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24章 张辰的另一个死穴

第六二四章 张辰的另一个死穴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轻水一方同学的打赏!

感谢:long880229、890、搏海浪子同学的月票支持!

元宵节是中华民族传统节日中最重要的之一,俺在这里谨代表俺个人,以及张辰、宁琳琅,和本书中的各位男女角色,祝诸位书友元宵佳节快乐,远诸位都能够合家团圆,美满幸福!

元宵节过去,年就过得差不多了,俺这边也就忙得差不多了,最近这两天收收尾,也恢复一下状态。下月一号开始恢复每天万字更新,请诸位继续关注和支持,谢谢!

========以上不算字数

这次出海可真是把船上所有的人都忙坏了,从在波恩岛上交货之后开始,几乎就没个停下来的时候。

先是遇到了蓝血绿树蟒,然后又去寻找爪哇唬的踪迹,为了保住一窝老虎而猎杀群豹;接着又挖取新品种的蝴蝶兰,捕捞大型的红龙鱼;上船后分解豹子的尸体和剥皮,又引来了食猿雕;现在又冒出来这么大片的珊瑚群,张辰也实实在在地体会了一把收宝贝收到手软的感觉。

当张辰潜入水底,最近距离观看者方圆百米之内都是五彩斑斓的珊瑚的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大脑过于兴奋产生幻觉了,就算是宝石珊瑚中产量最大的红珊瑚,也没见过这么大量地生长在一起的啊。

也许是因为这座珊瑚礁的位置在靠近苏禄海中心的地方,汇聚了苏禄海中全部最精华的元气和灵气,而苏禄海高温低盐的海水欢迎有特别适合珊瑚虫生长,或者还有地壳和火山的各种活动带来的各种将积极作用与额外的养分等等,所以才会有这种堪称绝世奇观的存在。

张辰当然不会让这种世所罕见的奇观就此无人知晓,在对珊瑚群进行开采之前,就已经用船上的水下摄像机进行了完整的拍摄,记录下了这个也许是人类开发和探索地球奥秘的历史上上最美丽的珊瑚群画面,为今后的海洋生物研究留下了一段详实的依据和佐证。

也幸亏这些珊瑚都生长在海面以下五十多米的地方,护卫队员中还没有谁能够像张辰那样妖孽。在只需要氧气瓶的条件下就能下潜到五十多米的深度。否则张辰还怎么能够在水下毫无顾忌地使用意念力,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把把一百多株珊瑚轻而易举地从珊瑚礁中挖出来。

护卫队员中跟着张辰时间最短的也有一年了。安镇忠等人更是跟了张辰三年还多的时间,不论是武技还是身体,在张辰的指点和帮助下都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进步。但是在身体的柔韧性和强度,以及体能等方面。还是要离张辰哪种无比变态的程度差了很远。

他们在重力装置和浮力装置的帮助下,可以不需要向导就能下潜到比世界纪录还深的深度。像崔正男和安镇忠等张辰特别照顾的六大金刚,身体也要比常人变态很多,下潜到两百五、六十米以下也是难度不大的。

但那都是无限制级别的潜水,需要有足够的重量作为帮助。而张辰只背着氧气瓶就嵌入到五十多米深的这种潜水方式,是近似于“恒定重量”潜水的方式,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下潜,比潜水运动中难度最大的“自由沉浸”只是多了一对脚蹼而已。但是因为他要在水下进行重体力劳动,并且是长时间的停留,这就要在难度上增加了无数倍。

而“恒定重量”潜水的世界纪录创造者,拥有先天就异于常人肺部的贝瑞特.雷马斯,也不过是在向导的指引下下潜了八十一米;自由沉浸的世界纪录创造者堂亚.斯图特。所下潜的最深处也只有五十五米。这两位世界纪录的创造者。只不过是下潜到一定深度,然后很快就会返回水面,不可能再深海中长时间停留,超过五个甚至是十个大气压的压力,会把他们的内脏都给挤出来。

