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25章 婚前最后一夜

第六二五章 婚前最后一夜

感谢:轻水一方、心之龙、盗海大侠、佳视美眼睛同学的打赏!

感谢:ivanyu、书恩、大师傅……搏海浪子、houxd同学的月票支持!

从去年宁琳琅回英格兰受勋之后,这段时间以来两个人就是聚少离多,要说宁琳琅心里一点不情愿都没有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又要顾及道家人的心理感受,只好暂时委屈一下师兄了,反正两个人有的是时间在一起。

可是眼看就要大婚了,作为未婚夫的张辰还要在外边跑来跑去,还是在刚刚海啸过不久的印尼附近,怎么能让宁琳琅不担心呢。

得知张辰会在五号下午返回津溏的消息后,宁琳琅一早就放弃了很多应有的行程,把一些不需要自己亲自去做的事都拜托别人帮忙,自己则是驾着车去到了津溏的游艇会,要在第一时间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师兄。

关于海上的消息,游艇会这边肯定要比宁琳琅了解得多,张辰每次出海带回来的东西中,有不少都是要经过海关检验或者检疫的,这些都需要游艇会这边提前向海关进行申请。

例如这次带回来的豹皮、食猿雕、红龙鱼、蓝血绿树蟒这些东西,都要经过生物病菌检疫和各种样本的检验之后才能够获许上岸;豹肉、燕窝、鲨鱼肉、鼋等等各种的肉食材料。则是要经过食品检疫检验。这个就要更加严格了;甚至连那些蝴蝶兰,和栽培的土壤,都要经过一些必要的检验,严防各种热带的致病菌群被带入华夏境内。

丽娜见到宁琳琅风风火火地赶到了游艇会,就知道她是想见张辰了,这也难怪,哪有未婚夫妻婚前半个月内还长时间山水相隔的呢。为了不让宁琳琅着急,也只能是先透露一点小道消息,告诉宁琳琅张辰给她带回来一份很名贵的礼物;丽娜所说的就是那对超大的龙鱼,但是因为张辰并没有说。她也就只是透露了一小点消息,并没有揭张辰的底。

虽然张辰在电话里说了,那是现今为止发现最大的龙鱼,已经被定义为“龙王”。接下来准备要重点研究和养殖的。不过在丽娜看来,这对龙鱼在这个时候跑出来被发现,却是对张辰和宁琳琅的祝福,作为这次出海带回来的礼物,用在两个人的婚礼上是再适合不过了。

张辰并不知道宁琳琅会来接他,本是想着回到京城给大家一个惊喜的,之前也就没有把这对龙鱼的消息说出来。只是去电话拜托张沄按照他的要求去火速定制一只超大的鱼缸,必须要在三月五号送到汉府大酒店准备好了,到时候会有大用处,龙鱼的事也没有告诉张沄。

因为报检单上要求了明确的数据。张辰也把具体的尺寸都给丽娜传了回来,听到数据的丽娜当时都没敢相信,硬是叫张辰再重复了一遍之后,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等到李讷带着报检的申请去办理手续的时候,工作人员也是一副“你填错表”的表情,十几厘米的龙鱼进口是很正常的,一百几十厘米的龙鱼别说进口,就是原产地也没人听说过吧。

直到丽娜再三重复确认之后,工作人员才半信半疑地收下了申请表,反正这事龙城张家的货。大不了到时候再临时改一下就好了,何必为这个得罪他们的人呢。

丽娜却是不以为然,他是亲眼看过那两条龙鱼的照片的,而且她对张辰的信任几乎就是无条件的,她相信张辰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但凡是跟着张辰工作有一定时间的人。的都会对张辰产生一种毫无根据的信任,再奇怪、再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要发生在张辰的身上了,就会变得不再奇怪,不再不可思议,反而是那么地自然和应当应分。

