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11章 面试(下)

第六一一章 面试(下)

张辰冷笑一声,道:“你走投无路关我什么事,你改不改错有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你爹。实话说我看到你就觉得很恶心,这和记仇不记仇没关系,你还没资格让我去记仇,更别提你惹到了我,我压根就不觉得你曾经惹到过我,我只是觉得你们这种人比较恶心而已,你觉得我会把让自己恶心的人安排在我的公司吗,我又没病,为什么要做这种虐待自己的事。

而且像你这样的人品,像你们这样的货色,我让你们在我的公司里做乱吗,还是我觉得我的公司运转太好了,需要有人来给我添添乱呢,不要把别人想得都像你们一样贱。今天本来是没你们什么事的,但是我要让你给晋大附中的那些人带个话,否则你们能有资格进到唐韵的办公大楼里边吗。

好了,我也不多和你废话了,对于晋大附中的那些所谓老同学,有几个能打交道的我都应联络过了,不能来往的就要你带个话过去。你回去告诉那些人,不要再来找我,不论是要来套近乎的还是道歉的,都不要再来,也不要再把我当做你们的同学,就像上次同学会那样就可以了,我们永远没有任何关系才是最好的。

另外也要提醒一下他们,千万别再打着我的名号在外边招摇撞骗,一旦被我知道了,我是不会客气的,对待这种人我的手段可就要很丰富了。我之前已经接到过几个电话。都是有人打着我的名号去办事的。我会把他们的名字都给你一个名单,到时候你去一一通知到了,否则我一样不会对你客气。

你帮我带句话,我也不会亏待你,我会付给你们两个人各五千块的传话费,这应该是一个很高的报酬了吧。好了,就到这里吧,希望你能够记住我的话,我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走了。”

张辰的话落。马上就有两名护卫队员上前来,大有程伟和张强不走他们就动粗的意思。程伟还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走了,彪悍的护卫队员给他的压力太大。本来就已经是没希望的事了,可千万别为了这个再挨顿打。

程伟和张强被护卫队员带走后,张辰拍了拍魏峰的肩膀,道:“你先等一下,我把其它的事处理了,然后带你去看看新的工作环境。”

魏峰没想到自己能这么顺利,看来张辰还是很讲香火情缘的,自己果然没有找错人,笑着道:“没关系,我在这儿等着就好了。你先忙你的。”

安顿好了魏峰,张辰又对另外的三个大学同学道:“三位都是我的老同学,能够远道而来我很高兴,不过你们需要的都不是历史方面的工作,所以就必须要通过一些简单的考核了,咱们结节约时间,就在这里开始吧。”

这三个都是张辰在晋大金融系的同学,想要得到的工作当然不会是在唐韵工作,更不会是像魏峰那样的研究工作,当然要进行一下考核的。再是什么样的关系也不可能随便任用的。

三人之中的那位梁建率先站出来,走到已经坐好了的张辰和蓝图高层对面坐下,道:“这样的考核当然是必须的,决不能任人唯亲,这也是一个公司发展的关键之一。就由我先来第一个参与考核吧。”

略微停顿一下之后,并没有等对面的人说什么。就开口道:“我叫梁建,两千零一年毕业于晋大金融系,毕业之后在龙城天华商贸做业务经理;一年后到沪市发展,先后在越空商务集团和泰和金融两家公司担任管理职务,在一年前做到了地区分公司的经理;后来因为个人志向的原因,转投到麦浪咨询公司,现在是一名职业的高级企业咨询师。

作为一个专业的经理人,我很早就开始在关注唐韵、琳琅.艾莉娜、汉府等公司了,也通过自己的专业眼光看到了很多问题,现在我就针对我看到的几个问题来阐述一下,并且提出我自己的建议。”

说完看了看对面没有人反对,信心也就更足了,道:“首先我么说一下唐韵,作为全球最大的专业博物馆和研究机构,我觉得唐韵在经营上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如果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有麻烦出现了。

