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26章 华夏最牛年轻人

第六二六章 华夏最牛年轻人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明者不灭同学的打赏!

感谢……同学的月票支持!

本书的又一个**部分即将来临,请诸友为我加油,谢谢!

搂着宁琳琅美美地睡了两个多钟头,就被赶来的史蒂芬尼娅给喊醒了。这丫头这次是作为宁琳琅的伴娘来的,之前已经住进了宁爷那里,等着结婚的当天和宁琳琅一起回来。宁琳琅的另一个伴娘则是姜圣懿,也会住到宁爷那里去,结婚当天作为女方家的人出面。

史蒂芬尼娅的眼神中略带着意思幽怨,她知道自己和张辰相识太晚了,有没有同门师兄妹的那种感情根基,所以也就一早打定了主意,在张辰身边陪着他就好,那样自己也就满足了。

这次作为宁琳琅的伴娘,也算是小丫头得到的一个意外之喜,因为她现在已经粗通华夏语,又是和宁琳琅的关系极好,作为外籍的伴娘再合适不过了。华夏方面的伴娘则是同样和宁琳琅关系很好,又身为京城头号大小姐的姜圣懿,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其实这两个人都很明白自己的想法,也很明白对方的想法,只不过都没有相互拆穿而已。在知道张辰只会和宁琳琅结婚的情况下,自己的内心又放不下对张辰的喜欢;那么以女儿好或者女三号出现在在张辰的婚礼上,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好歹是和张辰最近的女人之一。

这时候最郁闷的就要数张沐了。她因为是张辰姐姐的身份,不符合伴娘的条件要求,只能是留在男方家帮忙。帮忙、干活什么的她都不在乎,只要是为了张辰的事情,让她干什么她都乐意接受,但是不能有对比,一比之下可就让人感觉很不公平了。

因为这件事张沐已经不爽好几天了,在默默喜欢张辰的女人之中,她在张辰的身边时间最久,哪一个对张辰有点什么想法。她都是一清二楚的。

史蒂芬尼娅和姜圣懿就不说了,俩人兴高采烈地去做了伴娘;就连严秋都成了婚礼的司仪之一,这个年龄有点稍大的美女对张辰的兴趣一点不比那两个小丫头清淡,张沐怎么能看不出来呢。

她多想取代严秋啊。只是她作为姐姐,司仪这个职位同样不适合她,命中注定她只能做男方家的人了。甚至她连闻娜都有些羡慕,闻娜作为嫂子,按照龙城的习俗是要和张辰同车去迎亲的,这可是第四好的位置,但她一样是不合适。

张辰也看明白了,这姐姐如果再被拒绝下去,难免不会发飙暴走,必须要在结婚之前好好安慰住了。别给闹出事端来。

而且作为姐姐,张沐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比任何一个姐姐都要对自己好,为了自己的事可以放弃了那么多,自己也真是应该多多对她好一些。

送走宁琳琅和史蒂芬尼娅后,张辰回到客厅坐下,点了一根烟,道:“小沐姐,你今天没什么事吧。我的任务太重了,得有人帮忙才好。要不就劳您驾跟我跑这两天吧。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二十克拉以上的蓝钻作为酬谢怎么样。”

张沐哪知道真正看得最清楚的不是她,反而是这个身在局中的弟弟张辰,不过张辰的这个邀请却让她无比的满意。别人不就是在婚礼上出出头吗,自己可是能够霸占张辰两天的。这两天里都是自己和张辰独处,也足以弥补不能再婚礼上露脸的遗憾了。自然是马上点头答应,都忘了像平时一样讨价还价了。

要说张辰的事还真是不少,但是记录这个任务的工作量就不小,也的确是需要有个人帮忙。而且有很多事暂时都是不能公布的,一起去的人也不许是一个口风紧的自己人,张沐就很符合这个条件。

两个人八点多就出发了,先要去唐韵的实验中心,婚礼所用的一应餐具,包括每桌四十多件盘、盆、罐、壶,每位宾客要用到的盘、碗、碟、杯、盅、勺等等餐具,以及宾客喝茶的茶碗,全都是实验中心新烧制出来的。

