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02章 定策

第六零二章 定策

感谢:盗海大侠、心之龙同学的打赏!

接到电话的时候,张辰正陪着麦克唐纳家和宁家的人参观唐韵,由展馆最好的解说员进行讲解,张辰负责讲述展品的故事。

解说员是个形象很不错的小伙子,毕业于某非知名大学旅游专业,毕业后到京城来闯荡事业,在一家旅游公司做导游,还兼职着一些婚礼的司仪主持人工作。

唐韵招收第一批解说员的时候,他就成功被聘用了,因为有很扎实的专业基础,又有了长时间的实践锻炼,再结合本人在解说方面的一些天赋,很快就混到了唐韵解说队伍一个的位置,是展览服务部重点培养的人才,也许有一天就能够进入到星光去做一个节目主持人了。

今天能够和大老板张辰配合,小伙子心里着实激动了一把,这可是自己表现的大好机会啊,一旦被大老板看重,前途就可以得到保障了。

有了终极动力的解说员已经达到了一种兴奋的状态,解说起来非常卖力,效果也的确不错,还能够和张辰做一些简单的配合。遇上这样努力的员工,而且还是个不错的苗子,张辰也很乐意给他一些指导,这就让解说员更加来劲了。

两个人的解说和讲述相当精彩,又因为有了张辰这个超级专家的最专业讲述,参观博物馆已经从单纯的视觉盛宴变成了一种视听享受,引得其他的游客都纷纷凑了过来。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消息。本来张辰很不错的心情,就这么被打断了。印尼海啸是一场海底地震引起的自然灾害,与华夏企业有什么关系,与张辰本人和他名下的企业有什么关系。再说他名下的企业也没有在印尼开设什么分支机构,这简直就是胡闹嘛。

国家要提升自己的国际形象,展示自己的强大国力和国际层面的慈善、友好态度,这是很正常的,但是要把这种行为建立在对国内企业掠夺的基础上,这就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了。

张辰名下的企业中,琳琅.艾利娜、玥璞、唐韵、汉府、星光等公司都是正经的纳税大户和超级大户,每年上缴的税赋多达四十多亿。其它的克威、长风、蓝图等公司,也都是重要的纳税户。

这么多企业的纳税,足以算得上是天文数字了,民事局的人不知道了解不过没有。居然还要跑来化缘,真当私营企业都是为他们开的吗。

作为一个私营企业家,张辰无权干涉政府行为,不能去反对国家给予印尼一定的支持,虽然印尼人得到华夏给予的援助后依然会对华夏不尊敬。依然会仇视当地的华侨和华裔。

但是张辰自己的前却不能拿来干这种事,如果国家遭遇了什么侵略或战争,张辰可以把全副家当都拿出来投入进去,但是要捐助给印尼这样的国家。张辰是死都不会同意的。

在这种和平年代里,即便是国内有什么自然灾害。张辰都不可能会向民事局或者十字会捐款,他更愿意拿钱出来自己去操办。

捐钱给衙门是愚蠢的行为。那样的结局只能是培养出更多的蛀虫,吸蚀更多的民脂民膏,于援助救灾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自己操办反而能够得到更好的效果,物资可以在第一时间内,以最小的损耗发挥出自己的作用;钱财也可以再没有盘剥的情况下,把每一分钱都百分之百地发挥出功能。

官府衙门里的倾天大老爷们,尤其是民事局和十字会这样地方的官僚们,怎么可能会知道不贪墨的人生是什么样子。像现在这种要企业为印尼捐款的事,他们如果不在里边动手脚,简直就要比太阳打西边出来还要让人难以置信;到时候能有一般的钱财用在援助上,那就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况且印尼是什么国家,那是和华夏民族有着血海深仇的,要不为什么张辰别的地方不去,非要跑到印尼去兴风作浪呢。如果是为了钱的话,美利坚的港口要比印尼、菲律宾富饶多了,去那里干上一次就要比在印尼干十次还要收获更大。

张辰除了在四不借之外,还有几个原则,坚决抵制和打击日韩产品,但凡与华夏不友好之国家一概厌恶,觊觎华夏资源或者在华夏资源上打主意的要以其人之道还于其身,一直以来他也都是这么做的。

下一步,张辰还打算把洗劫港口的行动扩散到环南华夏海范围,以及日韩等对华夏有着更大野心和不友好国家去,让他们都常常被肆意凌辱的滋味。

但这些都只是在正途之外的业余行为,总不能靠着让别人变穷来显示自己的富有,或者通过把别人变弱来显示自己的强大。打铁还得自身硬,关键还是要在自己的业务范畴内取得更高的成就,真正在自身实力上去打败敌人,这才是他未来要走的路。

听到民事局下通知的这个消息,张辰最反感的并不是他们要钱,要钱可以不给的,不管是什么样的衙门,都不可能强迫他给钱。最让他愤怒的是,民事局把通知直接下发到了蓝图,这个动作已经快要触及张辰的底线了。

