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34章 不安的源头

第六三四章 不安的源头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笑你、hker同学的月票支持!

今天又是一万一千字,不过真是有点快忙不过来了,在车上码了有将近四千,直到电脑没电了才停下,到现在真是有点快腰酸被困手抽筋了。正所谓:没用功劳也有苦劳,没有哭来也有些疲劳;就为这份辛苦,也值得诸友来两票了吧,俺在这里先谢过诸位了,谢谢!

这个现场操作有那么一点酒店里明档厨房的意思,让客人们都看到自己吃的是什么东西,对自己桌上的菜品有一个直观的认识,再配合人类的天性,的确是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蓝血绿树蟒和白化眼镜蛇只有七条和八条,要分别被送到女方家和贵宾的餐桌上,其它桌上只能是眼镜王蛇,这一点是所有人都清楚的。但是却没有人会有什么异议,这是宴席上一贯的规矩,也是人类千百年来的生存法则,好东西永远就那么一点,当然是只能分配给最重要的人了,婚宴上最重要的当然就是贵宾和女方家的亲友。

而且那两种蛇虽然很珍贵,但也不是非吃不可的,能来参加婚宴的大多数都有些身份,对于山珍海味的追求已经不那么强烈了。再说也就是一条蛇,即使真有什么特别强身健体滋补阴阳的功效,也只是能吃这一次。并不可能起到太大的作用。

宰杀蛇类是最容易的。难度都在剥皮上,如果不是珍贵的蛇种,连剥皮都不用太讲究。护卫队员们虽然没有张辰的手段,可一个个也都是玩出来的,不到十分钟时间,就表演完毕了。

众人刚准备要动筷子的时候,张辰却再次发话了:“今天很感谢大家能来捧场参加我和琳琅的婚礼,我和我的家人都万分感激,当然也不能没有一点表示,餐后会有一件还算拿得出手的瓷器封赏。供各位收藏赏玩。但是在餐前,我们还想和大家一起沾沾喜气,沾一点好风水,也许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总是一个好彩头,请大家稍候片刻。”

众人一阵迷茫,参加婚礼不就是沾喜气的吗,而且也是咱们大家沾一对新人的喜气,这新人要在自己的婚礼上沾喜气,又是从何说起呢。

不过别人说这话也许是在侃大山,可张辰是什么人,在座的绝大多数都很清楚,他说话可是代表很多人和好几个行业领域的,绝对不可能说出让自己没底子的话来。也许还真就有那样的事,拭目以待就好了。

同时,宾客中也开始有不少人纷纷议论了,这可是大家都没遇到过也没听说过的事,怎么都觉着稀罕和新鲜。今天先是见到了现场杀那些珍贵的蛇类做菜,现在又要见识新人沾喜气,还真是开了眼了。

“这是要沾什么喜气啊,新人也要沾喜气的事还真是没听说过呢?”

“就是,我也没听说过啊,许是婚礼上的新讲究吧。要不就是从国外带回来的风俗?”

“这事怎么个意思啊,今儿这婚礼处处透着喜气,还要再沾喜气,可这喜从何来呢,没有比新婚之喜更喜气的了吧。”

“这还真不好说

。这位龙城张家的小外孙可是个牛人,牛人当然会半点牛事。这套路估计就是属于特别牛的一件事吧。”

“嗯,是这么个道理,总之是沾喜气,又不是让你做苦工,想来也不会要太多的时间,咱们等着看就是了。”

帮着招呼宾客的卢俊义问身边的田乃昘道:“田哥,你说这小子又要搞什么花样啊,我听他这花里边的意思,应该是有什么好宝贝和大家一起分享吧,可这喜气又是怎么说呢?”

田乃昘也是一脸茫然地摇摇头,道:“这个你别问我,我还真是想不到什么,不过着笑意一向妖孽,搞出什么事来都不足为奇,咱们等着看就好了,肯定不会让你失望是绝对的。”

现场连宾客带主家,还有餐厅大院里的服务人员等等,得有小两千人,也只有宁琳琅和张湄等人知道张辰这是要干什么,相信等下一定会让所有人感到惊喜万分的。

张湄站在不远处看着正在走向小拱殿中央位置的张辰,心想这个弟弟还真是疼老婆,对宁琳琅好得是没话说了,出海一趟都要给她带回来这么一件绝世难寻的好礼物,婚后的感情好到蜜里调油那是肯定的了。

