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29章 大婚前夜的无耻行径

第六二九章 大婚前夜的无耻行径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jy2046同学的月票支持!

成绩简直惨不忍睹啊,居然只在三百名开外,各位何其忍心,才能视若无睹,俺已经恢复到了万字更新,但是成绩却是如此下场,简直是欲哭无泪。

诸位,保证每天万字更新并不容易,俺要向火力全开,就得有大家的支持,保底月票是大家必有的,您就狠狠心投给俺,俺也能有信心再接再厉,偶尔来个爆发什么的,拜托诸位了!

饶是麦姐等风靡世界的超级巨星,尝惯了欧美的三星米其林餐厅;还是来自港岛的富豪阔少,自小就在山珍海味中泡着;哪个不是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但是在张辰准备的酒菜面前,却一个个都有些应付不暇了,这酒宴实在是有些太给力了。

张辰和他们不一样,因为童年时期的遭遇,让他对人生的领悟和别人有众多的不同。他信仰自由如风,即使现在顶着一大堆的光环,经营着若干的生意,但是他主要的经历还是放在了收藏上面,连珠宝玉石行业也不过是次要的而已,他绝对不会为了钱和名而束缚自己。

再有就是张辰毫无顾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无法无天,有了意念力这个神奇的助手,他在这个世界已经可以称作最变态的存在了。智商变态,体能变态。胆子变态,就连心理承受能力都很变态,众多的变态加在一起,才成就了今天的他。

如果是换了超人哥。他的游艇经过印度洋,最多也就是赞叹一下沿岸各地的风光,或者上岸去休个假什么的。从小受到的教育和被灌输的理念,都让他只能是一个一心想着成功和发展的人;绝对不可能会像张辰那样,琢磨着怎么弄几条鲨鱼或者鳄鱼上来饱饱口福,或者看看海底有没有值得打捞的沉船什么的。

所以张辰能够做到的事,他们基本上是完全做不到的,胆量不够、自由不够、身手也远远不够。这就好像是一个从小到大只知道学习。从来不会弄脏衣服,更不会和别的孩子打架的所谓好学生,和一个自小就古灵精怪,没事干到处疯玩。常常还会“惹是生非”的“坏小子”去比较谁更会玩、更胆大一样,胜负根本没有悬念。

他连烤蚂蚱都没吃过,见到一条蛇吐着信子的时候,唯一的念头就是逃跑,完全没有捡起石头砸过去的意识。这只是一条蛇。如果换了是一条恶犬或者更凶猛的动物,当他把后背露给对方的时候,也就值剩下被攻击并且被扑倒咬一口的机会了。

也许这种比喻对他们不是很公平,但事实就是这样。他们想要吃海鲜的时候只要去买现成的就好了,而张辰确实要亲自去捞。其中肯定是要有差别的。在常人的眼里,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好像永远不必为生活担心;但是在他们的眼里,张辰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才是他们所向往的,只是他们的身份和生活状态不允许他们那样去做。

一餐午饭吃得众人酣畅淋漓,三十多道菜快要把肚皮都撑爆了,七件也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欧美人用不来华夏的筷子,张辰也特意准备了刀叉备用,但是小罗德斯不服输地非要和筷子作斗争,结果可想而知,只有她的面前一片杯盘狼藉,小家伙最后只能是不得不放弃了筷子改用刀叉。

这些菜品之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一道香煎松露鲍鱼的菜了。松露长期以来都是法国和意大利的骄傲,但是却很少有人了解过华夏的松露,话下的松露产量其实也不小,只是在个头上要比欧洲的略小一些,但是却胜在香味醇厚绵长,属于松露中的顶级货。

这有点像华夏人和欧美人的区别,华夏人的身高和体格往往要比欧美人小一些,但是华夏的文化却能够培育出最优秀的思想和灵魂,这个就是欧美那些刚结束茹毛饮血生活不久的家伙们难以攀比的了。

午饭过后,其它人都要去休息一会儿了,张辰却闲不下来,他的接机任务还有的要忙呢。一下午的时间接了缅甸来的吴瑞泰和承经大师,美利坚来的福布斯家族史提夫和肖恩弟兄俩,西班牙制衣大王,俄国富豪阿布,英格兰西敏公爵等等的十几位。来来往往忙坏了张辰,各式的私人飞机也挤满了长天航空的停机坪。

晚上在汉府酒店再次宴开几席,招待了远道而来的各位宾客,菜品同样是得到了一致的称赞。大家虽然都是地位尊崇,财富显赫的当世豪杰,但也同样受到了相应的制约,任何时候都要考虑太多的问题,即使真的有那个想法,也不一定有时间和经历去执行。

所有的宾客中,也唯独阿布能够跟得上张辰的享受了,这位也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这一点从他在个人享受上花掉了大把钞票,买下英格兰球会等方面就可见一斑。有很多人都说,这位俄国第一富豪挥金如土,大肆炫富,一副标准的暴发户做派。但张辰却不这么认为,如果一个人赚了钱都不能满足自己可以达到的享受,那赚来的这些钱要做什么用呢,放在那里发霉吗?