我们常说一句话‘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一个大型的公司也是一样,往往都是内部的问题爆发后成为公司的大危机,甚至于把公司带向倒闭的困境,而唐韵内部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内部员工的数量太多,大量的员工让每个人身上的工作量太少,可以有大把的时间闲着没事,而这些人总闲着就很容易搞出事来;正所谓人上一百形形色(sǎi)色,很容易就会引起内部矛盾。内部的不稳定对一个企业来说是最危险的信号,如果不能够把这种势头尽快止住,对于公司的管理将会造成极大的危害。

其次是员工工资太高、待遇太好,唐韵的薪金和福利待遇应该是业内最好的,甚至也是全京城最好的了,这样的高薪对于员工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公司来说却是一种灾难了。高工资会让员工们觉得赚钱太容易,失去了那种通过辛勤的付出之后换取收获的喜悦,长此以往下去就会让员工变得更加贪婪,对金钱的忠诚胜过对公司的忠诚,这对于公司的管理是一个很大的潜在风险。

如果再接合我刚刚说过的那一点,员工的手里有了大把的钱,又有了足够的时间可以去搞事,他们将会形成什么样的危害,搞出多大的麻烦,捅下多大的娄子。都是我们无法想想的了。这个必须要提前做好足够的预防。

另外的一点就是唐韵现在的经营模式和管理方法不科学,唐韵虽然号称全球最大的博物馆和研究机构,但是目前在国内的名气还没有完全打开,那么在国际上的名声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现在是全球化竞争的大时代,如果不能再国际上立足,再打的公司和企业也不能称之为优秀,即使有了全球顶尖的实力,但是却没有同样是全球顶尖的名誉和荣耀相衬托,终究不过是小场面罢了。

想要达到在轨迹上有一定知名度的目的,首先就要改变唐韵现在的一些经营理念。尤其是每天最多接待五千人这个限制规定完全不合理,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唐韵的发展壮大。我们应该让更多的人都有机会来参观,特别是多多吸引国外的旅游团,这些人参观之后回到他们的国家。肯定会向别人说起唐韵的如何如何,这就得到了一个口口相传的效果。就像是风靡全球的传销一样,一人对十人,十人对百人,形成金字塔形的扩散,这样才能更大程度地提升唐韵的名气。”

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对面的的几个人都在心里笑了一下,这个家伙一上来就夸夸其谈,还说是什么职业的高级讲师,搞得好像是很精通企业管理的样子。实际上根本就不懂怎样去管理一个企业。

这种所谓的咨询师,其实就是欧美国家已经用烂了的那一套,给某公司做做员工培训,讲一些实际上大多数只不过数杜撰的所谓成功案例,也有的所谓讲师会用诙谐的语言,并且会编纂一些故事把自己带入到一个很高的层次,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传业授道。

说白了这些人就是骗钱而已,真要是能有大能耐的,早就亲自去做大买卖了,哪还愿意给别人讲课呢。什么时候听人说过软件大帝或者老股神那样的超级富豪会去给别人做咨询师的。即便是国内一些相对大型的企业老总,也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每天都快要忙死了,哪有时间去干那个。

张辰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并没有什么真本事,却靠着坑蒙拐骗哄骗别人钱财的家伙。又一次在内部开会的时候宋武说起了现如今社会上的这个现象,张辰戏称这种人为“神棍”。

这个人说什么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几间公司做中层和高层管理人员。还圣人到地区分公司经理,可后来又去咨询公司做了讲师。嘴上说是因为个人的志向,实则根本不可能,一个能够有地区分公司的企业已经是很大的了,能够坐上那个位子更是一种能力的肯定,未来也会是重点培养的对象,怎么会有人舍得扔下这么好的差事去做狗屁讲师呢。

再说他一个刚刚大学毕业三年的毛头小子,就先先后后换了四间公司,在一间公司工作连一年都超不过,怎么可能学习到真正的管理经验呢。

所以说这家伙这么说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在原来的公司犯了错误被公司裁撤了,后来走投无路去做了咨询师;二是他根本没有在那些公司工作过,更不可能担任过管理职务,这些履历其实就是编出来骗人的而已。

从他之前的那番话里边,很容易就能够听出来,他对一个公司的管理和运营完全是一窍不通,说些什么也不过都是把从书本上现搬来的东西套用一下,根本没有亲自去深入了解过唐韵,更加没有对唐韵有过研究,说出来的东西不但很肤浅,和事实也是完全相悖的。