零四年的夏天,实验中心成功烧制出了第一窑添加了黄金的红色宝石釉,玫红的呈色,闪烁着珠光宝气,用在婚礼上最为合适。褚铁眼为了赶得上张辰的婚礼,带着实验中心瓷器车间的人干了快三个月的时间,总算是全部烧出来了。

两万多件“囍”字款的餐具、酒具,还有作为宾客礼物的一千五百件“张辰、宁琳琅喜结良缘志庆纪念”底款的小碗,件件都是当世的瓷器精品。光是用在釉料中的黄金就有三十多公斤,其它的珍珠、翡翠等各种宝石更是数目巨大,烧制这些瓷器的成本就高达三千多将近四千万。现代社会都是这么高的造价,也难怪古代的柴窑和汝窑瓷器存世量稀少,本来烧制就不多,在经过连年的战乱和颠簸,能留下来的当然就更少了。

这些瓷器的成本之高,应该是冠绝古今了,加上相应的技术和各种知识产权,一只当做礼物送出去的小碗,市值都要在几万块以上。现在也许很多观礼的嘉宾不会感觉到什么,但是当几十年过去之后,这些今天的小礼物已经变成了一种收藏品,价值更是十倍甚至几十倍地往上翻,持有的人才知道张辰送出来的是什么。

瓷器车间出来后,又进了木器车间,婚礼上要用到的托盘、筷子等器物都是在这里制作完成的。托盘是清一色的非洲紫檀整板,阴线雕刻龙凤纹饰和“囍”字,用金线镶嵌为装饰;筷子则是清一色的紫檀木,后半部分雕刻了龙凤纹,在尾部又镶嵌了刻着“囍”字的黄金束圈;这两样也同样是耗资甚巨的工程。手里没点基础的人还真是搞不起来。

张辰虽然家底足够丰厚。但也不能把这些东西当做一次性的来使用,除了那些当做礼物被赠送出去的小碗之外,其余的都要留着保存起来,今后龙城张家再办喜事的时候,还要拿出来用的。

把一应的餐具都送到了汉府九点之后,张辰又去关照了一下已经安家落户的两大三十八小一共四十条红龙鱼,有了全新且安逸的环境,再辅以张辰意念力的滋养,这些鱼活得不要太滋润才好。

张沐和所有第一次见到那对超级大号红龙鱼的人一样,睁大眼睛张着嘴巴两分钟没反应过来。天知道这世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居然连这样的事情都发生了。不知道是张辰的运气已经妖孽到了极点,还是地球被外星人光顾过了,或者是这对鱼的基因变异了。总之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从汉府出来之后,张辰又接着赶到了郑天宝大师家里,把已经雕琢完成的首饰取了,并且亲自给郑大师送去了请柬。这些首饰可是婚礼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玉石界第一人的婚礼,新娘的首饰怎么能不独占鳌头呢,说出去也会坠了“玉狮子”的名号。

看到泛着隐隐红光,表面一层氤氲之气的贡觉玛之歌雕琢的首饰,张沐的眼睛当下就直了,这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玉石。看起来好像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具体在哪里见过。

问张辰道:“小辰,你这石头是怎么来的,不像一般的玉石,也不是翡翠,以前从来没见过啊。感觉好像在哪里出现过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里边有什么说道吗?”

张沐知道这套首饰肯定是给宁琳琅的,这也许是唯一的一套,出奇地没有和张辰耍赖。也没有向张辰发威,完全不像是平时捡了漂亮首饰就要自己也有一份的样子。

张辰短暂的不适后也平复了下来,拿起一只耳坠,对着阳光照了一下,马上就有更强的红光和更加浓郁的氤氲之气出现。笑着问道:“小沐姐,这下你想到在哪里见过了吗。你能够感觉到好像见过,这已经是很了不得的成绩了。如果现在能够想到的话,那在玉石行可就是真正见多识广的了。”

