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88章 这样都可以赚到

第五八八章 这样都可以赚到

拿到营业执照已经是十二月中旬了,汇德斋要赶在正月里开业,前期的筹备就会比较密集,除了张沐以外的六个人都被安排了自己的差事。([])

几个人偶尔见面也会就汇德斋的经营等方面继续深入聊一下,最终确定了经营的模式和方向,就像张辰和闻阔海说的那样,以会员制来经营。他们这七个人都属于董事会员,是可以在未来得到分红的投资者,但是分红还得建立在完成任务的基础上,首先就是不能让自己的东西断了货,否则分红就要按照比例打折扣了。

张辰分到的其中一个任务就是负责联系店里所需要的一应家俱摆设,像这样的店里也没必要全部都用紫檀的家什,大家一致决定用红酸枝的就足够了,偶热有两件黄花梨或者紫檀的撑下门面足矣。

这方面张辰倒是不发愁,马三立的买卖就在潘家园摆着呢,去一趟就全部都搞定了。因为当年找马三立打家俱,最后卖给了他一些剩下的料子,又跑了一趟东南亚一起赌木,波次之间的关系已经很熟了。

张辰去到店里的时候马三立已经在等着了,两人聊了一会儿后,张辰把需要的家什明细给马三立一份,看看他什么时候能交货。

马三立看了一下单子,数量虽然不小,好在都是些多宝阁和搁几异类的,制作起来相对要简单很多,一个半月绝对可以交货了。

只是马三立很不明白,张辰要这么多款式一致的东西做什么,明显不是家里要用的,他家里不可能用这类的木头,笑着问道:“一下子药用这么多,是要开店吗?”

“哦,我把这茬给忘了。我来就是要跟您说呢,我和几个朋友在琉璃厂买下一处门面,想干点古玩方面的买卖,算是给大家找个营生干。也能有更多的机会聚在一起,这些东西就是要在店里用的。”张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心说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呢。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马三立从第一次见到张辰,就很看好他,现在是更加地看好了,抽了一口烟佩服道:“果然是年轻有为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木匠呢,过了三十才开始真正出来跑的。如果我家里的孙子将来能有你十分之一的能耐,也就在足够我偷笑的了。”

说完又感叹道:“要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真幸福啊,有这么好的市场给你们来使用,我们那时候叫可怜啊。看见一件好玩意儿都不敢敢买,生怕买回去第二天就被人给砸了,真是有些羡慕你们。”

张辰也能够感觉得到马三立对于过去那段岁月的无奈,那时候不只是马三立一个人,全华夏除了少数的当权者,没几个敢收拢那些东西的,事情搞大了弄死你都没人管。

两人接着聊了一阵,马三立听张辰说了店铺的格局之后。又对他拿来的单子做了一下简单修改。更加适合一个古玩店的摆设和使用,在实用性和观赏性方面都有一些提高。张辰心中不禁暗赞,果然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人家只不过是看了一下单子,听说了一下场地的格局,马上就能做出最精准的判断和修改。术业有专攻,专家果然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

从马三立店里出来之后。又接到了一个书商的电话,问今天有没有时间处理一下他们的存书。张辰本来是想在潘家园逛一圈的。想想当初答应过那位曹大爷,还是不要坏了人家的名声才好,该办的就痛痛快快办了,自己也正好去看看那里的防盗设施安装的怎么样了。

曹大爷的名声应该是很不错的,张辰已经处理了三拨书商的存书了,今天这位是最后的一拨,都对曹大爷赞不绝口,也为丢了这么一个合作伙伴而惋惜。不过人家是去国外享儿孙福去了,是值得庆贺和祝福的事,生意上的这点小事也就不足一提了。

送走书商之后,张辰找到防盗设施安装公司的负责人,了解了一下工程的进度,对方确定恶意在两周之内全部完成,张辰这才准备离开回家。

刚刚走到大门口,就看见外边有个人正被护卫队员拦下来问话,两只眼睛还不时往店里瞅,手里还抱着一只盒子,脸上的表情有点着急,又有些失望。

张辰开门出去,正好听到那人和护卫队员解释:“这位兄弟,我是来找人的,就是这间书店的老板曹大爷,他在我那儿定了点东西,今天就是来给他送货的。”

“那真是不巧了,这间书店刚刚被我们老板盘下来,现在已经不再卖书了,你要找的那位曹大爷现在估计已经在澳大利亚了,您请回吧。”既然不是来闹事的,护卫队员都会很客气。

这位听了护卫队员的话后,有些失望地道:“唉,肯定是我前段时间出远门把手机给关机了的原因,要不然老爷子不会不跟我说一声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着。那算了,兄弟,打扰了啊。”

