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03章 事机败露

第六零三章 事机败露

感谢:盗海大侠、撒旦保护这、心之龙同学的打赏!

感谢:撒旦保护这同学的月票和评价票支持!

从大舅张镇寇家商量过后,张辰在楼下又把其它几份差不多的礼物交给了两个舅舅和张淳等人,这才各自散去。

回到家里已经是临晨时分,老妈等人都已经睡下了,只有宁琳琅还在书房里一边练字一边等他。

张辰换了衣服洗漱过后走过去,一边已经写过的纸上,文字正是他写给宁琳琅的一首《江城子》,意为他对宁琳琅的思念。

在写着的,是《诗经.召南》中的摽有梅,写到了“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这一段,正是描写女子希望心上人快来求婚的意思,应该是宁琳琅当下欢乐心情的写照。

张辰伸手抱住宁琳琅的小蛮腰,把脸贴在她的脸颊上,看着她写下最后的一段“顷筐塈之”。

宁琳琅写完之后,轻声问道:“师兄,我写的好吗?”不知道是说她的字,还是说诗句的含义。

家里的室温不错,宁琳琅穿着一身沙图什的内衣,虽然相对宽松,却也挡不住她那对傲然而立的36E,勾得他心热脑火。

张辰哪里还顾得上说这个,把宁琳琅拦腰抱起,横架在双臂之上,急匆匆地往卧室而去。半路上,两个人已经热吻在了一起。这一番天雷勾动地火。一进卧房,张大龙王立即摆开架势施云布雨,战况之酣热自是不在话下。

雨住云收之后,宁琳琅抱着张辰的胳膊,靠在他胸膛上沉沉睡去。张辰则是转头看着垂落的窗帘,琢磨着接下来给如何应对民事局的那份文件。

他要在最迟八号赶到波恩岛去交货,路上的航程需要三天半的时间,五号就必须要出发了。交货之后还要到大尼科巴岛去看看,那里的海沟山洞中可是有他的聚宝盆呢,张辰很担心那里会因为海地地震被毁。

从津溏港出发前往波恩岛。交货后再到大尼科巴岛,然后返回金塘港回京,来回一趟就要半个月的时间。这期间肯定是没办法处理京城的事务,半个月耽误下来。对方的动作会做到哪一步就很难说了,所以必须要在走之前先把民事局的问题给激发出来。

可现在只剩下一天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想要让鱼儿咬钩就没那么容易了,张辰觉得自己有必要高调一回了。正好也符合了李天平说的那种行事方法,总要让别人知道自己不好惹,这样才会在低调的时候有更好的效果。

第二天一大早,把宁琳琅送到了汉府酒店,安排了和汉府有合作的旅游公司接待英格兰亲戚的旅程,张辰向宁爷和其他的几位长辈告个罪,说明了自己还有公务要处理。就转道往蓝图去了。

大家都知道张辰是大忙人,能够从接机开始连着五天作陪,已经是很尽心了。再过一天还要出海往东南亚去办事,今天肯定要准备一下,也要把这几天落下的事都处理了。众人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张辰能够如此忙碌,才能证明他事业有成,宁琳琅才能够有更幸福的未来,这些都是她的亲人,自然是乐意看到这样的一个女婿。

张辰来到蓝图大厦后。直接让宋武和沈宪波带着那份文件到他办公室,今天就要把这件事搞定了,否则难免会夜长梦多。

文件只有一张纸,由民事局和十字会联名发送,抬头也是红顶子的衙门名称。只不过这民事局的帽子还不够大,扣不住真正有实力的大公司。即便下面还盖着民事局和十字会的戳子。也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威慑力,说实话还不如挂在团委名下的希望工程有面子呢,虽然那也不是一窝什么好鸟。

内容倒是写的冠冕堂皇,什么国家荣誉与个人息息相关,要维护国家在国际社会的正面形象,维护国家在国际友人心目中的形象是每一个爱国商人不可推卸的责任等等,还很夸张地把印尼人民称呼为华夏人民的好朋友。可以说要多荒唐有多荒唐,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实际上国家的形象就是被他们这样给败坏掉的。