且不说下潜到那个深度后他们还有没有力气和能量去做什么,即使他们真的去做了。不出一分钟就会因为内脏扛不住压力而死亡,长时间的重体力劳动更是想都不敢想。那种事除了张辰之外,也就只有水下机器人才能干了。

张辰的身体经过意念力的淬炼之后。强度已经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不但有霸王举鼎的千钧之力,也有传说中十三太保横练般的铜筋铁骨,完全不能以正常人类的生理极限去和衡量,完全就是一个非人类的状态。

不过张辰潜水的时候,并不完全用身体去硬抗,他的水属意念力已经进化到了不次于火属意念力的层次,可以说在水里要比鱼还能耐,只要是与能做到的他就能做到,鱼做不到的他也能做到。

张辰在水下忙乎了一个钟头左右,才把这片一百多株的珊瑚群全部搞松动了,然后才用意念力控制着这里的洋流,不要把珊瑚冲跑了,自己折回船上去取拖拽珊瑚的绳索。

一百多株至少一人高的珊瑚,想要全部都弄到船上去,也是一件极为费力的事。珊瑚在网水利的时候因为有海水的浮力,很容易就能拽到海面位置,但是从海面到船上的这段位置就很吃力了。尤其是还有不少两米多到三米多高的,没有了力气仅次于张辰的崔正男,其它的护卫队员操作起来还真是很吃力。

张辰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当初在加勒比海采到那两株珊瑚的时候,都是没有这里的高大的,却也让护卫队员们很是吃力。今天的这些珊瑚没有一株是比当初的蓝珊瑚小的,想要吊起来并且搬回到顶层甲板去,靠别人还不知道要干到什么时候去呢。

因为张辰最近一年多以来显露身手的次数极少,很多才加入护卫队一年多的队员,以前只是听说过张辰如何的神勇,却很少有人亲眼见识过的,多少在心里觉得有些夸张了。

但是就从昨天开始,张辰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干掉了六只豹子,那些新加入护卫队的队员们就被震撼了一把。刚刚又是徒手潜水到海面下五十多米深的地方,连续一个小时没有出来,这可就彻底打破人类的极限了。让一帮新的护卫队员惊讶道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现在他们再次被张辰震撼到,最小都需要两个人才能抬起来的珊瑚,张辰一手一株很轻松就能提起来。并且是健步如飞地不歇气儿走到顶层甲板,看来传说中张辰的强悍果然并不是虚构的啊。

以外发现了这片珊瑚群,也把张辰的计划给打乱了,处理完了珊瑚就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原本要去沙巴州附近岛屿采燕窝的行动,只能拖延到明天,今天所剩的时间也只够干点零碎营生了。

趁着时间还不算晚,先把船开到沙巴州岛附近的海域,找一处茂密的珊瑚礁群。把本次捕捞的目标之一砗磲先捕够了,明天采到燕窝之后就可以直接返航了。

三月八号就是大婚之期,必须要在最迟六号上午赶回京城,旁的事不用他操心,但是世界各地前来观礼的宾客中,却是有很多都需要他去接待的。目前已知的宾客已经达到了八百人左右,其中像西敏大公爵、阿布等人,都是需要他亲自前往机场迎接的。这种时候更是不能失了礼数。

宁琳琅对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大事无比看重。早在张辰离开京城的时候,就再三叮嘱他早点回去。毕竟海上的风险无处不在,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在大婚前做这么远距离的航行,还是很让人担心的。

就在捕完了鲨鱼吃午饭的时候,张辰再次接到了宁琳琅的电话。问他走到哪里了,还有多久能够回去。张辰能够很清楚地听出来小师妹话语中的担忧和期盼。应承宁琳琅保证在五号晚上之前到家,这才算是让宁琳琅言语之间的小负面减轻了一些。

他自己也觉得应该早一点回去。婚礼临近,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几乎所有相关的人都已经动起来了,他这个新郎却还在海上飘着。如果不是真的因为有要事必须处理,他自己都会认为自己要逃婚了呢。

