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42章 不公平的比试万一千字

淘宝人生

客厅里其实不止张辰他们六人,另外还有两个人在客厅里存在,两个穿着上校军装的家伙,分别站在客厅的两个墙角,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够将身形隐匿起来,就像是传说中日本的忍者那样。

也不只是客厅里,在门外还有四个一样的家伙,只不过军衔是中校了,同样是隐匿身形藏在了最容易发起攻击和防御护卫的位置上。

这样的人张辰老早就发现了,只要是核心九大佬身边,都会有三个这样的家伙跟着,应该就是首长们最后的护卫人员,同样也是身手最好的护卫人员了。

张辰对他们隐匿身形的方法很感兴趣,一直以来都想要见识一下,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学一学呢。今后到其它国家去刨坟掘墓,难免会遇到一些特殊情况,受到攻击他倒是无所谓,但是留下他的影像资料宁可就不好办了,人家是会向华夏政府要人的。

今天正好就是一个机会,他刚才就说了武人好斗的话,而且说得有些不屑,那就是为了激起这些隐身人的好胜之心,然后再露出这么一手,希望能够有人不服气想要你较量一下,那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果然就在他它露了一手之后,屋里的两个隐身人之一按耐不住了,嘴角不屑地撇了起来,好像是很看不上张辰的样子。只是他以为张辰看不见他,所以才会这么做,要知道这里是龙城张家。即使张辰这的是在胡说装神棍,他们也不敢当面就表示什么的。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张辰居然可以看到他们,而且是在不关注他们的时候。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啊,这样都能够做到。

虽然已经被张辰看出来了,但是在没有首长指示的时候他们还是不能现身的,只能是一脸不舒服加不服气地站在那里不动。其实心里还是很想和张辰比试一下过两招的,这个龙城张家的年轻人也太狂妄了,居然说政治二局的护卫精英在他手里走不出三招,这不是扯谈吗。

老爷子和张镇寇弟兄俩也知道这些隐身人的存在,当年老爷子身边也有这样的人。只是因为退下来了,身边的包围力量也就不需要那么多,所以才退回去的。对于这屋里有护卫人员的存在,他们并不惊讶。惊讶的是张辰能够看到这些人。

老武和老姜也是一样的惊讶,这些护卫可是政治二局最精锐的力量,之所以在华夏领导人出访他国的时候从未受伤,就是因为身边有这些最强的保卫力量,这也是华夏政治二局最大的秘密。连同为政治二局其它分局的成员都不知道。

但是现在却被张辰看到了,那会不会也被别人看到了呢,如果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今后的安全问题该怎么保证可就是个麻烦了。

武老大表情有些严肃地问张辰:“小辰。你真的能看到他们吗,你是怎么做到的。有你这样能耐的人还有多少?”

张辰也知道自己触动了某些禁忌,但是却依然不后悔。很冷静地答道:“就我所知道的,应该只有我一个人,我能看到他们的存在,也是因为我练出了内劲,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气息,然后通过他们的气息捕捉到人的形态。”

“那是不是说,你并看不到他们,但是却能够通过你的方式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也能够感觉到他们的每一个动作甚至表情,我这样说没错吧?”老姜继续问道,他必须要确定张辰是怎么发现的,这世上还有多少人能做到。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当然如果他们能够把心跳控制在三十下以内,呼吸也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我就不一定能够捕捉到了,毕竟我还没有把内劲练到极致。不过姜爷爷您放心吧,我估计这世界上除了我以外,很难再有人不通过仪器就找到他们的,甚至很可能你只有我一个。”张辰还是要谦虚一下,不能让大佬太没面子,也不能让自己的实力暴露得太多。

接着又道:“武爷爷,姜爷爷,我不知道他们分别是你们两人谁的护卫,我可不可以问一下站在西南墙角的那位一个问题,他刚才为什么要对我露出那种不屑的笑呢?”

