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53章 威逼

第六五三章 威逼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大师傅51035447同学的月票支持!

张辰已经等不及了,完全忽略了这尊坐像外部镶嵌的宝石有没有脱落,也不再去管这尊坐像到底用了多少的黄金,在发现这个秘密的同时,就把意念力穿透了坐像,看看它的肚子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让张辰失望的是,这尊坐像肚子里空空如也,从头顶到底座,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张辰顿时有点傻住了,这不应该啊。难道说这个作者就是喜欢这调调,做事要留点遗憾,就是要制造这种缺憾美吗?

可是这也不对啊,按理说这种供奉的伸向都应该是尽量只做到精美,只可能竭尽全力做到最精致、最精美,而不是特意留下缺憾。张辰的大脑继续保持者告诉运转,这完全没有依据的啊,这里边一定还有什么没注意到细节。

再次用意念力把坐像包裹住了,开始穿透坐像的金壁,不同的是这次穿透的非常慢,一点点地穿过去,近一厘米厚的金壁用了十几秒还没有完全穿透。

就在意念力即将穿透金壁到达坐像内部空间,眼看着就要再次扑空的时候,张车祸终于发现问题的关键所在了。这尊坐像并不是在内部藏了什么东西,而是在里边藏里一个秘密,用特殊的药水些在了金壁里边的那一面,只有把这尊坐像打开才能看到。

原来是这样。这个制作金像的人有点想法啊。一般人得到这样的坐像是不会想到里边写着字的,而且里边有怎么可能会有字呢,只要在搬动的时候不发出声响,几乎没有任何人会打开里边去查看,这本身就是一种无用功,况且还会得罪神灵,谁去干谁就是傻子。

但是知道这种敲击成像手艺的人,却肯定能够从某些地方看出来,当发现底座上有问题的时候,就会拆开来看看了。至少也会因为要修补坐像而拆开。甚至会直接想到这当中的蹊跷,里边的内容也就传下来了,这个手法会的人一定不多,所以很难被别人知道。

不过这就难不住张辰了。没发现的时候不知道从何下手,一旦发现了里边的内容,就再也没有什么难度了。他不需要打开坐像,只要用意念力去观察那些文字就可以了,黑暗在一年里的作用下完全不是障碍。

很快张辰就把里边的文字搞明白了,这些字都是梵文,是一个国王留下来的。内容也没什么稀奇的地方,无非就是类似于遗书一类的东西,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一点财富,也留下一些忠臣。还有指明未来发展的方向等等。

根据里边文字的意思,张辰了解到,这个金像的作者叫做哈阿布舍克-阿贾尔耶,他是一百多年前印度南部特拉凡科王国的国王,因为当时印度被英格兰人殖民,所以他的王国也就基本上是名存实亡的状态,他根本就惹不起英格兰人。

但是他又不愿意就这样被英格兰人统治,于是就开始在暗中积蓄力量,希望能够推翻英格兰人的殖民统治,但是英格兰人太强大了。还有不少当地人也都被英格兰人收买,短时间内根本没有成事的可能。

眼看着自己也没几天活头了,就把整个王国的秘密都记录在这尊坐像的内部,留给了他的儿子,希望他的儿子或者孙子能够完成他的志愿。把殖民统治者从特拉凡科赶出去,甚至要解放整个印度。

他们家的祖先就是建立了印度历史上孔雀大王朝的第一位君主旃陀罗笈多。属于“刹帝利”这个种姓,也是这个种姓中最高贵的血统,只要在合适的时机登高一呼,必定能够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和追随。

在王族供奉毗湿奴的帕德马纳巴史瓦米庙中,主大殿后边的偏殿下面有六间地下密室,里边有无数的钱财,各种金银财宝和王室传承下来的宝物,以及证明家族为“刹帝利”中最高身份的的证据。

这座庙宇是王室在十六世纪的时候为了抵抗突厥人建造的,从那时候就已经开始暗中积攒财富了,只是莫卧儿敌国太强大,印度人也不够团结,直到蒙古-突厥人被英格兰人打败,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之后英格兰人继续统治着印度,国家依然不是印度人自己的,作为印度最古老的皇室后裔,必须要推翻这些入侵者的统治。虽然当时的印度还很弱小,但是却不能因此失去了抗争的决心和希望,机会终究有一天要降临。王族的先人们为了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几百年的时间,他希望自己的子孙也能够等待下去,直到希望出现的那一天。

这个秘密本来是王族的每一代掌权人口口相传的,但是因为他唯一的儿子不学无术,每天就知道花天酒地,甚至还想尽方法讨好殖民者。这个消息如果口传给儿子,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些先人积攒了几百年的宝藏就要归殖民者所有了,王族甚至也会被殖民者全部杀尽。

所以他就想到了一个方法,让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都学习王族一脉相传了几百年的敲击成像技术,等到学成之后可以按照这个金像亲自只做一件,到时候就能够发现这尊作响的不同了。

在遗书中他还写到了一些不可信任的家族,还有一些可以扶持培养的家族,也给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指出了一些执政方面的几千和关键,可谓是相当的用耐心良苦了。

张辰看过了金像内部的遗书之后,虽然对这个王族几百年来都只是积蓄力量并没有真正反抗的懦弱有些不解,却也对这位国王的深谋远虑和他的王族几百年坚持不懈地积蓄力量有些佩服了。

可他和他的先辈们估计都没有想到。这尊坐像最终还是没有被他的后代打开。而是流转到了他一心想打败的英格兰人手里。他那个特拉凡科王国,张辰也在学习历史的时候很了解了,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印度从英格兰手里拿回统治权之后,已经和当地的另一个土邦柯钦王国合并,成立了现在的喀拉拉邦,所谓的王国早已经不存在了,他的后代也只是守着一些老本过日子而已。