他说一年前的时候做到了地区经理,那他得有多妖孽才能够做到呢,那时候他不过才工作两年的时间啊,去到新公司也就是半年左右而已;而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也完全不可能是一个担任过管理工作的人该有的烂。所以结论就很明显了,这家伙只不过是个只会夸夸其谈,毫无实战经验的骗子。

实际上是唐韵在国际上要比在国内更有名气,只是因为国内的博物馆院和国际上的博物馆院合作不多,国人也很少去到国外参观博物馆院,所以根本不了解唐韵在国际上有多么大的名气。

而且唐韵也不指望着通过参观门票来赚钱。唐韵最大的收入永远都是合作研究项目。随便一个研究项目小组下来,就足以抵得上一个展馆当月的收入,门票虽然也不少,但是却依旧不能和这方面的收入相比较。

另外唐韵还原出的各种古文化,以及按照古法生产出来的各种精美产品,现在都已经在专门的市场操作部门安排下开始运营了。还有唐韵不断推出的各种大部头书籍出版发行,和各种相关的书籍出版,还有欧美名著和经典著作的版权费用,这些都是相当暴利的,门票收入和这些比起来只不过是很少的一部分而已。

至于他所说的唐韵内部员工太多和待遇太好的问题。更是荒谬到了极点,完全就是他自己的幻想而已。就那唐韵的解说员来举例,每个解说员最多可以一次为十个参观游客进行解说,再多就会影响到解说的质量和游客参观的质量。六个展馆每天三万人的流量,没有足够的解说员怎么能撑得下来呢。

唐韵的任何一个员工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目的就是为了打造最佳的博物馆院和研究机构,唐韵哪怕是一个搞卫生的阿姨,都能滔滔不绝地给游客们解说一阵子,否则两百块的门票岂不是诈骗吗。否则也不可能一个解说员中的经营就能够有机会去做星光的节目主持人,可见唐韵内部员工的职业素养之高,完全不是一般博物馆院可比的,薪金待遇当然要给足了才行。

梁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已经露馅了,现在的他已经被自己洗脑了。完全把自己当做了世界组顶级的经营管理大师,口沫横飞不停地道:“另外,唐韵还应该多多和其它的博物馆院举办联合展览,通过联合展览,借用其他老牌大型博物馆院来宣传唐韵;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固步自封,只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自耕自种。我们可以看看现在的世界级大型博物馆院,那一家不和其他馆院噶联合展览;就连美利坚纽约大都会艺术馆和英格兰大英博物馆,以及法兰西的卢浮宫美术馆等等老牌顶级博物馆,这些机构全都在进行大范围的合作。如果唐韵永远只是观气门来在自己家里折腾,什么时候才能把名气在更大范围内传播出去。什么时候才能在国际上立足,才能配得上世界最大的博物馆这个称号呢。”

说道这里,梁建总算是停下来传了一口气,舔了舔因为连续发言而变得有些发干的嘴唇,继续道:“唐韵的问题我们暂时先说到这里。接下来在说说琳琅.艾莉娜和玥璞这两家珠宝公司,这两家珠宝公司还算说得过去。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问题存在的。

我们首先说说玥璞。现在玥璞正在进行大降价活动,以此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光顾,这种薄利多销的概念的确能够争取道一些顾客,但是对于奇特的长久发展却是没好处的。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各种珠宝首饰介个都在不断地疯涨,尤其翡翠价格更是越来越疯狂,在这样的大前提下玥璞却突然搞降价销售,站道了市场发展潮流的对立面去,这是要和市场规则唱对台戏啊,后果很严重的。现在可以搞降价促销,但是再往后呢,翡翠资源越来越少,其它的宝石资源也是一样,当原材料越来越昂贵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像现在这样进行降价销售呢,但是消费者已经被养叼了,不降价就不买。这买卖还怎么干啊。

再说琳琅.艾莉娜,这是一个奢侈品牌不假,但是奢侈品牌总不能永远高高在上吧,真正能消费得起奢侈品的人能有多少呢,永远都只是一个小众而已。所以,琳琅.艾莉娜应该学习一下那些国际一线品牌的经验,有价值几十万的产品,也有价值一两万的产品,推出一些平民化的奢侈品,把‘让更多的人拥有奢侈品’和‘低调的奢华’这一类理念推广出去,并且形成一种时尚。

