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89章 漆中藏宝

第五八九章 漆中藏宝

感谢:盗海大侠、书友120402093411053、入戏悲伤!演绎绝望。([])。同学的打赏!

感谢明者不灭同学的月票支持!

自从捡漏协会成立以来,各种大大小小的漏就很难藏住了,捡漏流的会员们至少每两周就会在京城的各大古玩市场进行会比,以图为自己攒下更多的几分,拿到每年一度的捡漏王大奖。

这个大奖不是什么公众性的,也不是被广泛认可的,但是含金量却大得很,原因无它,只为捡漏协会里都是古玩行的高手,能在这些人当中拿到前几名,那绝对是一种殊荣。

还有一点很实惠的,就是捡漏王的前五名可以领取一件奖品,奖品就是捡漏协会的会长张辰在本年度会比中捡到最大的五个漏。张辰的眼里很难看得进小物件,但凡是他捡来的漏,少说也要在百倍以上的价值差,而且没有庸品,就是为了这件奖品都值得拼一把。

京城一般的藏友和爱好者们,现在是真的怕了这些捡漏流的家伙,哪个市场被他们盯上,当天去的顾客们就只有等着倒霉了。捡漏流的人一过,就像蝗虫过境一般,基本上就留不下什么好东西了,再进去能卖的基本都是正价货。

就算有漏留下来了,也不一定能捡得上,捡漏流的人都看不出来,其他的藏友就更不用说了。也正是因为这种内部竞争和奖励的方法,不允许卖正价货的原则,让捡漏协会会员们的眼力都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这就是捡漏协会真正的好处。

现如今捡漏协会在古玩行是绝对的香饽饽,想要入会的标准比以前提高了很多,没有相当的能耐根本就不可能被通过,协会内部的会员也不愿意有名不副实的人来坏了捡漏协会的名声,这可是金字招牌。

捡漏协会的名声现在可不只是在京城,华夏范围内只要是古文化发展差不多的城市都有类似的组织,连海外的一些华侨聚集地区都出现了这样的团体。还有一些地方上的见刘协会提出要挂靠在京城捡漏协会下面的。张辰和几大理事都因为不好管理,可能会伤及名声的担忧拒绝掉了。

而今天,捡漏流再次光顾潘家园市场。今天并不是大规模行动,只有一个七人小队;但是这个七人小队中,就有六个是捡漏协会的高手。如果把这个消息说出来,几乎八成以上的商贩都会仔细检查一遍自己的所有货物。然后会观察每一个客人的相貌和动作,只要是值得怀疑的东西,翻脸都不能卖。

今天来的这七个人正是张辰、天乃昘、卢俊义、张沐、闻阔海、石磊、何向东,他们今天的目标就是在两个小时内每人捡一个漏,必须是大漏。作为汇德斋的第一批镇店之宝。如果谁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做到,就得从自己的藏品中拿一件像样的出来,并且要请一顿饭。

进到市场以后,七个人就分开各自行动了,张辰本来还要带着张沐的,但是张沐却不同意,还说跟着他就会依赖他,那不是作弊吗。张辰无奈。只好是任由她去了。

张辰一个人就更加清闲了。他是一点也不着急的,在进入市场不久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目标了,一只犀角杯和一只蜜蜡杯。只不过这两件是被别的东西“包装”起来了,从外面看上去就像是两只笨重的油漆被子,把里边的雕花内容都遮掩住了。完全看不出里边是真么东西,反倒是想一件普通的旧货似的。

卖这两件东西的摊子。也不是什么正经古玩摊子,实际上就是一个卖旧货的地摊。货品大多是一些老年画和老军品,还有搪瓷器皿和好借钱的小红本之类的,挂起来的床单上别着若干的毛爷爷像章。

这两只杯子就在摊子上最不显眼的地方堆着,和它们扎堆儿的是一只老饭盒装着几只三十年前的煤油打火机,还有用不知道是狗腿还是狼腿骨头做的烟管,总之都不是什么值钱货,估计也就是十来八块的。

张辰注意到这两只杯子,是因为它们被地上的四个字,因为杯子已经侧翻变得非常明显,虽然距离并不近,但是张辰的实力还是足够妖孽的,它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四个字“吴天成杯”。

这两只还算打磨得光滑的杯子,外表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不过是一只红色一只黄色,上边用黑漆花了些鸟的图案,画工也没有什么看头,但是却要在杯底上留下款识,这就让人很感兴趣了。

张辰释放出意念力去观察那两只杯子,杯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杯底上的四个字比较特别,黑漆并不是填塞进去的,而是里边的颜色从外边打磨出来了,这孩子真是有点意思。

