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28章 抛出香饵

第六二八章 抛出香饵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两位老朋友的打赏!

感谢:搏海浪子、盗海大侠、一只小猴、轻涵曦、高山流水001、汤姆狗同学的月票支持!

明天就是新的一月开始了,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俺,支持《淘宝人生》,谢谢!

说一下金属提纯的问题:早些时候高纯金属的杂质为ppm级,即百万分之几;而超纯半导体材料的杂质达ppb级,杂质含量为十亿分之几;逐步发展到以ppt级之后,杂质含量可以达到一万亿分之几。实际上的金属纯度以几个“9”或者几个“n”来表示,例如如杂质总含量为百万分之一,即称为6个“9”或6n。其实这是一种是不完整概念,以电子器件用的超纯硅为例,以金属杂质计算的时候,其纯度相当于9个“9”,但如果以含碳的成分来算,很可能都不到6个“9”,无论如何,真正意义上的纯净金属是不存在的……以上字数免费

张辰对鲍公子也不是完全的奉承,那种事他还干不出来。这鲍公子的确是有他自己的过人之处,三十岁之前就已经依靠自己的奋斗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做了自己的楼盘,并且业绩良好。

在港岛的富豪公子中,这位鲍公子是仅次于超人哥的存在,在地产项目上更是所向披靡。这点上张辰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术业有专攻。真干房地产的话,他并不一定就能抗得过鲍公子去。

既然要把这些人都拉拢起来,那就不得不有一个能够让所有人都感兴趣的东西,否则这些人粘上毛就是猴子。关系再好也不可能拿钱打水漂的,那样至少在名声上会不好听,而他们又是对名声看得极重要的。

张辰夸完了鲍公子,又对众人道:“还有你们诸位,按说你们都是比我大的,而且有的还要比我高出一辈,即使是比经验和阅历,也都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我看咱们就不要再相互吹捧了。再说下去难免要被美利坚的朋友笑话,那可就真的丢脸丢到国外去了。

鲍兄你刚刚说到投资方面的合作,我这里还真有一个项目可以合作一下,保证是一个名利双收的项目。而且是属于最尖端的科技成果,至少一百年内不会被赶上。各位如果有兴趣的话,完后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这就是张辰要拿出来的诱饵了,金属提纯的工艺他已经在戒子里反复试验了好多遍,差不多也摸出了一些道理。等忙完这段时间之后。他准备安静下来好好针对这个研究一下,把最后的工艺流程搞出来,到时候可不要太风光了才好。

这个项目一旦拿出来,绝对会举世震惊的。绝对纯净的金属在化工、重工、军工等方面都有着绝对重要的意义,必将成为全世界竞相争夺的对象。如果有一家企业把持着这种技术。企业的地位将会有多高就不必说了,只是利润就足以让所有人垂涎三尺。

毫无疑问。届时这项技术会因为其在国防工业上的绝对意义被定为最高机密,国家一定不会允许这种技术外流,而其它国家也会千方百计地用尽各种阴谋来窃取。张辰可以保证这项技术不会被其它国家获得,但是却不能不将技术交给华夏政府;跟人的力量能否让技术衍生出来的产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商品不说,单单是龙城张家对国家的忠诚就不允许他私人持有,交给国家就是必然的了。

虽然可以交给国家,但是张辰肯定不会白白交出去,而且交出去之后天知道那些贪腐的官僚们会不会利用这个来为自己谋利,甚至做出损害国家利益的恶行。所以在交出技术的同时,张辰也要获得公司的控股权,把各种风险降到最低;一家把持控股并不现实,这其中就要牵扯到多方的利益了,在这个时候为自己找一些盟友进来,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些港岛富豪们不论是家族的关系,还是四师叔的关系,总之都是和龙城张家有瓜葛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为什么不便宜自己人呢。不但能够让这些人更加和龙城张家关系紧密,还能够建立起自己的关系圈子,更能够把一些想要凭空摘桃子的人排挤在外。

为龙城张家未来几十上百年建起一个坚实的基础,聚拢一批强大的盟友,这也是每个世家大族都在干的事。龙城张家会永远都保持对华夏的忠诚,但是却不能不提防小人作怪,一些该做的动作就更加必不可少了。

至于其它国家的觊觎之心,张辰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也可以说他根本就不在乎。根据目前已经得出的数据来看,这项技术分为两个核心;一部分是任何专业人士都能操控提炼的技术,另一部分是一个由最坚硬和韧性最强的陨铁通过意念力才能制作成的关键部件提炼炉,两者缺一不可。张辰交出来的只是提炼的技术,那个部件却不在公开的范畴,即使拿到了最核心的技术,也无法照葫芦画瓢提炼金属。即使华夏政府已经得到了提炼炉,也一样不能摆脱他单干,提炼炉经过多次提炼后,就会有老化和破损,必须要经过意念力的恢复和重新定型,否则一克纯金属也提炼不出来。

