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96章 女神歌声的传说

第五九六章 女神歌声的传说

郑达瓦拿出来的这条围巾正是“沙图什”,也就是藏羚羊绒制品,一种最昂贵和稀有的羊绒制品,是除了珠宝首饰之外最受女性欢迎的饰物。xinqing/一件小小沙图什的披肩就要最少五千个美金,这样一条大围巾至少要一万美金以上才能买到,这礼物也有些太贵重了。

“沙图什”是波斯语“杀htoosh”的音译,“杀h”在波斯语中是帝王的意思,“toosh”翻译成汉语就是羊绒,“杀htoosh”也就是羊绒之王,也被称呼为“软黄金”。

沙图什在非凡的保暖功能和无比柔软的触感之外,还有一个最为值得称道的特点就是轻柔。一条大大的围巾或者披风不过也就是一百多克,能够从一枚戒指的圆孔中穿过,又被人们称之为“戒指羊绒”。

藏羚羊因为常年生活在高海拔的高寒地区,体表的底绒柔软而细腻,保暖性相当强大,且弹性出众。藏羚羊非常善于奔跑,想要捕获相当困难,所以获得藏羚羊绒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猎杀后取绒。每一件最普通的沙图什制品,都要以至少两只藏羚羊的生命为代价,大一点的围巾所需的更多。

所以,每一件沙图什制品都是不可多得的,被东西方各国上流社会的太太、小姐们所追捧,也正是因为它的难得,导致藏羚羊的数量持续性爆减。可以说每一件沙图什制品都是用藏羚羊的生命织成的。

藏羚羊已经被列为国际级濒危物种和一级保护动物。猎杀藏羚羊和买卖藏羚羊器官、制品属于非法行为;并且被列入《华盛顿公约》的一级附录,这一级别都是若再进行国际贸易会导致灭绝的动植物。

张辰看到了郑达瓦拿出来的这条围巾,要比一般的沙图什围巾大好多,差不度有将近三米的长度,宽度也应该有一米三以上。想要织好这条围巾,至少得杀五到六只藏羚羊,如果遇到已经开始脱绒的藏羚羊,数量还会更大一些。

张辰表现得很冷静,他并不反对奢侈,也不完全反对搞些野生动物来享受。否则特也就不会去捕捉那些鱼蛇鸟兽了。但是一定要适可而止,要有针对性地捕捉,不能以危害物种繁衍和自然规律的方式去做。

如果郑达瓦的这条围巾是肆意猎杀藏羚羊得来的,那张辰和他也就没什么以后可言了。今天就是最后一次友好的见面。但是张辰也不能单凭这一点就断定郑达瓦做了什么,他通过喀什米尔地区的贸易就可以得到,而且边藏人总会有他们自己的办法,先看看他会怎么说吧。

郑达瓦也知道这种东西很敏感,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很容易会被张辰误会。说完希望张辰不要拒绝之后,抬头看了张辰一眼,发现张辰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也不知道张辰现在想的是什么,总不能让他误以为自己是那种人吧。

继续解释道:“一般的‘沙图什’都是猎杀藏羚羊后取绒。然后交易到喀什米尔地区再加工,甚至要到了欧洲那边才会开始加工,我们可以称之为死绒。死绒因为是在藏羚羊的尸体,甚至是已经剥下来的皮子上取绒,不但获得的羊绒数量很少,而且品质也不可能达到最好的那种。

但是这条围巾不也一样,这条围巾用的是活绒,是从藏羚羊身上自然脱落下来的,没有间断过来自藏羚羊身体的滋养,所以要比死绒更加的柔软。更加有弹性,也要比死绒轻很多。这条围巾长度达到了两米八,宽度也有一米四五,但是只有一百四十克重,同样可以从戒指中间穿过。而且很轻松。”

藏羚羊绒居然可以通过**自然脱落的方式采集吗,这种方式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不可行的。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偷猎、盗猎的人了,张辰对于郑达瓦的话并不能很相信。

问道:“藏羚羊绒可以这样得到吗,如果真的能够做到并且推广的话,对于保护藏羚羊和边藏生态环境可是一件大功劳啊,同时也能够多出一条发展地方经济,赚取大量外汇的财路,你能确定吗?”