文件右下角抄送人员一栏里的名字是一个叫做胡涛的,估计也就是个没什么地位的跑腿跟班,哪怕是稍微有点背景和小靠山的,也不会被派来执行这么一个危险性极高的任务,这可是要得罪龙城张家的啊。

张辰看着手上的文件,真不知道是该发笑还是该生气,凭这么点小手段,就想挑起和龙城张家之间的事端,到底是什么样智商的人才能想出这种馊主意来的。

对方这样做不外乎是想达到两个目的,不论张辰选择捐款还是拒绝,都会让对方有把柄可抓。捐了,就说明张辰服软了,接下来就可以顺势而为,针对龙城张家搞一些其它的手段。拒绝,那就要拿张辰来说事了,龙城张家最优秀的第三代,华夏乃至全世界最有钱的年轻人,却吝啬于捐出一点点救助印尼人民的款项,如此看来龙城张家子弟的品质并不如传说中那么好,家族的形象就要为此受损了。

这么一个双黄蛋的计策,看起来是很不错,但实际上完全不可能有太好的效果。龙城张家既然能够成为华夏第一家族,就不是随便想点什么阴招就能对付的,张辰的形象和名声也不是不给印尼捐款就能损害了的。龙城张家一项遵守规则,从没有行框外之事的人;张辰的形象从来就是很正面的,也就是生活上奢侈一点,但是为印尼捐款这事太不得人心,不可能用来攻击张辰的。

不过看着“胡涛”这两个字。张辰却是想起了当初在姜圣懿酒会上被他教训了的那个胡宗宝。他老子和大舅张镇寇很不对付,这个胡涛会不会是他们家的什么人,这件事又会不会是他们家给搞出来的呢。

如果这件事是他们家搞出来的,那又是为了什么目的,按说以他们家的能耐,根本不可能有胆量挑战龙城张家的。还是他们家背后的楚北厉家在谋划这件事,他们又想要达成什么目的,或者是说他们和赣南岳家、江北陈家其中的一家有什么暗底下的交易,这个就要抽丝剥茧一层层地分析下去了。

鉴于对方的身份太低,张辰让宋武安排一个公司的员工给这个叫做胡涛的去电话。就说张辰名下的企业不会对这次的印尼海啸灾区捐一分钱,并且让对方亲自来蓝图大厦一趟,把他的文件拿回去。

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阴谋,这个叫做胡涛的肯定会来一趟。他只不过是一个跑腿的,警惕性不会太高,很容易就能从他的言行中看出问题。

张辰自己则是给张沄、张沐、姜圣懿、何向东等人去电话,通过各种消息渠道去了解信息。这个胡涛是什么身份,和胡家有没有关系;胡家、楚北厉家和江北陈家、赣南岳家之间有什么关系,可不可能结成利益联盟;在近期之内,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如果有的话,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人多力量大,这话说得还真是一点没错。张辰这边几个电话打出去,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就已经有比较准确的消息反馈回来了。

胡家的老二是厉家女婿,厉家的一个孙女和赣南岳家某第三代联姻,岳家和江北陈家又相互不对付。即将上任的京城市长和江北陈家有关联,而之前就是由陈家和岳家争夺京城市长这个位子的,在双方的争斗中陈家在粤东海关的人抓住了岳家某第三代走私,直接导致岳家在竞争中惨败。

关于那个胡涛,只是了解到他大学毕业后直接被分配到了民事局,本身没有任何的背景和家世。看起来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只是在最近选择了民事局内部的一座小靠山,这个和江北陈家有那么一点稍微的牵扯,勉强算的上是陈家沾边的人。

有了这些消息,局势相对就明显了,看起来好像是陈家在提前巩固既得的利益。但实际上却不可能是那么回事。张镇寇目前还没有调离,现在就动手就显得有些急躁。这种操之过急的手段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世家做出来的。

