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97张 进藏计划

第五九七张 进藏计划

感谢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郑达瓦最后说的这个传说让张辰大为震动,很有那么点“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意思。这个消息给了张辰一个很重要的提示,如果真的如张辰所想,那可真就是一条保护藏羚羊的良策了。

传说当惹雍湖女神的歌声可以让藏羚羊敬献它们的羊绒,应该不只是一个传说,更像是一种类似于谚语的东西,传承着一种特有的只是和文化。

所谓当惹雍湖女神的歌声,其实就是张辰在鬼子六宝藏中得到的红色宝石“贡觉玛之歌”,真正当惹雍湖的女神其实并不存在,即使存在也不会保佑背叛她去信了佛教的当地民众,也许这就是红色宝石再也没有了的原因吧。

“女神的歌声可以让藏羚羊献上羊绒”这句话中,女神的歌声应该值得就是贡觉玛之歌,那种在光线的照耀下就会散发出氤氲之气般的红色光芒的宝石。那种宝石应该会产生一种特殊的射线,或者是一种磁场之类的东西,和藏羚羊身上的皮毛发生反应,致使羊绒自动脱落。

在资讯传播异常欠发达的古代社会里,尤其是像边藏、边疆、草原这些科技相对落后的地区,包括中原地区的很多地方也是一样,对一些自然现象和物理、化学现象无法解释,都会冠以“神迹”或者“祥瑞”之类的概念,还会用相对模糊化的语言来进行描述。

贡觉玛之歌在此之前已经完全绝迹一千多年,也许在藏区绝迹的时间会晚一些,但是也不会短太多;应该在后来被某些人全部控制了,否则这种极为罕见的宝石也不可能被鬼子六搜刮到那么多,很明显是若干年收藏才能够达到的数量。或者在民间曾经留下过一些,但是在后边的各种天灾**和战争等等的事故之下也都遗落失踪了。

就连“君子当以直报怨”这样的话都会被篡改为“以德报怨”,这句谚语在一千多年间肯定也会发生很多的变化,也许和原来的意思已经完全不同了。甚至可以理解为因受到侵略或者逼迫,藏民为了保护这种对他们用处很大又极珍稀的宝石。或者是为了保护得到藏羚羊绒的方法,才编出了这样的语意不明的谚语,结果就流传了下来。

不论是什么原因。总是这句谚语如果从字面去理解,那就肯定是不对的,等着女神唱歌永远也不会得到藏羚羊绒。或者张辰的理解也不一定正确,但无疑是目前最接近真实的一种猜测。而且试验起来也很简单。

张辰在极短的时间内,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到了夏天藏羚羊的产仔和脱毛季节,一定要去藏区看看,试验一下贡觉玛之歌是否能够令藏羚羊褪下底绒。如果试验能够成功的话,那可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

同时,张辰也想去边藏的几处大湖看看,卓乃湖、太阳湖、乌兰乌拉湖这些都是藏羚羊主要的产仔地区,还有神秘的当惹雍湖,贡觉玛之歌的出产地。藏区是一大片没有被完全开发,也暂时无力开发的富饶土壤,在那里也许会有一些惊喜也不一定呢。

郑达瓦的礼物张辰是不能不收了。他在来之前应该是跟崔正男打听过了。知道张辰家里有多少长辈,有哪些是需要送礼物的,又分别是几男几女。

袋子里边有好几只漂亮的礼盒,这就是刚才他说的那些药材补品。已经拿出来的一条最好的沙图什围巾,是送给宁琳琅的;还有十五个好像是用牦牛皮包扎起来的小包裹,十个蓝色的和五个红色的。这应该是他说的那些沙图什的衣裤了。

就这么一个很普通的包,里边放着的东西却要比那些包装精美的大礼包黯然失色了。那些沙图什的衣裤随便拿出一套来,就足以在国贸买下那些顶级品牌的一套西服而绰绰有余。

张辰看到这十五个包裹的时候。也都小小惊讶了一把,这家伙还真是豪放,也足够舍得的,十只蓝色包裹是给从老爷子张问海和两位太师叔开始,到四个舅舅和师伯师叔还有自己的;五只红色包裹则是给外婆和母亲、五师叔,还有宁琳琅和张沐的。

这十五只包裹里边的东西可是沙图什的,就连国际市场上也都只是用来做围巾和披风,而他们家却用来做了衣裤,也不知道该说他们是奢侈还是聪明。如果所有的羊绒都做成围巾的话,他们也没有那么多人可送,每年都可能会面临积压;可如果全部做成衣裤,不但拿出去送人有面子,也会让对方感受到足够的诚意和尊敬。

这也只是在外人看来的理解,但是在郑达瓦他们家人看来,这些都不算什么稀奇的,他们家人哪个没有两套啊。其实在送给张辰之前,他们家也只送出过一条围巾和十余套衣裤,郑家在当地也是大户,值得他们送礼的人并不多,再高的地方他们又够不着,不少都是给家里的人自己穿了。

