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04章 破局

第六零四章 破局

感谢:盗海大侠、心之龙同学的打赏!

感谢:盗海大侠、jy2046、韩星空同学的月票支持!

既然针对自己的募捐是一个阴谋,张辰应对起来就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小心。让胡涛来取走他抄送的文件,就是要借机观察一下,看看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本来谁都不回想到这家伙会用摄像机来偷拍,但是胡涛从进到蓝图大厦后,就表现得特别谨慎,多次矫正腋下夹包的位置和角度,这个不正常的现象很快就被通过监控摄像关注他的张辰发现了。

随即释放出意念力对他继续关注,并且对他的夹包和衣服都做了透视,果然发现在他的夹包里藏着一台针孔摄像机。再结合他一再扬言要张辰亲自和他对话,这就不难分析出,他来蓝图就是要偷拍到张辰拒绝捐款的内容,而且他一定会通过各种方法刺激张辰,让张辰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来,然后用这个东西作为一种打击张辰的工具。

不过这家伙的心理素质实在差得要命,从进入蓝图大厦开始到进入财务办公区,前后二十多次调整夹包,不被人看出问题才怪。

张辰本来还在考虑其他的方法破局是不是能起到最好的作用,想着是不是让这个胡涛多耀武扬威一会儿,然后才好狠狠收拾他,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主动就把自己的把柄交出来了。

看着被人从夹包里搜出来的摄像机。胡涛脑子里顿时一片混乱和恐惧。他可是亲眼见过胡宗宝被张辰收拾过后的惨状,对张辰的武力值有一定的了解。一巴掌能把人抽飞出去,满嘴的牙剩不下几颗,脸肿得像是猪头一样,一个礼拜都好不过来。

想到自己马上就会变成当日的胡宗宝那样,胡涛心里一阵阵的发毛,惊恐道:“你们想怎么样,我告诉你们,我可是国家公务员,你们殴打公务员是犯法的。你们不为国家出钱出力。还敢殴打上门来办事的公务人员,这件事传出去当心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安镇忠早已经得了张辰的授意,一定要从这小子的嘴里挖出点内容来,见胡涛已经被吓成了这个样子。索性就顺着他的恐惧思维继续下去好了。

把正在工作着的摄像机关掉,阴森森地看着胡涛,咧了咧嘴,道:“小子,你也太天真了吧,断奶了吗?你觉得你还能从这儿出去吗,还殴打公务人员,还吃不了兜着走,如果我等下就把你一枪给崩了,你觉得还会有人知道今天的事吗?”

胡涛毕竟只是个小公务员。有死来干这种类似于间谍的营生,心里本就存着恐惧,再被安镇忠这么一吓,快连死的心思都有了,直怕这些人会折磨自己。真正的刑罚他没见过,但是在影视剧和树上可是了解过不少,钉竹签、老虎凳什么的,还有《黑猫旅社》里边那种从人身上往下粘肉的,真要用在自己身上那还不如死了呢。

越想心里就越害怕,胡涛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面对蓝图公司工作人员的那种骄傲。吓得已经哭出来了,眼泪都顾不上擦,哭着道:“你们不能这样,我是国家公务员,你们这么做对犯法的。呜呜……”

也就是他胆小如鼠。又是来做见不得人的坏事,对张辰的“凶名”如雷贯耳。所以才会吓成这个样子。要说安镇忠怎么可能会真的杀了他呢,不提犯法不犯法的,他可是重要的棋子,还指望着考他引出更大的鱼来呢。

看着这货一幅没出息的软骨头样儿,也就是个软皮蛋,估计连吓唬带威胁的一顿下来,就能从她坐立掏出不少的内容。

张辰上前两步走到胡涛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跌坐在地上的软蛋,道:“你不想死也行,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派你来偷拍的,再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可就真要下手了。”

这句话倒是给胡涛提了个醒,心说自己来这儿不就是为了完成挑拨龙城张家和江北陈家开战的任务吗,现在既然张辰问自己了,正好顺势完成了这个任务,还能逃离脱身,真是天助我也啊。

不过这家伙也不是完全傻,还知道装模作样一下,哭着问道:“你说话算话,我告诉你之后真的让我走吗?你如果出尔反尔,我该书你了你再杀了我,那我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呢。你敢发誓吗,如果你到时候不放我走,你就要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张辰心中暗笑这货是个软蛋加草包,脸上却做出一副不爽的样子,怒道:“诶,我说你这个王八蛋,好心要留你一命,你倒反过来挤兑老子了,你他妈才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呢。你爱说不说,我他妈就不相信了,枪口顶你脑袋上你要是还能不说,老子就佩服你。”

“我说,我说,你别杀我。”胡涛当下再次回复软蛋的特质,道:“我来这边偷拍,是江北陈家的人安排的,京城民事局赈灾处的处长,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就是江北陈家的人,是他派我来的。