“我可没有你那么变态、那么妖孽,猜不出来也是很正常的,再说我也不想要那么大的名头,你还是给我一点提示吧。”张沐在张辰面前是绝对原生态的,没有任何伪装的地方。

张辰无奈地耸耸肩,给出了提示,道:“这种宝石不属于古代的中国,而是来自边藏的一种宝石,只有当惹雍湖的湖底才会有,现在已经是绝迹失传了。”

当惹雍湖?藏区?已经绝迹?这三个关键点让张沐马上就想到了关键处,满脸不可思议地问道:“小辰,你没有和姐姐开玩笑吧,如果这种宝石真的存在的话,那可是不比你那些龙石种翡翠差的存在啊,你小子的命也太好了点,说你是妖孽还真一点都不过分。”

“嘿嘿,小沐姐,你还真说对了。”张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贡觉玛之歌这种宝石是的确存在的,而且宝石效果要比其它的宝石好很多,目前我所见过的所有珠宝种类里,只有龙石种的翡翠能够相比。只是它们属于两种不同的类型,可比性不是很大,无法作为彼此的参照物。

但可以肯定的是,贡觉玛之歌绝对不仅仅是宝石这么简单,虽然它看起来有着所有宝石的特点,却每一种都不是最突出,但是它所含的成分却是独一无二的,是当惹雍湖底所特有的成分。而且这种石头的形成也一定是极为巧合的,所以才有了这种特有的折射效果,我想它的功能应该不只是装饰的宝石这么简单,还应该有其他用处的。”

确定这套首饰就是贡觉玛之歌后,张沐就再没有其它想法了,声音有点懒洋洋地说道:“我管它还有没有别的用处,我只要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就够了,其它的于我没有任何关系。你赶紧把东西都收好了,别打扰郑老的清净,麻利儿的回去。还有不少活儿等着干呢。”

张沐这时候的心态被张辰掌握得很精确。知道她是内心里有点小希望的,不给她一点希望怕是今天一天都得被她攻击了,揽着张沐的肩膀道:“小沐姐,咱这还没收完了,首饰可不只是给琳琅一个人的,老妈和五师叔两人都有,还有两个伴娘的首饰,我自己也有一块玉佩呢,而且咱们家里参加婚礼的人都有新首饰的,你这么急着走。是不要了吗?”

一听说有自己的首饰,张沐的心情马上就好转了,他不在乎首饰是否最贵重,只是希望张辰能够惦记着她一点。这也就足够了。

眉开眼笑道:“我就知道小辰你最好了,怎么可能会忘记姐呢,看在你表现还不错的份儿上,这两天我就任劳任怨了,快把姐姐的首饰拿出来看看。”

其实张沐是太在乎自己在张辰心里的地位了,她不求和宁琳琅比,只要别别的女孩子地位高就可以,如果张辰对待她也像对待别人一样一视同仁,那她就会觉得自己在张辰心目中的地位降低了,心里不舒服也就很正常呢了。

看着郑天宝大师把一套套的首饰从小箱子里取出来。张沐的心里又开始期待了,她想看看张辰到底给自己准备了一套什么样的首饰,会不会也是独一无二的呢。除了宁琳琅的一套七件贡觉玛之歌之外,还有两套龙石种血凤凰的,应该二姑和五师叔的;另外有两套玻璃种玫瑰红的、一套龙石种赤金黄的应该是伴娘的首饰和宁琳琅的第二套。那么剩下的两套玻璃种葡萄紫和一套玻璃种帝王绿其中,肯定就有自己的了,看来这小子还算有良心。

不出张沐的所想,最后到她手里的果然是那套玻璃种帝王绿,龙石种以下的最高品质,水、色、种无一不是顶级的。如果没有张辰妖孽般地常常高出超级种水的翡翠来,这套首饰必然会是世间最名贵的一套了。

张沐心里终于美了,在宁琳琅之外的同辈女性中,自己果然是这小子最牵挂和惦记的。有了这点小小的满足,张沐的劲头也就加满了。完全不见了昨天到早上时候的一脸阴霾,取而代之的是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从郑天宝家里出来。张辰又赶着去了珠宝公司的工艺车间,他还要再这里取一些其它的首饰,都是给家人准备的。林外还有一件宁爷交待了专门给他定制的怀表,八十多年前的江诗丹顿怀表内芯,特意向江诗丹顿厂家申请了一块怀表的改装权,,是唯一一块江诗丹顿承认的双工艺怀表。