一边转身,一边在嘴里嘟囔着:“哎呀,这可怎么办呢,我可是垫了不少钱啊,老爷子不在了我该卖给谁去,不行就到别家看看吧,也许还能成呢。”

张辰的听力异常的好,把他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垫了钱给别人买东西,那这人还算是不错,既然是来找曹大爷的,不放帮着问问看,能帮忙的话就帮一把。

眼看那人就要转身走了,张辰忙出声叫住对方,道:“这位先生,您找曹大爷是有什么事吗,你要送到东西是不是很重要?曹大爷已经把这间书店转让给我了,你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和我说一说,也许我能帮得上忙呢。”

来人被张辰叫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倒是很精神的样子。这么年轻就能把这间书店买下来,看起来又没有官宦人家少爷的那种傲慢和不屑,能够和曹大爷打交道的应该也不会是大奸大恶的人,有钱又不凶恶的人可是最好打交道了。

转回身来笑着道:“我是来给老爷子送货的,拉奥叶子喜欢收藏些古玩之类的,以前去过我们家那儿,还是在我家住的呢。后来我们慢慢也就熟悉了。我们那儿有不少的古董,擦鳌大爷就委托我帮他打听着点,谁家有东西要卖的时候就给他说一声。

我前段时间正好去了一趟山里。得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那地方手机没信号我就给关了,也不知道老爷子这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前几天我刚从山里回到家,就有人找到我家里了。知道我有时候会给京城的一位老爷子牵线搭桥,就问我能不能帮着来看看。”

说着把手里的盒子举了举,道:“他们家有六只特别漂亮的瓷碗,据说是传了好些年了,是乾隆皇帝时候的好东西。前段时间有人去他家看东西说是赝品,后来他们家又到鉴定会上去鉴定,也说是赝品,是民国时候仿造的,一只碗才能值一千块钱。

他们家不想那么便宜卖,知道我在京城认识搞收藏的,就拜托我带到京城来给人看看。如果老爷子也看出来是赝品,那就不说什么了。如果不是的话就便宜点卖给老爷子得了。”

“那你能给我看看吗。我也很喜欢古董什么的,如果还不错的话,我就出钱买了你的,怎么样?”张辰其实已经用意念力看过了,里边的六只碗的确是乾隆年间的,现在说要看看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这样才好接着问价钱。如果贸贸然就问价钱,这个人肯定会狮子大开口的。因为张彻已经知道他在撒谎了。

他以前给曹大爷做过掮客应该是真的,否则也不可能认识曹大爷。更不可能知道曹大爷喜欢古玩,也不可能带着这么多真家伙来给曹大爷推销。当然这也不一定就百分之百准确,也许这家伙就是个骗子,专门来上门骗钱的呢。当然他手里的东西的确是真的,这就足够了,张辰想要的就是这几只碗。

如果他真的是当过曹大爷的掮客,那他嘴里的所谓鉴定就肯定也是发生过的。这样一来情况就很简单了,要么是对方没看出来,要么就是想低价吃下这几只碗,甚至还找到了鉴定会上等人来打压,不过为了这几只碗也都值得了。

他带着这些碗来京城,也不一定就是要卖给曹大爷,也许只是让曹大帮着最后着看一下,其实他们基本已经相信鉴定会上的结果了。

但是他最早的那句话却把他出卖了,张辰听了那句话还以为这人不错,自己垫钱帮别人买东西。可他后边说的确实别人托他来京城帮着看看,如果只是帮着看看的话,用得着他付钱吗,如果拜托他的人认为这些东西值钱,会放心他一个人来吗,十个人都怕不够呢。

所以张辰断定他是在骗人,也许他不会骗曹大爷,但是他觉得张辰是年轻人,还是个有钱的年轻人,那种心思很快就会占据他的大脑,让他做出偏偏看的选择。

既然他是要骗人的,那张辰可就更不客气了,圣人说当以直报怨,那今天就给他来个以骗制骗,想从张辰身上用古玩来骗钱的,到今天为止还没生出来呢。

这家伙哪知道张辰已经开始琢磨着拾掇他了,还以为张辰要别上当了呢,这么年轻的富家子弟,能有什么本事啊,拿起盒子来交给张辰,欢喜道:“这东西可是真漂亮,蜗居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碗,你收它不是皇帝使的能使什么人使的,那些鉴定会上的人技术也不行。”

