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90章 五牛图(上)

第五九零章 五牛图(上)

感谢:风云71同学的月票支持!

(本书中的《五牛图》和现实中的并不是一幅,大家能否猜到这幅《五牛图》的含义,关于这个会有两百币的悬赏,希望大家踊跃参与,谢谢!)

刚刚和大家一见面,张辰就开始自我检讨,道:“今天不论输赢,最后都是我请客,咱么也不去汉府了,显得我没有诚意,我听说往兴县那边走开了一家草原烤肉味道一流,今天咱们就吃个烤全羊去。”说完就招呼崔正男过来,让他去订草原烤肉的位子。

张辰的行为把大家都搞得很不明白,只要是这方面的比试他就没输过,今天这种情况就更不可能了,可是他说的又是不论输赢,这就让人都搞不明白他请客的原因是什么了。

石磊抢在众人前面开了口,问道:“辰哥,你今天没事吧,怎么是不论输赢你都要请客呢?”

“其实也没什么,我要请客是因为我作弊了。”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有些事就没必要遮遮掩掩,张辰更是不会隐瞒那两只杯子的事,只是要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而已。

看着众人依旧是不解,甚至是有些曲解的眼神,道:“你们都想什么呢,我所说的作弊可不是拿我现有的藏品来顶替,我有那么无耻吗?我之所以说我作弊,是因为我前前后后一共买了四件东西,然后从其中挑出一件来,所以多少有点不公平了。”

这话一说出来,另外的六个人都有点发晕了,两个小时之内大家都是在拼命地找最好的,到头来也就是找到一件,最多也就是两件了,可是他却能找到四件,还是石磊说得对啊,这家伙就是一个非人类。

卢俊义很没义气地鄙视道:“行了吧你啊,你这哪是在承认错误。明明就是在炫耀嘛,你一个人捡了四件,我们就只有一件。你是想说明你比我们眼力好呢,还是想说我们傻呢。如果说眼力,那你肯定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这个我们大家都承认;但是你要借这个来比喻我们傻。那你可就真的错了,因为我们几个也都不止一件。

比试归比试,但也没有规定只能买一件吧,既然时间有富余,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也挑两件呢。不可能放着漏不捡,就那么白白错过了吧。”

何向东也小作者打趣道:“就是啊,辰哥,我也觉得你又炫耀的嫌疑。论眼力你的确是牛,可是也不能说明你就完全能胜出啊,也许你遇到的不是最好的那件呢,潘家园这么大,总不可能好东西就你能遇到吧。赢不赢的咱们得避过了才知道。”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闹腾了一气之后。才开始拿出自己中意的那一件来,进行今天的收获比拼。至于谁请客的问题,根本没人去关心,哪个也不会在乎这一顿饭,不过就是为了热闹一下而已。

比试的结局基本上是早就注定了的,张辰花八百块捡的蓝釉描金荷花纹仿青铜匜毫无疑问地得了头名。卢俊义一千三的汉代玉鸟璜排在第二,张沐很幸运地花两千块捡到了一副明代刘谂的阿富汗青金石透雕象棋的了第三。最悲催的就是闻阔海了。就像何向东说的那样,他选择的那一片今天都没什么好货。三千块换来的珊瑚玉佛一套排在了最后。

张辰的另一件大漏是一尊北宋时期的阴沉木老君像,这个不用说太多,看那一尺多的高度就能明白,能找到这么大一块合适的阴沉木就已经是宝贝了,能雕刻这样木料的人,必定是顶级的大师,价值不比之前的那件蓝釉描金荷花纹仿青铜匜低一点,估计就是到手的价钱相对要高。

而张辰今天得到的最大的两个漏,现在众人还都没有看到呢,看到的只是两块油漆疙瘩,还带着一行恬不知耻的“吴天成杯”款识。不过既然张辰能看上这两件东西,那就肯定是有内容的,这个要等到去了饭店之后才能再看,现在不是很方便。

大有收获的七个人收好了东西向着停车场走去,边上还跟着或者明显或者不明显的护卫队员,这种市场里人多眼杂,护卫们都提着十二分的小心。

几个人边走边聊,转过弯就是最后一排店铺的区域了,却在转弯的时候发现另一边店铺头上的一间店铺前面围了不少的人,里边还传来了一阵咆哮声。

“你们太不讲理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大不了我不卖就好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呢,讥讽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吗,城市里的人没有一个好人。”

这个声音刚落下去,就听另一个声音道:“你这个乡巴佬,不老老实实在家种地,偏要跑到京城来骗钱,赶快给爷滚蛋,要不然就把你这破画给你撕了。”

听了没有两秒钟,还是这个嚣张的声音,道:“你们几个都是瞎子吗,还不把这个乡巴佬给我赶出去,留在这污染店里的空气吗?”