也许有人认为阿布的做法不够低调,没有一个超级富豪该有的品质和收敛的形象,但是说这些话的人又是否真的能让自己做到呢,他们又是否了解内情呢。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阿布并不是一个喜欢显摆的人,这一点从他几乎不接受记者的采访就能看出来;只是他的成功太耀眼,他已经是万众瞩目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的记者都在盯着他。想要靠他来扬名,这都是多也躲不过的。

相反阿布还是一个很懂得感恩的人,否则他也不会买下假想的大面积土地,为假想的父老乡亲谋求地位。还花自己的钱给家乡的人发福利了。

做了那么多事,赚了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能让自己有更高级的享受呢。张辰认为,享受人生是最重要的,他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所在的行业并不那么显要,知道他名气的人都是一些高端人士,所以没有太多的媒体关注他而已;其实跟着“琳琅甜心”号和“世纪平安”好追踪的记者并不少,只不过因为他的防御要比阿布强大了太多。没有给记者们留下机会而已,否则他在挥金如土和暴发户方面的新闻一定是最多的。

晚餐过后,张辰根据自己观察所得,最终定下了婚宴的菜单。冷热荤素共三十六道菜。应用道黄唇鱼、湾鳄、飞鱼、石斑、金枪、鲨鱼、鲍鱼、海参、砗磲、龙虾、鱼翅、花胶、鼋、鹿豚,赤麂、黄羊、豹子、花鹿、大蟒、冢雉、驼峰、血燕窝、松露、松茸、松毛菌、鸡枞菌、黑虎掌、鹅肝、鱼子酱等二十九种水陆动物和菌类等各类食材,以及十几种的时令蔬菜水果。

另外每桌还有一道红烧的眼镜蛇或者眼镜王蛇,一道华夏特有的历史名菜烤乳猪,一道京城名菜烤鸭。最尊贵的几桌宾客还能享受到世间罕有的蓝血绿树蟒和白化眼镜蛇。酒水是统一的一百二十年花雕女儿红、百年奥松庄和六十年玛歌庄、三十年茅台和汾酒,以及当天从东南亚等热带地区运来的新鲜水果榨汁。这样的宴席标准,虽然不能说空前绝后,但也足以称得上当世之盛了。比一些国宴也要强上好多,相信会令所有的宾客满意而归。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张辰又继续到机场去接机。今天的接机任务要比前一天轻松不少,相当重量级的宾客只有张辰早先没想到的阿诺和老股神、软件大帝、克拉滕夫人四位。艾斯肯纳兹作为张辰在国际展览中的重要合作伙伴,也扔下了巡回展览的工作前来道贺。

另外也有龙城张家安排的人在机场接机,并且由龙城张家的老四张镇川和李天平亲自在机场迎接,这个规格可就要高很多了。他们要接的都是国内外一些和龙城张家以及陈氏交好的人物,张辰和张淳等人只是第三代的子弟,还不能去担任这样的任务,至少也要等第三代中出现了一个强势登上某个领域顶峰的人,才能有他们的机会。

午饭后的空暇时间,几位港岛富豪子弟都一一向张辰赚大了家族的决议,各家族都对纯净金属提炼的项目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同意加盟这个项目的合作。承诺在大陆的公司会于最短时间内成立,并且提议在张辰的婚礼之后就这件事开始筹划和安排,尽快把这件事确定下来;这可是各个家族和商业集团迈向国际掌权者的通道,能够参与进来的人哪有不兴奋的呢。

这两天京城的气氛可谓是很奇妙,一边是热火朝天而紧张刺激,生怕有什么闪失;一边是一如既往,根本感不到有什么异样。

政府部门中,尤其是民安部门和机场方面的工作人员,都是一个比一个紧张,嘴里或多或少也都有一些小抱怨;两天之内从世界各地涌来的大人物太多了,如果各项工作做不好出了纰漏,那可是在国际上大丢脸面的事,领导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可他们也都只敢小声嘀咕,不敢高声说话,吃的就是这碗饭,不想干还有大把等着接班的人呢。