郑达瓦无奈地笑了笑,道:“这种做法我可以确定,因为这条围巾就是我家的作坊里生产的,我亲眼看到过公认采集杨容乃公的情境,也见到过洗绒和纺织这些步奏。不过很可惜的是,这种方法不能大范围推广,我们家也只是从前年开始尝试这么做,每年只能选到上好的藏羚羊绒不到三斤,最后的成品也只能有这样的围巾六条左右,其它的都只能达到二级品质,只是比喀什米尔羊绒强一些罢了。

不过我们家做这些东西也只是为了赠送一些贵客,并没有打算通过这个来贸易获利,所以也就不太在乎产量和经济方面的问题。只是每年到了藏羚羊快要脱绒的时候,就开始准备在它们路过的地方设置大量的围栅栏,总能够捕捉到那么百十只藏羚羊,再把怀孕的都放走,剩下的就只能有一半左右了。

等到脱绒结束之后,藏羚羊就会被放走,工人们也开始收集羊绒,然后进行筛选和分类,以及各种制作。各种工序完成之后,大概能得到最上等的羊绒两斤多不到三斤;二级品要多一些,大概能有四十斤左右,品质和市面上的沙图什差不多。我们家会把这些羊绒制作成衣裤,同样也是赠送使用的,今天我也带来了一些,都是送给张先生家人的。”

张辰听郑达瓦说完也就明白了,他们家在每年的春夏之间就会捕获藏羚羊来人工养殖,等道脱绒之后再放走,用采集到的羊绒来制作礼物送人,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不过这也让张辰完全相信了郑达瓦的话,如果他们家真的是通过猎杀藏羚羊得到那么多的羊绒,怎么可能会舍得制作成为衣裤呢,那得是多奢侈的行为啊。

不过这小子今天送的礼太重了,估计是在感谢师弟正男对他的救命之恩,另外也许还有些想要结交自己的意思,毕竟他们家是以做生意为主的,总得为这方面考虑考虑。这些张辰倒是不太介意,只要是真正处得来的朋友,又不是有什么坏心眼,能帮忙的时候还是可以帮一下的。

张辰真正有想法的是那些藏羚羊绒,不知道郑达瓦家人是怎么做到的,张辰很想了解一下,如果能够很好地利用起来,或许就可以成为一种保护藏羚羊的重要手段呢。不但能够保护了藏羚羊,还能够获取不菲的利润,这可是正经的大好事啊。

张辰想了想自己所要知道的东西,问郑达瓦道:“达瓦,你们家是在什么地方进行藏羚羊脱绒之前的养殖工作,和羊绒采集工作的呢?还有就是藏羚羊的喂养如何进行,我听说人工饲养的很难存活的。如果你们家能够做大,那就证明藏羚羊至少是可以短期人工饲养的,这将对保护藏羚羊工作有极大的好处,你如果知道的话,能说给我听听吗?”

这种方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人工的成本比较大,而且能够达到喂养条件的人又少得可怜而已,并不是什么大秘密。

郑达瓦见张辰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又说到了动物保护,也愿意给张辰帮点忙。道:“是这样的张先生,首先我们家是用围栅栏来捕捉藏羚羊,这样可以保证藏羚羊完全不会受到伤害,但是效率上要差很多,这也是我们家没办法大量生产这种羊绒的原因之一。捕捉到以后的饲养阶段是在当惹雍湖岸边来进行的,而且只能在当惹雍湖岸边才能人工饲养藏南领养。这也是这种方法不适宜推广的原因之一,当惹雍湖岸边的土地只在政府和很少数人手里有,其他人即使能够捕获藏羚羊也不能完成其余的工作,而喂养的食物等方面反倒不是什么难题了。”

“为什么只能在当惹雍湖的岸边饲养呢,是因为水土的原因还是什么其它的原因?藏羚羊的分布范围很广阔,从边疆到西海再到边藏,一直到华夏和印度的边境,这么大面积的范围内,却只有这里能够做到,应该是有什么特殊原因的吧?”张辰对这个问题很不解,当然这是商业有很多其他令人不解的问题。

“哦,这个还真是很少有人知道,因为这种说法来自于一个很古老的传说,我们家人也是在偶然的情况下才得知的,所以才开始进行饲养采绒,但是效果明显不是特别好。”

郑达瓦对于目前的藏羚羊绒采集并不十分在意,这样的效果想要大范围推广实在是太难了,端起茶水喝了两口,又接过了张辰递来的烟,谢过张辰之后,点起来抽了一口。

接着道:“这个传说在边藏也有不少人都知道,只有很简单的几句话,大致意思就是说‘每到当惹雍湖的女神歌唱的时候,藏羚羊就会跑到当惹雍湖的岸边来,把它们的羊绒献给女神’。但是相信这个传说的人却不多,毕竟多少年来谁都没有见到过真正的女神,也没有人见过藏羚羊在当惹雍湖边上脱绒的。

我小时候也听说过,当惹雍湖女神的更胜可以化作宝石,但是却没有听说过还能够吸引藏羚羊的,现在连宝石都见不到,藏羚羊的顺从和敬献就更加谈不上了,毕竟这种说法没有科学依据。”

郑达瓦对这件事算是很了解的,几乎把所有的信息都给张辰讲了,唯独讲到最后这一条的时候,张辰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