“我自己会走,用不着你们赶,把画还我。”

“嘭……”

“狗日的乡巴佬,老子的嘉庆官窑啊,你他妈,就是买了你也不够给来自赔偿的。你们还愣着干嘛,把这个乡巴佬给我拦住,打碎了我的东西还想走吗?”

好一通的乱啊,也就是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至少发生了两件事。先是某古玩店老板训斥一个疑似为骗子的外乡人,接着又是外乡人碰碎了店老板的瓷器,接下来估计也是个大麻烦。

“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碰到你的东西,是你店里的服务员把我推倒那边的,那个花瓶也是你的服务员打碎的,就在这个人推我的时候,那个服务员把花瓶碰到了地下打碎了,你们这是在冤枉好人。”

张辰本来不想管闲事,这种碰碎了东西或者扯坏了书画的事情常有发生,协调者解决一下就没问题了,而且市场里也有保安和保卫办公室,一般也用不到外人来插手。

但是在听到所谓的外乡人说出那段话之后,张辰就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插手这件事了。他可以断定那个店老板是在碰瓷和讹诈这个外乡人,如果任由这样的是发展下去,无异于纵容这种不良风气和违法行为的蔓延。京城的古玩、收藏市场可就要臭名远扬了。

“等下一,咱们都过那边去看看吧,我觉得有必要帮助一下这个外乡人了。京城的古玩市场鱼龙混杂不假,但是却不能有这种害群之马出现。咱们当中有一半以上都是藏协的,遇到这样的事就更要管一管了,要不咱们不就成了泥胎菩萨了吗。”

大家都能听懂张辰话里边的意思。那个店铺的老板在讹诈外乡人,可张辰又是怎么知道的呢,现在可是还距离着差不多二十米远近呢,光凭几句对话是不可能做出准确判断的啊。

卢俊义问道:“小辰,你怎么能够确定是碰瓷呢。也许是真的把嘉庆官窑给碰碎了呢,这个也不是不可能啊。”

张辰也知道自己话说的太急,没有说出能够让大家信服的东西来,笑着道:“因为那间店我在一个小时之前进去过,多宝阁上的确是有一只嘉庆官窑的梅瓶,两千年左右制造的。”

两千年左右制造的嘉庆官窑,这不就是赝品吗,的确是在讹诈外乡人了。众人跟着张辰的脚步向那间店铺走过去。心中却又开始佩服张辰了。只是进那间店看过而已,就已经把店里的情况给记住了,这家伙处处都要强出别人一大截,不服不行啊。

几个人来到店门口,外边已经围了二三十人,全部都在看热闹。没有一个愿意上前去拉拉架或者说两句公道话的,最多也就是感叹一下那个外乡人倒霉了。碰上这么一个恶霸店主。

张辰也没办法要求这些人做什么,只能是分开门外的人群走进去。先让护卫队员把正在撕扯的双方都拦下来,然后才能解决问题。

店老板站在最里边,看到有护卫队员拦住了和外乡人揪扯的店员,很不高兴地站出来,指着两个护卫队员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干扰我们的事,这个乡巴佬撞碎了我的嘉庆官窑梅瓶,你们现在把它拦开了,如果他跑了你们能付得起这个责任吗,那可是价值千万的东西,你们赔得起吗?”

