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33章 婚宴开始

第六三三章 婚宴开始

按顺序拜过长辈认了亲,宁琳琅换上了去酒店迎客时候的礼服,简单补个妆之后,所有人一起出发,前往汉府酒店。

到了酒店,免不了又是一阵热闹。张辰和宁琳琅把家中的长辈都送进了包厢之后,返回餐厅的前院去迎客。今天来的宾客要比他们订婚时候还多,认识不认识的都要招呼到了,着实也是一个很累人的事。

原本就在酒店住着的宾客们,知道老爷子张问海来了,不论中外欧美,都前去跟老爷子问好。老爷子十几岁就参加了革命,从第一次国内战争道抗日战争,再到解放战争,还有后来的朝鲜战争,一路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而来,是当今华夏硕果仅存的几个开国功勋之一,影响力也是最大的,这一点就足以让任何人尊敬和仰望了。

张辰那些欧洲王室的朋友并没有来参加这次的婚礼,而是要去参加惋惜时间在英格兰举行的另一场,那些人都是王室成员,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在忙碌,有的还会代表国家去进行访问,凑在一起的机会并不是很多,除了每年固定的聚会之外,也就是偶尔才有的婚礼了。

王室成员没有钱来,宾客之中地位最高的就要数西敏公爵和阿诺州长了,西敏伯爵作为女方家的亲友已经和老爷子张问海见过面了,其他的宾客自然要从阿诺开始带头,领着美利坚的政商两界成员去见见老爷子。

来自美利坚的阿诺是州长,老股神和软件大地是商界神话。但是今天他们都不代表政治,只是作为张辰的朋友来参加婚礼道贺,老爷子接见他们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其他的欧洲各国富豪们,更是没有问题了。他们都只有张辰当朋友这一个身份。

和龙城张家交好的港岛富豪们也都来了,栗超人、小船王、地产大王等等的一个不差,他们都是和老爷子打过交道的,这时候也算是叙旧了。身边跟着自己的晚辈,也都一一见过了老爷子,下一步就要和龙城张家有更深入的合作了,也要晚辈们来挑起大梁,得到老爷子的认可和夸奖是很重要的。

本来以为没自己什么事的麦姐等人倒是意外地得到了老爷子的接见。老爷子最主要的还是要见一下麦姐,这位在洛杉矶主动为张辰出面帮腔的女中豪杰。这可是让一向豪爽大方的麦姐有些受宠若惊了,他这两天也听说了老爷子的一些事迹,心里那叫个佩服啊。

老爷子请麦姐坐在自己身侧的圈椅上。微笑着道:“首先我要感谢你当初对小辰的仗义帮助,他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很高兴,也希望你们能够成为永远的朋友,以后如果你在华夏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找小辰帮忙。我们家也会给你提供帮助。”

翻译把老爷子的话讲给麦姐听了,让这位世界乐坛的大姐大一阵激动,点头道:“非常感谢您对我的认可,也请您接受我最真诚的尊敬。对于您这样的一位长者,我从内心为您的事业和生命而感到敬佩。我和辰一定会成为永远的朋友。现在我和玛利亚、凯瑟琳液晶是辰在美利坚的生意合作伙伴,相信我们的友谊也会永远继续下去。”

这就是麦姐的好处。她不会独自享受赞誉,一定会让身边的朋友分享的。老爷子也听出她话里的意思,点点头以示赞许,道:“我也很佩服你啊,你是一个追求自由的人,也是一个追求生命的人,这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并且找到自己所追求的。”

接着又和其他人聊了几句,老爷子也就有些困了,众人告别了老爷子回到自己的包厢,让老人家好好休息一下,婚宴上他还要出面呢。

餐厅内部是一片轻松欢乐的气氛,外部却没有那么轻松了。因为到场的宾客中有不少都是身份地位比较高的,安全为题就必须要有很好的保障,所有轮休和换班的护卫队员全体出动,再加上那些大人物的保镖和护卫们,把餐厅大院外的四面围了个水泄不通,四边的建筑里也都有暗哨盯着,这个时候的京城除了瀛台国府和军方重地,就要数这里的保卫最严密了。

保卫严密也不能放松警惕,特别是对张辰的护卫尤其严密,他可是得罪了捆蛋的人,那些家伙搞人肉炸弹什么的很在行。他和宁琳琅以及张芷兰等负责迎客的众人,全部都只能在前院站着,大门外已经设了唱名的司仪,谁的朋友宾客来了,谁去接待就好。