这样的杯子可以说极为难看,根本找不到美感可言,唯独特殊的地方也就是那四个字了,估计摊主也是因为有那四个字才愿意试试看的,毕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张辰在杯子表面检查了好几遍也没什么收获,遂即把意念力移向了那四个字,从那里的漆面开始向内穿透,看看这四个字是不是想自己所想的那样,只是由内而外的一种表现。

当意念力穿透了底层的红漆,进入到黑漆内的时候,张辰渐渐就发现不对了,这黑漆也是分为两层的,外层是黑漆,而里层则是一种类似于橡皮泥的东西了。

张辰已经可以肯定,这里边一定有什么问题,把意念力就继续向里边穿透,果然在这层的下边还有一薄如蝉翼的隔膜,隔膜的里边才是真正地好东西。等到张辰把两只同样伪装的杯子从外到里看过了之后,也就明白“吴天成杯”是什么意思了。

“吴天成杯”中的吴指的是吴中,也就是现在的姑苏;杯指的肯定就是杯子了,但是另外的“天成”指的是一个人的名字。这四个字的意思是说,这两只杯子是吴中一个叫做天成的人制作的。

那就怪不得要用这么密实的方法掩藏起来了,当年这东西可是黑五类里边的人才会用的,只要逮住了肯定就是没收,至于之后是毁坏还是进贡到上边去,那可就不得而知了。只是这人的掩藏方法是在有意思,用了这么多的油漆,不知道算是笨办法中的笨办法,还是大巧若拙。

这两只杯子一直是犀角杯,另一只是蜜蜡杯,两只杯子的雕刻纹饰完全相同,都是花开富贵龙凤吉祥的纹饰,杯柄在沿口处分作两头,一龙一凤巧夺天工。在杯柄的角落处,刻着几个米粒大小的字“吴中鲍天成治”。

这下可把张辰给乐坏了,这是鲍天成的作品啊,鲍天成是明代吴中专门雕刻犀角的艺人,其作品以手法巧妙精绝,造型古雅秀丽而闻名。张岱特别推崇鲍天成的手艺,在《陶庵梦忆》中将他和陆子冈齐名,可见其手法之精妙毫绝。

这两只杯子的确是好,足以在任何一间古玩店排的上名号,但是却不能作为汇德斋的镇店之宝,犀角和蜜蜡这类材质的东西并不好保存,而且这两只杯子对一间并不打算卖重器的古玩店来说,也有些太贵重了,警卫设施都要增加不少。

所以说这两只杯子只是张辰自己的猎物,镇店之宝还得继续去找呢,而且张辰也不愿意自己总是表现的超过这些朋友太多,偶尔放放水还是必要的,别把头一名丢了就好。

看到众人都走远了,张辰才返回到刚才入口处也不远的摊子上,拿起几件无关紧要的东西问了问价钱,然后才拿起那两只杯子来,准备跟老板讨价还价。这可不是什么抠门或者什么的,在古玩市场里就是这样,如无特殊情况永远要砍价,尽量避免用原价购买商品,哪怕是三块五块的也必须要搞一下的。

“老板,你这是什么玩意儿啊,下边还带着底款,这吴天成真没听过啊,手艺也够潮的?”张辰把俩昂纸杯子都拿起来,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吴天成就更是没听说过了,具体是什么东西就不好说了,应该是有他的用意的,看上好的话两百块你都拿走。”摊主肯定是要夸一下自己的东西,总不能说是垃圾吧。

张辰可不是菜鸟、初哥,不屑道:“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不久俩油漆团子吗,还一百一个,你好意思要我都不好意思给。一个十块,我帮你处理了。”

“哥们儿你开玩笑吧,我的辛苦钱都不止十块啊,两个一百吧。”

“最多二十,再多你就得笑话我了。”张辰给出了摊主基本的底价了。

老板也不想再那两件上多费心思,看了看张辰,道:“两个五十,能行就拿走。”

张辰也不再为了十块八块费口舌了,五十块钱给了摊主,小塑料袋把两只杯子装起来放进包里,接着去找他的下一个目标了。

这时候只不过采用去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剩下的一小时四十分足够张辰在潘家园市场找到至少两件合适作为汇德斋镇店之宝的物件。

张辰连晃带逛地在潘家园溜达了一阵,捡了两件非常合适的东西,还在马三立店里喝了两杯茶,了解了一下古玩店家俱的制作进度,和马三立聊了点古典家具的问题。

这才赶着正点的时间去到了汇合的地点,他准备拿出来交差的,是一件蓝釉描金荷花纹仿青铜匜,足够他今天稳坐第一的位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