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41章 比试比试

第六四一章比试比试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盗海大侠、jy2046同学的月票支持!

今天一万一千字,大家有票就点给俺吧,要求不高,只要在明天下午六点前能到二十票,俺就爆发四更。先谢过诸友了,谢谢!

大佬们每天都在处理各种政务,常常是脚打后脑勺地从早忙到晚,基本上都不懂古玩,有也是稍通收藏的门道。很少见有精通收藏之道的,不过那样的人几乎没有走到最核心位置的,差不多都停留在厅级左右了。

但是说到“传国玉玺”,那可就不一样了,就连不少的市井百姓都能说出一段故事来,大佬们对于权力的事情比较敏感,虽然不可能像张辰那样说得头头是道,但总是明白不少的。而且身处高位,所能见到的辛秘也不少,或多或少也都会从中知道一些东西,说起传国玉玺来,还真能说出点门道。

听张辰说不止一枚传国玉玺,那肯定就是有其它朝代伪造的了,即便是其它朝代伪造的假货,那也都是至少几百年以上的东西,如果历史上的各种记载属实,甚至会有和传国玉玺不差百十年的,那也是了不得的宝贝了啊。

真的有真的好处,假的有假的用处,只要能够正确无误地断代,就能够对照历史上的加载,来判断历史的正伪,甚至能够解开很多历史上的谜团。所谓的考古学,最终目的并不是把东西挖出来或者找到就可以了,真正的目的在于通过对文物的考证,来辨识历史的真伪,来复原历史的原貌,而古玩行则是考古的衍生行业。

老姜位居军机处头把交椅,对政务方面比较关注,问道:“小辰,你是否能确定对方的消息,如果的确是有多枚真假传国玉玺,那造成的轰动性可就要比一枚真传国玉玺要大很多了,甚至要比你当初带回来九鼎的时候还轰动得多。”

感慨过两句之后,老姜又道:“这些玉玺一旦引回华夏,那可就是考古界的重大课题了,你到时候必须要给国史和国研留下位置,不能只顾着自己研究,别搞到最后唐韵的史书要比正史还正,那可就闹出大笑话了。”

这一点张辰还是很清楚的,他是华夏人而且还是龙城张家的子弟,当然不愿意自己风光而看着国家出丑。唐韵要发展多的是机会,没必要为了这样的事和国家抢风头;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唐韵的地位,国家也不会白白委屈了唐韵,该补偿的一点不会少的。

点头表示答应,道:“在我之前联系的时候,对方已经确认,有东两汉时代开始,到明代为止的皇帝玉玺三十枚;以及其它朝代伪造的玉玺六枚,真传国玺应该已经到手了,也就是说一共有三十七枚不同的玉玺,而且基本贯穿了从秦朝到明代的整个历史。

国史院和国研院的位子我都会留出来,而且也会留三到五个名额给其他高校的考古系,但是到时候得给我们唐韵留名分。还有就是唐代的伪九鼎,虽然不是正牌的,但是也有很高的研究价值,这个我也会留下位子的。”

张辰并没有说实话,他保留了八枚玉玺的数量,要在最后的交接名录中才会提到。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引回变得更真实一些,让那个虚构的捐赠方更加若隐若现,好像快要浮出水面的样子,这样才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来。否则这么大量的文物来历可没法解释的,搞不好就是国际争端了,这种矛盾有时候根本就无法化解,总不能为了这个打仗吧。

“我的天,三十多枚玉玺,这也太夸张了吧,而且几乎贯穿了两千年的历史。这个捐赠方也太恐怖了,到底是怎样一种力量,才能让他们搜罗到这么多的文物;又是怎么样的一种心理,才能让他们把这些文物捐出来呢。”张镇山倒吸了一口冷气叹道。

张辰最害怕别人问这个问题,每次回答的时候都怕自己的谎话圆不了,露出什么破绽来。耸耸肩道:“我也很奇怪,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做,最初的时候我们只不过是在唉国外的收藏网站上有过交流,后来慢慢就叹道这方面了,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可以确定。这应该是一个华人组织,其他的还就真不好说了,总之没有恶意就行。”

一号首长点点头道:“嗯,小陈说的也对,现在是对方不愿意露面,那我们就不要有逼迫的念头,毕竟人家不是在做坏事。但是小辰你还要和他们沟通一下,这次的引回是不是还能像上次那样,把玉玺的来历换成是在华夏境内找到的,这样也能在大面上说得过去。”