当初张辰之所以要把这么多企业都分开来做,而不是放在一起形成一个大的利益集团,就是不想顶着集团公司的帽子,把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被树立成一个青年企业家的光辉形象。

首先他不缺资金,可以说永远都不需要通过贷款来经营,真有困难的时候大不了把手里的黄金买一点出去,就足以让他支撑起名下各企业的运转了。其次是他不想让自己在商界的名声太大了,那样容易被更多的人盯上。会极大地妨碍到他以收藏和古文化为主的事业、人生,这些对不一经商为理想的张辰来说都是不利的。

有很多人都知道那些企业是他名下的,也有不少人对他掌握的财富等等都有一个相对接近的认识和了解,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在这上面做文章。大家都在保持着一种类似于规则性的默契。甚至在珠宝首饰行业的排名中,也会把琳琅.艾莉娜和玥璞分开来;克威游艇俱乐部和长风船舶制造,也都没有被划到一个范围内。

虽然李天平和张辰说了,要他在今后相对高调一些,在可能的情况下霸道一些,但那都是张辰自己的事情,并不需要官府的人帮他做主。

在所有人都保持默契的时候,民事局的这份通知就很有些味道值得琢磨了。这个敢于打破既有的规则下发通知的人,胆子并不是一般的大。张镇寇是京城市长,很快就要进入到军机处,龙城张家从政的一干子弟都有提升。龙城张家的势力可以说已经坐稳了国内第一家族的位子,没有目的的人谁敢对龙城张家第三代最重要的两个人之一动手呢。

这个小小的不规则动作,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也许就是号召京城的豪商巨贾们为印尼人民献爱心,但是在有心人看来。这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张辰不从政走仕途,对政治方面的东西也不是很喜欢,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敏锐的判断力,反而在龙城张家的第三代中。他是最适合当官的。从他利用交易的机会和欧洲的几位王室贵族交好,把比利时联合银行搞到京城来落户。到发展超前的游艇会项目,一手建立了庞大的唐韵体系。给国家捐献了两次**标本;再到后边利用联邦调查局的内部问题抓出了捆蛋逼迫美利坚政府改变政策,最后又找到了日军二战时期的侵略证据。等等的一系列动作,都证明了他的优秀,简直就是个天生的当官好料子。

这一点上就连老爷子张问海都多次表露出自己的遗憾。说自己的子女中最出色的是二女儿芷兰,孙辈之中最出色的则是芷兰的儿子张辰;可这两个孩子却没有一个走了仕途的。一个是女儿身又经历感情打击,为了排遣失去儿子的痛苦折磨而从商了;另一个拥有最佳的条件,头脑、眼光、意识、能力等等全都是上上之才,却醉心于文化和收藏。一号首长和军机处一号姜老爷子也曾经说起过,以龙城张家正义和忠诚的传统,以及张芷兰和张辰的优秀,如果从政的话,的确是与国家大有利益的,只是可惜了。

张辰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信号,并且很快就锁定了几个值得怀疑的目标,这是要在张镇寇临行之际就开始布局啊。针对自己的这一步只不过是拿来试试深浅,看看龙城张家反应的信号弹,如果龙城张家没有反击的话,就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他相信宋武和沈宪波也应该看出点问题来了,所以才会给他来电话,做一个简单而有必要的提醒,而不是直接强烈地拒绝,他们已经是张辰最心腹的手下,龙城张家的事也开始和他们有关系了。

张辰还要招待这些英格兰的亲戚,这些人都是很重要的,如果招呼不周到,可能会让宁琳琅觉得张辰看不起她的家人,这个罪过张辰可担不起。

按下了心里的不满和各种猜测、怀疑,张辰继续和解说员配合着,为宁琳琅娘家的亲戚奉送上了一个博物馆之旅。直到把这一大票亲戚都送回到酒店,吃过了晚饭之后,张辰才给大舅张镇寇去了电话,约好了自己的几个舅舅和表哥,一起针对这个阴谋来讨论一下。

以宁琳琅对张辰的了解,只要有一点小小的异常反应就会被她捕捉到,张辰在展馆时候尽管已经掩饰得很好了,但她还是看出了一点什么。宁琳琅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能够让张辰表现出不是高兴的反应,在大晚上的还要出去和大舅见面,肯定不会是什么愉快的事。

把张辰送到门口,关心道:“师兄,是出什么事了吗,关于个人的还是公司或者家族,有没有我能够帮到你的地方?”