所以在临行之前,张辰就已经把这次出海的范围压缩到了最小的极限,只是去苏禄海和南华夏海转一圈,然后就会顺着航线返回津溏。

第二天上午七点多,张辰就带着护卫队员驾驶快艇登上了卡加岛,这里是菲律宾沙巴州最外围的一座岛屿,也是一座可以采到血燕窝的岛屿。张辰婚宴的重头戏之一能否成功,就要看他在卡加岛的收获如何了。

燕窝作为最高档的营养品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燕窝按照品质有草燕和毛燕之分,按采摘地点有屋燕和洞燕之分,按颜色则是分为血燕、黄燕、白燕三种。

在所有的燕窝中,血燕无疑是品质最高,营养最丰富,产量最稀少的。几乎整个东南亚和南华夏海地区的荒岛上都产厌恶,但是正宗的血燕却只能在沙巴州周边的少数几座岛屿上才能采到,其它的血燕品质其实还不如白燕。

市场上所有销售的血燕窝,有九成以上都是经过熏制或者泡制的下等白燕,只有一少部分是在岩洞中采到的。但就是这些采到的天人血燕,也不是真正的上品,只不过是因为在燕洞的最深处,被蝙蝠和金丝燕的粪便以及洞内沉寂多年的腐朽物熏染变色而成的,真正品质同样比不过市场上的白燕。

张辰曾经在一本介绍天下美食和产地的古籍上看到过,血燕之所以会是血红色,并且含有比其它燕窝更高的营养价值,口感等各个方面又要好处很多,就是因为产地的问题。

与传说中血燕形成的若干种说法完全不同,更不是黑心商家为了谋利而编造出来的燕子吐血而成的荒谬之词,而是自然界的一种正常物力或化学现象,并非人类或者金丝燕本身可以控制的。

就像牛黄是因为牛的了胆结石才会产生,贡觉玛之歌只在当惹雍湖的湖底才有,东珠只能出自乌苏里江等极少数河水中的蚌壳,沁州黄的小米只有那一亩三分地里的才算正宗;血燕也是因为产地具有特殊性,先天的条件无法被复制和取代,才成为了燕窝中的顶级存在。

那本古籍上虽然并没有讲述得很清楚,只是指出了能够找到血燕窝的几处所在,对当地的金丝燕做了一些单独的描述。但张辰还是从字里行间看到了很多的信息,那些燕洞之所以出血燕。应该是内部环境和岩石中所含的矿物质不同于别处,也许在磁场等细微环境上也有不同,导致那里的金丝燕先天就有某种不足或长处。所以才会在两种条件的促使下产生了血燕。

真正的上品血燕并不在燕洞内部,而是在燕洞最边缘的地方,或者是干脆就在燕洞的口外。不会被洞内的各种腐朽气息污染,也不会有蝙蝠的粪便和各种动物的绒毛参杂其间。品质和成分都是最佳。

这种血燕的位置都不是特别高,采摘并不是特别困难,不需要从山顶顺下绳子,也不需要冒着生命危险攀爬岩壁,只要用足够长的竹竿货木杆就能捅下来。唯独需要掌握的就是时间了。

因为真正筑血燕窝的金丝燕,并不是在春天筑巢,而是从冬天的末尾就开始了,它们产卵的时间也要比一般的金丝燕早了近一个月,等到其它金丝燕筑巢后开始产卵的时候,它们的孩子已经可以飞翔了。

并且,这些金丝燕不知道是为什么,在孵化幼鸟之后的几天之内。就会把血燕窝毁掉。赶着正常的时间来采燕窝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已经把最优质的一批燕窝错过了,而且几百年来一直如此。

和其它的金丝燕在同一年中所筑的燕窝品质依次递减一样,这种金丝燕所筑的燕窝品质也是递减的,而且只在一年中的第一批燕窝血色最纯正,再往后就会变成褐红色,第三次筑的燕窝就接近于黄燕的颜色了。