因为张市长要升到军机处去了,陈家的外系是下一任市长,但是他们觉得龙城张家在京城的势力太强大,对他们将来掌控京城是一个障碍,所以就要对张家用些手段,打击张家在京城的影响力。

而这次印尼海啸受灾,华夏要援助一亿美金左右的款项和物资,京城民事局和十字会也主动要帮着筹备一部分款项,向京城的一些企业募捐。但是因为印尼和华夏之间的问题,按照龙城张家的一贯作风,您名下的企业肯定是不会捐钱的,所以就想了这么一招来。我带来的摄像机就是要拍下您拒绝捐款的画面。然后利用这个问题来扩大不利影响。通过你这边来针对龙城张家进行打击。”

说完又怯怯地看着张辰,补充道:“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我只不过是一个跑腿的小人物,你说过要放我走的,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张辰就知道这家伙会把事情推到陈家身上,冷笑一声道:“看来你还是不害怕啊,嘴巴不但够牢靠,还能反咬别人,不给你来点实在的东西估计你是不会开口了。我前两天就已经跟江北陈家的人联系过了,你想知道他们是怎么说的吗。或者你想知道一下我还得到了一些其它的什么消息吗?我总觉得你和胡宗宝长得很像,你觉得呢?”

胡涛的长相的确是和胡宗宝就那么三分相似,只是他一向把自己的身份隐藏得很好,从来没有引起别的关注。要不是张辰对胡宗宝那张脸的印象比较深,心里又多少存着一丝怀疑,一样是不可能想到这个方面的。

胡涛听到张晨这么一说,心底顿时就凉了,人家都已经和陈家直接对话了,这阴谋也就很难再耍下去,而且这个张辰好像还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这可是个大麻烦啊,简直是太失策了。最失策的就是对张辰的分析和判断了,这个人不但不是那种只会做生意的人。头脑更是敏锐得很,居然一早就看出里边的问题,找到了陈家去对质,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错了。

可是胡涛也不能就这么承认了,做出一副被出卖了而不甘心的表情,依然强辩道:“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安排我来这里的也是陈家的人,如果陈家否认了这件事,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应该马上兑现你的承诺。放我离开这里。”

张辰叹了一口气,道:“唉,也不知道是胡正民安排你来的,还是厉家安排你来的,总之这个人绝对是个傻蛋。所以才派了你这个白痴过来。你觉得你耍这么点小花样就能弄把握给骗了吗,你也太把自己的智商当回事了吧。看来是真得给你来点狠的了,要不就不知道什么叫疼。”

说完往胡涛要上的某穴位一脚踢了过去,接着又分别在其它的几处穴位上踢了一脚。胡涛马上就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东西钻进了自己浑身各处骨头里,好像要把骨髓都烧干了一样,五脏也是一样的感觉,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浑身的衣服瞬间就快要被湿透了。

张辰在胡涛身上踢的那几脚的确是照准了穴位下的脚,也给胡涛造成你了不小的疼痛,但是真正的狠手却是进入到胡涛浑身骨骼和内脏的意念力,微微的一点火属意念力,足够让这家伙欲仙欲死了。

胡涛也是一个细皮嫩肉的家伙,哪里经受过这种足以让金刚跪地的折磨,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完全崩溃了。他现在很想开口求饶,很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全部告诉张辰,但是不住颤抖的牙齿却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连嚎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说话当然更是成为一种奢望。

张辰当着蓝图这么多工作人员的面下此狠手,也是有要震慑他们的意思,公司大了难免会有人心中生出一些什么想法,尤其是对一个公司来说极为重要的财务人员,必须要让他们在畏惧和忠诚之间不断徘徊和游离,这样才能在最大程度保持他们对公司和老板的忠心。

五分钟过后,张辰随便在胡涛身上踢了一脚打掩护,收回了意念力,又问胡涛道:“你现在知道你该说什么了吗,如果知道就赶紧说出来,如果不知道我就再让你仔细想想。”

也幸亏是胡涛的收被铐起来了,否则就刚才那一顿折磨,他非得受不了自己给弄断不可。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胸脯急速地一起一伏着,心里除了恐惧就剩下恐惧了。

今天他才算是对张辰的恐怖有了更深的了解,以前听说的不过是九牛一脉而已,这种疼痛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够忍受的,不论他是谁。他刚才其实已经想到了死,只不过因为自己太懦弱了,根本没有挣脱痛苦去结束生命的勇气。而在那种疼痛之下。想要结束生命是很不容易的。

现在听到张辰问自己话,也知道自己能不能保住这条小命就看这次的表现了,如果不能让张辰满意的话,怕是这世上就要再多一个冤魂了。

胡涛怕死得厉害,有经受了五分钟废人的折磨,这时候当然不敢再有什么隐瞒,把岳家和厉家相互勾结,通过设计陷害和挑拨,让陈家和张家对掐起来,然后他们从中得利的计划全盘托出。

