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10章 面试(上)

第六一零章 面试(上)

张辰专门问过那几位来找工作的同学的名字,和记忆中的同学对应了一下,也就差不多知道是哪几位了。基本上也对这些人的来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这里边的确是有真才实学的人才,如果猜得不错,也会有想来浑水摸鱼的家伙,也许还会有江湖骗子一类的。

一共六个人,四个大学同学两个中学同学。大学的还好说一点,一个是张辰在历史系的同学,另外三个是经融系的,至少是没有过什么恩怨;中学的却不怎么样了,当初在同学会上的时候,可是没少帮着朱俊挤兑自己,现在还能找来应该是那种无耻没下限的了。

张辰在船坞的时候就让宋武去安排这件事了,约好了第二天上午在唐韵见面,老同学来了总不能不见一下,即使是当初的那些中学同学,只要他们找来也不可能会视而不见的,至少要见一面再说。但是要找工作的话,却要按照正规的方式来,张辰手底下可是没一个吃闲饭的,连京城市领导的子弟和亲戚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出门之后,张辰先把宁琳琅送去汉府酒店陪家人,自己才赶往唐韵去见见那几位老同学。就在张辰前往唐韵的时候,在唐韵办公楼的某间会议室里,几个年轻人也正相互讨论着他。

“呦,诸位都是来找张辰的吧,看着都比较面生啊,应该不是张辰中学同学吧。”会议室里边的四个人正闲聊着呢。就见会议室的门被打开进来两个人。前边那个个头稍高一点的看到里边已经有人了,就开口打招呼问道。

“呵呵,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程伟,他叫张强,都是张辰的中学同学。我刚才听外边的工作人员说你们也是张辰的同学,应该是来张辰这里找工作的吧,我们俩也是来找工作的,你们想找个什么样的工作啊?”

这个叫程伟的是个先天兔唇,因为当时治疗的手术不成功。牵连到了他的鼻子,以至于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很难让人挺清楚。上唇的右边密密麻麻的全是小坑,半边鼻子也是塌陷下去的。形象实在很难让人恭维。

里边的四个人都是费了很大的劲才搞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一个打扮很精神小个子,看起来有那么点成功人士样子的首先站起来和进来的两人握手,道:“你们好,我叫梁建,我们都是张辰的大学同学,也是想来帮着在张辰事业前进的道路上添砖加瓦的。”

梁建还没来得及给其他三人作介绍,程伟就打断了他的话,抢着道:“大学同学啊,那你们和张辰的关系估计是没我们近了。我上中学时候和张辰是前后桌,关系一直就很不错,前段时间就去年十一的时候,我们还一起参加同学会来着呢。不过没关系,大家都是来找工作的,也都是张辰的同学,等会儿有什么事就言语一声,我们也能帮着你们垫两句话。”

这位倒是打得好算盘,先在这里高调说出自己和张辰关系很好,把这几个张辰的大学同学唬住了。让他们误以为自己会在张辰面前帮着他们说话,等他们都进入张辰名下的企业之后,也会多少对自己有些感谢的心思,到时候也许就能把这些人先笼络到自己这边,形成一个以自己为首的同学派系。这样对未来的内部斗争是很有好处的。

另外的四个也不是傻子,看这货这么高调。也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本来还打算相互交流一下的心思瞬间也就变淡了。只是简单地和这两个家伙说几句话之后,就都忙着聊之前的话题了,留下这个程伟和张强单独聊他们的。

另外那个叫张强的也是在同学会上跟着朱俊挤兑过张辰的,这次来找张辰也是被程伟拉来的,他要比程伟多一些自知之明,心里对这次的事其实很没底。从刚才唐韵的工作人员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张辰并没有因为是同学就特别对待,也许还会因为之前同学会的事恼火也说不定呢。

两人坐下后,张强担忧地小声对程伟道:“大伟,你说咱们来张辰这里找工作到底行不行啊,咱们的专业和他公司的业务都没什么关系,这里可不一定能有咱们的位子。”

程伟揉了揉塌陷下去那半边鼻子,瓮声瓮气地用龙城方言说道:“怕个球,你又不是没看见,那边都是他大学的同学,也不一定就是专业对口的,还不是一样来了。怎么说都是老同学,都求到他门上来了,他不可能不管咱们的,那样对他的名声没好处,现在有钱人都在乎自己的名声。

要我说啊,他不但得留下咱们,还不能让咱们的地位太低了,这才能显示出他对老同学的关心和照顾,对他收买下面员工的人心很重要的。你放心吧,他就算不给咱们个经理当当,也得给个部门负责人干干的,做买卖最需要的就是靠得住的自己人,咱们都是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知根知底的,总比那些随便招聘来的要稳妥得多。”

说完看了看旁边的四个人,又压低声音道:“你也不想想,他又不缺钱,咱们所有的同学都来了他也养得起,养咱们两个人才能花他多少钱啊,他不会在乎那两个钱的。你记住我的话,等下见了张辰之后,一定要拉得下脸来,道歉、讨好什么的都要用上,必要的话也可以哭上两眼,只要能让张辰留下咱们,下半辈子就有着落了,衣食无忧是最起码的,闹好了还能搞不少钱呢。”

那边四个张辰的大学同学中,有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是张辰历史系的同学,也是龙城土生土长的。他听到了程伟和张强的窃窃私语。也听明白了他们话里边的意思。很为张辰感到不值。

咳嗽了一声,对程伟道:“程先生,你这样不好吧,我听你话里边的意思就是要在张辰手下混吃混喝,这可不应该是一个老同学该有的想,你们到底是来找工作的还是来找冤大头的?怪不得张辰在三晋卫视节目中感谢了自己的小学和大学,却没有感谢过中学,对他的中学时代也没有什么感想。