张辰带着护卫队员找到了书商所说的燕洞。也看到了距离地面十多米距离的岩壁上不计其数的血燕窝,但是他浑身上下也发出了无数的鸡皮疙瘩。要不是强忍着都快要打冷颤了。

原因无它,张辰从小就对很多的昆虫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和厌恶。尤其是对蜘蛛、蝴蝶这些面部内容丰富的昆虫,更是看都不想看一眼。这并不是说张辰的单子多小,而是出于一种近乎于本能的厌恶,严格地说就是一种心理疾病;试想一个能够一人力毙六豹,敢徒手去捉眼镜王蛇,敢在海中和大王乌贼这样的怪物搏斗的人,怎么会被一只小小的昆虫产生恐惧情绪呢。

而在每一个燕洞内的生物中,数量最多的不是金丝燕,也不是倒挂在洞顶的蝙蝠,而是最下面的陈年粪便上无处不在的蟑螂。眼前的这座燕洞又宽又深,里边群居的金丝燕怕得在几十万以上,蟑螂的数量至少也要在几千万了,张辰没有喊叫着掉头就跑已经是用最大的意志力强撑着了。

当初还在上学的时候,就曾经有一次,张辰在一个旱厕所里解大手,被不知情况的某同学告知他身边不远有一只蜘蛛垂下来了,当时就吓得张辰大叫一声:“好大的蜘蛛,啊……”

另一边的女厕所中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哄笑声,张辰的大名也因为这个,在最短时间内传遍了全校。有很多其他年级的同学都跑来他们班里找人问哪个是张辰,搞得张辰很是狼狈了一段时间,知道另外一个怕老鼠的男同学出现,张辰的窘境才得以缓解。

张辰站在燕洞前不远的地方浑身难受,额头都快要冒出汗来了,可他却不能说,不能再身边这帮大头兵的面前表露出来。

吴勇就在他身边,余光看到了张辰的表情不大对劲,心中不免担心,问道:“张先生,您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

张辰总不能说因为自己害怕里边的蟑螂,一想到没边没沿的蟑螂大军就会浑身冒冷汗,现在都快要被吓得快要发抖了吧。这是他在洁癖之外的又一个生理和性格上的缺陷,而且还是很容易让人误解的毛病,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来呢。

张辰在来到燕洞之前,也曾经很乐观地想过,大不了在到达燕洞的时候,提前用火属意念力把里边的蟑螂焚烧干净,那样就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威胁了。但是真正来到这里之后,张辰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了,或者可以说是对自己的期望太高了。

他现在别说去直面那些蟑螂。壮着胆子一脚踩死好多只,哪怕是用意念力去烧蟑螂都做不到。只要他的意念力释放出去,刚刚看到蟑螂的身影的时候。就忍不住把意念力收回来了,意念力的画面下看到的也是立体的,在精神上的威慑力不会减轻一丝一毫。

心里害怕看到那些蟑螂,又不愿意把真是的情况说出来。但是吴勇的问题却不能不回答,张辰只好强忍着难受,扯谎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神经紧张,浑身的肌肉都是又酸又困。有一种要大汗淋漓的预感,也许是这里的磁场对我有什么副作用吧。”

吴勇哪知道张辰心里真是的想法,信以为真道:“嗯,有时候一个人的身体情况对某些特定环境的确会产生不适应,严重的也许还会导致休克,您现在估计就是这种情况,要不为什么兄弟们都没反应呢。不行您就在这儿休息一会吧,反正都到洞口了。这活儿也没什么难度。让弟兄们去弄就好了。”

这句话要比任何的灵丹妙药都管用,张辰在心里对吴勇感激的不得了,忙点头道:“行吧,我看我是没办法道跟前去了,让弟兄们都注意点,小心旁边的那些蛇啊虫啊什么的。还有洞里边的蝙蝠。这里的燕窝得有十几万只,至少有一半是能采的。估计这里的活儿得有一上午才能搞定。我再往后退一点,等着弟兄们一起回去。记得别捅里边有鸟的。”

张辰如蒙大赦般后退了十几米的距离,坐在一截树桩子上看着前边护卫队员们捅燕窝,一直从上午八点多开始,到中午的十二点多才结束。一共采到了七万多只,装了将近两百只大袋子;还有差不多也是七八万只,因为太高或者筑在山崖的边上太危险而没有采。