事情果然和张辰所想的差不多。但是要相对复杂一点。厉家和岳家虽然是姻亲,但是在利益往来上却都是从不肯放松一步,彼此之间都是利益交换,也谈不到谁对谁有恩。这次针对张辰的阴谋。就是一次利益交换的结果。

厉家的一个晚辈分在岳家的地盘上当了一任副市长,但是因为自身的各种问题犯了不小的错误,需要岳家发力来弥补和救援。而在岳家帮助了厉家之后,他们就要有所回报了,岳家就提出来的就是要在京城的事情上尽量搭把手。

而胡正民作为厉家的女婿,又是京城的副市长,多少也有一些自己的关系网,具体操作这件事的人就是胡正民了。胡正民在服饰长得位子上这么多年,要说不想再进一步那是假的,再加上要对付的又是龙城张家。他的兴趣就更浓了。胡正民一直认,为他儿子胡宗宝突然之间搞成那个鬼样子,张辰就是罪魁祸首,能够有机会报仇他当然是乐意了。

其它事情也就和张辰所想的一样了,唯一让张辰感到意外的就是,这个胡涛居然是胡宗宝的堂哥,也就是他大伯的儿子。之所以会这么长时间以来默默无闻,只不过是因为他是小三生的,不可能被加委以重任或者重点培养,而私生子的身份更是让他加布的光。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是隐姓埋名度过的,这也是胡正民会找上他的原因之一。

事情的真相也算是搞得差不多了,张辰又诈唬了胡涛一顿,发现这小子的确是没什么内容了,这才对安镇忠挂道:“老安。把这小子带下去吧,等到警方的人来了做个交结就好了。证据要在我们手里留一份,要跟警方的人说明白了,这小子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也把我的话告诉他们,如果这件事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我就去民安部讨个说法。”

地上的胡涛顿时就急了,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啊,抬起带着手铐的双手,指着张辰道:“你不是说只要我回答了你的问题就放我走吗,现在我已经把什么的都说了,你为什么要出尔反尔,还要把我交给警方的人,张辰,你这个卑鄙小人……”

“啪”的一声,胡涛的声音停下来了,脸蛋子肿得像猪屁股一样,动手的是正要把他带走的安镇忠。安镇忠原本的身手就已经不错了,这两年来也得到了不少张辰和董老等人的指点,打脸绝技虽不比张辰,却也算是哈炉火纯青了,如果不控制力道的话,这一巴掌下去就能把胡涛的颈椎打折了。

看着胡涛肿起来的半边脸,安镇忠在内心对这个效果表示很满意,指着胡涛恶狠狠地道:“小子,居然敢这么跟张先生说话,我看你是教训还吃得不够吧,不给你点甜头你还这就不会闭嘴了。张先生只是答应不要你的命,什么时候说过要放你走了,你也不仔细想想,放你走了我们拿什么说事啊,说你傻还真就傻起来了。”

胡涛听了安镇忠的话,再次开始发傻,仔细回忆一下刚才的对话,张辰还真是没说过要让他走的话,只是说过如果配合的话就放过他的小命。

狠狠地看了张辰一样,胡涛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刚才已经把一切都招了,再反悔难免又是一顿苦不堪言的折磨,那种痛苦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有一秒钟。怪只怪自己一时心急,又被张辰的狠辣给镇住了胆,现在后悔显然已经没用,张辰怎么可能放过设计陷害他的人呢。

在想想同样差点被计算了的江北陈家,还有被自己出卖了的厉家和岳家,估计没有一个会轻易饶过自己的。还有自己的父亲,多少年来都不敢让自己正式露面,就怕有人会拿这件事来做文章,可现在自己却亲口说出了自己的身世,想来父亲的前途也会因此而中断,自己以后想出人头地可就更加的难了。

张辰可不会管胡涛的心里想些什么,敢对龙城张家下手就要有发现后被报复和还击的心理准备,现在这个胡涛只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接下来就是胡正民和胡家,还有厉家和岳家,在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

这件事涉及到龙城张家,张辰当然不放心交给别人来处理,直接打电话给已经到市局上班的张沄,把胡涛交给他绝对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一场从京城市长接任人选确定之日就开始针对龙城张家谋划的诡计,就在张辰这么办算计本幸运的折腾下被破坏了,而且还把阴谋方暴露在阳光下,龙城张家这回可真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了。

张辰只管办好前面的事,其它的就不用他管了,他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去波恩岛把货交了,再到大尼科巴岛去看看自己的海底聚宝盆有没有受损,这可是他接下来的两大主要事务。

当然还有一条是不能忽略的,那个胡涛也说了,华夏政府要捐给印尼至少一亿美金左右的款项和物资,而印尼猴子肯定会很爽快地收下这些援助,然后接着仇视华侨和华裔。

张辰只是个人,和国家的形象还沾不上边,而且他的手法要神秘得很,给印尼的国家经济带来的打击也更大一些,更严重一些。

这次捐给印尼猴子一亿美金,张辰没本法去管,也轮不到他管,但是他却能够用自己的方法来把这一亿美金连本带利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