“我想应该没问题的,他们好像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个捐赠者的名头,只是一心寻找各种文物,对名利看得并不是很重,这倒是便宜我了。有时候我都在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我们家的亲戚,或者是我之前的同学什么的,要不也不好解释啊。可是看遍了周围的所有人,好像没一个能干这事的,实在是想不通。”

张辰继续往沟里带这些大佬们,当然这些人精能够被带进去,是建立在他们对张辰信任的基础上,这一点上张辰的确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有无可奈何。

一号首长接了张辰的话道:“这样的人肯定不会轻易和人见面的,你也别再到处想办法去找了,省的到时候人家对你产生了反感,那你可就一件东西也接不到了,为了国家,你就担了这个名声吧,哈哈。”

唐韵第一次引流大量文物回国的时候,实话实说高层的大佬们还是有些担心的,以常人的心态来判断的话,对方不可能这么无缘无故把数十上百万件高级甚至顶级的文物交出来,而且还是交给个人,这里边是否有什么阴谋就很值得考虑了。但是面对如此数量的文物,却又不能不接受,只是在心理面还留着几分怀疑,担心对方会向张辰提出什么额外的要求。

后来张辰不断做出大的贡献,立下不少的奇功,却从来没有做出损害国家利益的事,这次又是无条件的引回,还能配合着国家做一些正面的宣传,老武也就真的放心了。如果还能有第三次无条件引回,并且一样是在事后没有任何要求,那可就真的是功德无量了。现在老武自然要对张辰给予厚待,就像老姜说的那样,这小子还真是个宝贝。

对于张辰这个外孙,老爷子张问海是真的很骄傲,还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赶出了如此大的一份成绩,自己的地位、财富达到了同龄人中的最高层次,还能够帮着国家结局许多问题,家族也跟着受益匪浅。

这次金属提纯项目将再次为龙城张家带来发展的动力,前段时间的日军机密资料已经把龙城张家推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这次的贡献暂时就不能再加进去了,否则是要引起别人嫉妒的,那可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这个功劳不会被忘记,而且项目还紧紧撰在外孙手里,功劳吃在也要兑现的,应该就在下一次的换届之前了,届时龙城张家将再进一步,只要没有严重错误,老大进入核心是必然的了。

在华夏所有世家大族子弟中,能够让国家元首这么商量着说话,这么开玩笑的,他是绝无仅有的一个。这可是在正经谈工作,而不是在闲话拉家常,即便是武大佬在家里和自己的晚辈聊天,也不一定能这么开玩笑。有这样一个外孙,怎么能不让老爷子骄傲呢。

这个话题到这里也就该结束了,再说下去就要说到问什么捐给私人而不捐给国家的问题,那样会涉及到一些领导执政以及官员品质的禁忌,虽然不是一个人造成这种结果的,但是也会让大家都有些不愉快。所以在一号首长说完之后,大家马上就转移了话题,说到了给张辰安排在政治二局的事情。

到了这个地步,连一号首长都那么说了,张辰肯定是没有了任何拒绝的理由,而且这件事从本质上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接受也就接受了。

一般来说,正常的军官授衔或者民政官升级,都是由上级和主管部门直接下达命令,最多经过一个选举就搞定了,但是进入政治二局却不一样,不但要有一个命令,入职的本人也需要签署一份文件,保证对国家的忠诚,不得泄露任何政治二局相关内容的消息等等。

接着就在家里简单地举行了一个授衔仪式,张辰也没有穿军装,也没有音乐什么的,由一号首长亲自给张辰下发了委任状,交给他一本证件,象征性地说几句鼓励的话,整个仪式就算是完成了。

正式谈完了,总要闲聊几句才行,闲聊的话题当然不能太海阔天空了,主要还是围绕着金属提纯这个话题。张辰再次拿出一块已经提纯过了的黄金来,给老武和老姜两个没有在会议上看到实物的打捞见识一下。

老姜是一个很细心的人,看到张辰摆在桌子上的金块后,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问道:“小辰,这个颜色我好像是见过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琳琅在婚礼上首饰的颜色吧。怎么你已经开始提纯了吗,还能够做成首饰,你那个珠宝公司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加工这方面的产品了,这技术都已经完全掌握了吗?”。

“琳琅哪天佩戴的首饰的确就是这种黄金的,但不是珠宝公司打造的,百分之百的纯净金属必须要在真正意义上的无尘车间才能加工,否则还是会掺杂进其它成分的,那也就不能叫纯净金属了。而且在那种环境下也不能由人工操作,不能见火,只能是通过强力挤压完成,那就必须得有机器人才行了,我们现在还没有这种条件。”

