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52章 又一尊坐像

第六五二章 又一尊坐像

那个什么,大神之光已经攒够可以领取了,需要的同学可以尽情点击!

英格兰的国土面积比较小,弗雷德里克不可能像张辰那样搞到那么大面积的酒店,自家的庄园又住不下太多的客人,只好是包下了最近的一座五星级酒店,来招待各地钱来祝贺的宾客。

张辰和家人当然是要住在麦克唐纳家的庄园里了,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亲家,来道伦敦怎么能不好好招待呢,麦克唐纳家的人出去住酒店,也不能让亲家住酒店啊。

而且英格兰本来就不大,往来的交通也很方便,很多宾客都是在当天最多是前一天才道的,而且大部分也都会自己安排住处,不需要主人家来特别关照。

麦克唐纳家也是一个超级大家族,传承了一千多年,亲戚多的数不胜数,能够来参加婚礼的只是以少部分走得比较近一些的而已,即使这样也足足有近两百人了。

张辰和宁琳琅的婚礼因为特殊性而受到了王室的关注,不但和张辰交好的几位欧洲各国王室成员前来贺喜,就连英格兰王室都派出了小王子钱来观礼。

一位女子爵的婚礼,却出现王子的身影,并且有西敏大公爵主婚,大主教祝祷。这在英格兰贵族的婚礼上可是极少见到的。在近百年来更是绝无仅有的。麦克唐纳家的名声再次大噪。

张辰在英格兰不能逗留多久,婚礼举行的日期是十二号,最多也就是住个两三天,然后就要赶往波恩岛再次交货了,紧接着还得赶回华夏去,到金陵参加“时代痕迹”展览的闭幕式,总之前半年他是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了。

张辰每年到欧洲的次数也不是很多,但凡来一趟肯定是要去古玩市场转转的,这是他的老本行,永远都要放在第一位。欧洲大陆也是世界上流传华夏文物最多的地方。当年的八国联军可是有六家来自欧洲,其他时候欧洲人也没少骚扰过华夏,被他们抢走的很多文物现在都已经流散在民间了,正式收回来的好时机。

举行过婚礼后的第三天。张辰和宁琳琅再次来到了诺丁山的收藏市场,李天平也一起过来,希望能够找到几块上好的古玉。说起来张辰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这里了,上次的伦敦聚会之后都没时间多来转转,这次一定要扫货扫个痛快。

一上午的时间一家家地转下来,张辰还真是有些收获,街口的车里已经有了七件不错的玩意儿,李天平也捡了两块唐代玉佩的漏。三个人还是觉得不满足,沿着大街向后边一直逛过去,今天是打算交代在这里了。

张辰在来到古玩市场之前。就感觉今天的朱行太很好,觉得自己今天一定能够捡到一个天大的超级大漏,在路过每一间古董店的时候都特别留意,深怕错过了任何一个小细节。

只是逛了一上午之后,张辰还是没有遇到一件可以称之为“超级大漏”的,最多也就是一件明代的青花瓷瓶而已。张辰的概念中超级大漏那都得是价值在万倍以上的才行,那样的大漏除非是遇上特别的机缘,否则即使是他也不容易捡到。

再次走进一间古董店,李天平在这里看上了一块古玉,但却不是华夏古玉。也不是华夏附近国家的,而是一块正宗的欧洲古玉。

这块古玉上刻满了花纹,有花鸟纹饰,有刀剑纹饰,还有一些印刻的异形罗马文字。古玉上边没有任何的孔洞。这应该不是一块玉佩之类的东西,而且古代欧洲人都是以宝石为饰品。并没有佩戴玉饰的习惯,这块玉的来历就很奇怪了。

张辰释放出意念力到这块玉上,发现居然有八层银色的光芒,当时就有些愣住了,这可是两千二百八十年之前的东西啊,那时候华夏没有进入秦,依然处于东周的战国时期,这块玉是怎么来的呢。

可惜是上边的变形罗马文字太难认了,张辰花了差不多半个钟头的时间才把上边的二十多个罗马字一个个认出来,这时候他就更加震撼了,这居然是一块真正的兵符,凭着这块玉牌就能动用一个国家的军队。

通过意念力对这块玉牌质量的观察,这块玉牌的产地应该华夏范围内,这一块地地道道的和田玉。然后通过贸易或者其它的方式进入到了欧洲,被敬献给了某一位罗马附近国家的帝王,成为这位帝王的私人财产。

