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38章 华金金属

第六三八章 华金金属

酒店里宁琳琅的家人还在,今天虽然不用行回门礼仪,但是如今宁琳琅和张辰是正式的夫妻了,来看看也是有必要的。而且过段时间还要去英格兰举办一场呢婚礼,宁琳琅的家人近几天也要回到英格兰去,今天来也是要商议一下到时候的具体安排。

麦姐和凯瑟琳几个最早来到京城的朋友也还没有走,自从和张辰成为朋友之后,她们对华夏也做了大量的了解,对这里的山水和文化都很喜欢,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在华夏好好玩上一圈。

现在她们已经是和星光文化签了华夏的演出代理合同,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加盟星光文化了,另一方面她们又是张辰的朋友。游玩的事星光肯定要负责安排的,而且这里边也涉及到一系列的宣传,作为朋友或者合作方,张辰都需要关注一下。

另外超人哥等人也没有离开,他们的事情你就比较机密了。张辰结婚之前张镇寇就已经把他的计划递进了军机处,经过几天的会议研究后,已经决定接受张辰的方案,筹备该项目的运营公司。

政府的三成股份如何分配还不知道,但是张辰手里了的和分到其它关系户手里的股份,却都已经分割好了。不论股份如何分配,想必政府方面一定会派出足够资历和地位的国企官员进入;与政府操作不同的是,接下来的金属提纯项目运营中。私营方都是由年轻人出面。

所以他们必须要参与到筹建的会议中去。从这个项目最初的时候,就开始介入到其中,不求争夺足够的话语权,但是也要彰显自己的存在,绝对不能成为一个分利润的摆设。

虽然张辰没有说过,但是大家也应该都很清楚,之所以他会要了控股权,还要拉这么写的企业进来,为的就是和政府代表相抗衡。高层的大佬们也许不至于,但是这些国企中出来的家伙可就不好说了。一个个双手抄着巨型笊篱,那叫个能捞啊。不但能捞,而且还常常瞎指挥,最喜欢外行干涉内行。然后还有最拿手的推卸责任,这些都是要防备的。按照现在的形势来看,不论是算人头还是算股份,张辰这边都能够有压倒性的优势,这样才能保证项目的正常和良性运行,否则这就是又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还有一点也许所有参与的人都明白,不论是从政治还是商业的角度考虑,张辰拿出来的东西绝对不会是他手里最先进或者最完全的技术,他必须要给自己留下足够的资本来作为后备,以保证自己能够进退自如。

不论大家是怎么议论怎么想的。在张辰去了汉府酒店的第二天,也就是新婚的第三天,“关于纯净金属提纯技术合作项目的讨论会”在京城瀛台国会馆召开了。

与会代表多达一百二十多人,私营方面有三十多人出席,基本都是每家派代表两人;政府方面除中央一二号首长和军机处相关要员外,冶矿、工业、科院、商业等部委也都有要员出席,共三十一人。其余的六十多人为公营企业代表,其中国贸委代表六人,还有十家左右的国贸委下属成员公司的代表,这些应该就是得到股权的部门了。不过这人来的可够多的。知道的是要开会,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帮会火拼呢。

一二号首长以及军机处的几位大佬都是超级大忙人,来参加会议也不过是开始的一部分,说说哦这个想入如何重要,讲讲大家如何团结奋斗之类的话。其他的就交给下边来处理了,不可能整天都陪在这里就开这么一个会。即使是每次开双会的时候。也不可能都是全天候参会的。

九点钟会议开始,视点多一点的时候,大佬们基本就都撤了,只剩下一个军机处分管冶金和工业等方面的大佬。这是他自己负责的部分,又是一件在国际上影响力超大的事,他不可能不关心和关注的。