就像这次张辰带回来十六只豹子的尸体和另外两副豹骨,还有一种从未见过的蝴蝶兰,以及数万只顶级血燕,一百多条超过一米的黄唇鱼等等。这些都是从未在任何的检验申请中出现过的,如果这不是龙城张家的货,而是一个普通渔民的,怕是都会被检验检疫的人吞掉了,一件也别想带着入境。如此令人狂吞口水的东西,而且还是这么大的数量,放在张辰身上却显得很正常,就像是他本来就应该能待会这些东西来,否则才是不合理的一样。

“丽娜管家,这次师兄带回来的礼物到底是什么呢,你这里应该有记录的吧,名贵的东西太多了,我根本没办法猜到,你把记录给我看看好吗?”宁琳琅想要提前知道张辰带给他的是什么礼物。

丽娜却不能真的出卖张辰,而且这个惊喜也只是她说的而已,张辰的本意是要在结婚当天才让那对龙鱼面世的,如果宁琳琅不是赶到了津溏这边,同样会一无所知的。

摇摇头道:“哦,亲爱的艾莉萨,这可不行,先生之前是安排过的,不允许走漏半点风声,一直要到你们结婚的当天才能公布。而且这是一个超级大惊喜,如果我现在就告诉了你,惊喜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先生的准备工作不就白做了吗。”

宁琳琅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她要的就是张辰能够早点平安归来,其它礼物不礼物什么的倒是在其次了。只要有师兄在,还有什么得不到的礼物呢,又有什么礼物能比师兄还重要呢。

便不再追问到底是什么礼物了,笑着打趣丽娜道:“丽娜管家,你可是我父亲介绍来的,应该偏向于我才对啊,可你现在却成为了师兄的铁杆拥趸,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就应该和你前一份效忠于我的合同才对。我们都是来自英格兰的。用华夏的话来说。就应该是老乡啊,你居然不帮我,太让人伤心了。”

丽娜也配合着做出一个阴险的表情,装作恶狠狠地道:“那好吧,麦克唐纳女子爵阁下,如果你可以把你丈夫所有的财产都搞到手,我愿意发誓向您效忠。”

说完,两个人就一起哈哈大笑,她们都很清楚,张辰的重要性超过了任何的东西。不只是对宁琳琅很重要。对于被张辰赏识和重用的丽娜也很重要,对于张辰手下每一个人都很重要。

两个人聊了没多久,“琳琅甜心”号将进入港口的消息就传来了,大约再有半个小时不到。就能够到达游艇会的码头,神秘的礼物就要揭下它的面纱了。

刚刚看到“琳琅甜心”号的船体,宁琳琅就迫不及待的地跑上了码头,让张辰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她。以前她和张辰也有过一段时间不见面的时候,唯独是到了婚前的这半个月,宁琳琅每天都想张辰想得发疯,估计是患了某种婚前综合症。

游艇刚刚停好,宁琳琅就飞奔着冲了上去,冲进了站在甲板上的张辰怀里,美丽的大眼睛扑闪了两下之后。大颗的泪珠子就滚落出来了。

张辰赶忙把小师妹抱紧了,伸出舌头去舔了舔她脸上的泪珠,微笑道:“我的小师妹那倒是因为太想我而天天哭泣,让她的眼泪都变得不再有咸味了吗,还是我的味觉彻底失去了呢。”

宁琳琅根本顾不得理会张辰的玩笑,呜咽着道:“师兄,我想死你了,总感觉你这次出去了好久好久,最少也有二十年那么久,好怕你就像那些水手一样。留在南洋再也不回来了。你要向我保证,以后不会离开你的小师妹,永远都不会离开。”

“好,我保证。”张辰看着宁琳琅,正色道:“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小师妹。永远都会像爱护我自己的眼睛一样去爱护她,永远都让我的小师妹生活在最快乐的世界里。”

宁琳琅瞬间就被张辰的情话熏醉了。依偎在张辰的怀里,道:“师兄,你真好,你的小师妹也会永远都深深爱着你,就像是对自己的生命那样去爱你。师兄,我要你吻我,疯狂地吻我,用你的吻证明你对小师妹的爱。”