而且张镇寇即便调离了也是高升到军机处,京城还会有很多方面归他管,陈家的根据地也脱离不了军机处的管辖,这么干不是作死吗。何况在华夏政坛中还有一条大家墨守成规的法则,华夏国都的掌权人之中,肯定会有一位来自对华夏最忠诚的家族龙城张家。市长换人之后,最迟一年就会有龙城张家方面的人接替书记的位子,谁家的人来了也只能是二把手,得罪龙城张家实在是没必要。

从表面上看,岳家在争斗中惨败,还损失了不少的钱财和某第三代的未来,想要和龙城张家斗一场的梦想彻底破灭。而陈家得到京城市长的位置后,肯定会进行地位和权利的巩固,多多少少要清理一些张镇寇时代的人手,安排一些自己的势力。动一动龙城张家的人,来个敲山震虎也不是完全没可能,而张辰这个不涉及到官场的优秀第三代就是最佳人选了。

陈家的人攻击了张辰这个龙城张家最新竖立起来的,在文化和艺术方面的标杆式人物,还是未来龙城张家在商界的领头羊。这种行为肯定会惹怒龙城张家,等待陈家的,将是龙城张家的各种反击和报复。

张镇寇还在京城市长的位置上坐着没离开,陈家就已经急着开始下手了,对象还是龙城张家最优秀的第三代,张镇寇的亲外甥。这无疑是对龙城张家最具侮辱性的挑衅,可想而知龙城张家的怒火得有多么强烈,陈家将受到的打击只惨烈也不难想象,因此丢了京城市长这个已经到手位子也说不定。

当然陈家也不是纯吃素的。兔子急了还能蹬鹰呢。何况陈家也是有着不俗实力的。面对龙城张家的报复,他们不可能不给于回击,两家就会因此而对掐起来,战火不知道会烧到哪里才能停下来熄灭,其他家族成绩闷声发展的机会也就到了。

这一切都是这个计划顺利执行后可能会引发的,只是陈家的人不是傻子,张家的人也不是。张辰更不是一个只知道收藏的政治小白,反而是有着极为敏锐的观察力,在第一时间就看出了这件事里边有问题,并且和家里的长辈进行了严密的分析。

每一个权利的拥有者都会想尽办法对自己的地位进行稳固。陈家的人是这样,所有的人也都是这样,但是却极少有人会在没有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就动手。除非前任已经完全放手,或者自己的实力远超于对方。否则就会被然定位规则的破坏者。

以陈家这样的政治世家来说,绝对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更不会用一个刚刚投稿自己没多久的小人物来点燃导火索,去对付一个和自己并没有矛盾,也是自己惹不起的家族。

所以这件事有九成以上的可能不是陈家做的,而在争斗中完败给了陈家,又和龙城张家有诸多不对付的岳家,也就顺势浮出水面了。

这件事一旦按照既定的形式发展下去,最大的受益者无疑就是岳家,既能够让陈家在张家的手里吃亏。又能让张家在陈家的反击中受困,搞好了还能白白捡到一个京城市长的位子,这可是一石数鸟的计划啊。

但是如果这个阴谋被提前拆穿了,所谓的后续也就变成了一场黄粱大梦,不但不会挑起张家和陈家的战火,反而会把自己摆在这两家的对立面。这样的后果有多恐怖,相信只要身在官场有一定地位的人就不会不清楚,江北陈家虽然还排不进前五,但只要有龙城张家的介入,陈家就有了秒杀一切对手的实力。

其实岳家和厉家就是在玩火。而且在烧别人与烧自己之间,作为纵火者的他们有着盲目的自信,认为张辰不可能会看出什么问题。至少从张辰在酒会上收拾胡宗宝的手法来看,这个年轻人脾气是相当的不好;而且多年流浪在外,没有收到过良好的家族教育。在政治上不可能有什么敏感度,面对这种公然要钱的打脸行为。怒发冲冠是一定的了。

火中取栗固然是勇气可嘉,但技术含量也要求极高,正所谓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干什么都要靠耍阴谋诡计的人,时间长了总会掉进自己挖好的坑里边,机关算尽太聪明这话可不是白说的。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形式还是朝着有利于厉家和岳家的方向在发展,龙城张家的张辰已经动怒了,要胡涛去把下发的公函取回来,这个信号已经很明显了,计谋即将得逞。