“我还没听说过什么样的嘉庆梅瓶能价值千万呢,这位老板你能给我说说吗,让我们大家都开来眼界。如果真的是价值千万的话,我想这位外乡兄弟也赔不起吧,那你准备怎么办呢?”张辰看着店老板的张狂样儿就实在不爽,碰瓷的好像永远都欧式那么理直气壮,被碰瓷的人又都是陪着小心,这世界颠倒、畸形得太厉害了。

店老板用眼角看了看张辰,依然是相当不屑的语气,道:“你是干什么的,不懂就别瞎说啊,嘉庆官窑的梅瓶有很多价值千万以上的,这东西叫古董知道吗,随便一件都很值钱的。小伙子,我劝你不要在这儿捣乱,这地方可不是你随便就能怎么样的,这潘家园里我赵望员还没有人敢管呢,当心你连这市场都出不去。”

张辰低头看了看在这个店老板,个子差不多有个一米七左右,满脸的横肉泛着油光,眼珠子要比一般的人黄了很多,表情狰狞而可恶,还带着不少油里油气的感觉。就这副相貌也能看出来他不是好人,要说在潘家园里没人敢管他,这话不一定现实,但肯定是有些根据的,比如他的无耻和凶狠之类的。

越是这样的人张辰就越是不怕,连印度海军的驱逐舰对着开过来张辰都没有紧张过,怎么可能会把这么一只小小的臭虫放在眼里。

笑着问他,道:“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潘家园里还有没人敢管的呢,如果我今天非要管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对我,是让你这些店员们和我打一架呢,还是喊来市场管理处的人劝我离开,又或者你会叫来百八十的黑帮人员帮你壮声势,你能跟我说说吗?”

赵望员也感觉到了张辰的不同,这个年轻人好现实真的不害怕的样子,也许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像这样的年轻人只要教训过了之后,就会马上变得乖乖的,比小猫还要乖。

走进了张辰,恶狠狠地看着他。邪笑道:“小伙子,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离开,我可以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否则可就别玩怪我不客气了,到时候市场管理处和保卫处的来了,他们可是会好好招呼你的,你可别吓尿了裤子。哼哼。”

“你就这点能耐吗,我还以为你多了不起呢,不过如此而已。我跟你说,我其实已经报警了,你这里根本没有嘉庆官窑的瓷器。打碎的只不过是一件赝品,最多也就是个百八十的价格,你就敢敲诈勒索一千万,你这胆子还真够肥的啊,还是你穷疯了呢。”

张辰就是要让这个店老板把他的后台全都搬出来,看看到底是在和潘家园的什么人在给他撑腰,让他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在这里公开讹诈,还敢威胁说要让管理处和保卫处的人给他出面。让自己离不开潘家园。

看着店老板黄油油的眼珠子。冷声道:“我现在就要带着这个无辜的外乡人了离开,到是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店老板听张辰说报警了,而且张辰说的很明白,他这里根本就没有真东西,哪来的嘉庆官窑给别人碰啊,这心里难免就有一点慌乱。人这心里一慌一着急。就很容易出错,容易失去冷静的头脑。

店老板也是一样。慌乱之中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不过他还算哟点头脑。给店里一个店员打个眼色让他去找人,自己才拦在了张辰面前,道:“小伙子,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这地上的碎片可都还在呢,咱们是不是的找人来鉴定一下才好。如果鉴定这是真的,那你们就得赔钱,如果是假的,那我就自认倒霉放你们离开。”

张辰早已经发现店老板给店员打眼色了,他等的就是店老板搬来他的后台,这样才能真正意义上地杀鸡骇猴,让这里的市场风气有一个大的转变。这个叫赵望员的家伙肯定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但是却没有闹出大事来,旁边的那么多商户也都不敢管,这里边的问题可是不小啊。

这时候负责求援的人已经出发了,也就不再和店老板兜圈子,直接等着答案出现就好了。冷冷地看了店老板一眼,道:“好,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能找来个什么样的人做鉴定,也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

说完就和田乃昘等人在店内会客的沙发上坐下来,也没管外边卫瓘的人群,更不会管一脸愤恨的店老板赵望员,七个人坐在一圈沙发上随便聊了起来,完全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

留了几句之后,张辰想到了那个外乡人,好像是来卖画的,不知道他要卖的是一幅什么样的画。看这个店老板也不是什么懂行的,估计就是靠着有点关系老潘家园弄了个店铺,能卖赝品就卖点赝品,能遇到碰瓷的机会就敲诈一把,真有好东西他也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站起身走道外乡人跟前,道:“兄弟,我听说你是来卖画的,能把你的画给我看看吗,如果我喜欢的话,也许会买下来。”