张辰也没搭理他的话,接过盒子来打开了,里边是两排六只十三四厘米口径的小碗,瓷胎洁白细腻,画工精湛绝伦,彩色鲜亮明快,只是看道这一点就知道这些碗不简单了。

这六只碗其实是一套四只再加另外的一对,四只一套的是珐琅彩的四大美女人物纹,两只一对的是粉彩过墙九桃福寿纹,六只碗的底款都是一样的“乾隆年制”,碗身上四层绿色的光芒流动,也证明这的确是乾隆朝的官窑。

而且这六只碗还不只是官窑那么简单,内容丰富得很呢。那四只一套的珐琅彩四大美女人物纹碗的背后,还分别有一首乾隆皇帝的御笔题诗,这可就是御制瓷器了;两只一对的粉彩过墙九桃福寿纹碗虽然没有题诗,但是却在碗底的“乾隆年制”四字边上还有一圈满文“皇额娘寿辰之礼”,这对更加不简单,不但是御制的。而且还是给太后祝寿的礼物,其价值就可想而知了。

张辰一只一只点看过之后,很失望地摇了摇头。道:“这几只碗的确是漂亮,画工虽然比不上皇家御用的,也算是不错了,如果在年代上能再早上个几十年。三千块一只还是不成问题的。只是现在可惜喽,还真就是一只一千块的,你带回去好好保存吧,也许再过个百十年,你的子孙们可以在这些碗上面得些好处。”

张辰说着就把盒子盖起来还给那人。对方一件这样也着急了,很疑惑地看着张辰,问道:“年轻人,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到底懂不懂古董啊,你可别瞎说啊。这么漂亮的碗,除了皇帝谁能用啊,你该不会是诓我吧。”

张辰不怕他不上套。指了指身后已经摘了牌子的博雅书社。道:“这里,我刚刚买下来不久,以后会开一间古玩店,你说我能不能看得准呢。我也是看在曹大爷的面子上才跟你说这些的,别人求我我也不一定会说一个字,还真当自己拿着什么宝贝了呢。看见那边的那台劳尔斯.路易斯了吗。那车就是我的,还有它前前后后的商务车和suv都是我这些手下的。你觉得我会稀罕你这几只破碗吗?

就你那点小心思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吗,你这样的人我见过太多了。只要你露出一个表情来,我就知道你想用这碗来骗我。我没有报警抓你,就是看在你和曹大爷还有点交情的份儿上,要不然你现在已经在局子里喝茶了。”

张彻这顿话说的的确是够狠够吓人的,对方明显已经被镇住了,京城的水深这是谁都知道的,能够买下曹大爷这间店,还坐着劳尔斯.路易斯的人,指不定是多大的人物呢,着实是惹不起啊。

想到这里,声音有点哆嗦地向张辰问道:“那啥,大哥,我也是鬼迷心窍了,你可别报警抓我啊,饶过我吧。我实话实说,这碗其实就是我从我们县里买来的,他们家让鉴定是假货了,我花了五千块钱买过来,想到京城来看看能值多少钱。

可是来了才发现曹大爷已经走了,我就想去别的地方在看看,也许还能值个万把块的呢。碰见你的时候觉得你应该是个有钱人,就起了心思想要卖给你,大哥,我错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张辰叹了口气,道:“算了,你毕竟和曹大爷也是有过交情的人,我不但不能报警抓你,还得想办法帮帮你,真都是什么事啊。这样吧,你这碗是五千买的,我花五千买下来,保证你不赔钱就行了,在我手里总要比在你手里好办,你说这样行吗?”

“行行行,简直是太行了,大哥,我真谢谢你了……”对方已经被吓着了,还一个劲儿地道谢呢。

张辰装作不耐烦,点出五千来给了他,把碗接在自己手里,道:“行了行了,哪那么多废话,你跟我的人去车那边写个协议,我接下来也好处理,写完就赶紧走吧,看你那点出息。”

三天以后,张辰见到这六只碗的事情已经给卢俊义等人知道了,饭后聊天的时候,连天乃昘都有些忍不住了,笑着道:“这可又是一个超级大漏啊,五千块钱买了六只乾隆御制的瓷器,而且还都是目前绝无仅有的,我看至少也要用你那书店才能换到一只吧,你小子还真是发大了。”

一边的石磊也是感叹道:“辰哥的运气太妖孽了,本以为他买那院子是花了不少钱的,可是跟着那院子来的就是至少六个同样的院子,连这样的买卖都能赚到,我有时候真怀疑你究竟是不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