张辰抛出这样一个重磅炸弹来,的确把所有人都震得不轻。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是一个名利双收的项目,而且还是百年内不会被赶上的尖端技术,那还真是一个相当之的投资的项目了。最重要的一点是,大家都注意到张辰话中的一个关键词“赶上”,百年内不会被“赶上”,而不是“超越”。这得是多逆天的技术啊。

这还是张辰不想太过于惊世骇俗,没敢说出永远都不可能被赶上,超越更是想都不要想,就是张辰自己也不可能超越这个技术的。如果真要实话实说了。估计现场的这些港岛富豪子弟们不是被他震趴下,就是把他当成了精神病。

超人哥听到张辰的话后,眼睛顿时一亮,多年来养成的敏锐直觉告诉他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问张辰道:“你小子总是能有出人意料的东西拿出来,你既然这么说了,那这件事肯定就是真的,并且有九成以上的成功可能性。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说一下你这到底是什么变态的技术,合适的话我现在就确定投资。”

说完还看了看一边的麦姐等人,意思是问张辰要不要避讳一下老外,毕竟这里边可能会涉及到很多科技方面的东西。这正是全世界各个国家都在严格保密的。他也不是真的要张辰说出来,让他说的目的就是要编瞎话糊弄老外的,把刚刚的话给遮过去了。

不得不说这些富豪子弟们都一个个精得很,商业上的嗅觉敏锐,政治上的嗅觉在这些年的熏陶和培养下也是不差。张辰也正是看上了他们经过家族培养后形成的这种谨慎和敏锐。否则就算和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关系,也不可能把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分给他们一部分。

笑了笑道:“没关系,现在是我姐姐负责翻译,她的敏锐度要比你们还高。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说真话的,你们听她的翻译内容就会明白了。”

众人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装作闲谈了几句,果然听到张沐的翻译内容为:“这些人都是华夏港岛的世家子弟。我弟弟希望能够和他们合资做一些生意,怠慢了远道而来的朋友,还请你们多多体谅。”

在麦姐等人的客气声中,张辰开始把他最新的研究成果稍稍透露一下,道:“大家应该都知道,以目前的人类科技水平,任何金属都不能被提炼到到绝对纯净;所谓的“高纯”和“超纯”只是相对意义上的,不过是在目前技术的基础上达到的某种标准。

虽然由于科学技术的不断高速发展,“超纯”的标准也在连续升级,但是真正意义上的纯净金属还是不存在。即使达到了9n或者10n,甚至是ppt级别的一万亿分之一杂质含量,也不能被称之为纯净。

因为金属先天的晶体缺陷,也就是所谓的“物理杂质”,几乎不可能被认为排除掉;即使金属所含的其它元素等各种化学杂质,以现在的科技都无法全部排除。

金属的物理杂质只有在纯度达到9n以上的时候,才会有实际意义,而达到这个纯度的金属,无一不是应用在目前最尖端的科学实验和工业中的,越是纯净的金属,所发挥的作用就越大,那么绝对纯净的金属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说到这里,张辰的语气变得特别严正,道:“不过这个很快就要成为过去式了,我针对这个项目已经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也已经得到了最核心的数据,并且通过物理提纯的实验提炼出了少量纯净的黄金,人类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纯净金属将成为历史。

我已经把提炼到的纯金打造成一套首饰,我妻子在婚礼上就会佩戴这种纯净的黄金首饰,你们只要看到了那种光泽就会知道,真正的纯金和所谓的千足金、万足金有多大的差别,也就会明白这个项目中所包含的意义了。”

这些富豪子弟都是人精,张辰已经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他们怎么可能不明白这其中所蕴藏的各种利益呢,一个个都两眼冒光地看着张辰,就像是流氓看到了柔弱的绝世美女时候那样,让张辰忍不住冒起一身鸡皮疙瘩。

赶紧把他们都拉回到现实中,道:“你们应该也想到了,这个项目肯定会有国家的参与,这也就是这个项目能够带来的最大的名,其它的国际地位什么的都无法和这个相比,这才是真正最大的收获。

我的底线是百分之四十控股,政府的股份肯定也不会低于三成,你们各家和大陆的几家分配其余的三成。公司的股份分为一百股,每一股的价值为五亿国币;我个人以技术入股占三成。另外的一成以资金入股,总股资金本为三百五十亿国币,全部用来建设生产提炼基地和后续衍生技术的开发应用,相信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

