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39章 政治二局

第六三九章 政治二局

感谢:盗海大侠、心之龙同学的打赏!

金属提纯在整个科学界都是一个无法攻克的大难题,一旦出现这方面的先进技术,绝对是要造成极度轰动的。现在不但有了更尖端的技术,而且还是能够提炼出百分之百纯净金属的逆天技术,并且是在这方面技术不是最顶尖的华夏被发明的,就更是要引起轩然大波了。

这样一想技术的出现,能够填补成百上千学术上的空白,还能够将一个国家的国防军事工业力量提升到一刚相当的高度,其它方面的进步一样也是不可小觑的。如果这项技术面对全球的话,可想而知会有多么疯狂,这可要比石油、天然气什么的牛气多了。

别看那些大陆、港岛富豪集团和国资代表集团有一些只能拿到百分之一的股份,卡那也是能够参与到世界范围争霸中去的;在国际市场也能有一席之地了,至少是能够有说话的权利,这就是一个最大的收获。

洛克菲勒之类的财团也不是少数人掌控的,很多古董甚至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的股份,最多的也不可能像张辰那样独占四成,有个一成左右的就算是超级大拿了。可是那些人一样能够在全球市场上呼风唤雨,靠的不完全是自己的能力,那百分之零点几的股份才是最雄厚的资本,无他,只因为那百分之零点几就代表着一个财团。

洛克菲勒控制的是能源市场,可以再全球呼风唤雨;华金金属也一样。要控制的是全球的金属市场,同样可以呼风唤雨,并且只会更强不会更差。根据张辰的说法,最少在未来一百年之内都是无法被追赶的的。而且在百年之后也一样是世界最顶尖的。其中的小股东虽然只有百分之一的股份,但是在十几年或者二十年之后,甚至快一些的话也就是几年之后,也一样成为新晋的国际市场霸主,呼风唤雨自然是少不了的了。

那些国字号的集团代表们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们和民间资本有一个天大的差别,那就是他们只能是自己还在位置上的时候才能稍稍享受一下这种内地为带来的好处,那些好处的所有人永远只能是国家。一旦离开自己的位置之后,就完全和他们无关了。所以他们才会冒出头来,希望能够从民间资本手里抢到更多的股份资源,好趁机大把捞钱。推下去以后也算是能够有一点失去权力的安慰。

不过他们的想法有些太理想化,有些太天真了,以往总是从国家吸血,想方设法垄断各种资源,然后为自己谋求利益。但是今天的这项技术。却是张辰个人拿出来的,而且张辰还是一个有能力自己执行的人,说难听点能够想到国家就不错了。

如果不是因为龙城张家对华夏的忠诚,如果不是因为龙城张家的大部分子弟都在军政两界打混。如果不是因为张辰本人也是一个有着极其严重民族情结的华夏人;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把这种逆天的尖端技术拿来和国家共享,不论是他自己独立执行。还是联合一些大的商业集团或者国家势力,都可以让这个项目顺利进行下去。

不只是张辰自己有这么确定。就算是民间资本中的一些比较了解张辰等人,以及和张辰比较熟悉的一些中央大佬们,都在心里有这样一个认识。虽然张辰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们就是有那么一中年感觉,张辰绝对可以靠个人的能力完成这件事。尤其是和张辰合作过燃油分销,现在又在合作史上最大走私分销的徐茂平,他对张辰的能力更是深信不疑;如果不是华洋国际有张辰份子,自己和李天平又是过命的交情,华洋国际就是实力再强,也不一定有资格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

大致的框架已经勾画出来了,相应的条件也都达成了一致或者妥协,接下来就是该签署协议的时候了。中央首长还是很忙的,会议结束后大家又等了半个钟头多一点的时间,军机一号才从另一个会场赶了过来。

姜老爷子在路上已经听过了汇报,知道张辰在会议上发飙了,不由暗自苦笑了一声,这个家伙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在美利坚那么危险的环境下,他都敢孤身入虎穴,在联邦局那种地方搞到了捆蛋的证据,逼迫美利坚政府把捆蛋定义为恐怖组织;他连那样都无所畏,今天这几个国字号的代表在他眼里还真就什么都不是了,这些家伙抢劫到张辰的头上去,还真适合找死没什么区别。

真不知道这小子是个什么样的怪胎,自己的业务搞得无比纯熟就不说了,在其他方面也是一样变态,跨国古玩收藏的界限去玩玉石一样能风生水起,做生意、搞外交什么的统统不在话下。