宾客们络绎不绝地到来,唱名的司仪已经喝了两大杯水润喉了,还是觉得嗓子有快要冒烟的感觉。好在老张家的人比较体贴,唱名的司仪安排了两位,一个累了就去休息,换另一个接着来,否则一个司仪还真是抗不下来。

外边的司仪辛苦,里边迎客的也不轻松。张芷兰、李天平都是商界要人,他们的宾客也是最多的;也多亏了两人平日里习惯了,来的宾客不是朋友就是合作伙伴,彼此几件也都有不少熟悉的,往往是几个人扎堆儿过来,几句话也就应付过去了。

张镇寇兄弟四人是政府高官,盟友同僚、门生故吏也是不少,他们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官场上讲究个体面,而且他们的宾客都不是小官僚,正厅级以下的基本都说不上话,很少有扎堆儿出现的。即使有张淳等三兄弟帮着应付,也忙得不可开交,是所有迎客成员中最累的。

董老等师兄弟叔伯几人,迎接的基本都是藏协内部和古玩收藏圈子里的,结伴而来的要比张芷兰和李天平那边的还多,五六个好友相携而来的不在少数,有的甚至是十来个人一起的。不过他们的任务却也不轻。陈老和褚铁眼没待多久就进里边去和老伙计们聊上了,只剩下董老还在门前作为陈氏门下的代表,领着几个弟子忙乎。

陈雯琳算是比较轻松的,她请来的宾客就是她们院里比较要好的同时。还有少数在医疗界的朋友,拢共超不过三十人。

张辰和宁琳琅就不一样了,今天所有的宾客都是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不论是张辰和宁琳琅的朋友,还是其他长辈的朋友,都是冲着他们来的。只要进来一个人,不论是谁的朋友同事,他们都得去寒暄几句。至少一个欢迎光临、谢谢捧场什么的也得说说;碰上关系好的,就得多说个三五句,俩人要比门外的司仪和院里的张镇寇几兄弟加起来还累,帮忙的张沐张涵姐弟几个和两对伴郎伴娘也是累得不轻。

由于不是休息日的原因。很多京城当地的宾客都是下班之后才赶来的,迎客的人物知道十二点半左右才到了收尾,门外两个唱名的司仪已经是快要累趴下了。前院的二十多个迎客人员反倒精神越来越好了,意念力的功效可不是吹出来的,张辰稍稍释放出意思意念力对某人的身体进行一番简单的滋润。精神头眼看着就不同了。不过门外的两位也是很辛苦,都是来给自己帮忙的,张辰自然不会亏待了,趁着两人喝水的时候稍稍给滋补了一下。总算是把他们从疲惫中给解救出来了。

正式的结婚典礼就要开始了,宁琳琅赶到一间厢房换上了店里的礼服。和张辰来到了二进院的门口,等到司仪请他们入场之后。宁琳琅挽着张辰的胳膊走进了院门,在宾客们的注视和祝福下走向最里边的五进院。

张辰的礼服还是刚才那套,中式的礼服把他衬托的更加高大英俊,腰间垂下的龙凤玉佩和斜挂在胸前怀表则是为他增添了一些贵气和儒雅气息。虽然张辰的五官长相偏阳刚一些,但是现在怎么看都是标准的阳光帅哥模样,更符合婚礼上的形象,装饰的效果还是很重要的。

宁琳琅身穿一袭估计应该是花色的旗袍礼服,之所以说估计,是因为礼服的面料已经被布满了的金线遮住了,只是几处金线空秀出来的百合花露出不同的衣料颜色。一只用金线缝缀红宝石的凤凰,在同样是金线缝缀的祖母绿牡丹花从中翩翩飞过,从身前一只环绕到身后。

礼服如此,收拾就更加让人羡慕加好奇了,黄金镶嵌红色不知名宝石的耳坠和戒指,同样不知名红色宝石的大串圆珠项链和钏子,虽然不知道这宝石的名字,但一眼看去就知道绝对是世间罕有的货色。在阳光的照耀下,首饰散发出艳红色的光芒,把宁琳琅笼罩在其中,仿佛她浑身都在散发着一种柔和而优雅的光,就像是天女下凡一般的神奇。

看得沿途的众宾客都暗暗咋舌,这样一件礼服可真是奢华到极点了,几乎是布满整件礼服的金线,大面积的密集红宝石和祖母绿;还有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红色宝石,这可是从未见过的物质,还能有散出红光的神奇效果。这要花多少钱啊,做女人做到这个份儿上,那可真的是在没有什么物质追求了。