这个问题让张辰想到了另一件事,看了看墙角和门外,接着道:“琳琅的首饰是我亲自做的,制作起来特别的麻烦,消耗特别的大,现在也仅有那一套而已。也就是因为要在婚礼上戴,所以我才弄出一套来,连第二套我都没有去做的想法,那还能轮得到卖呢,再说现在也不好又一个准确的定价啊。”

老姜的心思果然被吊起来了,对于张辰能够在条件完全不具备之下还能做出首饰来很不解,继续问道:“哦,既然还没有生产制造的条件,那你又是怎么做到的呢,要是涉及到你自己的隐私让你为难,你也可以不说的。”

张辰顺势大方地道:“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秘的,我能做到是因为我使用了内家劲气,就是和传说中的‘内功’差不多的东西,不需要任何东西去触碰黄金,单纯用内劲挤压,让黄金形成我所需要的形状。”

龙城张家的几个长辈都知道张辰所谓的“内劲”,都见识过张辰“内劲”的厉害,也都被张辰用这种方法调理过身体,只是因为要保护隐私不让张辰陷入困境的原因,才没有对外说起过。

可老武和老姜还是第一次听说,原来传说中的内功真的存在,而且还能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作为一国之领导,他们马上就想到了一处,如果能够让华夏的特种部队都练出这个所谓的“内劲”,那岂不是就天下无敌了吗。

想到这里,老姜有点微微的兴奋,问道:“小辰,你这个‘内劲’是怎么练的,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方法,或者条件上的限制,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练呢。哦,还是一样,如果为难的话,你可以拒绝回答的。”

真是上道啊,张辰在心里暗夸了老姜一句,道:“这个没什么不能说的,我修习的是陈氏门下的太极,不过不是陈式太极拳那种,而是真正的太极,陈氏弟子都会修习的。但是迄今为止,百年之内,陈氏门下只有我一个人练出了内劲。以前也有陈氏弟子练出来的,但是都要在百岁之后了,而且气劲都是很微弱的,还达不到有威力的程度。

现在也有不少的门派都有修习的功法流传,例如陈氏的太极和八卦奔雷掌,还有蒙氏的振武通臂拳,杨氏的闭脉凌冲拳等等大约三四十家吧,这些都是流传至少几百年的武道修习方法。只要是身体正常的人都是可以修习的,但是真正练出内劲的,也许是我年纪还小没有太多见识吧,我还没有听说过。

我之所以能够练出内劲,我想应该是我小时候流浪的过程中得到了什么机遇机遇。那时候我每天都会很饿,只要是能吃的,我逮着了就吃,根本不管什么味道,有时候也会在山上挖一些东西吃。应该是那时候误食了什么东西,所以才会在武道上有现在的成就,只不过也就是强身健体而已,这要是遇上打斗,一颗子弹就足以搞定了。”

老姜不无遗憾地道:“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内劲还真不是好练的,如果没有特别的机缘,要在百岁以后才能练出来。那晓晨你能不能给我们展示一下呢,让我们也见识见识你这内劲是什么样的,说实话这种超出科学范畴的东西还真是挺吸引人的。”

张辰在心里微微撇了撇嘴,还不就是觉得这话有吹牛的可能性吗,要不是有目的的,才不会说起这些来呢。

低头假装琢磨了一下,道:“好吧,那我今天就献丑了,给武爷爷和姜爷爷露一小手,您二位可别惊讶。不过咱们事先说好了,这事可不能外传,天下武人都比较好斗,到时候要是天天有人上门找我比武,我可就什么都不用干了。”

两人答应不外传之后,张辰就开始展示了,这对他来说是丝毫没有压力的。拿起桌上的那块黄金放在手心里,然后向空中一丢,右手直立成掌,向着空中的金块拍出。本来还在上升过程中的金块,在张辰拍出一掌的同时,瞬间改变了方向,横向往墙壁处飞去;而且已经变成了一块扁平状,被墙上的一只钉子穿透,挂在那里摇摇晃晃。

老武和老姜,顿时就愣住了,感情这小子还是个武林高手啊。包括老爷子和张辰的两个舅舅,之前已经知道张辰的厉害了,但是也一样有些震撼,隔空一掌把金块拍成了扁平状,这是他们之前都不敢想象的。

五个人还在震惊中,却被张辰的一句话给惊醒了。张辰顶着客厅的一个墙角道:“你不用不服气,如果觉得自己有两下,不妨咱们比试比试,看看你能不能在我手里走过三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