能有你这样的老同学出来,也就不难看出你们那些同学都是什么样的人。老同学现在发达了,你们来投奔不是坏事。只要你有自己的一技之长,能够在人家的事业上起到正面作用,这也是一种双赢。但是像你们这样,抱着混吃混喝的想法来的。这和寄生虫有什么两样,简直就是龙城人的耻辱。”

程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上龙城人,还把自己和张强的谈话给听去了,这可要麻烦了啊,这小子万一要是给张辰说了,那自己的打算不就要泡汤了吗,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站起身来笑着道:“这位同学,你一定是误会了吧,作为张辰的老同学我怎么可能会干那种事呢,我刚才只不过是和张强开个玩笑而已……”程伟的话还没说完。会议室的们就被从外边拉开了。

张辰在宋武和几个蓝图公司的高层陪同下走了进来,看了看里边的六个人,笑着走过去对指责程伟的那位道:“魏峰,我是真没想到啊,你居然愿意到我这里来工作。我这里开业的时候就想过要请你来的,只不过你那边端着铁饭碗,我没好意思开口。不过你现在既然来了,那我可就不会放你走了,就准备在唐韵给我当牛做马吧。”

魏峰呵呵一笑,道:“我当年受了人家的恩惠。总不能做一个知恩不报的小人吧,现在那老爷子已经不在了,我也就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前段时间从咱们同学的那里才知道,原来你就是唐韵的主人,这不就急三火四地赶过来了嘛。”

魏峰是晋大考古专业几十年来最杰出的五个学生之一。也是张百川的得意门生,上学的时候就被所有的老师一致看好。没毕业就被天京博物院看中了。

那时候魏峰的家里因为一些纠纷得罪了当地的权贵,一位孤寡老人出面帮魏峰家里解决了那件事,救下了魏峰的家人。魏峰因为感激老人的恩情,毕业后就留在了老人身边,要为老人做孝子贤孙,当年选择其天京博物院工作也是有就近照顾老人的因素。

现在魏峰主动来投靠,一方面是因为当年的恩情已经报答了,现在该报答张百川的传业授道之恩;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在唐韵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魏峰的心思张辰很清楚,能够有这样的人才加盟也的确是一件好事,双方也算是各取所需了。

可魏峰即使再优秀也不过就是一个年轻的考古专家,张辰这样对他说,话里边当然有虚假的成分,多多少少是看在张百川的面子上才给他这种肯定的。既然人家愿意来投靠自己,又的确是有些真才实学,张辰也就不介意说几句漂亮话。

当然这里边也有要打击程伟和张强的成分,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这样的人张辰是绝对不会给好脸色的,当初在同学会上的是张辰可是没忘呢,现在正好借着抬举魏峰来羞臊羞臊他们。

果然,程伟见张辰和魏峰这么说,心中的恐惧就更盛了,生怕魏峰把他之前的话告诉张辰。忙讨好地对张辰道:“呵呵,张辰,魏先生是你的老同学,我们也是你的老同学啊。今天我们也是走投无路,求到你的门上来了,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张辰斜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问道:“是吗,魏峰是我父亲的学生,我们也算是师兄弟了,而且他还是考古研究方面的大才,也许十几二十年后,他就是华夏考古界的权威之一,我当然要欢迎他加盟唐韵了。你到是给我说说看,你都有些什么能耐,在哪方面有什么突出的成绩,你在唐韵又能干点什么呢?”

对中学时代的同学,张辰虽然已经把大部分都隔绝在连熟人都算不上的区域里,但是真要论的话却怎么能不了解呢。就像眼前这个程伟,他学的是水利建设,只不过成绩有些太烂了,在单位上又没有什么关系和背景,被处理也就是当然的了,可是水利建设和张辰的所有生意都没关系,就算张辰可以不在意之前的事,愿意给他一份工作,可他又能做什么呢。

“我能干的可就多了去了,咱们可是十来年的老同学了,首先在彼此的信任上是没话说的,也许我没什么特别的能耐,但是我能帮你看着下面的人啊,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做好的。就算再不济,也可以把握放在一个关键的业务口上,以咱们这种知根知底的关系,用我总要比用别人放心吧,再说了……”

程伟刚开始忽悠上,就被张辰抬手打断了,道:“你是我的中学同学不假,可要说信任度却真没有多少,也许用毫无信任度来说更准确一些。你想想看,我们在中学毕业之后有多少联系,我们之间又有什么样的交情,你又值得我做些什么,还要把你放在关键的业务口上,让你管理我的员工,你觉得你配吗?

我名下企业的所有管理层和员工都是业内最优秀的,他们都有最高尚的道德和职业操守,你只不过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你觉得你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说句很恰当的话,在唐韵的员工里边,哪怕只是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也要比你这样的人值得信任,你觉得我会用你这样的人吗?”

“张辰,我承认我当初是做的不对,也的确是惹到你了,可谁还没有个犯错的时候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难道你就连一点机会都不给老同学吗。再说我要不是走投无路了,怎么可能会求到你的门上来,你就这么狠心看着昔日的老同学混不下去吗,这对你的名声可是没好处啊。”

很多人为了钱财可以忍受任何的侮辱甚至是欺凌,程伟更是这种人之中的代表,只要能够让他有机会在张辰的手下做事,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够用大笔的钱财来弥补今天所遭受的辱没。只是他没想到张辰会是这样一种态度,完全不按照常规的手法处理这件事,现在他也只能是囊着鼻子抱怨张辰用不同的态度对待他和魏峰。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