既然都已经被发现了,还有什么不能问的呢,武老大对西南墙角的那个隐身人道:“龙七,你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西南墙角这个正是武老大的贴身警卫,估计是在一号身边时间久了,对于各种事情见得比较多,而子什么功夫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自视也就高了一些,张辰说道自己能耐的时候,他本能地认为张辰是在说谎了。

叫龙七的上校从墙角里现身出来,对着武老大和除张辰以外的其他几位敬礼后,回答道:“报告首长,我对他表示不屑,是因为我认为他在说谎,内劲的事情我也听说过,能够用掌风吹灭三尺外的蜡烛就已经是很高的造诣了,但是还远远达不到他刚才表现的那种威力。我认为他应该是具有一种能够控物的特异功能,或者是用了一些特殊的方法,绝对不是通过内劲做到的,他只是想表现自己而已。”

别人听了这句话都不觉得什么,唯独张辰在心里大冒冷汗,这家伙虽然只是猜测,但未免也蒙的太准了吧,确切地说小爷我这的确就是控物的特异功能啊。这叫什么,小看世间没高手,终究要出大乱子的,真是太失策了。

龙七的话还没有完呢,接着道:“而他说的那种通过内劲让黄金变形的方法,更是不可能做到,这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不经过任何接触就让金属变形的方法。而且想要不用工具就做出一件黄金首饰,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同样也能做到,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完全可以让金属改变成任意形状的。”

听了龙七的这段话,张辰才放下心来。说来说去还是武人好斗的天性在作怪,希望能够把别人比下去,显示自己才是真正的高手。这种心理可是要不得啊,这才是真正的小看世间无高手,看来计划还是能够实行的。

也不管其他人的惊讶、诧异和不解,张辰直接开口道:“你叫龙七是吧,说白了就是你觉得我在故弄玄虚,想要表现自己。对吧。那我们就真的来比试一下,还是那块黄金,现在已经是扁了,如果你能够有办法徒手把它弄成一块金块。我就承认我实在故弄玄虚,怎么样?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那是一块百分之百纯净的黄金,硬度要比常见的黄金大出好多倍,不一定是你能够对付得了的。你现在不接受还来得及。另外就是你刚才说的首饰的问题,如果用手的话,表面就会留下指纹和汗液,用工具又会让黄金染上杂质。你确定自己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吗?”

龙七内心微微颤动了一下,不过转瞬就觉得张辰是在诈他。只是要不要比试还得看首长的意思,他可不能随便出手的。

虽然对张辰还是比较相信的。但是武老大也还是想验证一下,对龙七点点头道:“你去试试看吧。”这话里边明显是没有什么信心,毕竟张辰可是能够发现龙七的,而且看起来很有底气的样子。

龙七走到挂着那块金子的钉子前,把已经扁了的黄金取下来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又用双手抓住金片子的两端,使劲向中间掰过去。但是金片的硬度太大了,虽然只有一个厘米左右的厚度,却要比钢板还硬了许多。龙七的双臂都已经因为永恒力过大而青筋暴露了,脑门上也暴出了好几条的青筋,细小的汗珠也随着渗了出来,但是金片的形状却没能有太大的改变,只不过微微弯曲了一点而已。

龙七这时候已经承认自己不如人了,把金片弯成两层都做不到,刚刚还夸下海口说能够做首饰呢,简直太丢脸了。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一心想着把金片变成金块,让张辰认输,咬着牙拼尽全力去掰金片,五分钟过去以后,也不过是把角度增加了十来度,而他的力气却快要耗尽了。

张辰并不想让他现在就认输,待会儿还要和他比试一下拳脚呢,那样才能让他心服口服,才能提出自己的要求。站起来走到龙七身前,拿过他手里的金片,根本就不用两只手,一只右手抓住金片来回捏了几下,一块不规则形状的金块就出现了。

张辰把金块拿在手里,不断捏成各种不规则形状,对龙七道:“我知道你现在还是不服气,还是会说我只不过是一个天生有特异功能的人,觉得我和你根本就没办法比,对吧。那我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咱们比比拳脚怎么样,这个应该是你擅长的吧,也是不能同特异功能的。你如果能在我手里走过三招就算赢,我不但会承认我是在故弄玄虚装神弄鬼,还把唐韵都送给你,这个赌注够大了吧。但是如果你输了的话,我的要求与也不多,你得把你那套隐身的能耐教给我,你敢不敢呢?”