会议进入正题,首先由张辰简单讲解这个项目,然后大家真开议论,定下具体的执行计划。等到所有的内容定妥之后,会有军机处一号来和大家共同签署协议。

轮到张辰讲话的时候,他并没有开始就说项目的数据,而是拿出一块比一般的黄金更具光泽和色度的金块,交给大家传递看看,先见识一下什么叫纯净金属,接下来才是正是讲解的时间。

这个过程是必须要走的,科院的一帮老学究门都是一辈子研究这些东西的,他们合众人之力,还有国家的技术基础和财力支持,都没能研究出来的项目,现在被一个年轻人搞定了,心里多少都会有一些不服气。先拿着个东西让他们都闭嘴,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愤怒什么的都没用,可以就是以成果来说话的,没有研究成果什么都是空谈。

张辰之前交上去的一份详解他们也是看过的,的确在物理方面有先进的地方,但是他们并不能按照详解复原出技术,连尝试都不具备条件。所以在内心里还是对张辰有些不相信,毕竟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因为科学技术的不发达,有不少神棍和骗子都曾经用一些所谓的“高科技”大肆骗钱过,给国家造成了不小的损失,现在也不得不谨慎一些。

不过张辰现在拿出了成熟的产品,他们可就不能那么想了,这东西一眼看去就知道品质相当好,以目前的科技的确是提炼不到。交给专业的分析人员用机器去分析,二十分钟后结果出来了,除了表面所携带的细菌与灰尘外,安全是百分之百的纯净黄金,这就已经说明问题了。任何完全纯净的东西都不是先天能够存在的。内部要么是含有杂杂质。要么就是含有其它的成分,这块黄金是不可能捡到的。

专家们是闭嘴了,他们不想闭嘴也不行。但是国贸委的代表却又开始发难了,这帮家伙没一个省油的灯,正经干起事来没技能能行的,整天想的就是抓权捞钱,五毒俱全的比比皆是,清正廉洁又能力出众的几乎没有。

说话的是一个脑袋半秃,大腹便便的家伙,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个脑满肠肥的货。抚了抚代表自己是斯文败类的眼睛,语气严肃地道:“东西我们大家都看过了,也经过检验了,的确是纯净的金属。首先我们要为世界科技的进步。也为我们国家能够有这样的一种技术出现而感到骄傲。同时我们也应该感到忧虑,这种技术在当今世界就是一把利器,一定会遭致所有国家的觊觎,这么说起来却又不是一件好事了。

所以我们就要深思一下,这项技术该如何利用和保护,这事首先要考虑到的,其次才是怎样去开发和发展这项技术。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项技术会为一个公私合资的企业所拥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决定;私营企业拥有了这样一项技术。一项足以被全世界强国窥伺的尖端技术,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保证这项技术不会流失呢,要知道现代的间谍战是很厉害的,也是很恐怖的,无处不在的特工很容易就能把一家公司的秘密窃取得一干二净,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啊,大家好好想想吧。”

这位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觉得这项技术不应该有私营企业的份儿,完全应该有公有企业来把持再是正确的,也就是说私营企业靠不住。张辰听他这么说,也不再说什么了,就等着看他接下来的表演,肯定会有其他人帮腔的,否则的话他这独角戏可就唱不起来了。单口相声不好说啊。

但是主动权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而且这也已经是决定了的事情。他这么做无非是用一点点的希望来博取一下,如果可能的话就给公有方面多争取一点利润,实在不行也无所谓。张辰就不相信他们来之前不知道这已经是定好了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什么,甚至可以说张辰能够剔退某一个未来的股权方,但是却没有别人可以威胁到张辰的。

果然帮腔的马上就出来了,就在这个胖子说完之后,另一位看起来有些骨瘦如柴,脸色泛黄,一看就是酒色过度的家伙接过话,道:“刘主任说的虽然不怎么顺耳,但是却很有道理,这么尖端的科技,放在私营企业的手里,那就好鄙视一个小孩子抱着金砖走在大街上,危险程度可是不低啊。我看过股份分配的方案后,当时也是大吃一惊,这是很不合常理的事情啊。我想问问在座的各位老板,你们如何能够保得住这项技术呢,如何保证自己的企业不会有心怀叵测的人,如何保证这些人不会通过各种你方法获取关键核心技术呢,所以我对这个项目的未来很担忧啊。

