼的时候,唯独一个还没有对这两对珠子那么上心的小孩子胡羽也被吸引了,从茶海的另一边跑过来,拽住张辰的胳膊。问道:“辰舅舅,这珍珠怎么还会变色啊,刚刚我看到了蓝色还有绿色,你看现在是粉红色的了,这是魔术吗?”

这个声音顿时把所有人都惊醒了,真是太没面子了啊,光是看着这珍珠漂亮,一时间都忘记继续观察了,还不如一个小孩子呢。

张沐算是最先发现问题的,在胡羽说出来她已经看到过的蓝色时。她已经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紫色,又听胡羽说还有粉色和绿色,就继续从更多的角度去观察了。

和张沐一样去观察的还有董老,这就是他们的共通点,遇到了新鲜的东西总会细细观察,也只有这样的态度,才能够在浩瀚的历史文化中找出真正属于古文化的精髓,运用到自己的收藏知识当中去。

张沐去珠宝公司的时间不少,手里也捏着不少的珍稀宝贝,对珍珠还是有些研究的。很快确定这并不是张辰早开玩笑,这两对珠子确确实实就是顶级的珍珠,而且品质应该要比一般的珍珠好出很多。

董老也是一样,搞了一辈子的收藏,见识过的好东西不计其数。对珠宝玉石当然会有研究。这两对珠子一眼看去就已经知道不是凡品了,仔细看过品质和尺寸后。又发现每一对珠子的尺寸都是同样大小,品质也是绝无仅有,这简直就是天下奇珍了。

张芷兰了陈雯琳才不管其它的呢,现在都已经被珍珠完全吸引住了,看着眼前的珍珠,心里却在为自己的儿子欢喜,能有这样的儿子那才是福气,比其他人家里那些什么考个第一、上个重点的孩子厉害多了。

珠宝对女性的吸引力和诱惑力是毫无疑问的,张沐看着眼前的珍珠,恨不得都搂到自己的怀里。真是可惜啊,这样的珍珠只有两对,否则就有自己的了。

心中想着张辰是不是还有,伸手就把张辰拽了一下,问道:“你这个家伙,从哪弄到这么好的东西,有没有姐姐的份儿,有的话就赶紧交出来,别让我费力气。”

张辰就知道张沐会来这套,但现在还真不是给她的时候,还有大姨家的表哥带着女朋友,张淳和张沄也都呆在这媳妇儿,张涵、张滢、张洪都在呢,怎么可能拿出来给她啊。给了她就得给别人,倒不是不舍的几颗珠子,而是拥有的人多了就不适合他前期宣传了,这些珠子的价格也就完全起不来了,等以后价格起来了再给他们也不迟。

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苦笑着道:“小沐姐,你以为这是砖头吗,随地都可以捡得到。这种珠子是前所未有过的,密度和光泽度等方面都是普通珍珠的至少两倍以上,母蚌要到八千岁以上才能开始产珠,能产出这种个头珠子的都要在两万岁左右了,你觉得很容易有吗?”

张辰的这番话让在长宁的所有人又是一怔,这和正常的蚌壳产珍珠不是一回事啊,先要货到八千年才能产珠子,而这两对更是要到两万年的蚌才能产出来,光是那蚌壳就能呢算得上宝贝了。

陈雯琳听了也问张辰:“小辰,这东西这么珍稀,你是怎么得到的呢,该不会是什么拍卖会上买来的吧,这可是要不少钱呢?”

张辰笑着抱住陈雯琳。道:“五师叔。这可是花钱买不到的,要说这对珠子也算是捡漏的来的呢。我这次去缅甸公盘见到了一种新交易,叫做赌蚌,就是花钱买蚌壳,然后赌里边有没有珍珠,和赌石是差不多的道理。

这两对珠子就是我在赌蚌的时候赌到的,只不过那种蚌壳是一个渔民碰巧捞到的,之前从来没人见过,也没有资料记录过,所以被我用很便宜的价格给捡漏了。等我打开蚌壳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在一本古籍上见过这种蚌壳的记载,这种蚌壳是极难遇到的,属于百年不得一见的稀世珍宝。

