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98章 突来的消息

第五九八章 突来的消息

郑达瓦已经安顿下来了,暂时先住在唐韵的内部宾馆,等到他培训完毕之后,会自己买一套房子在京城住下来。能够跟着收藏界未来第一人混,相信自己也会有不小的收获。

沙图什果然非同一般,名副其实的轻柔保暖,一件不到二两重的上衣居然要比三、四倍于它的羊绒衫还要暖和。

陈雯琳是老牌的享受派,从师父到师兄都在宠着她,现在连儿子都在惯着她,家里的条件就不说了,当真是想要什么有什么。穿着张辰新带回来的沙图什羊绒衫,坐在沙发上刚刚吃了一块张辰削好了的芒果,惬意地享受着。

和旁边一样穿着新羊绒衫的张芷兰道:“兰姐,你还别说,这沙图什果然名副其实啊,以前因为是盗猎的也不能去买,现在穿在身上才知道是真的好。怪不得那些人要去盗猎呢,这样的东西放在什么地方都会有人喜欢,都会有人用高价去买,怎么可能没人为利益动心呢。”

张芷兰也颇有感慨道:“是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总会有人动心的。我记得第一次见这种东西的时候,真是喜欢得不得了,抓在手里就不想放开了,可是再想想那些通过这个来发财的人,再想想咱们华夏独有的珍稀动物都快要为这个而灭绝了,不为别的也得为华夏争口气,还是咬着牙离开了。”

说完又问张辰:“小辰,你把这沙图什给外公外婆送去的时候,你外公说什么了吗?”

张辰放下手里的杯子,调整了一下坐姿,道:“呵呵,您还真是猜准了。我刚把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外公的脸色不对了,眼看着就要冒火啊。我这边赶紧给解释,说这是正男的战友家里弄的,没有伤到任何一只藏羚羊。还被外公逼着用人格发誓,这才算是多云转晴了。

外公还真是老小孩儿了,我这边发誓的声音还没落地呢。他那边就拿着去换衣服了。不一会就换好出来,直夸这东西舒服暖和,还问我这东西要值多少钱。最后了又问我,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可以在保护到藏羚羊,又不破坏生态环境的条件下,让这种藏羚羊绒有一定的产量。还说,既能够让喜欢沙图什的人可以有渠道购买,又能够打击到那些盗猎和制造销售的人。这才是真正能够保护藏羚羊的最好办法,鼓励我往这方面考虑一下。”

张芷兰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你外公呀,就是这么一个人,什么事都想办得体体面面的,只要抓住机会,就会把事情尽力办成办好。这藏羚羊保护的问题,最大的麻烦还是在咱们自己身上。盗猎的人也没有几个是外国人的;次要的才是印度那边。他们是出钱收购和加工的环节;最后才能算到那些购买的人,他们对事情的真相又能了解多少呢。

唉,打铁还得自身硬啊,自己内部的事情结局不了,其它地方再怎么得力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杜绝了。你这是让你外公看到希望了,所以才让你帮着想这个办法。希望能够把这件事办好了。国家总不可能把所有的钱都投入到某一个项目上去,所以就要考虑民间的人力和资金类。可这种事不是想做就能做来的啊。你也说了正男那个战友家里只是能小量操作,你外公可是给你出了个大难题。看看你这龙城张家最优秀的第三代是不是能够更加出色一些。”

陈雯琳也是个特别善良的人,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干得最多的除了治病救人之外,就是帮人家出钱出力,自己没有攒下一分钱。如果不是有中亚环球的分红和董老、李天平长期的帮助,她不知道要惨什么样子了。这时候想起了那些因为金钱利益被残忍屠杀剥皮的藏羚羊,也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或者让儿子帮自己做点什么。

他对张辰有着无比的信任,问道:“小辰,你跟妈妈说,你能做到吗,能够像你外公说的那样,能够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去帮助那些可怜的藏羚羊吗?小辰你一定能做到的对不对,妈妈相信你,你是最聪明的孩子,一定会有办法的。”

张芷兰也希望张辰能想想办法,道:“小辰,这个会很困难吗,妈妈倒是希望你能够想想办法,即使不成功也努力一次。我当初看《藏羚羊的跪拜》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有从前的遭遇,也是看一次哭一次,那时候我就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可是那时候妈妈的心思全都在找你这件事情上,也没有在这方面想太多的问题,只是觉得应该找到你之后再去做其它的事。

可是现在你已经回到妈妈身边了,妈妈也应该实现当初的那些想法,为了这个可怜的物种做点什么。弱肉强食是大自然的必然规律,但却不应该以灭绝一个物种来换取金钱,这是有违天道的做法。小辰,就算是为了妈妈,你也要努力一次,好吗?”