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张辰走到了中央一个被粘着“囍”字的大红色红幔围起来的大型圆柱体边上,这个圆柱体有大约四米多五米的直径,高度也达到了三米多,很多人在进来的时候都注意过这个大家伙,只是包裹得太严实了,根本看不到里边是什么东西,大多数人都还以为是专门搞来的装饰呢。

已经是到了饭点的时间,张辰也没让大家多等,走过去稍稍停顿之后,就从兜里抬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下去,红色的帷幔开始缓缓向上被收起来。最显露出来的是一个金黄色的底座,差不多有半米高,接着就是玻璃了,很明显能够看到里边的水;这时候结果就呼之欲出了,这里边感情是一个大鱼缸啊。

可这么大的鱼缸要用来养什么鱼呢,该不会是鲨鱼或者鳄鱼吧,那玩意儿可是凶兽,完全衬不上今天的婚礼气氛啊;可如果是金鱼之类的观赏鱼,又没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鱼呢,还得是能衬托婚礼气氛的。

也有人想到了是龙鱼,和旁边的人道:“我说也许会是龙鱼把,那玩意儿是正经红火的风水鱼,过背金龙或者红龙都有可能。”

身边的人觉得也有可能。但还是有些疑惑地犹豫道:“就算是龙鱼吧。但也用不到这么大的鱼缸啊,总不能里边放养百十条吧;可那同样也达不到让大家沾喜气和风水的目的啊,真是让人费解。”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红色帷幔上升到一米多高度的时候,几条十厘米左右的小红龙出现了,这鱼缸里的水质可要比热带丛林的河水好多了,酸碱度搭配得很好,饲料也都是最好的,虽然还没在热带小河中生活过几天,但是却不妨碍它们爱上了这里的环境。在浴缸里游得那叫一个痛快。

位置离鱼缸最近的人已经看得很清楚了,“诶,是红龙鱼啊,这东西的确是风水鱼。还真是能沾点风水,可就是有点太小了。”

这话说出来就知道这位是不怎么懂鱼的,刚刚那位猜到可能是龙鱼的也说了:“我就说可能是龙鱼吧,现在果然就是

。不过这鱼看起来和一般红龙有些区别啊,红得有些妖艳了,而且是满红带金光的,除了腹部的金鳞之外全都是艳红色,实在是难得的极品。这是什么人喂出来的,居然能养到这么漂亮。”

他旁边刚刚和他搭话的应该是和他有同样的爱好,并且俩人应该经常有这方面的交流。一个说完另一个也开始说了:“这鱼的确是漂亮,比鱼市老赵养出来的都好很多,而且还是这么小的,长大了真不知道要多漂亮了,好好养出来那就是无价之宝了……”

说到这里,这位有点反应过来了,看着已经露出来的十几条小红龙鱼,一拍大腿,道:“对啊,我怎么刚才就没想到呢。这么小的鱼仔肯定是刚刚出嘴不久的,既然有了小鱼,那大鱼肯定就也在了,估计这大于才是重点吧,否则也太不符合龙城张家的气派了。我估计这大鱼肯定不简单。”

未满已经升到了一米八左右,快要和张辰的身高齐平了。大家终于看到了一点鱼肚子,鳞片快赶上鸡蛋大小了,泛着淡淡的金色光泽,但是却一闪而过,向着更上的地方游去了。

这是张辰特意控制的,用意念力把两条大鱼托起来,不让一个人看到这两条龙王的真身。他就是要在帷幔升到最接近水面的时候,才让大家看到,那样才会有最大的感官刺激,也会给在场的宾客留下一段最愉悦的赏鱼经历。

帷幔升得越来越高,小红龙也越来越多,到了两米的时候,三十八条小红龙已经全部露出来了,却没有一条大鱼出现。有些宾客已经开始急了,刚刚那两位有养鱼经验的对话已经传到了不少人耳朵里,另外也还有一些喜欢养鱼的也在讨论,现在车不多时满场皆知了,但是就不见大鱼出来。

所有人都开始担心,担心自己等到最后会失望,看到的只不过是这些小鱼而已。但是对张辰和龙城张家的信任,却让他们都还抱着一丝的希望,想来龙城张家的人是不会开这样玩笑的。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反之如果在几近绝望的时候,却发现了大片的曙光,这就要比愿望实现更加让人欣喜了。