之前的时候还不是很清楚,后来在他大舅那里才知道,这小子抓大王乌贼和大白鲨感情就是自己下海里亲自动手啊,简直太妖孽了。

好吧,那属于是他个人武力范围内的事情,不好用科学技术来解释;但是这次可就玄乎的厉害了,居然能够百分之百提纯金属,这就不只是怪胎了,而是真正的妖孽啊,简直太逆天了。

军机一号一边某某地想着张辰的种种厉害之处,也想到了张辰个国家带来的好处。贡献标本那都是小意思,现在全世界最大的博物馆院和古文化、艺术研究机构就在华夏,这可是一个大长脸面的事;后来的捆蛋事件和日军机密资料事件,哪一样不是天大的功劳和好处;这次的金属提纯项目更是厉害,简直就是一趟直达的利益输送列车啊。

也幸亏这小子是在华夏,又是最忠诚的龙城张家的子弟。否则还真就不好说了。这样一个逆天的人才,给了哪个国家都是超级宝贝;什么这种文物那种珍宝的,说起来都是国宝,真正带给国家的利益却并不怎么样。只有这种超级变态的人才,那才是真正的镇国之宝,以前对这小子的关注还是不够啊。

想到这里,军机一号已经在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必须把这小子牢牢拴在国家的利益链上,他的海外关系太强大了,虽然现阶段在某些方面还是要依靠龙城张家的招牌,但是不久后的将来他完全有能力可以自立门户的时候。那可就不好说了。即使有龙城张家对华夏的忠诚,他们人也是民族主义的坚定拥护者,但是在朋友这方面天知道他能不能把控得住,还有他那个英格兰的贵族岳父也是一个麻烦。毕竟还是一个年轻人。一旦有些松动,就会给别人机会了。

来到瀛台国会馆之后,即使是天天处理国家政务,见惯了各种风浪,老姜的内心也不由得再次有些小激动了。今天可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啊。虽然心里有些小激动,也有了一些对未来的憧憬,但老姜还是要把这些兴奋暂时压制一下,必须要按照自己的计划来才行。

老将进到了华金金属的会议厅。在众人起立鼓掌欢迎之后,坐到了会议桌上首的正中间位置。却并没有说今天的会议和华金金属的事。

看着斜对面的张辰,佯怒道:“你小子是不是皮紧得厉害啊。居然都敢要挟孟副总理了,是不是觉得自己能耐大了,连政府领导和长辈都不放在眼里了?如果这件事传到了你大舅和外公耳朵里,你小子还能这么自在吗,我看是有必要跟老爷子说一下了,好好收拾收拾你这个家伙,真不知道你是哪根筋不对付,不惹事就浑身不舒服吗?”

张辰哪能不知道老将是在帮他啊,刚才不给老孟面子的确有些不大合适,现在老姜这么一说,等于是把自己给训了,也给了老孟足够的面子,够意思啊,不愧是老爷子的老部下。如果自己还不就坡下驴的话,那可就不只是让老孟不舒服,埃及也就是一个提纯了的大傻蛋了。

忙站起来很诚恳地对老姜道:“首长,我知道自己错了,不应该目无尊长,不应该以推出相要挟,更不应该在这种大事上刷自己的小脾气,我愿意向孟副总理道歉。”

说完有转身朝老孟鞠了一躬,这次就不是喊官职了,那样不够亲切啊,带着点诚恳,又带着点晚辈的小无赖,道:“孟伯伯,对不起,我今天的确是过分了,冒犯了您老人家,还请您不要见怪。我愿意那两瓶好酒向您赔罪,如果您哈觉得不够的话,那就再请您道汉府酒店美餐一顿,再高的我也不敢,那就要算是贿赂了。”

老姜和老孟连连大笑,这小子不仅是妖孽,也是个活宝啊。老孟也不至于和张辰计较,他眼看就要下去了,可不愿意得罪了龙城张家,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些国字号的代表太过分了而已。

指了指张辰,笑着道:“你小子呀,气能把人气死,逗能把人逗死,真是左右拿你没法办法。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和你姜爷爷都不会去告状的,放心吧。汉府酒店我就不去了,你那里饭费太贵,我要是吃上瘾了,今后还不得卖房卖地去做你的消费者啊。这酒嘛,我倒是愿意收下,不过两瓶酒可不够,你得给我四瓶。”