但凡是这种蚌壳,肯定都是一蚌双珠。而且成珠后质地要比一般珍珠超出一倍或数倍,从不同的角度看就会有不同的颜色,因此也叫做‘幻色珍珠’。这种珍珠极为罕见稀有,百万只蚌壳中也不见得能有这只这样的蚌壳,八千岁才能产珠,两万年才能产这么大的。就这么一对,要是上拍的话,少说也得五千万美金往上的价格,有这种宝贝的人设还舍得拿出来拍卖呢。”

张辰大姨家二表哥的女友听了张辰的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小表弟的运气实在了不得啊。随随便便买两只蚌壳都能得到这么珍稀的宝贝。感叹道:“那这一颗珍珠岂不是要两千五百万美金以上了吗,换成国币就是两亿还多啊,这么一颗珍珠就够得上一个小富豪的去啊俺不财产了,这才是真正的奢侈品啊。”

张辰对这个未来的表嫂感官还算不错,落落大方,待人有礼,没有大家子弟的那种骄横气,本人也是比较有学识的,也就愿意多说几句。

道:“虽然可能值那么多钱,但是却不能用这种算法。五千万是两颗在一起的价钱,分开之后的其中一颗就只能价值两千万左右,多少回打一点折扣的。值钱的是第二颗,当得到第一颗的人知道这珠子是一对的时候,他就很愿意把第二颗珠子也买来。这时候才是真正涨价下刀子的时候,第二颗很可能就要买到四千万了。因为对于已经买了第一课的买家来说,第二颗属于刚性需求。”

说完又把小箱子里的其它盒子拿出来,道:“幻色珍珠目前只能有两对,所以只能给大家其它的了,每家一颗珍珠,这里边有东珠,有南珠,也有苏禄珍珠和大溪地珍珠。盖子不打开,你们随便挑选,得了什么算什么,价值也都是差不多。”

转身递给董老一根烟,笑道:“师伯,您的礼物我还没弄好呢,是一件雕刻,类似于砗磲的黑色材质,也是我这次带回来的。”

等到大家都纷纷告辞的时候,张辰让张湄一家子等一下,送走了客人后,再次坐下来拿出三只盒子,递给了张湄、张沐和张涵,盒子里也是幻色珍珠,但是要比给张芷兰和陈雯琳的小一点。

郁闷了一晚上的张沐这时候才重新开始欢天喜地起来,原来弟弟不是没有给自己准备珍珠,而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只要他能记得这个姐姐,心里就满足了。

当天晚上,张辰和张沐嘀嘀咕咕地谋划了近一个小时,张芷兰和陈雯琳也不知道他们在计划什么,连张涵都不允许参与。

两天之后,有几位闲着无聊商界闲逛的世家子弟偶遇了张辰,当时张辰正在把一把紫檀木的太师椅和一只紫檀木茶几往碎劈呢,边上还有一只黄地青花的盖碗已经摆摔碎了。

接着没两天,京城的世家子弟们之间就开始流传一条消息,杨家的杨晨燕去到张辰家里挑衅张家二姑奶奶,结果惹恼了张辰,把她坐过的紫檀木太师椅和用过的顶级茶碗,还有放过茶碗的紫檀木茶几都给摔碎劈烂了。

句潘家园某资深家具收藏家估计,那两年间明朝沉檀紫檀打造的家俱至少也在百万一件的价格,要不是有什么说不过去的,绝对不会有人那样干。

无心的听了只觉得张辰财大气粗,两百万的家俱说砸就砸了,一点都不带心疼的,还要请路过的熟人一起砸。

有心的听了却是明白,张辰的确不在乎那两件家具,但是他更不在乎的是杨晨燕的脸面,这要比当众给杨晨燕俩耳光都狠。

价值百万的家俱啊,只是因为杨晨燕坐了一下,就要拿出来劈碎了。这等于是告诉了全京城的世家子弟们他讨厌杨晨燕,而且已经讨厌到了在这样的程度,这耳光打得可真够结实,杨晨燕今后怕是没脸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