不过咱们要提前说清楚了。这件事只能够在场的诸位参与,不会再接受其他人的股本进入。因为你们的家族和我都有各种各样的关系,我们之间有最基本的信任度,别人不可能有这个基础,我也不可能把好处给他。”

这一点张辰不说大家也是清楚的,包括今天的谈话内容,都是能使想自己家族的最核心成员说起。而且这间公司将来的能量现在就可以看到,这种好事怎么能够便宜别人呢。傻子都不会那样干的。

看到众人都纷纷点头,张辰又道:“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必须要提前说好了,只要是进入这个项目的。就必须要对华夏保持足够的忠诚,否则我第一个就会把他列为敌人,以最大的力量去铲除。这是加入这个项目必须要做到的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必须严格遵守。”

这种事不用张辰说得太明白。这些港岛的富豪子弟们已经很了解了。这个项目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提炼纯净的金属是一个几乎永远无解的科研难题,真要有人解决了这个问题,所带来的各种效应堪比一场科学界的超级海啸。

大家都不由地想到了同一个问题。真搞不懂张辰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怪胎,好像搞什么都能够成为最出彩的那个。古玩行和收藏界已经被他彻底征服,珠宝与世界也已经是他的天下。做买**谁都要能赚;现在又跑去工业科研行业搅和,一样搞出了大成就,看来这一行业要被他掀起一阵风浪了。

刚才张辰已经说过了,它采用的是物理提纯的方法,在提纯的过程中不会造成化境的破坏,提炼出来的金属也没有任何的水分,这就要比化学提纯更加困难了。这项技术一旦成功,物理学界第一人的宝座不敢说,最顶尖的位置是肯定会有他一席的;这简直就是在超越人类的极限,他现在还这么年轻,天知道他今后的成就会达到一个怎样的高度。

张辰能够把技术拿出来和别人共享,这已经是一个无比大的面子,把控股权握在自己手里是无可非议的。国家肯定不会占股份太少,三成也是一个很低的限度,另外的三成就显得格外珍贵了。

港岛问题从谈定到回归,再到现在的两制政策稳定实行,已经经历了几十年,港岛的富豪们也都已经很熟悉华夏的核心政策了,对于各种走向和风势也都有自己的把握和认识。

虽然留出来可以分配的股份只有三成,在场的就有超过十家,再加上大陆的几家,每家能够分到的也就是百分之二、三,有的更是只能分到百分之一,和那张陈的四十、政府的三十比起来,只不过是毛毛雨一般的存在。但即便是只有百分之一的份子,也是求之不得的,将来的产品一旦面向全球销售,利润何止是几何倍的夸张;而利润确实这个生意中最无所谓的一项,真正让人心动的是可以参与到这个重要的项目中,这里边所包含的意义远远不是金钱能够相比的。

只要参与到这个项目里边,从此就和张辰,或者说是和龙城张家绑在一起了,而且是正式绑在一起,有了这棵几乎不会倒下的参天大树做依靠,以后的路子可算是要顺风顺水了。同时也要打上国商的标签,成为国家最机密工业的合作伙伴,共同掌握最尖端的核心重工科技,生产销售全球所有国家最需要的工业材料。这种地位上的荣耀是花多少钱、把买卖做到多大都无法得来的,这可要比长期以来左右全球走势的最大军火商和能源商都要牛的生意,和那两大集团平分秋色、三足鼎立也只不过是近期的目标而已。

几个在各自家族中还没有完全进入核心层的子弟都把这件事牢牢记在了心里,午饭之后就和家里的长辈通气,不是要商量参与不参与,而是要决定怎样参与到其中去。超人哥和鲍公子等级为能够参与到家族决议中的,则是当下就拍板决定参与。并表示随时都可以将资金打过来,项目建设所需的各方面也会给予最大的支持。

要说张辰和他们说这个,还真不是随便想起来说说的,之前他已经经过了很周密的思考和计划。并且跟老爷子、张镇寇、李天平等人商量过了之后,才拿出这么一个计划来的。合作的人选方面,也都是之前订好了的,必须要在保证国家利益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位龙城张家考虑。

这个计划的最大受益方当然是国家,但第二大受益方就只能是龙城张家了,说长远点就是能够保证龙城张家数百年的长盛不衰,不经过深思熟虑的计划怎么可能轻易拿出来现世。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大陆的合作方并不多,除了张辰和代表张辰以及龙城张家的天辰国际、中亚环球外,仅有华阳国际、瑞远集团等四家符合标准的企业。张辰那四成的股份就分化成了三分,他自己手里只有一成。中亚环球占了一成半,天辰国际占了一成半,但是其中有半成是将来要分给龙城张家其它子弟的,这样也有助于家族的凝聚。而另外的四家大陆企业中,徐茂平的华阳国际站了百分之四。其它的三家各占百分之二;因为张辰在华阳国际还有四分之一的股份,所以不为人之地又占了百分之一的股份,这百分之一现在看起来不起眼,但是真正用到的时候。却能够发挥出极大的作用。