龙七还是不能随便答应,隐身术是他们师门中的,教给张辰并不是那么简单,而且主要还是得有首长的允许,否则他随便承诺就是犯错误。可他心里还是想比一下的,他希望能够赢张辰,那样才能够证实自己的能耐,至于唐韵他是绝对不能要的。

其实龙七还是一个武人,完全没有明白张辰的想法,其它的五个人倒是明白了,感情这小子是想要人家这套隐身的功法呢,所以才提出要比试的。刚才还说怕鄙人上门找他比武,现在他自己却先找上别人了,都说这小子见了好东西就走不动道儿,看来还真是不假啊。

老武呵呵一笑,看可看张辰,道:“你小子呀,也太狡猾了一点,不就是想要人家的隐身术吗。行,我答应了,你们两个可以比试一下,但是要点到为止。小辰你要是输了,也不用拿唐韵来做赌注。捐给政治二局几个亿就好了;如果龙七输了的话,我代表政治二局把隐身术让你学了,怎么样,算是公平了吧。”

张辰当然乐意了。这根本就是一成严重不公平的比试,他不但是太极武者,还拥有可以说是无敌的意念力,而龙七只不过是一个修习武道的武者而已,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但是龙七也很乐意,张辰把那块金片捏成金块之后,他已经没有对关于特异功能的怀疑,也认为张辰是个不错的武者。但是想要赢他,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何况是在三招之内呢。只要能够不开张辰的拳脚,在施展出自己的隐身术。应付三招还是没问题的。

张辰刚才已经说过了,只要控制得够好,他也不一定能够捕捉到隐身后的人。虽然不能把心跳控制道那么低,但呼吸还是能够在短时间内控制一下的,而且张辰捕捉隐身后的他并不一定能够很快。这就是一个很要命的时间差了。三招之内自己还是很有把握的,只要张辰打不到他,而他又能在第三招的时候打中张辰,那不就是赢了吗。

在屋内的另外一个隐身人。也就是老姜的贴身护卫,也和龙七有同样的侥幸心理。他们可是整个华夏的精英。万里挑一都说少了,张辰再能耐也不可能再三招之内就把龙七怎么样了。瞬间隐身后在移动位置,可不是那么好捕捉的。

老爷子张问海也想看看张辰到底能有多厉害,是不是真的能够在三招之内就打败龙七,对于张辰输了要捐出的钱他也不在乎,张辰先在可是正经有钱人,而且还是捐给国家,没什么不可以的。

唯一有些担心龙七输的,也就是老姜了,他虽然不知道张辰有多厉害,但是他却知道张辰是一个很谨慎的人,绝对不会轻易和别人提出这种比试的条件来,还拿出唐韵做赌注。要知道唐韵可是张辰的**,看得比什么都紧,别的博物馆院想借一件东西都很不容易,他怎么会把唐韵输出去呢。

得到了首长的许可后,龙七迅速把状态调整到最佳,对张辰道:“咱们到外边找个地方吧,屋里空间太小了,在这里比试难免会伤到首长们。”

张辰摇摇头,道:“没那个必要,我会拿捏好分寸的,你绝对碰不到任何人,你原来的位置就是给你准备的。而且我就站在原地不做移动,你可以随便攻击,只要我的位置移动了,也算作我输,打平手也算我输。”

这话可就说得太狂了,张辰这就是在告诉龙七,小爷我就站在这儿,你可以任意方位攻击我,但是最后你的结局只能是输。面对这么狂妄的家伙,任何一个武者都会接受不了的,何况隆起这样自认为顶级高手,在一号首长身边服务多年的呢。

龙七已经是被张辰刺激到怒火中烧,也顾不得什么长幼了,你既然这么看不起人,那也就别怪我不讲情面,想必时候张老首长也不会有怨词的。

当下在张辰对面摆出一个起手,右腿弯曲左腿绷直前伸,双手交叉护在胸前。对张辰道:“好,那我们就开始吧,虽然说点到为止,但是毕竟拳脚无言,难免会有受伤,张少爷你可要当心了。”

这话也不是很好听,他之前并没有对张辰有什么主动的称呼,现在却称呼张辰为“张少爷”,那就是讽刺张辰太狂妄了,完全就是一个少爷的做派,如果不是有几位首长在,还不定有什么损词儿呢。

张辰倒是不在意这个,比武论身手,那是要在功夫上见真章的,光是嘴硬有个屁用。看着龙七的起手,道:“嗯,不错,你这谭氏铁鞭腿的架势摆的还行,就是不知道你这腿是不是真的像铁鞭那么强。”

看龙七的起手,张辰就知道他的打算了,其实他内心还是底虚。见识过张辰呢一张之后,有点怕和张辰硬碰硬,更怕贴身打斗碰上张辰的奔雷掌。想要用铁鞭腿这种相比拳掌更远一些距离的功夫,在加上他自己隐身术的优势,捕捉时机进行偷袭。