张辰知道两位老妈是因为心地善良,也是因为要为了维持生态环境的平衡做一点贡献,毕竟这是自己国家的事,人家外边国际上都在呼吁捐款、想办法,自己要是什么都不做,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可是她们下达的这个任务也太艰巨了吧,如果自己什么都做不成,那岂不是会让他们很失望吗。唉,就没见过这样的老妈,俩人联手逼自己的儿子办一件成功率极低的事情,完全不是一家人该有的态度啊。

张辰心下暗叹了半晌,如果不是自己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也有了几乎就是唯一法宝的神器,还真就要被他们给难住了。

这时候又不得不安抚两人道:“好了,好了,妈,五师叔,我已经了解你们的意思了。我知道你们都是英雄与侠义的化身,善良而富有正义,就看在你们的面子上,这件事我也不会不做的,这个回答你们还满意吗?”

听到张辰类似于保证的话,张芷兰兴奋跑过来抱住儿子。道:“儿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妈妈就知道你一定会想办法。绝对不会放任不管的,我的儿子是最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声音飘了过来,是刚刚洗完澡的张沐。她已经站在一边看了有几分钟了,她也想知道张辰会不会真的去为这件事想办法。她觉得张辰肯定会去做这件事,不是因为长辈的安排和要求,而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结果没有让张沐失望,她张沐喜欢的男人怎么能连这点担当都没有呢,他可是龙城张家最优秀的第三代啊。不过张沐也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心理。总是很及时地让张辰难堪一小把,也让自己和他的感情距离保持更加稳定的状态。

听到张芷兰夸奖张辰,而陈雯琳也要开始夸他的时候,很巧妙地插上了话,道:“二姑,五师叔,你们都被这小子骗了。这小子说不定早已经开始打这藏羚羊绒的主意了,你们刚才是没看见啊。他眼睛里都开始闪光了。这小子心里一定有鬼。”

要说张沐还真是相当了解张辰的,随便说一下都能点到要害处,就像现在一样,即使她不知道张辰已经对这件事十拿九稳了,但是她绝对能从张辰的行为和言语中捕捉到一些什么。这也许就是因为她深爱张辰,却又不能和他在一起。只能站在一旁关心它和关注他,所以才让她对张辰有了更加细腻和敏锐的观察力。

张辰本来就是有自己的想法。现在被张沐一言揭穿,真有点怀疑张沐是不是也有什么特异的能力。可以看到自己脑子里的想法,为什么总是能够这样。

但是也不能承认,道:“小沐姐你瞎说什么呢,那可是所有人都解决不了的大难题,我只不过是想要在明年的七八月份去藏区看一下,也许就能够想到什么好办法,但也许就什么都搞不成呢,哪有你说的那种眼睛闪光,你以为我眼睛是灯泡吗,我还大头金鱼呢我。”

这话倒是把大家都给逗乐了,张芷兰和陈雯琳可不管张辰有什么目的,只要能够达到最基本的目的,其它的事情怎么做也都无所谓了。儿子既然能够解决这个别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为什么不能接收问题被解决后带来的好处呢,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一家人有聊了一会儿,张辰才进屋去和宁琳琅视频,沙图什的事情他还没有给宁琳琅说,希望能够在新年的时候拿出来让她欢喜一下。

倒是宁琳琅给了张辰一个不小的喜讯,这丫头和几个堂姐妹在诺丁山逛街的时候,六百英镑捡了一对乾隆珐琅彩黄地开光胭脂红山水纹碗。知道这里边的价值差距后,直把她那几个姐妹羡慕得要死,差点就要跟着宁琳琅也学习收藏了。

和宁琳琅聊完之后,京城已经过了零点,正式进入到了二十四号。张辰美美地睡了一觉,白天简单忙碌之后,晚上和一票老外员工一起过平安夜,到十二点之后他们去参加子夜弥撒,张辰才回和他们分开回家去。

圣诞节对华夏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庆祝的,毕竟朝拜和庆祝的不是东方神仙,去了也就是凑个热闹而已。张辰也没工夫五参与那个活动,圣诞节的当天他要在唐韵给汇德斋的人讲课,这个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七个人一人一天轮着来。

圣诞节过后的二十六号,上午九点半,张辰正在汉府酒店门口和雷昂等人告别,安排丽娜个杰西卡一下心得工作任务,也让雷昂回去以后把“琳琅.甜心”号再检查一遍,港口上也多关注一下,他近期还要出海一次。

张彻正在给雷昂做安排,却听到一边的酒店住客正打着电话跑出来要栏出租车,通过电话大声地问对方:“你能确定普吉岛没问题吗,那么大的海啸,死活现在已经不敢考虑了,别把人搞没了就算不错的,你马上和那边负责接团的人联系,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