所以啊,我还是建议你们好好考虑一下,把这件事交给国家来办,这样对于你们还是对于国家来说,都有着莫大的好处。当然了,国家也不可能会让你们受委屈的,补偿肯定会有,而且也会给你们提供更多的其它合作,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双赢啊……”

“哼”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你到刚刚被打断了发言的张辰一声冷哼,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部门的什么官职,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但是我现在想问问你。这位官僚,你对这项技术的了解有多少,你怎么就知道别人保护不好技术;呃,你是否觉得你有足够保险的方式,能够保护这项技术万无一失呢?还有,我可以告诉你,这项技术不是被某个企业持有,而是个人持有的技术。”

张辰明明看到了这家伙前面桌面上的名牌,但是却说不知道怎么称呼,还专门喊他为“官僚”,马上就把这家伙气的脸色发红了。但是张彻却不管他,指了指自己,继续道:“我,也就是这项技术的持有者,可以保证这项技术不会被任何人窃取,也不会被除我以外的任何人所用。你能做到吗?

还有。这项技术是我发明的,怎么分配当然是我自己的事,我想分给给谁就分给谁,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替我做决定了?”

之前这些官员们肯定是看过资料的,也知道这项技术是一个叫做张辰的人发明的,但是其中很大一部分却不知道张辰是什么人,估计也就是一个学术狂人而已,根本不足为虑。而且因为涉及到自己的家族,刚才张镇寇并没有多发言,简单讲了两句之后就离开了。张辰也没有和张镇寇做太多的交流,这就更让一些人敢于胆大妄为了。

不过主持会议的军机处五号首长确是知道,张辰是龙城张家的外孙,最优秀的第三代。不知道多少人在张辰手里尺过亏,就连副部级的想打他主意都被他搞下去了。本来张辰一个人自己干这份买卖也不是完全不行,现在能够拿出来和国家共享就是因为龙城张家对华夏的忠诚,但是如果想要在这个项目上沾他的便宜,那可真就要闹出麻烦来了,这小子难斗的很呢。

忙伸手虚按几下,把还要出言反驳的官僚拦下来,道:“关于合作和股份分配的问题,是已经订好了的,也是经过权衡更方面的力弊下的决定。不需要再做额外的讨论。现在我们开会的目的就是要商量出一个合理而可行的计划来,看看如何把这项技术更加完善地利用起来,为国家、为世界人民造福。好了,现在还是由张总来给大家讲解一下这项技术吧,完后我们在接着讨论,争取在今天下午就拿出一个合适的方案来。”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股权就是这么分配的,谁有异议也没用,抓紧时间好好干活才是正道。但是总归有不满意的人,谁会嫌自己的利益多呢。尤其是国企的蛀虫们都是争抢惯了的,现在让他们被私营企业控了股,那不是断了他们贪腐的炉子吗,怎么也要争取一下的。

首先发话的那个胖子在军机五号话声落下后,再次抢话。道:“孟副总理,我们这样是为国家的利益考虑啊。私营企业的确是有他们的长处和强项。我也承认在座各位的都是经营方面的大行家,还有世界级的大富豪,但是这么重要的技术让民间资本参与进来,难免会被外部的敌人渗透,这在未来可是个大隐患啊。

再说了,这种技术就算是个人发明的,那也可以贡献给国家啊,国家给与一定的奖励就够了,怎么能够这样来执行呢,这不合规矩啊。尤其是让民间资本的占股比例比我们的还多,我们十二家企业才分了三成的股份,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

