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09章 关于捉蛇的分歧

第六零九章 关于捉蛇的分歧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今天木有月票入账,俺心里惶惶的,诸友哪位有票就支援两张吧,名词哗哗地在掉啊,小心脏快受不了了,拜托!先谢过诸友了!

回到了“琳琅甜心”号上,张辰看着两百多米外正在快速下沉的“伊利湖”号巡洋舰,心里总是有些不舍得。这艘船服役的时间并不长,充其量也就是十来年的样子,再用个三十年不成问题,改建成功的话,用个百十年也不成问题,那么高昂的造价可真是糟蹋了。

只是他心里很明白,这艘船不可能被自己利用起来了,他刚刚想过跟多种办法都可以把这艘船神不知鬼不觉地收起来,但是以后要如何操作确实没办法了。今后想要改建这艘船肯定会在自己的船坞,最后也会留在自己手里,但是军舰和商船不一样,这样的战舰都是有很复杂编号的,安镇忠等人很容易就能看出若干蛛丝马迹,戒子的事情就很有可能被疑惑,那可是得不偿失的。

这艘船的造价的确是昂贵,可只是船架子的话,也就是个一两亿美金,虽然是美军战舰,但也不是完全买不到。为了这点钱就要冒着暴露自己秘密的风险,这样的事才是最不值得的呢,风险和利益的比例差距太大了。

张辰最后还是放弃了把战舰收归己有的想法,只是在离开“伊利湖”号之前将船上所有的发射架等武器装备都暗暗松动了,为自己收缴这些武器做好了准备。穿可以不要。但是这些武器可就不能轻易毁掉了,即使自己用不到,也可以找个借口“走私”给国内的军方,对于张淳和胡云峰这样的级别来说。搞到美军重武器装备和密码本这样的功劳还是不小的。

伴随着菲律宾海军和美利坚大兵的一阵阵哀嚎,三艘战在不到半个小时之内全部完成了沉没的任务,再过两个小时之后,这三艘船就会统一在海底爆炸,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张辰在战舰入水后的第一时间,就跑去了船尾的小平台上,把手伸进了印度洋温暖的海水里,准备接收自己的另一部分战利品。随着意海之中几朵小浪花先后的翻起。之前就已经用意念力包裹保护起来的两架“海豚”直升机进入了戒子的空间内,两套“战斧”式巡航导弹、两套“阿斯洛克”反潜导弹、两套“标准”导弹和两座mk451型127mm舰炮等十多座重型武器发射架也都被张辰收入囊中。

要说这厮现在的武力也算是比较强悍了,至少能够装备四千人左右的部队,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导弹和重炮部队。而且基本都是美、俄的装备。一些小的国家也没有这样的武装,如果张辰真有什么想法,靠着他手下近千号忠心耿耿的护卫队员,也差不多能够夺取一个非洲小国的政权了。

因为在菲律宾附近再次遭遇了海盗事件,“琳琅甜心”号回到津溏港的时间延迟了差不多整整半天。二十一号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才晃晃悠悠地驶进了长风在渤海湾的船坞。

事先接到张辰电话的宋武早就带着人等候在船坞里了,外边也已经有二三十个护卫队员严密守护着任何人不得进入,在二十六号再次交货之前。“琳琅甜心”号将在这里进行必要的改装,加装一些隐蔽的重火力武器。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长风造船厂在这里的两座船坞都可以建造一千两百尺以下的船只,各种设备设施都是世界最先进的。干燥一艘三百多尺的游艇自然不在话下。四天的改造完成之后,“琳琅甜心”号将化身成为一艘拥有不次于轻驱逐舰火力的游艇,甚至还要加装两座小型反舰导弹的发射座。只要不是遇到了大型巡洋舰,或者三艘以上集结的驱逐舰编队,至少也可以保证全身而退。

留下四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护卫队员,张辰和这次出海的队员都要返回京城去,经历了半个多月的海上航行,大家也都需要在陆地上生活几天,下次出海就要换一批人了。毕竟海上的生活十分枯燥乏味,往往是好几天见不到本船之外的任何人类,远远地看见一艘船都会兴奋上一阵子。如果不是游艇上有各种娱乐设施,这些大头兵又都是习惯了海上生活和训练的,一般的人根本扛不住长期的海上航行。

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很多水手和船员会在海外有另一个家,军中也盛传一句“陆军土,空军洋,海军都是大流氓”这样的话的原因,海上生活的枯燥远不是没有经历过的人能够想象的。

船上已经捉到和宰杀了的海产品、各种野味,要在这里装车运回京城去;还有那些等待着挤毒的眼镜蛇和眼镜王蛇,以及罕有的蓝血绿树蟒和白化眼镜蛇,也要用那些专用的藤箱运输;至于那几只鹰鹫,已经在这六天的航程中被安镇忠等人熬得差不多了,撒出去完全可以跟着车一路前行。

回到京城已经是快要晚上七点了,英格兰的那帮亲戚刚刚结束了川西旅游的行程回到京城,现在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张辰也没有去打扰,直接回到了自己家里。