这些东西的价值还真不好估量,如果按照市场价值来算,这些东西就是相当昂贵的,可要是按照自家产的羊绒来算,却又只是一片心意,张辰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去还礼了。

想想自己车上还有一块汉玉算是不错,是三千块从报国寺淘来的,也能值个几十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这些东西还是很相似的,本身的价值不低,但却是自己用不高的价值换来的。虽然在市场价值上还要比这些东西差一些,但是作为交换的礼物却很合适,想着等下出去之后就把那个送给郑达瓦好了。

张辰收下了礼物,郑达瓦也很高兴,这些东西在他看来是在不算什么太贵重,基本都是自己天天都见的东西,却能够换得张辰的好感,那就是最有价值的了。人家一见面就这么赏识自己,把古玩店百分之四的份子给了自己,这可不仅仅是看崔正男战友的面子,也有对自己的看重在里边呢。

三人收拾好了东西向外边走去,张辰又问郑达瓦:“达瓦。我想在夏天的时候去边藏看看,是不是能够针对藏羚羊方面做点什么,你能帮我安排一下吗?”

这种事对郑达瓦当然没难度。张辰只是想要他当个向导而已,郑达瓦点头道:“没问题,张先生要去的话,应该在夏天的八月份最好。藏羚羊的褪毛就在那个时节。”

“行,那就定在八月份,那个时候我正好应该没什么特别的事,到时候你安排好时间,也许会有什么收获也不一定。”

来到楼下的时候。张辰的车已经在等着了,张辰从车上取下那块汉玉来送给郑达瓦,道:“你送我那么贵重的礼物,每年还要帮着正南搞不少的头草过来,全都是我的长辈们受益,我也没什么太特别的东西,这块玉你收起来吧。这块玉石四沁色的,虽然算不得十分名贵。但是好在品相完整。造型也不多见,算作我给你的见面礼,用点耐心好好把它盘出来,相信你会有收获的。”

以郑达瓦的水平,还看不出这块玉的好处,但是张辰手里的东西却肯定不会差了。郑达瓦也不矫情。他这人有这么个为人豪爽磊落的性子,谢过张辰之后就把东西收在了贴身的口袋里。

这样的性格最是让人喜欢。做什么都没有太多的弯子,大开大合直来直去。张辰目露赞赏地点点头,和两人道过再见后上车离开了。

崔正男对师兄是绝对的尊敬,真相是亲兄弟那样的对待张辰,看着张辰的车离开后,才和郑达瓦转身向停车场走去。

坐进崔正男的路虎上,郑达瓦对崔正男道:“正南,张先生这个人很低调啊,看起来温文儒雅,又待人和善,一点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骄傲,连个村长都要比他拽得多。如果只是在街上看到了,还真不会觉得他就是唐韵的大老板,看着更像是一个年轻的学者。”

崔正男笑了笑,道:“我师兄这人低调惯了,而且龙城张家的人都不怎么张扬,在京城的大家世族中是最低调的,但又是最不能惹的,一旦发起飙来就像撕了羊皮外套的狮子,恐怖至极。你是没见过我师兄发飙的样子,每次他发飙都喜欢抽人,而且都是一巴掌直接把人打飞了,给他打过的人如果还能剩下一半的牙,那就可以庆祝了。”

“张先生很厉害吗,看起来不像是有暴力倾向的啊,你们俩谁更厉害一些?”郑达瓦也是九零七出身,对这些很有兴趣。

崔正男撇撇嘴,道:“我?不能比,在我师兄面前我也就是个凑数的。我师兄是内外兼修,一掌能劈碎三寸后的石板,单手可以举起至少一千两百斤;我主要修习八卦奔雷掌,太极只是辅助修习的,最多可以劈裂两寸的石板,单臂托举力量大概四百多斤,还差着好几十条街呢,不敢比。”

郑达瓦听得都愣住了,这得是多强壮的人啊,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了,真要是把他当文弱书生了,那可是要吃大亏的。

过了半晌,才又道:“正南,我今天给张先生未婚妻的那条围巾,本来我是想多拿两条的,可是家里人人都想用,也就只剩下两条了,张先生家里好几个人,给谁不给谁都不合适,索性就带了一条,这个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其实郑达瓦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张辰今天已经见过了,不应该是那种人,但是他家里的人就不一定了,也许会因为一条围巾有点什么是,那可就不好了。

崔正男很是无所谓地道:“什么事都没有,我师兄家里的人想要什么没有啊,不会在乎那些东西的。再说了,你刚才不是已经听我师兄说了吗,他准备在藏羚羊身上做点事,那他就应该是有办法了。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去一趟边藏之后,肯定会把藏羚羊绒的问题搞定,到时候那种围巾要多少有多少,还不是想给谁给谁吗。你什么都不用想,就按照我师兄说的,把自己的事干好就行了,操那么多心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