另外张辰之前交待彭远暇制作的,那些幻彩珍珠蚌壳外体的首饰,也都已经完成了。只留下少数在店内销售,大部分都要拿走了送人的,那种蚌壳的外体是最顶级的有机宝石,长期佩戴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少数高规格的宾客都会得到这样一件礼物。

张沐得知这些黑乎乎却闪着自然七彩光芒的首饰,就是产出幻彩珍珠蚌壳的外体,并且是目前已知最好的有机宝石材质,怎么可能会放过呢。她可是听张辰说过的,这种蚌壳很可能就只有张辰手里这批了,今后也许至少几千年之中都不会有了,这才是正经存世量稀少的宝贝呢;刚刚从工艺车间出来,就抢先独吞了一条手链和一条项链。

把取到的首饰放回到家里去,补充一些水分之后,张辰有得赶去机场接机,这是他两天之内最繁琐的一项工作。来自世界各地观礼、祝贺的宾客,还有空运回来的新鲜食材,以及婚礼迎亲的车队,都要有一部分从天而降。

第一批接到的不是车,也不是人,而是供应婚宴用的鲑鱼、蓝鳍金枪和一百多只蓝色的美洲螯龙虾,这种万里出一甚至是十万、百万出一的极品龙虾,是张芷兰通过合作伙伴从加拿大搜集来的。整整把加拿大和美利坚西海岸所有海鲜市场犯了一个星期,才凑足了这一百多只龙虾,张芷兰落了一个人情,张辰也被老妈感动得无以复加。

这些海产品也是要经过检疫检验的,时候会有专人送到汉府酒店去,张辰要等的主要还是来观礼的宾客。今天中午之前来到京城的有两拨人,是最早来到京城的外地宾客,也是比较重要的宾客。

一拨是从美利坚加利福尼亚出发的麦姐、玛利亚和凯瑟琳等人,,也是不错的朋友,早就说了要来京城看看,这次正好有机会了。

另一拨则是超人哥栗程凯和几位港岛富豪的子弟,也不知道李天平是怎么联系的,把婚礼的用车全部都搞成了和张辰那两台银天使和雅致728相同的款式和型号的,一共安排了三十八台,有几台就是从港岛借来的,其中还有一台是栗超人的座驾,是要随着超人哥一起来的。

另外的极为港岛富豪大少,想必也是跟着车一起来的,同时也会代表家里的长辈参加张辰的婚礼。张辰虽然不怎么张扬,但是名气却已经相当大了,尤其在高层社会中最为出名;如今不仅是京城世家大族的长辈喜欢用张辰来做榜样,就连其他地区的一些大家族和港岛豪门,也都开始把张辰挂在嘴边了。

特别是在港岛,超人哥在加利福尼亚可是见识了不少张辰的本事,两人也因为一次拍卖会上的偶遇成了不错的朋友,回到港岛之后对张辰一个劲儿地吹捧,张辰哪还有个不出名的道理呢。这次港岛极为和超人哥交好的大少,都主动要求来京城参加张辰的婚礼,希望能够见识一下这位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人物。

张沐陪着张辰在机场等人,看着不远处起起落落的各种客机,再看看远处听着的“世纪平安”号和身边的张辰,张沐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道:“小辰你知道吗,现在你可是上层社会教育子女统一的典型榜样了,谁家长辈都能说出一些你的事迹来,现在京城的人年轻人已经不说你是龙城张家最优秀的第三代了。”

“哦,那又是什么名号呢,总不会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和侠义的化身……’等等的一大串吧,我可不敢苟同啊。”张辰最近在京城你的时间很少,本人更是不喜欢换出去打混,对于这些真是一点不清楚。

张沐与有荣焉地笑着道:“哪有那么低俗,你可是长辈公认的偶像,谁还敢去讨那个没趣呢。现在啊,大家都把你说成是‘华夏最牛年轻人’,不过我看这个说法倒是很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