其实那份公函并没有发给多少人,只是有针对性地下发到了在商界有些实力却没有强硬靠山的企业那里,蓝图只是唯一的例外而已。

蓝图公司打电话让胡涛去把文件取回来,这一趟去了肯定会承受张辰的怒火和威胁,但是只要顶过了这一道,接下来的可就都是大晴天了。胡正民在接到胡涛的电话后,让他放心去蓝图取文件,尽量把张辰的怒火激起来,然后把自己该做的做好就行了,接下来自然有人做后续的工作。

胡涛在民事局干工作有五六年的时间了,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够调到其它的地方去,他当然是高兴了,最好能够调到十字会那边去,到地方上负责一部分事务。十字会不只是油水大,也不仅仅是肥得流油,而是肥得冒油的部门,未来的生活不要太美才好啊。

午饭过后,胡涛满怀信心地去到了蓝图大厦,本以为会见到张辰本人呢,却没想到只是一个普通的财物工作人员在财务部门的办公室接待了他。胡涛一心只想着如何抓张辰的小辫子和痛脚,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被带进了财务部门工作的办公室。

工作人员给他的答复也很简单:“我们老总说了,这些企业虽然是我么代管,但都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你们想要钱就分别到各个企业去要,我们蓝图公司爱莫能助。不过还是要奉劝你们一句,这样的事情最好是别做,因为不会有商人愿意出这样的钱,小心激起民愤。”

胡涛心中不禁有些起火了,这些企业明明就是张辰一个人的,由自己的公司代管自己的企业,这是几乎全京城人都知道的,打这样的马虎眼有意思吗。眼看着你就要身败名裂了,家族也会受到厉家和岳家的联合打击,还要和陈家混战在一起,到时候没落就是必然的,决然还敢这么狂妄,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对接待他的工作人员不满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政府的工作轮到你们插手了吗,你算什么资格,居然敢对政府的决定指手画脚,小心你这些话给自己带来麻烦。这些名单上的企业,包括你们这间蓝图公司,还不都是张辰一个人的买卖吗,有什么不能做主的,又不是让你们拿百八十亿出来,至于那么不配合国家的行动吗。

还有就是你的身份,你还没戏咯和我这样说话,我代表的可是政府,到底给不给钱也不是你能说了算的,你让张辰出来和我说话,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就这么不把政府放在眼里。政府培养了你么这么多年,事到临头却不知道感恩和报答,你们这是白眼狼的行径,你让张辰来和我说话,我看看他敢不敢也是这么和我说。”

工作人员还没有答话,就听到财务办公区域的大门被打开了,张辰带着宋武和沈宪波,还有安镇忠等几个护卫队员进来。看了看里边的一干人等,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胡涛的身上,眼神中浓烈的威压气息让胡涛一阵阵地紧张,完全没有了刚才面对工作人员时候的张狂。

这时候胡涛才真正体会到,传说中的张辰居然能够给人这么大的压力,完全不是自己之前想的那么简单,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面对的。

张辰冷冷地盯着胡涛看了十几秒钟,才语气不爽地向接待胡涛的工作人员道:“这是什么人,不知道公司的规定吗,财务部门严禁外人进入?”

工作人员低头道:“对不起张总,是我违反规定了,但是这位先生子陈氏民事局和十字会的人,就是来找我们要钱的,负责接待的是财务部门,应他的要求顺势就习惯性地进来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这话听起来很不对劲啊,可胡涛却怎么都想不出问题在哪,刚想开口对张辰说点什么指责的话,就听到张辰对安镇忠等人道:“先把这个人给我拿下,我怀疑他有窥探我们公司财务机密的嫌疑,马上对他进行搜身。”

安镇忠和另外两个护卫队员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当下就把胡涛按倒在地戴上了手铐。安镇忠在胡涛身上检查过一遍后,从他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枚针孔摄像机来,递给了张辰。

道:“张先生,这小子是来偷拍的,而且是在财务部门偷拍,这个情节和后果都很严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