果不其然,在帷幔上升到两米三左右的时候,大鱼的身影终于还是出现了,张辰的话音也随之传来:“这是两条红龙鱼,来自东南亚一座小岛上的河里,是我在一周之前发现并捕捉到的。经过测量后得出,雄龙体长一百三十三厘米,高二十八厘米;雌鱼体长一百三十五厘米,高三十一厘米。是迄今为止有记载的最大红龙鱼,而且远远超出了正常红龙鱼七十厘米左右的极限长度,鱼身的呈色也是万中无一,属于龙鱼中最顶级的品质,我已经为这两条龙鱼定名为‘龙王’和‘龙后’。

这一对红龙的出现,正当我和琳琅大婚之;并且雄鱼正在孵化幼鱼,就在我的船刚刚进港不久,三十八条鱼仔安全出嘴,也正合了我们今天大戏的日子。所以我认为这是两条极具祥瑞的红龙,借着今天的的机会,请大家一起来观赏一下,稍稍沾点喜气和风水,也算是我为大家献上的被一个小节目,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张辰的时间卡的很好,话刚说完,帷幔也升到了最顶端,鱼缸里的内容已经一目了然了、两条硕大的红龙游弋在同样是硕大的鱼缸里,威严而庄重,再配合“龙王”和“龙后”的名称,还真有些尊贵的味道;一群小红龙在特意准备的东南亚热带水草间来来回回,时而游到父母身边,时而四处散开,更是为这座大鱼缸增添了不少的风景和趣处

此刻,四周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为张辰能够把这样的宝贝在婚礼当天拿出来和大家共赏,为这对举世无双的红龙鱼,也为张辰刚才的精彩解说。总之这就像张辰说的那样,让大家沾沾喜气,也沾一点风水,虽然虚无缥缈,但是却有足够的彩头,今后和别人聊起来也多了一个不错的话题。

赏完了红龙,沾过了喜气,酒宴也就正式开始了,张芷兰、李天平、张镇寇等人都分别去敬酒,张辰和宁琳琅也在两对伴郎伴娘的陪同下开始了一中午的酒鬼人生,餐厅里也再次欢乐起来,达到了婚宴气氛的高氵朝。

张辰挨桌儿地敬着酒,可心里却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想要有什么事发生似的。这种感觉早在两天前他从海上回来的时候就有了,隐隐约约的并不是特别明显,直到昨天夜里的时候,感觉才越来越强烈,这会已经是达到顶峰的强烈了。

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这种不安到底来自于哪里,他也想过会不会是捆蛋那边的人要搞事,但是又觉得可能性不大。这里可是天子脚下,治安不是一般的严密;而且汉府酒店所在的位置也差不多是京城最中心的地方,离着紫禁城也就是二十多分钟的脚程,在这里搞的成功率低到无限接近于零。也就是那些练风火轮的侥幸来了一次,自那以后想搞事就更难了。

可如果不是捆蛋那边的问题,又会是什么呢,王立章那个组织已经被连根拔掉了,其它和自己有矛盾的人也没那个能量,希望是自己多余的担心吧。

虽然搞不清楚这种不安的来源,张辰却不敢真的大放宽心,再次通知外边的护卫队员一定要严加防范。今天在座的宾客中可是有不少大人物的,真要来上那么一下,那绝对是要掀起世界性轩然大波的。

再次通知了了护卫队后,张辰还是有些不放心,敬酒的同时也把意念力散了出去,覆盖在四面两公里范围内预防着。一旦有任何蛛丝马迹就立即通知护卫队元动手,今天可是绝对不能出事的,否则就是塌天大祸啊。

就在张辰通过意念力监控着的时候,一台保时捷进入了前门外大街,驾车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漂亮女孩儿,虽然才是三月份的天气,她的车窗却已经放下来了,长发随风飞舞着,还有些青春妙曼的滋味。

在京城这样的情形很常见,张辰也没有太在意,只是通过意念力检查过车子里没有什么危险。开车的只是一个女孩子,张辰也用意念力穿透检查过她的体内,并没有什么易燃易爆的物品,也就把这台车放过去了。

别说张辰耍流氓什么的,如果一旦出事,涉及到的可是好多个国家的大富豪,还有政要、豪门等等的势力,很可能会改变小范围内世界格局的。再说也不是有什么你猥琐的念头,只不过例行检查而已。

可就是这么样的检查,张辰还是把危险给错过去了,而这位驾着跑车的时尚女孩儿,正是张辰感觉到不安的源头。就在张辰还在关注其他车辆和行人的时候,女孩儿的车已经拐进了鲜鱼口街,向汉府酒店开来。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