张辰刚要说话,就再次被这个家伙打断了,火气也就上来了。而且对军机处这样的安排也有些不爽了,当初的时候就说好了,不想要那种争权夺利的人和部门进来,现在却明摆着要争权夺利,甚至连捐献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他要是再沉默下去,可就太丢脸了。而且这些港岛和大陆的集团,都是因为有龙城张家这边的面子,才帮到一起来的,如今搞出这个尴尬的局面,他都不知道怎么和人家交代。

敲了敲身前的桌面,打断了胖子后边的话,对军机五号道:“孟副总理,我看咱们的会议先到这里吧,再谈也谈不出什么来了。反正我的实验还没有完全结束,我个人也觉得这项技术目前还不够完善,有很多需要补充和修改的地方。不如等我的试验完全结束之后,有了更稳定的技术,在考虑是不是开展这个项目,和合作的问题吧。”

其实民间私营资本方面的代表们也真是有点不爽了,这个胖子官僚和那个痨病鬼官僚的贪婪他们都看得很清楚,其实就是想多分一点利润,但是吃相太难看了,而且完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这时候张辰提出要停止合作,他们也觉得很应该,这些人太贪婪了。

栗超人是港商的代表,这时候他也需要发句话了,咳嗽了一声,道:“孟副部长,我也同意张总的意见,既然还没有完全试验成功,那就不妨等试验成功之后再考虑吧,我年龄大了,身体也不是特别好,今天还真有些不舒服。我这边就先告辞了。”

军机五号的脸马上就变了。到不是因为张辰和栗超人先后逼宫,迫使他作出表态,并且弹压这些官僚。他再傻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栗超人是港商的领袖,是无数港商资本的风向标,这就不说了,毕竟刚到也是华夏的底盘。可张辰是什么人,龙城张家第三代中的头把交椅,还有诸多的欧美商界政坛关系,又是文化界的新标杆。就连一号首长和军机老大都对他另眼相看,而且这次又是公方的部队,自己怎么能怨到人家头上呢。

真正气的是这些国贸委和下属企业的代表,真不知道他们今天实在恩么了。完全考虑大局,也不看看形势,就知道一个劲儿地为自己捞利益。这个项目的确是很了不起,一单拿出来就能够震撼全球,成立的公司也会成为想美利坚军火商那样的牛气财团,在国际上拥有强大的话语权。但是你也要搞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吧,人家自己就能干的应省内,现在找国家来合作,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你还嫌人家不够大方。还有一边的另外几个。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们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给自己捞好处,真到了关键时候他们一定会站在一起的,看来这几个家伙是要动一动了。

可生气归生气,整治也得等到后边再说,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把已经发怒的栗超人和张辰蓝下来,他们分别代表了港岛和大陆的资本,张辰还是技术持有人,真要是他们一走。其他人也就都走了,这会还开个屁啊。

忙站起来急声道:“栗老请留步,您别急着走啊,您也上年纪了,千万别因为一点小事动气。咱们既然都已经坐在这里了。怎么也得拿出个章程来啊,劳您受受累。先把今天的会给看完了。您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完后我请瀛台这边的专家帮你号号脉,开两幅滋补汤给您消气,您可千万不能走啊。”

栗超人本来就是做样子的,现在连军机五号都这么说了,他要是再不给面子那可就不合适了,只好是叹了一口气坐下来,继续看张辰怎么发挥。

军机五号按照年龄大小先劝下了栗超人,然后又笑着对张辰道:“小辰啊,你小子这脾气怎么就这么大了呢,平时你可都是儒雅大方的做派,就是再有气也不能不过自己的形象啊。你现在可是世界记得大人物了,这样出去可是就不合适了。有孟伯伯在你还不放心吗,孟伯伯不敢说一碗水永远都能端平,但是总不会洒出来吧。好了,坐下来咱们继续谈,赶紧把前期的人物都确定下来,先一步才好开展工作,有道是‘军马未动粮草先行’,提前做准备总要好过临阵磨枪吧,快坐下吧。”