政府所占的三成股份,也不可能是一家全占。那么多的国企都在哭穷骗奶吃,只给一家会引起很大的麻烦。少说也得分给六七家以上。但是怎么个分法,里边的说道可就多了,高层的大佬们都不是傻子,这种至关重要的东西可不能像煤炭或者一般的矿产那样能够含糊,得到股份的企业只不过是代表政府在持股,可以获得部分投资回报而已,真正行驶股份话语权并且获得大部分利润的,仍然是军机处。

剩下的两成份子就是给港岛那边的人分了,十几家企业最多的可以分到百分之三,最少的只有百分之一,股份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参与的资格。但是想要有资格认购股份,就不能用他们搬来的企业,必须要在大陆注册新的公司或者分支机构,作为股权的单一持有方。这种项目的股权,政府肯定是要严格把控的,即使两制的港岛也不能放过去,毕竟那里曾经有过几十年的资本主义制度,天晓得会有多少别国不干净的人或者摊子留下来;间谍这种行业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不止负责窃取情报之类的工作,散布谣言和趁机搞事等方面一样很在行,必须要把危险控制在完全掌控的范围内才好。

虽然股份的多少不是最重要的,但也是比较重要的,说完地位就要说财富了,这真金实银也是很能打动人心的。赌王的小女儿揽着张辰的肩膀,用一种玩笑的口吻道:“张辰,你这样分配是不是有些欠缺公平啊,我们赌城就有一家参与,分配下来可就要吃亏很多了,你怎么也要做主给我们这边多分两三个点的。只要你能多给我们赌城分两个点,我就可以答应你三个要求,而且是任何要求,你让我帮你做坏事都没问题。”

她嘴里说的是赌城的份子少,可赌城就他们贺家一家参与,看在老赌王的面上给百分之三已经是很照顾了,她居然还嫌少。

船王的孙子打趣道:“刚才张辰已经说过了,这里边还有人是长辈的身份,这就是在说你呢,你不会不明白吧。虽然你的年龄不是最大的,但是论起来你应该是我们的姑姑辈了,哪有姑姑和侄子们抢东西的道理,而且还有色诱侄子的嫌疑,这样做很不符合你身份的哦。”

贺大小姐那是自小在赌桌张混出来的,什么样的玩笑没开过,这样的玩笑话根本不可能影响到她什么,况且她也不是真的非要不可,说深一点也就是和张辰拉近关系的方式罢了。

笑着答道:“你也知道我是姑姑的辈分吗,那你还敢这样和我说话,当心姑姑把你扒光了扔到马路上去,让那些路过的姑娘们都见识一下你的小豆芽,估计你会羞得不好意思,把手里里的股份拿出来遮丑了吧。”

这些港岛的富豪子弟们因为长辈之间都很交好,常常在一起出席酒会晚宴之类的,相互之间熟悉得很,也都是有着相近的脾气。现在又站在同一个阵营,有了共同的基础,玩起来自然不会有太多的拘束。

一帮人又笑闹了一气,也就到了午饭的时间,张辰把大家都请到了一个大包厢里,来了两桌丰盛之极的酒宴,把列入婚宴预选菜单的菜品差不多都上了一遍,美其名曰为“试菜”,其实就是看一下哪些菜品或者口味更受欢迎一些。

蓝血绿树蟒和白化眼镜蛇这样的菜,张辰手里的数量只够招呼婚礼当天最高规格的宾客,眼镜王蛇和冢雉也同样是因为数量的问题不能供应。但像是野生的海味湾鳄、鲨鱼、金枪、黄唇鱼、飞鱼等等,鹿豚,赤麂、黄羊、豹子、花鹿、眼镜蛇等山珍,以及松露、松茸、松毛菌、鸡枞菌、黑虎掌等珍品菌类,还有血燕窝、鱼子酱等顶级珍馐,无一不是难得一尝的极品美味。

就算是驼峰、鱼翅、花胶、鲍鱼这些顶级海鲜,也在御膳厨师的烹调下尽显美味,完全是在其他的超级酒店里不可能有的;正经的三十年陈坛五粮液、百年老花雕女儿红、百年的奥松庄红酒,更是难得一见的酒中珍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