张辰在宁琳琅刚刚戴上贡觉玛之歌的首饰时,也有过疑惑,这完全不像是古人描述的那样,犹如修罗地狱一般的血红,而是很柔和的感觉。想想之后也就了然了,古人毕竟不能向现代人一样,对物理知识和自然现象的了解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形容起来自然会有很大的局限性。不过在强光之下的效果,还真是有些想修罗地狱,估计就是认知层次的差别吧。

两人走进了五进院之后,司仪严秋也宣布婚礼庆典正式开始,先请两位新人去到中间的主台上,等待接下来的环节。

主台的装饰很简单,并没有太多的花花草草,也没有谣言的灯光效果,汉府酒店的门窗都是高档实木的,绝对严禁可能会引发火灾的事情,哪怕是老板张辰也不能破例。只是在中间拍了一张屏风,上边裱着一幅红底金色的“囍”字,两边分别是一行小字“金童玉女比翼****鸟”和“郎才女貌连理同生枝”;两边各有一件巨大的大红“囍”字形瓷器,正是和婚宴惨剧一样的黄金宝石釉,外来光源的内照射下,反射出莹莹的五彩之光,衬托着胭脂红的底色,万分艳丽和富贵。

主台上的这三件摆设可都是价值不菲的物件,两边的宝石釉“囍”字是褚铁眼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才烧好的,堪称当世瓷器顶级精品,世间仅此一对。以褚铁眼的手艺,以及他在瓷器方面的造诣,这对瓷器“囍”字绝对够资格收入国库了,但是老爷子却不屑于那么做,只是愿意给自己徒孙的婚礼添点彩而已。

中间裱在了紫檀木屏风上的“囍”字,则是石老爷子的亲笔真迹,石老是兼任书法协会会长的,他的字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却从来不轻易给人写字,好承诺一字难求。拍卖会上,石老的字是按照一尺一斤来算价钱的,也就是一平方尺的面积要一斤黄金。这幅“囍”字和两边的小贺联,达到了十尺以上的面积,而且这个字还特别的大,价格要比一般的字更贵上五成,按照现在的市价来算,要在百万左右了,比一些普通的古代书画作品都要贵。

结婚典礼进行得很顺利,张辰和宁琳琅配合着被众人笑闹过一气之后,简单地拜过了天地,再由老爷子张问海、太师叔陈志远、女方家的外公宁爷、张芷兰和弗雷德里克,以及证婚人军机处姜老大先后致辞和征婚,两位新人喝下了象征同甘苦共患难合卺酒,整个仪式就算告一段落了。

婚宴开始,张辰和张芷兰、陈雯琳、张镇寇等人还要向各桌一一敬酒,这个时候才是婚礼上最考验主家以及新郎和伴郎的时候。有其实张辰婚礼这样呢的,前来贺喜的宾客有将近一千一百人,当真是席开百桌宴客千人,一桌一杯下来都不是轻松的事。

这些都要放在后面去考虑,在开席之前还有一个小节目呢,这倒不是要表演什么,旁边有专门的民族乐队在演奏,也用不着在另外表演什么。

这个小节目就是剥蛇皮,所有婚宴上要用到的眼镜王蛇,和女方家桌上、重要宾客桌上要用到的蓝血绿树蟒以及白化眼镜蛇,都要在现场剥皮。虽然看着血腥,但是却能够激起人类内心的那种欲望,不失为一个在开席前增进食欲的好办法。

安镇忠和崔正男带领着一帮子护卫队员们,拖来了养在藤箱中的大蛇,放在了院内靠近厨房的地方。宾客们已经被告知,这些蛇都是拔了牙、封了口的,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威胁,所以也都没有害怕的,都在那里耐心地观看着。

眼镜蛇和眼镜王蛇还好说,它们的皮子不是很珍贵,重要的是蓝血绿树蟒和白化眼镜蛇,这两种蛇的皮子可要比肉贵多了,必须要从从蛇头下巴处割开,掰断蛇头后一剥到尾,剥下来的得是一张完整的蛇皮筒子,这才算是成功了。

伴随着宾客们的一阵阵惊呼,一张张完整的蛇皮被剥了下来,鲜血淋漓着却不会溅到宾客们身上,后边就跟着打下手的随时做清理,连一点淡淡的血腥味都闻不到。

人类的内心世界其实很奇怪,害怕看到死亡和伤残的场面,却对一些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动物死亡不会有感觉,反而还会有那么一点点兴奋。再加上又是罕见的蛇类,等下还要成为自己的盘中餐,宾客们还真就有一点意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