而大多数老百姓却都觉得和平常一样,该干什么还是去干什么,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即使再大的人物来华,也和他们没什么相干,甚至有时候还会给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坏处。他们是不会关心这些事情的,一来是关心不到那个层面,二来也没有那个心思,生活对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在所有的宾客中,西敏公爵和另外的几位英格兰贵族和其他人是不同的,他们不住在汉府酒店里,而是在七号的下午就去住在了宁爷的院子里。这也是按照华夏的习俗,他们是代表英格兰王室和贵族的。自然要作为女方家的亲友出现,不属于男方家的迎亲成员。

下午四点以前,所有提前而来的宾客都到齐了,张辰等一干阶级的成员也都打道回府。开始张罗从大婚前夜开始的一系列事宜。

华夏几千年的文明历史,孕育出了诸多的璀璨文化,在各行各业中都有相关的规矩和礼仪。华夏人的婚礼也一样被赋予了大量的礼仪形式,从男女双方的家人接触开始,到订下婚事,再到择日和送纳聘礼等等,最早的要从一年前就开始了。

到了大婚的这段时间,特别是从大婚前夜开始。直到大婚后的两天或者三天内,更是礼仪繁琐之极,如果完全按照古礼来,估计至少也得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忙不停。

好在进入新时代之后。大家都愿意把太过于繁琐和不是很必要的礼仪都去掉,留下最具代表性的一部分以继承,这才把每一次婚礼的双方都解脱出来。但是该走的步奏和该履行的项目却一个都不能少,即使是象征性的,也要走那么个过场。不然这个婚礼就不算完美了。

七号下午的六点多钟,由男方家的婚礼总管蒋庆东领衔,协同一干礼仪人员,带着准新郎张辰前往女方家里做婚礼前夜的沟通工作。这位任职军机处办公厅副秘书长,算得上是顶高的规格了。

没错。张辰就是被带着去的,虽然他是婚礼的主角。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是最不重要的,如果在寻常人家,他甚至是要被自己的亲友团主动忽略的唯一一个人。因为在这个环节当中,他是最好不要说话的,只要他发言了,就会成为定局,不能再有更改。

这一项在婚礼当中是很重要的,旨在把第二天婚礼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都一一提前化解,避免在婚礼进行中出现一些不协调的场面和事件,实际上说白了就是双方的最后一次相互妥协。

张辰和宁琳琅双方都是大家族出身,无论是龙城张家你和陈氏,还是麦克唐纳家和宁家,都不会做出不智的行为和决定,他们所处的位置也不给他们那样做的机会。金钱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利益也能够完全在其他方面得到满足,并不会在小事上太过计较什么。而且两人又是双方家长极力支持的一对,类似的问题根本是不会发生的;这一趟其实就是走过场,把礼仪做足,把该送的东西送到就好了。

但是如果在寻常人家,这却是一个很关键项目,社会上从来不缺乏在这一个环节上闹出不解之矛盾的,严重到甚至导致两家从此仇视的,也实在不为罕见。这也是因为华夏人口太多,生存环境相对比较恶劣,很多人都养成了一种你为了蝇头小利斤斤计较的习惯。

有些亲家为了一个小小的红包也会争得面红耳赤,为一段本来也许会很美好的婚姻买下了暗雷,直到有一天导火索被点燃,双方依旧不觉得自己有设么错误,实在是大大的不智。两个人因为感情融洽而走到一起,却被满怀祝福的家人因为也许就是万把块的事情埋下了仇恨的根源,实在是得不偿失。

一行人到了宁爷的宅子,把第二天需要注意的是想再次沟通过,男方家的总管蒋庆东把女方第二天招待迎亲队伍需要的烟酒茶点果蔬等等物件,以及宁琳琅在婚礼上要穿戴的礼服和首饰,一一交给了女方家的婚礼大总管西敏公爵,最后确定了迎亲的时间后,就要告辞离开了。

也许是因为每个新郎的通病,也许是个人叛逆心理的促使,张辰偏偏生出了想要见一下自己媳妇儿的冲动。但是她也知道婚礼的规矩,这个时候他们是不能见面的,几次想要偷偷溜进宁琳琅的房间,都被几位机警的大舅哥给拦了下来,最后只能是悻悻地离开。

不过这并不能完全拦截张辰,这厮居然使用了意念力这个强大无比的作弊器,穿透了数堵墙壁后,轻松看到了正在自己房间里试礼服的宁琳琅。当张辰看到宁琳琅站在镜子前,身上只穿了贴身的内衣,这次居然无耻地穿透了内衣,去欣赏那具他已经熟悉无比的妙曼身体,然后更无耻的是,这厮居然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