家里早就接到张辰要回来的电话,张芷兰和陈雯琳已经准备好了给儿子接风的晚餐,几个表哥表姐也都一如既往地参与进来,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性的规则。

这次张辰一走又是半个月,家里只剩下五个女人,少了很多的生气,直到张辰回来才再次恢复了应有的热闹,一家人聚在一起当然是欢乐祥和。

只是在晚饭之后,张辰却被迫接受了众人同仇敌忾般的讨伐和批评。鉴于他屡教不改,在前科严重的情况下还顶风作乱。再次前往东南亚捕捉毒蛇,而且是剧毒的眼镜王蛇等蛇类。以张芷兰和陈雯琳为主,其它家庭成员和兄弟姐妹等人为辅,十来号人不歇气儿地对张辰进行严厉批评和思想教育。唯独宁琳琅没有参与到批评和教育的行列中。但是也没有和张辰站在同一战线,眼神里的幽怨和担心让人看得很明显,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对于老妈和五师叔的批评教育,张辰也很是无可奈何,两位老妈完全是出于对他的关心和爱护才会这样说、这样做,哥哥姐姐们也是处于对他的担心,换了是为餐馆里送蛇的人,鬼才去关心对方会不会被蛇咬或者中毒。

张芷兰和陈雯琳做出的对于张辰屡教不改的惩罚。就是两年之内不允许他再去东南亚的那些国家。张辰当下就毛了,不允许他再去东南亚,那他手里的那些货怎么交付啊,这可是上千亿美金的违约。不说其中自己会因此损失多少钱,分销集团也不会有违约金这一说,只是名声上的污点就不是他能接受的。

可是任凭张辰再怎么解释他不会出问题,即便被蛇咬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两人就是不相信他的话。开玩笑,还有被蛇咬了不会出问题的人吗?印尼那地方距离澳大利亚很近,天知道那些澳大利亚的剧毒毒蛇会不会跑到印尼去,那些蛇里边可是有不少能够要人命的。即便是眼镜王蛇也能够要人命,怎么可能会被咬了也没事呢。

张辰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了。看来不展示一个小小的神奇是不可能让他们心服口服了,只不过这样的神奇不能太多。否则自圆其说为什么会在他身上有那么多神奇的地方就成了问题,谎话说多了总会有漏洞的。

为了以后继续祸害印尼,继续祸害菲律宾、越南等偷到华夏海洋资源的国家,和日韩等对华夏有着严重敌意和威胁的国家,张辰也只能是豁出去了。

撇了撇嘴,道:“妈,五师叔,饿哦这么跟您二位说吧。你们应该知道,我的太极功夫已经达到怎样的境界了吧,我可以保证只要我愿意,就不会有任何动物能够伤害到我。你们也不想想,我连海王乌贼都能活捉了,连最大个头的鳄鱼都能拿下,一条小小的蛇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还有就是,我真的不怕那些蛇毒。你们应该都看过武侠电影和电视剧吧,里边说的那种不畏百毒虽然不存在,但是能够把进入身体的毒液控制在一定范围,并且排出体外的人,还是真实存在的,很巧的我就是其中之一。

你们也许真的难以相信这样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但是这件事却是的的确确存在的,我不但可以把蛇毒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而且一般的蛇也很难在我有防备的时候咬伤我,如果你们无法理解的话,那我们不妨做个实验怎么样?”

陈雯琳听了张辰的话不但没有放松警惕,反而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惊叫道:“天呐,小辰,你该不会是想要拿一条蛇来咬自己,通过这个来证明自己不怕被蛇咬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完全没必要了,我们是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本来就是怕你被蛇咬,现在却同意你主动拿蛇咬自己,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张辰本来还真是想要用这招的,但是在家人面前表演自残好像有些脑子不大够用的意思,最后还是觉得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还是别用这招好了。

摇摇头道:“五师叔,您说什么呢,至少目前我还没有必要那样做吧。我就是想要你们之中的一个人用针来扎一下我的手,看看是不是能够把我的收扎破,或者是胳膊之类的地方,当然眼仁儿就不要了,别说能不能的问题,首先你们就不敢,现在开始吧。”

大家推来让去的,最后还是张沐主动站出来要求去做实验。她是除宁琳琅之外了解张辰秘密最多的人,也是对张辰的日常行为观察最仔细的人,虽然张晨并没有说他去东南亚是要做什么,但是张沐本能地感觉到张辰必定是有大事要做的,而且绝对是非常重要的大事。否则以张辰的孝顺。根本不可能这样来违背长辈的医院,也不可能用这种方法来跟二姑和五师叔纠缠。

所以张沐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助张辰一下,同时也是亲身试验一下张辰到底是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厉害,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倒也真的不用怕什么蛇了。而且老实说那些蛇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尤其是眼镜王蛇,那玩意儿毒性大归毒性大,但是味道却美得不得了,真要是能够长期供应的话,也是一件好事啊,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帮着张辰达成他的目的。