但就这七万多只,也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量了,婚宴的用量之外连带着回去送礼、给下面的人分发,剩下的也足够汉府酒店一年用不完了。这次是第一次来采燕窝,时间紧张又准备不充分,相信下一次就不是这个量了。

采完了燕窝,也就到了要返航的时候了,张辰一身轻松地回到了船上,兑现之前的承诺做了一顿豹肉,直把一干护卫队员们吃得意犹未尽。声称如果不是因为这种动物太少,他们一定会天天都去猎杀一些;这样的豪放之语,让张辰这个正宗的大吃货都自叹不如。

返航的这一路上,基本就没什么事了,等刚刚穿过宝岛海峡的时候,张辰想到了那些珊瑚,再次释放出意念力去到海面下搜索,想要看看这里能不能找到金色或者紫色的珊瑚。

意念力释放出去之后,金珊瑚和紫珊瑚没有找到,却发现了一队已经集结成群的黄唇鱼,数量在五百条左右,其中有三十多条的体长都超过了一米八,体重估计要在两百斤之上了。

张辰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捕捞这群鱼,虽不至于一网打尽,捞个一半还是没问题的。连忙通知控制室把船的速度降下来,保持在十五节左右;另一边又操控意念力把鱼群中的一部分控制起来,缓缓地托到了距离水面只有两三米的地方,跟着船一起前进。

再前行了半个小时左右,张辰才缓缓走到甲板上,向海水中装模作样的张望,在“不经意间”发现了鱼群正在追着游艇前进的黄唇鱼。

欣喜地对身边的护卫队员道:“之前总是听人说宝岛海峡有黄唇鱼,这会可是真的亲眼看到了,赶紧叫十几个弟兄过来,把咱们的网子撒下去,争取把这些鱼一网成擒。”

张辰当然是知道国家相关政策的,黄唇鱼已经是二级保护动物,不允许购买、销售和出境,但他这是相对意义上的入境,而且这几年因为各种繁殖条件的成长,对于黄唇鱼的问题也已经放松了,只要不是以此谋利,吃两条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而且张辰今天捕捞的这么多之中,大部分都已经是老年鱼了,最老的再过三两年就会老死,小一些的也都是成年老鱼,并不在最佳的产卵年限,对于生态和鱼种保护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真要说到吃,这种鱼还是特别昂贵的,和白松露、猫屎咖啡、鹅肝酱、鱼子酱等食物一起,被列为了世界九大最贵食物的行列;一条中等大小的黄唇鱼,在港岛也要卖到大几十万。而最贵的并不是它的鱼肉,而是肚子里的鱼肚,我们常说的鲍参翅肚中的“肚”,说的就是黄唇鱼的鱼肚。

鱼肚在港岛那边又叫做“花胶”,黄唇鱼的鱼肚则是其中的上品。因为黄唇鱼大多数时间都会躲在洞里,几乎不吃鱼饵;也因为黄唇鱼的鱼肚是一种救命的灵药,对肝肾等内脏的滋补功能胜过高丽参,特别是对妇女产后出血的症状疗效极为显著;所以黄唇鱼的鱼肚被称为“鱼胶之王”,价格要比黄金还贵出好多倍,很多人买来都作为了收藏,以备在关键时刻能够起到救命的作用。

捞起了一百条出头的黄唇鱼,张辰一边宰杀取肚,一边在对自己的运气感叹,实在是太妖孽了。临到结婚之前更是妖孽到不得了,这一路上简直就是在疯狂收获,把能搞到的珍宝几乎都要收全了,希望今后到欧美诸国去挖坟掘墓的时候也能有这样的好运气。

这样的好运还没有结束,因为张辰一路上都在用意念力给公的那条红龙恢复体力和衰老的身体,母鱼和公鱼嘴里的鱼仔也或多或少沾了些利益,整体的情况都十分的好。

等船回到津溏,把此行的收获都一一装车妖王京城运的时候,张辰发现公鱼的嘴巴已经完全张开了,所有的鱼仔都开始了自由活动,居然没有一条被损失掉的,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龙鱼繁殖历史上的奇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