张辰能够感受到宁琳琅的关心。也为她对自己的事这么敏感而欢喜,笑着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有人给公司发了一份希望捐款给印尼海啸的文件,我觉得这里边你可能会有问题。所以和大舅他们去讨论一下。你乖乖在家吧,也顺便想想那三颗珍珠要做点什么,我回来不会很晚的。”

说起那三颗珍珠,宁琳琅实在是喜欢的不得了,能够在自己和师兄大婚之前被发现,并且全部属于了自己。按照迷信的说法这就是一种祥瑞,预兆着自己和师兄未来的幸福美满,事实上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虽然迷信不可信。但是宁琳琅现在很愿意相信,因为她可以确定自己和师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

和宁琳琅告别之后,张辰在一种护卫队员的陪同下去到了大舅张镇寇家里。去大舅家总不能空着手,张辰今天就是抱了一只保鲜箱子过来的。里边装着的是今天刚刚宰杀扒皮的两条眼镜王蛇和几条蝮蛇,还有几段被斩切好了的蟒蛇。

张辰到的时候,张淳已经早到了,一进门先把保鲜箱交给张淳,一边给大舅和大妗问好。道:“大舅,大妗,晚上好,淳哥和姐夫也在呢。大舅。这里边的都是好东西,前些天从东南亚带回来的蛇肉。除了大块的那几段,都是今天才刚刚宰杀的。这些东西都是很好的营养品。您和我大妗先尝尝看,如果还可口的话,我下次去再带回来。

冰层下边的隔层里还有三条石斑,也是在马拉西亚那边捞的野生品种,都是洗好了的,您和大妗吃的时候直接做就成。要不是为了挤点蛇毒出来捐献给国家,我上次从东南亚回来就给您送来了,结果我五师叔和二嫂都替他们医院要,足足给她们一人攒了一公升才算了事,呵呵。”

张辰的大妗孟霞笑着把张辰拉到客厅里边去,道:“你这孩子,我可是听说了,怎么能跑去山里亲自抓蛇呢,万一给咬一下什么的多危险啊,你也不替你妈妈考虑考虑,你一旦有个什么闪失,她得多心疼啊。”

张辰知道全家人都很关心他,也很关心母亲张芷兰,心里不由得暖暖的,呵呵一笑,道:“大妗,您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危险的。我这手艺都是我小时候跟一个祖传的职业捉蛇人学的,十几年以前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捉了三十多年的蛇了,我学到的可都是他的绝招。再说了,我这身手也足以对付那些大蛇,就好比是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一样,完全就是探囊取物,没有一点负担的。”

张辰说的十几年前可不是跟着张百川的时候,而是它六岁左右开始流浪的那几年时间,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跟着捉蛇人学手艺,可见他当时的生存条件多么恶劣,如果不是活不下去了,一个孩子怎么肯去受那个罪。

张辰心里是没什么感觉,可是在其他的家人来说,这种难受不次于割肉刮骨,尤其是张辰的大妗是个心地特别善良的人,当时就忍不住快要哭出来了。这实在是不应景啊,张辰赶紧劝了两句,说了一些安慰的话,才算是把大妗孟霞劝住了。

对于自己这个外甥,张镇寇真是没话说,这孩子孝顺长辈那是真孝顺,可不像那种想要从长辈身上捞好处才会有的假模假式,每一件事都会做到人的心坎上,有什么好事都会想着给长辈们分享,就没见他怎么自私过。

笑着道:“你呀,真是走到哪折腾到哪,可偏偏又总能折腾出花样来,逮个蛇都要给别人带来好处。都说你是龙城张家的福星,还真是没说错,真不知道你这孩子是怎么学会这些东西的。”

拍着身边的空位,道:“快来这儿坐,给我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张辰也不客气,坐下来先喝了一气水,才把民事局发函的事情和自己的判断说了一下,又道:“我觉得这里边很有问题,我下面的公司从来没有因为这类事情被打扰过,却偏偏在您就要进军机处的时候蹦出来,真狠显然就是在为了下一步在试探啊。大舅,您上去之后接您位子的会不会是和咱们家不对付啊,还是有人专门要针对龙城张家呢?”

张淳把东西放进冰箱出来,也参与到讨论中,不一会儿张镇山和张振川还有张沄也都来了,七个人就张辰发现的问题研究商量了两个多钟头,交换了不少的意见。

如果预料不差的话,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即将上任的新市长所代表的江北陈家,或者是龙城张家的老对头赣南岳家。就像张辰判断的那样,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个信号弹,试试看张家会有什么反应。

这件事如果是陈家搞出来的,那就很简单了,我费事为了坐稳京城市长的位子,想张辰这个龙城张家最优秀第三代的企业开火,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让龙城张家和京城的大小官员都知道一下,京城的管理者换人了。

瑞过失赣南岳家策划的,那就要相对麻烦一些,行事也相对要阴险很多,想要达到什么目的眼下还看不出来,但肯定不会是那么简单的。只是龙城张家根本没有什么把柄可以拿来利用,也没有什么小辫子可捏,这也是龙城张家能够长盛不衰的根本,想要对龙城张家耍什么阴谋可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最后决定,就这件事情先不从其它方面做出反应,毕竟张辰名下的企业都是由蓝图公司代管的,对方的做法和行为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错误,龙城张家有什么反应只会打草惊蛇。现在要做的就是由张辰出面,对这次的募捐行动进行抵制,看看对方的反应,进一步让对方把意图表露出来,然后才好请君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