可张辰刚才针对武道和自己的身手所有的话都只不过是说了一成,真正的实力说出来还不把人都吓坏了啊。可怜龙七还以为张辰的说法有些夸张呢。这么一来,还没有开始比试,他就已注定要输了,却还想着偷袭张辰。怕是要输的更惨了。

当初崔正男提出和张辰比试的时候,张辰的意念力还没有现在这么变态,威力也就是现在的的十分之一不到。而当时的崔正男和现在的龙七之间相比,实力也就是一比二的样子,即使张辰这两年丝毫没有进步,龙七在张辰手下也走不了三招,和崔正男一样是个一招就败的货。

如果崔正男现在在场的话,一定会忍不住疯狂鄙视和笑话龙七。居然这么一点能耐,就敢和师兄动手,真是坐在井里看天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崔正男现在的实力至少是当时的五倍以上。在张辰手里仍然是走不了一招,着实被打击的不轻。龙七连他都不如,还想和他从来没见过第二招的师兄来这个,真是要让人笑掉大牙了。

不过这一切龙七都不知道,政治二局的警卫分局都是来自全华夏的武道精英。他龙七本人更是中间一代的第一高手,要是在张辰手里连三招都走不过,警卫分局的牌子还不如就摘掉算了,如果拼全力的话。至少也能撑个十招八招的吧。

张辰并没有摆出任何的起手,依然是看似悠闲地站在那里。对严阵以待的龙七说了一句“你可以开始了”,然后就啊还是那样战阵。好像根本不是在比试拳脚一样。

龙七见张辰这样的态度,心中的愤怒就更重了,双脚用力在地上一蹬,身体借势弹起近两米高,然后又向张辰的身前落下来。龙七的双拳和右腿在空中蓄足了力,在降落离地一米五左右的时候猛然发力,身体开始向后仰起,右腿也向着张辰的胸前和下巴踢去。

张辰在龙七起身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他向上纵去的时候已经准备发力,只要张辰有什么动作,他的左脚就会随时踢出来。而他在落下来发动攻击的时候,双拳也暗暗蓄力了,那是一记后备的招数,为的是在落下来的时候再发动一次攻击;而踢出来的这一脚如果落空,还能够变成一招横扫的边腿。这个打算不可谓不妙,看起来是一招,其实隐藏着的是四招,使出来的最少也是两招。能有这样的算计和预谋,又有不错的功底,这龙七还真是一个好手。

可偏偏他遇上的是变态到极点的张辰,一个有如妖孽般的存在,这个精妙的算计也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变成了极具观赏性的一招。对于龙七这种接近于耍赖的招数,张辰也没有计较,他是必胜无疑的,龙七现在越是卖力,等下输的就越惨,也就越是心服口服。

张辰早已经判断准了龙七的招式,在龙七一脚踢来的同时,上身就开始后仰,龙七的一脚刚好踢空,那一招边腿也就用不上了。而在龙七身体向后划出弧度,把上身摆到前面来的时候,张辰已经做出了一个“铁板桥”,接着把左脚收回,做出向前蹬的架势,龙七最后的双拳也就废了。

仅仅是这第一招打完下来,龙七的心里就已经开始翻江倒海了,他的每一招隐藏招式都被张辰算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打出来的机会。尤其是最后的那一招“双龙出海”,更是在张辰欲蹬未蹬的那一脚之下化作泡影不说,为了收回快要打出的双拳,不让自己的头部被张辰有踢中的可能,腰部硬是用强力做了一个扭身,肌肉已经是有些拉伤了。

龙七的四招落空,心里也有些空落落的,这家伙也太恐怖了吧,每一招都走在了前面,让自己根本就施展不出一点点的威力来。不过他之前已经说过了,只要逼他挪动了地方,或者打平手,都要算他输的,就不相信自己连这点也做不到。

双拳已经收回,龙七再次发力把双掌在地上一拍,让身体能够直立起来。双脚落地后马上继续发动第二轮攻势,这次要比第一轮更猛更复杂一些,上次是一招变四招,这次则是一招变七招了。

当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张辰的铁板桥还没有收起来,龙七的第二波攻击又到了。这一次龙七可是用上全力了,他估计这一下还是沾不到张辰一点衣角,但是他要在这一招就让张辰紧张一下,到了第三招的时候再配合隐身术,一招把张辰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