老孟一边说,一边伸出了四根手指,“我知道你小子也收藏好酒,而且都是中外名酒,四瓶不算多吧。来两瓶茅台,要四十年的;来一瓶红酒,就你结婚那种一百年的吧;还有就是那种女儿红,你得给我一瓶,只要你送我这四瓶酒,我就可以忘记今天的事。”

看着老孟笑着说完了这些话,张辰知道那一点点的不愉快已经完全消散了,笑着答道:“您老还真是好算计,要的全是我手里最好的,谁让我先对不起您呢。行吧,就这四瓶说定了,不过年可能要等一段时间了,我明天就要出国一趟,得半个多月才能回来,回来后我亲自给您送家里去。”

老姜看着张辰的表现,心里也是满意的很,就连道歉也搞得这么有意思,不但让老孟消除了那点不愉快,还接机和老孟走近,说不得老孟的小儿子也要被他拉下水了,有点手腕啊。真是好算计,果然像老爷子说的那样,龙城张家的第三代中最优秀的就是他了,没有走官路的确是可惜了啊。不过现在他走的路子也不错,对国家的贡献不比走了仕途差一点,而且还能够在多方面广泛发展,倒也算是独辟蹊径了。

听张辰说他明天就要出国了,老姜又想到了自己的打算,问道:“小辰,你明天出国是什么事,我听圣懿说你应该是要去缅甸吧,那边的公盘不是还有几天才开吗?如果不是很要紧的话,你就等两天吧,我这边还有事要和你说。”

张辰也不知道老姜找自己是干什么,一个堂堂军机处老大,找自己一个小老百姓能有什么事,总不会是借钱吧,他们家可不缺钱啊。

把自己的行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道:“缅甸公盘是十六号,我这次出去是要去一趟印尼那边,十五号从文莱坐飞机去仰光。如果您的事比较急的话,那我就十四号再走,本来是打算坐船去的,路上还能钓钓鱼什么的,反正我去那边也就是半天的事,大不了飞机去就好了,这样能行吗?”

老将又是一阵眩晕,这小子还真是怪胎,没事干尽见他淘宝捡漏了,要不就是出海去祸害,可又什么事都没给他落下,而且还都搞得很出色,完全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理解。

暗子摇摇头,道:“行吧,我这边也就是两天的时间,后天你等我消息就好了,反正少玩一趟对你也没什么损失。”

把张辰和老孟的小不快解决了,又把后边的事说了,这时候才正经要签协议了。在场的众人无论是国字号的代表,还是民间资本的成员,都被两位军机大员对张辰的态度震撼到了,这才是真正的牛人啊。民间资本是感到兴奋,有这样一个带头人,将来一定吃不了亏;国字号代表们则是有些担心了,尤其是刚才跳出来叫阵的两个更是胆颤心惊,这个家伙完全无法对付,以后要小心一点了。

签好了协议,张辰回到家里则继续和宁琳琅造人,第二天又依依不舍地把家人都送上了飞往伦敦的“世纪平安”号。好在是宁爷留下来在京城了,也算是有个亲人长辈在身边,多少是个精神上的安慰。

张辰等待了一天之后,在十二号上午接到了外公的电话,让他上山去一趟,说有重要的事情和他说,老姜等人都已经到了。

张辰更是有些想不通了,这件事好像挺大的啊,连老爷子都惊动了,该不会是像从哪个自己手里老什么好处吧,把唐韵国有化还是要在新杂志中掺份子,最严重的就是自己在印尼和菲律宾的事情曝光了,不过这些都无所谓,真要让自己不舒服了,大不了小爷拍屁股走人好了,就不信谁能拦得住。

事情完全不像张辰想的那样,进到老爷子家里后,居然看到不只是老姜在,就连大舅、二舅和一号首长都在,张辰就更迷糊了,这阵仗有点太大了吧。

老爷子看到外孙进来,满脸都是盛放的笑容,拍拍身边的位置道:“小辰,快来,到外公这边来坐,真是好啊。”

张辰想各位问好后坐定,刚要问问到底是什么事,老姜就先开口了,问道:“小辰,你听说过政治二局吗?”

政治二局?张辰一阵迷茫,华夏最高权力机构就是政局,九位大佬是最核心,华夏的每一条政策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可这政治二局还真是没听说过,不过字面意思倒是不难理解,第二个政局嘛,该不会是反-对势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