后来这位帝王的国家被罗马人打败了,为了苟且偷生,这位帝王用这块来自遥远东方的宝石,雕刻了这块玉牌,上边用变种的罗马字写着把自己国家的军队交给伟大的罗马皇帝陛下,把罗马皇帝当做是本国的君主,可以任意调配国家的军队。

至于这块玉牌是哪个国家的,还不好确定,因为在玉牌背后的文字是一种从来没见过的文字,有些像图腾文字,又有些像变异后的希腊文字。这个国家应该是当时一个土著民族的国家,拥有自己的文明,但是在被罗马帝国打败后,并入了大帝国,自己的文化和文明则从此失传了。

也许这个国家相当的小,只有几万人甚至是万把人都很有可能,被罗马帝国吞并后很快就被消化掉了。要想彻底搞明白这种文字的根源,还需要大量其它类似的文物,以及大量的相关文字,这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办到的。

张辰把自己解读出来的罗马文字内容告诉了李天平,李天平稍稍愣神了一下后,接着就是内心的狂喜。他是收藏古玉的,对各种玉石的玉环程度不下于张辰,现在能够受到这么一块有意义的古玉,不得不说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

当下也就不再多说什么,马上想店老板问价,但老板本来还想吹嘘一阵子,把这块很可能是华夏货的玉牌高价卖给面前的这个华夏人,却没想到李天平和张辰都是真正的行家。你来我往,讨价还价几轮之后,店老板最终还是以两百英镑的价格完成了交易,让李天平见到了一个也许是唯一的大漏。

张辰从古董店里出来,边走边想,是不是自己今天的感觉就是这块玉牌呢,四师叔买下来和自己买下来是没有任何区别的,这玉牌迟早都是自己的东西。可是想归想,那种感觉却没有消失,张辰依然有预感自己今天会有一个超级大漏。

继续向前走了两间店之后,三人再次进入一间售卖亚洲各国物品和古董的店铺,店铺老板是一个地道的英国人,见到客人进门后很礼貌地打了招呼,动作标准而优雅,有那么一些绅士风度的意思。

三人一进店就开始东瞧西瞅,希望能够找到一件让自己喜欢的玩意儿。张辰看来看去并没有看上什么满意的,这里的华夏古玩其实并不多,只是一些普通的东西而已,而且还有一些是假货,其他的南亚、西亚、东南亚等国古董中,也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

张辰刚准备问问李天平和宁琳琅有没有看上的,如果没有就准备去下一间的时候,释放出狱观察的意念力扫到了一尊坐像。这尊坐像是黄金制成的,不是用模范浇铸而成,而是用手工敲打而成,这种工艺倒是很独特了。

张辰顿时来了兴趣,用意念力继续去观察这尊坐像,这事一尊印度婆罗门教三大神之一毗湿奴的坐像,表面有两层绿色的光芒,从坐像的本体又有一些隐隐的绿色透出来。这是张辰的意念力进化到现在后,又出现的一个新功能,之前只是能够看到以家子为单位的计年,再在则是可以看出即将满甲子的计年了,那些隐隐透出来的绿色就是即将满三甲子的征兆,也就是说这尊坐像至少也是一百六十年以上的了。

张辰对它的年限并不是很在意,真正感兴趣的是这种制造的工艺,想要用外力的敲打来完成一件金像的制作,这可以是个很复杂和繁琐的工艺,在此之前张辰还真是没有见过呢。

意念力在坐像周身细细观察着,从头到底观察过一边之后,张辰还真就发现了一点问题,这尊坐像的底部并不是完全平整的,有一道看起来像是浇铸而成的横纹,其实这道横纹却是坐像工期收尾的部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尊坐像可就奇怪了,明明不需要在这里做收尾,完全可以改到头部的冠冕等处,这样就能够把这唯一的不足之处隐藏起来,成为一件顶级的艺术品。但是作者却偏偏要把这处不足表露出来,让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件浇铸而成的普通金像,这里边的问题可就大了。

一般来说,每一个作者都会很在意自己的作品是否完美,那些不在意的只能是工匠,永远都达不到大师的层次。可这尊坐像的作者完全就是大师级别的手艺,否则也不可能发明这种敲击而成的手法了,但是他却要留下这么一个明显的纰漏,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就像当初在马三立店里的那尊弥勒像一样,这尊毗湿奴像一定隐藏了什么秘密,这个秘密就在它的肚子里。作者留下这么一个破绽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后人能够找出破绽,然后取出里边的秘密。

张辰当时马上就兴奋起来了,看来今天的感觉是正确的,的确是有一个超级大漏在等着,即使里边的东西没什么太高的价值,这种敲击的手法也足以价值连城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