张沐去找了两根针过来,一上一下对顶着放在了张辰的虎口位置使劲向中间扎过去。但是却不见丝毫的动静,张沐的手几次从针尾部滑到了针尖部,都没有能够成功。别说扎穿张辰薄薄的虎口,就连一点皮都没有扎破。几乎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接着张沐又换了几个地方,分别在张辰的手指、手臂、小腿、脚腕等处尝试着扎了好几次,也是一样完全没有效果。如果不是大家都看着张沐最后把真扎回到一个线团上,还真的会以为是她和张辰在配合着演戏呢。

现在也不说什么蛇毒不蛇毒的了,单就是针扎不穿这一项。也足够在座的所有人瞠目结舌了。张沐这两年也开始修习太极,因为深得其法,一双手的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如果她都扎不动的话。一条蛇还真就不一定能咬得动他了。

接着因为大家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也有些觉得张沐胡舍得在自己弟弟身上下针。选了力气比较大的胡云峰再试一次;胡云峰试过之后一样是扎不动,又换了公认力气最大的崔正男。张辰的手一样是不为所动。

到此,张芷兰和陈雯琳还是不相信,张辰又拿出了更加给力的一招,把两根针立起来在双掌之间,两掌向内用力一压,张心中立着的两根针顿时就被压得崩断成了好几截,这才让两人确实相信了张辰的不凡之处。

接着张辰又去书房拿出一瓶盐水,用一根注射器吸了大约十多个毫升后,扎在自己的手上注射进去,看得张芷兰和陈雯琳好一阵的揪心,差点就要喊出来了。

但是就在下一刻,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眼花的的现象出现了,注射器中的盐水并没有被推进张辰体内,而是顺着针头流了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在了烟灰缸里。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人都觉得太神奇了,针管里的可是生理盐水,最容易和人的血液融合的**之一,居然没有被推进到体内去,这已经不能用神奇来形容了。

张辰好不容易解决了老妈和五师叔的疑惑,又解释了一遍为什么盐水进入不到自己的体内,这才算是勉强让张芷兰和陈雯琳相信了他之前说的那些话。但是也没有对禁止他在捕蛇的事松口,东南亚是可以去了,蛇却不能在捉了,否则就真的要对他实施禁足令了。

到了这里,张辰已经是很满意了,婚礼的宴席上需要的已经备齐备足,还能够有不少的剩余,他短时间之内也不打算再去捕捉更多的毒蛇了。再次捕蛇少说要到三个月以后的大夏天,那时候的蛇才够肥够美,味道也要比现在更加的香醇。

接着又讨好张芷兰和陈雯琳道:“妈,五师叔,其实我去捕蛇还真不是为那些眼镜王蛇去的,只不过那些地方就这种蛇多一些,所以才捉了不少。不过我这回可是捉到了好东西,你们应该知道蓝血绿树蟒的价值吧,绝对是一皮难求的地位,还有白化眼镜蛇,我这回就很幸运地捉到了五条蓝血绿树蟒和几条白化眼镜蛇,等到我结婚时候宰了做菜,皮子就请一间大品牌给你们做成皮具怎么样……”

张辰好一顿忽悠之后,再加上蛇皮第一品质的蓝血绿树蟒的诱惑,又再次保证绝对不会让自己有危险,才算是把两个老妈彻底哄高兴了,答应以后只要不去碰什么毒蛇,只是捉一些无毒的蟒蛇之类的,也就不再和他计较了。

在此之前张辰哪里能想到,不就是去捉了几趟蛇嘛,连护卫队的那些家伙都丝毫无损,自己怎么可能会受伤呢。说夸张一点的话,这世上任何人都不可能比他还不怕蛇,即便是几十年经验的捉蛇人,也不能和他相比。

说着又把这次的其它收获给张芷兰和陈雯琳汇报了一下,这些猎物可是要放在他的婚宴上用的,必须要提早说好了,该上什么样的菜单也要定下来。他最近忙得要命,只是能开出婚宴的菜单而已,根本顾不上去亲自管理,这些事还得拜托家人帮忙了。

一边的大表嫂林闻娜听着张辰列的菜单,真是觉得这家伙太奢侈了,菜单上最普通的一道菜居然都是烤黄羊排,而且还是正经蒙古国野生的,其它例如鹿豚和赤麂之类的都要算到珍稀野生动物的行列里边去了,虽然这些都不是从华夏猎到的。

另外闻娜也觉得二姑张芷兰等人禁止这家伙去那些地方太正确了,以前也听说这小子常常去猎一些鳄鱼鲨鱼什么的,还以为只不过是用枪打死或者电死之后才宰杀,现在才算是明白过来了,这小子感情一向都是捉活的的啊,胆子也太大一点了吧。

解决了家里的事情,张辰又和家人聊了一会儿,知道晚上十一点多斗殴告辞离开之后,才洗漱了准备睡觉。

明天去酒店看过那里的亲戚之后,张辰还要到唐韵去跑一趟,下午回来的时候,在船坞里宋武就已经向他汇报过了,有几位他的同学来唐韵找工作,这个是要他亲自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