华夏的市场这么大,只要能够把更多的人吸引到奢侈品消费者的行列里来,企业的发展和盈利自然就不会是问题了。华夏有十几亿的人口,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买了琳琅.艾莉娜的产品,也将是一个天位数字般的业绩了。我们为什么不抓紧了华夏人口这个利器,反而去选择少得可怜的顶级富豪呢,用一个形象的比喻爱说,这就是因小失大啊。”

张辰等人坐在对面,看着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的梁建,这家伙还真有做咨询师骗钱的潜质,正所谓“要成功,先发疯”,只有自己都相信了的谎言才能拿来骗别人,这些骗子行业的精妙之处他已经算是掌握了个七七八八,再下去不难成为一个不错的高手。

玥璞的翡翠和珠宝降价活动,是整个翡翠珠宝行业都在进行的一场大战,他怎么能够了解到这种绝对机密的内部消息呢,只不过是看到社么就拿来信口开河地胡说一起,只要有一点能够唬住人,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都说了琳琅.艾莉娜是奢侈品首饰专卖了,奢侈品是什么意思从字面就能了解的很清楚,怎么可能会有平价奢侈品呢。尤其是奢侈品珠宝首饰,只有保值和增值可以维护品牌的地位和利益,如果一个奢侈品牌推出了很便宜的东西,那这个牌子的末日也就不远了。

所为奢侈品就是只针对一小部分人开设的,这些人都是能够花上千万巨款去买一件首饰的人,而且那些首饰本身就值那么多钱,为什么要往便宜里卖呢,那才是自砸招牌的白痴行为。所谓的一些“低调的奢华”之类的话,不过只是俏皮话而已,奢华怎么可能会低调呢,这就好像是低贱与高贵,完全就是在两个对立面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混到一起去呢,完全是无稽之谈。

可是梁建却不觉得,依然仿佛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般,口若悬河道:“接下来要说的就是长风船舶公司的问题了,这方面我了解的并不是很多,但也看出了一定的问题。长风船舶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游艇制造,自从建成以来好像还没有生产过游艇吧,具体的经营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是却也能知道这家公司的经营情况并不好。

就像我刚才说的,华夏有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多的潜在用户,为什么不把他们利用起来呢。和其它的制造型公司一样,一家刚刚建成投产的船舶制造公司,最怕的就是好高骛远,就是不肯面对眼前的事实。面对国内这么大的市场,我们不要总想着生产大型游艇,而是应该从小船做起,多和一些游园单位联系业务,先把国内的这部分市场抢先占住了,然后再想怎么去生产大游艇,进军国际豪华游艇市场的事……”

还好这货没有提起唐韵应该收录、展览日韩汽车和和机械的问题,也没有提出汉府酒店不接待日韩等国的客人这类的问题,还算是没有傻到家,估计也是知道张辰讨厌那些人。不过他今天的言论也算是够大胆了,几乎全盘否决的张辰名下所有企业的经营管理和运行规则,应该是想起到恃才凌傲和敢于直言的效果,希望能够被人高看一眼。

不过他的恃才凌傲并不是建立在真才实学之上,自身也没有什么过硬的能耐,说得越多就错的越多,张辰本来还想看看他有设么能耐,也许可以放在蓝图去试试看,但现在去完全没有了那种意思。这样的人绝对是祸害,一点正经能耐没有,吹牛和蒙骗倒是很在行,张辰害怕他把蓝图的员工都搞发疯了呢,到时候再集体加入个传销组织啥的,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张辰算是听不下去了,在他说道半中间的时候,就出声拦下他,道:“梁建,你先停一下吧,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说。也许你真的是有大才的能人,但是我这里实在是用不起你,你所有的理论和观念都与我们现在的经营背道而驰,而且你对我名下的企业也完全不了解,我看也很难融入进去。所以我这边怕是没什么职位能够提供给你了,你再去其它的公司看看吧,也许会有合适你的岗位也说不定呢。”

张辰对他这种天上地下一顿胡侃完全不抱有任何希望,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也没有给他太多的不客气,劝走了就算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