这一顿长辈说晚辈一般的话过后,对面国资代表们有不少都出现了脸部扭曲的现象,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要让军机五号这么和他说才给面子。虽然老头子快退下去了,但是威力却不一定能完全消散,看来今天是失策了,估计这小子是个硬茬的世家子弟。

想到世家子弟,国资代表门就开始往世家大族身上靠着想,华夏地位彪悍的张家有两个,关中张家和龙城张家,关中张家这些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老二还被收了监,不可能有这么强势的子弟出来。那剩下的就只有龙城张家了,龙城张家的子弟倒是有这个资本,但是他们家的子弟都很和善的啊,而且没有听说过有一个搞科研的。这个年轻人叫张辰,张辰……

几个人都在心里考虑着,尤其是那个胖子,他是国贸委的的一个副主任,在京城的时间比较多,但是和龙城张家不熟。不过也听过不少龙城张家的故事,当想到张辰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脸色大变,他终于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了。这就是龙城张家那个天才外孙,横跨好几个领域的妖孽式人物,这下可是麻烦了……

军机五号这样一说,张辰也就达到目的了,这些国字号的官僚们都是贱骨头,不给他们店厉害常常就永远不知道缩手,如果在以后的合作中他们真敢搞小动作的话,张辰并不介意剁了他们的爪子。

等张辰坐下之后,军机五号叹了口气,笑着道:“你小子啊,真不知道这脾气是哪儿来的,你妈妈的脾气那么好,能够被小字辈称作‘姑奶奶’,却很少对别人动脾气总是宽善待人。可你小子倒好,动不动就打人不说,翻脸起来比翻书还快,如果今天不是我在这里,不是这样的会议,你小子怕是又要动手了吧。你说说看,这两年被你打废了的有几个了,那几个日本人就不说了,京城子弟也有被你打的吧,以后可要改改你的脾气了,这样不好啊。

行了,先不说这个了,今天的事是孟伯伯没有安排好,你也别想那么多,所有的规矩都按之前订好了的走,现在继续开会吧。”

这下国字号那边的家伙们都安静了,也都闭嘴了,连军机五号都是这个态度,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说多了还不是自己的麻烦。现在有这个机会参与就不错了,在有什么想法难免要被踢出局,那才是自己找死呢。

张辰连介绍都没太多兴趣了,就是简单说了一下可以提纯的数量和工作效率,其它原理什么的一概没讲,在座的也没几个能听懂,反正有资料他们自己看就好了。接着又讨论了新建集团公司的各项基本制度,还有人员的位置安排等等,因为国字号的基本都不怎么发表意见了,进行的倒也非常顺利。

最先发难的胖子一直到会议结束,除了举手赞成之外在没有其它的举动,别说一句话,连一个字都没再说过。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心里担心得要死,做官做到他那样位置的,有几个是屁股底下干净的呢,真要是龙城张家动他,可是谁也保不住的。

会议一直开到晚上七点多,最终决定新的集团公司名称为“中华稀有金属提纯科技发展集团公司”,简称“华金金属”,集团下属矿业、提纯、销售等七个子公司,公司驻地为京城,生产基地放在了京城禁卫军驻地,其它部门按照职能采取就地安置的方式。

公司资产三百五十亿国币,董事长由最大股东天辰国际方面的代表出任,总裁和其它高层领导则是在各方代表中选举产生,各子公司管理层部分施行社会招聘制,提纯和矿业两部则同样是是内部选举。

所有的条条框框定下个大概后,张辰也就松了一口气,要不是那些国字号的代表一开始胡搅蛮缠,让他找到了发威的机会,后边还不见得能这么顺利呢。

按照定下来的规矩看,集团的董事长和各个高层基本上是由民资这边说了算了,最多是把几个不是很紧要的部门给了国字号,下面的子公司也是一样。基板上把权利都抓在了手里,这才可以说是真正的控股了,收获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