两个人拥吻了快要十分钟之后,才听到边上丽娜的话:“呃,先生,检验检疫局那边的人已经来了,我想是不是先请他们来工作,您也好早点回到京城去,晚上还有大把的时间等着你们去浪漫呢。”

宁琳琅这才想到,今天她来接张辰可不是要和他在船上热吻这么简单,她还有别的想法呢;婚前三天两人不能见面,明天他就要搬到宁爷的那座四合院去了,今天是婚前最后一天和师兄睡在一张**,可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这里,而且船上还有自己的礼物呢。

抬起头来笑着问张辰,道:“师兄,丽娜管家说在船上有一份很名贵的礼物,我现在就要去看看,是什么样的礼物,居然要这样保密,之前都不能告诉我。”

张辰点点头让丽娜请检验检疫的工作人员上传来做事,然后才拉着宁琳琅的收网养殖箱那边走去,边走边道:“要说这份礼物啊,还真是巧了,正好赶上我们结婚的时候被发现,也许是代表了上天对我们婚姻的祝福吧,祝愿我们能够婚姻美满而幸福,家庭欢乐而祥和,或者还要加一个子孙满堂才算合适。

我们华夏把结婚称呼为红喜事,所以在结婚的这一天有很多相关的东西都要做成红色的,就连新郎和新娘的礼服都要带有红色,所以这份礼物也是红色的。而且这份礼物还是一对的,代表着成双成对的寓意;而且这份礼物还带着若干的下一代,这不就是儿孙满堂的兆头了吗。

最重要的就是,传说这份礼物极其旺风水,是千万人所追捧的风水至宝。并且它们的个头是迄今为止有记载最大的,绝对可以称之为宝中之宝,用在咱们的婚礼上再适合不过了。”

说着,就已经咋偶到了养殖箱的边上,张辰按下了养殖箱顶盖的开启按钮,里边两条一米多长的红龙鱼船现在眼前。因为还在蓄养期。两条鱼的轰动范围并不是很大。就那么轻缓地游动着,配合它们特有的外形,还真有那么一点王者风范的味道。

宁琳琅猛地一下看到这两条红龙,有些难以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等到仔细看清楚了,才惊奇道:“哦,天呐,这真的是现实吗。师兄,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对鱼的,是红龙不是金龙。果然最适合婚礼用了。师兄,谢谢你!”

宁氏一直以来都是华人世家,宁爷的子弟虽然都不在古玩行和收藏界,但是对华夏的文化却没有放下;多年来也一直在努力吸取和接受新的华夏文化。对于东方世界的习俗、礼节、时尚等等自是熟悉得很。

宁琳琅自幼接受东方文化的教育和灌输,又在京城和张辰待了这几年,更是要比大多数的华夏人还要熟悉这一切,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两条硕大的红龙鱼。她甚至这对鱼的来之不易,对于师兄找到这样的宝贝来作为婚礼的风水鱼,心中当真是欢喜得紧。

“师兄你说这对红龙鱼是带着自己的后代出现的,难道说现在还在孵化期吗,还是在蓄养期呢,这么大动静把它们带回来,漂洋过海的。雄鱼千万不要因为受惊吓把鱼仔吞掉才好啊。”宁琳琅得知自己婚礼的风水鱼就是这对之后,越发对两条红龙关心了,他可不想坏了自己婚礼的风水,虽然迷信和传说不做准,但是有个好兆头是谁都想的。

张辰拍拍她的肩膀,道:“没事的,这一路上我都在观察和照顾它们,没有让他们受到一点点的惊吓。也许用不了多久,鱼仔就会跑出来了,希望也和这两条它们的父母一样。可以长成个大个子。”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张辰又带着宁琳琅去看了这次的其它收获。和见到红龙鱼时候的态度截然相反,宁琳琅在看到面貌丑陋又凶神恶煞的食猿雕的时候,丝毫没有喜欢的表情和言语,反而还有些要远远躲开的意思。倒是那些蝴蝶兰很让宁琳琅喜欢。女孩子对鲜花天生就有一种亲近的感觉,又是如此漂亮的罕见花种。当然更招人待见了。