外乡人大约二十出头的样子,个头并不高,脸上因为刚才和两个店员的撕扯的时候碰在了门框上又一块乌青。听到张辰和自己说话,抬起头看了看他,觉得这个人帮了自己的忙,应该是比较可靠的,至少不会像刚才那个人一样讥讽自己吧。

打开自己的布包,拿出一幅棉布包裹这的横轴来递给张辰,道:“你看吧,如果你能看得上,我可以便宜点卖给你,你这人比他们好。”

张辰接过横轴来呵呵一笑,道:“不只是我,大多数人都是不坏,你只是遇上了一个黑心商人和几个狗腿子,如果你是去到别的商铺里,一定会比这间店好很多的。”

外乡人也知道张辰的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刚刚说了一句城里人没好人,的确是不大合适,憨憨地一笑,道:“大哥,我知道我刚才那话说的不对,那时候我也是因为着急,说话没过脑子,现在你让我说我也不会说了。不过这市场里边的人还真不好打交道,一个比一个不礼貌,说我的画是假的也就算了。但是他们总能够笑话我是乡下人,和就让人接受不了了,乡下人就不能有好东西了吗。”

“嗯。你说的不错,乡下人和城里人都应该是平等的。只不过哪里都有好人哪里也都有坏人,有时候是乡下人进城遇到了不好的城里人,有时候是城里人碰见了不好的乡下人。所以才会有了这种不理解,等到社会再进步一些,乡下和城里都变得很发达的时候,这种误会就会慢慢消失了。”

张辰一边和外乡人说着话,一边打开了手里的横轴。设色纸本。画面并不太大,卷首是四字行书“艺意绝伦”,后边跟着一篇蔡京的附文,接着就是近三十厘米高、一米六左右宽的画面。画面上一共是五个人的全身像,每个人的右侧都有他们的名字两句类似于简介的诗文,画面右侧边是“五牛”两字,空白处有怀素、李煜、蔡京、赵孟坚、徐渭、等唐宋元名家的题跋。

张辰看着这幅画,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把意念力覆盖到整幅画上。画面上有两层红色的光芒,蔡京的附文是四层蓝色的光芒,最前边的卷首是七层绿色的光芒应该是徐渭的字,这是一幅真迹啊。

虽然这幅画并没有作者的印款,但是从画风和笔力,再结合现有的画作来看。这幅画应该是唐初大画家阎立本的真迹。

当初在吴世璠的宝藏中,张辰就已经得到了包括《窦建德像》、《王右军像》、《秦府十八学士图》。以及完整的《烟凌阁二十四臣像》等二十七幅阎立本的真迹,可以说多一幅阎立本真迹对他并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但是这幅画就不同了。它不仅仅是阎立本真迹那么简单,还有这更重要的意义,可以说是隋末唐初第一画作。

张辰看过之后就再也不舍的放下了,装作还没有看清楚,问外乡人道:“兄弟,你这画是从哪得来的啊,是家里流传下来的,还是别人赠送的呢?”

外乡人估计是多别人说了很多遍了,这时候说起来就像是背课文一样,道:“这是我们家祖传的,我妈说她听我爷爷说过,这是真正的五牛图,但是有了故宫里的那幅,这幅就不再是五牛图了。这幅画一直就在我家箱子里放着,这会是因为我家乡半个牛羊养殖场,才想起来这幅画还能值点钱,打算用卖了画的钱和家里的继续再借上一点,开一个养殖场。

可我们那边是偏远地方,没人认这种东西,我妈就让我带着画到京城来看看,这里到处都是大人物,应该会有人喜欢这种东西。可是我转了有几十家古董店了,没一个人愿意高价买这幅画的,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信,只是说这画是近代的仿品,根本不值钱,最多的一个也不过给我三万块。

到了这家更是气人,这个店老板看了画之后就开始笑话我,说我是什么癞蛤蟆,拿着这种烂东西到处骗人,让我赶紧回乡下种地去。我说他不识货,他还要把我的画撕了,我这才和他们闹起来,还好没有把我的画毁了,要不可就没办法和家人交代了。”

张辰这时候偶也知道了,这小子并不知道这画的真正价值,经过那么多人的打击之后,基本上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这幅画基本算是没跑了。