知道豹皮只能做出六件大衣,其中一件已经许诺给了护卫队员,宁琳琅主动提出把准备给自己的那件匀出来,送给小表妹张涵,自己只要用所有的豹尾巴皮子做一条围巾就好了。张涵就住在自己家里,每天都会见面,如果姐姐有妹妹没有,小丫头心里肯定会有些难过的;而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皮草,还有一件沙图什的披肩;师兄又拜托阿布帮着买到了一件海獭皮的大衣,那可是最好的皮子了,何必为了一件豹皮的大衣让小表妹心里难受呢,自己这个做表嫂的也就太失职了。

也许是因为张辰的原因,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效率还是很高的,对所有需要检验的物品和**进行过检验之后,确定不带有任何的危害性病菌和污染性成分,马上给这船货物发放了准许证明,同时也对张辰的那对龙鱼表示了相当程度的惊讶和羡慕。

张辰早就知道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他在意念力可要比任何杀毒和消毒的玩意儿高明无数倍,都是经由意念力处理过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病菌和污染源呢。之所以申请检验,就是不想让别人诟病,说他仗着龙城张家的势利无视国家律法;尤其是这种小的方面,必须要严格一些,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真要想逃过检验,他的方法多了去了。

就在货物都装车的时候,临时安置在一只大水箱中,被张辰一直用意念力观察着的龙鱼有了异动。公鱼的嘴巴张开了,三十八条小红龙扑溜溜地钻了出来,居然一条都没有出问题。大公鱼也终于放松下来,悠闲地抖动了几下身体,一口就把路过嘴边的一条小鳗鱼吞了下去。

张辰马上把刚要装车的水箱拦下来,让宁琳琅也过来一起看看这些小红龙,小鱼已经有七、八厘米的长度,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长到二十厘米左右,按照大鱼的个头来看,一年到头的时候少说也要在四十厘米左右了。

宁琳琅看着水箱里游动着的小红龙,数了一下大概有三十多条,不禁又想起刚才张辰说的“儿孙满堂”。刚刚才说了的话,这时候龙鱼的幼仔就跑出来了,真不知道就是这么巧合,还是真的有什么寓意。羞赧地看了张辰一眼,嘴里不知道嘀嘀咕咕地念叨着什么,大概也就是关于生孩子和儿孙满堂之类的问题。

这个时候的小鱼是最危险的,喂养两条大鱼的水产都是活物,全部都放在水箱里,如果小鱼和大鱼的饲料们混杂其中,难免就会有一条两条被大鱼误食了的,那损失不要太大啊。张辰赶忙又找来了一只小一些的水箱,把小鱼换到里边,尽可能地保证安全。

这才把水箱全都上了车,用专门的苫布蒙起来,运回到汉府酒店投放到事先准备好的超大鱼缸里。如果就这么放在水箱里,也不用等到结婚那天做风水鱼了,这一夜的工夫就得全挂了。

折腾完了一应的事务,张辰和宁琳琅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回到家里,因为婚期的临近,几乎所有人都在操心着婚礼的事,这次也额外没有在家里热闹。

两个人和张芷兰、陈雯琳打过招呼,简单吃了一点东西之后,就直接回房去了。张芷兰和陈雯琳都是过来人,明白这小两口是什么意思,都很识趣地没和他们住在同一层,连张沐和张涵也都被喊到了它处。。

宁琳琅从明天开始就要住进宁爷的那座院子,直到结婚那天张辰去迎亲的时候才能再见,接下来的两天里是别想见面了。

又因为两个人差不多有十来天没见了,两人从进屋就开始折腾,这一夜两个人折腾得简直就是天雷地火般不可收拾。张辰使出七十二般武艺似的神通,宁琳琅也是强撑着一直坚持,一直到天光放亮才堪堪停下。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