点点头,道:“嗯,你这幅画还算行,给三万块的确少了,根本不符合现在的行情,像这种一百多年的画,哪怕是仿品也不止那个价钱。这画我看着还行,你准备卖多少钱啊,合适的话就卖给我吧。”

外乡人根本没想到突然就冒出一个愿意买画的人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愣了半晌之后,才道:“这画在我们家最少也有好几十年了,嗯,你想要买的话,得给我三十万才行。”

张辰在外乡人报出三十万价格的时候,看到了他表情中的犹豫和眼角闪过的一丝窃喜,特发现了他因为紧张而有些微微颤抖的肩头。心说这外乡人也有精明的,知道遇上喜欢这幅画的人就给个高价,说不定就能多赚一些。只不过是他做的还不到家,失去了与那边呢属于他的那份淳朴,却没有沉淀出应该有的沉稳,表现出的只是一些小聪明而已。

看来这幅画并不是没人愿意买,上边有众多名家的题跋和印鉴,哪怕被认为是赝品都可以,能够仿冒出这么多名家的字迹和印鉴。也至少能值和十几二十万了。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家伙的贪婪,所以才导致这幅画没有卖出去,不完全是别人的错啊。

知道了外乡人的想法。张辰心里就更有底了,装作一副很为难需要思考的样子,皱着眉头捉摸了片刻,又接着做出有些不舍。但是不得不放弃的表情,开始卷那幅画。

外乡人这时候开始着急了,他一直在关注张辰的表情,也看到了张辰无奈的样子,听到了张辰微微的叹气声。心里暗怪自己要价有些高了。

忙道:“大哥,不要那么高,二十万也可以的,有二十万就足够我们家开养殖场了。”

张辰还是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摇摇头道:“这幅画的确是不值那么多钱,你在找找别人看吧,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也许能能够找到一个愿意买下来的人。”

外乡人从张辰出现的时候开始。就觉得张辰是个好人。也看出了张辰是个有钱人,所以才有了要沾点便宜的想法,开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有些不敢想象的价码。可他哪知道,张辰在价格方面从来都是无敌手,永远都是奔着最低价去的,追求的就是价值差的最大化。

也就是今天听他说要回家开养殖场。觉得应该给他一点鼓励,才打算话二十万买下他的画。但是当他的表演被张辰看透之后。心中的那点同情和鼓励也就没有了,这时候最重要啊的就变回了最大的价值差。

外乡人也不傻。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愿意买画的有钱人,怎么可能就此放过呢,见自己报出二十万张辰还不动心,反而是说这画没有那么高的价值,估计这是不是快到这幅画真正的价值了,又尝试着给出一个十八万的价格。

张辰越来越觉得这个外乡人狡猾了,和他相对淳朴的相貌一点都吻合,而且还知道玩计策。这是在挤牙膏啊,不给他来点硬的怕是不会张大嘴巴了。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加快了卷画的速度,卷好之后一边把话系起来,一边道:“兄弟,看来我是帮不到你了,这幅画你自己收好了,等下你在去其它地方打听打听吧,也许你真的会走运也说不定,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外乡人这下是真的急了,张辰的脸上看起来绝对是童叟无欺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贪心了,怎么就开除了哪啊么高的价格呢,别人都是给一两万,最高给三万,在老家的古董店里更是只给到两万五,自己怎么会那么贪心呢,三十万可不是小数目啊。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主动要买的,而且还是刚刚帮助了自己的人,这么做真是不合适啊。

想是这么想的,可心里的贪念却很难压下去,咬了咬牙决定再试一次,道:“大哥,十万块不能再低了,我还要回家开养殖场呢,要不就凑不够钱了。”

张辰心里一喜,连博取同情这一招都用上了,这应该就快到底了,拿起最后一根稻草决定加上去。

这次的表情更坚决了,把系好的轴子往细布里一包,递给了外乡人,道:“真的是帮不到你,我的钱也不是白来的,兄弟,干什么都得脚踏实地啊,等下这里的事情完了你再去转转吧,希望你能够走大运。”

万象人彻底崩溃了,原来这幅画真的不值钱啊,不是别人没眼光,而是自己太贪心了,算了,便宜点就便宜点吧,总比放在家里烂了要强。

把轴子再次交到张辰手里,道:“大哥,对不起,是我太贪心了,三万块你要的话就拿走吧,真的不好再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