从这尊坐像的年代上来看,已经有超过一百六十年的历史了,也就是说遗书中的地下宝藏应该这尊坐像制成之后不久就再也没人知道了,只要不是因为巧合或者不可抗力使宝藏显露被发现。现在就应该还是一个秘密。

张辰想着想着,内心也开始越发激动了,这可是王室宝藏啊,也不知道这六间地下的密室有多大。里边都有些什么东西。不过既然是收集了几百年,想来品质不会差了,也许里边还留着这种敲击制像技术的文字传承也不一定呢。

这座寺庙宝藏一定要搞到手,张辰对印度阿三可没有什么好印象,这种事当然不会客气了。而且印度阿三和华夏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对华夏从来就不怀好意,至今还在琢磨着从华夏抢地盘,同时也把华夏当成了危险的邻居,不搞他们搞谁呢,就让这个什么特拉凡科王国见鬼去吧。

只是这尊坐像该怎么办呢。张辰考虑之后还是决定买下来,至少可以作为今后复制这种敲击制像工艺的一个范例,而且这也的确是一种很高明的技艺,艺术价值还是很高的。

“先生,你这尊毗湿奴像我要看一下,这个是纯金的吗?”张辰向正在擦拭一张柚木条桌的店老板问道。

店老板见张辰手指着那尊坐像,做出一个不知道是无奈还是不解的表情,一边往张辰这边走,一边道:“哦,这位先生。你可真有眼光,这的确是一件纯金的制品,而且是印度最古老的古董,它已经有超过一千年的历史了……”

“等一下”,这玩意儿能有一千年吗。开什么玩笑,张辰马上拦住店老板的话。道:“先生,我们是来你店里买东西的,而不是来听你讲故事的,请恕我直言,这尊坐像最多不会超过一百年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它使用的黄金材料不错,镶嵌技艺也还行的话,它最多就是一块黄金,没有任何的附加价值。”

“这不可能,这的确是一件一千年前的艺术品,再过几天我就要把它送到拍卖会上去了,克里斯蒂拍卖行已经给我开出了五百万英镑的价格,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店老板表示很生气。

张辰却感觉到了他的心跳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加速了很多,就连他额头两侧的的血管就有了明显的起伏,这家伙肯定是在说谎了。克里斯蒂是世界三大拍行之一,怎么可能给一件一百多年的金像开出五百万英镑的价格呢,这可是同等重量黄金的十二倍还要多了,艺术品再涨价也达不到这个高度的。

而且以克里斯蒂拍行鉴定师的水平,又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尊坐像的年代呢,即使要虚报,也只会压低年限,而不是无限疯狂地抬高。真要这样的话,克里斯蒂早就赔破产了,哪来是跌第二大拍行的名头。

这个店主看起来绅士而优雅,完全是正面角色的最佳代表啊,可这说起谎来要比反派人物更加厉害,转眼间就给这尊坐像增加了超过百分之一千的价值,也亏得他敢往上加,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张辰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之前那种好感已经荡然无存,指着金像道:“先生,撒谎并不是一位绅士应该具备的道德标准,而谎言也不可能为你带来更大的财富,甚至还会让你因此遭受损失。这尊坐像虽然是婆罗门教神像,但是却明显带有浓重的伊斯兰教风格和简单的欧洲风格装饰,真正一千年前的婆罗门教神像,应该只是收到了佛教的影响,不可能出现这种风格的,你觉得呢?”

店老板一看没蒙住张辰,心里有些不高兴了,板下脸来道:“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话,那就请你离开吧,我还是决定要交给克里斯蒂来进行拍卖了,现在请你马上离开这里,我的店铺再也不会欢迎你。”

这狗日的真是死硬派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么一件金像要卖超过五百万英镑,除非英镑变成卢布还差不多,真是异想天开。如果不是因为这尊金像的制作手法特别,张辰想要带回去进行研究,怕以后也许再也遇不到了,早就把里边的遗书内容毁去拍屁股走了,哪还有心思和他在这里废话。

张辰感觉自己有些想要发火,忙平顺了一下心情。对店老板道:“你这是一种诈骗的行为,你知道吗,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和世界三大拍行都有很密切的关系,我现在就可以给克里斯蒂拍行去电话,看看他们的伦敦分部是不是和你有这样一桩业务,如果没哟肚饿话,这位先生,你借用克里斯蒂的名号去诈骗,你的东西这辈子都别想在进入拍卖行,而且你还会被克里斯蒂拍行控告侵权,你就等着罚款或者坐牢吧。”

张辰这话倒不是在诈唬他,唐韵作为世界第一大的博物馆早就是拍行们盯着的对象了,尤其是近现当代艺术馆和影音博物馆建设的时候,在各大拍行拿下了价值数以亿计的拍品,张辰可是各大拍行都要讨好的人物,他所说的只要一个电话绝对可以做到。

店老板看张辰说的那么肯定,当下就在心里开始打鼓了,他很清楚自己说的是谎话,一旦张辰说的是真的,只要他一个电话就能让克里斯蒂拍行找上自己,还要面临被控告侵权,说不来张辰还得告他一个诈骗,那可就真的麻烦大了。

张辰就是要用威势来压服这个店老板,见他已经开始害怕和畏惧了,趁热打铁道:“当然,如果你现在选择实话实说,我也可以放弃这个打算。但是你千万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我可以很负责人地告诉你,只要你继续坚持对我进行诈骗,那你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

说完也不管店老板是怎么想的,径自走过去抱起金像来颠了一下分量,道:“我看这尊坐像也就是四十二公斤左右的重量,以现在的黄金交易价格来算,应该能有差不多四十五万英镑。再加上百年不到的艺术品价值,我给你五十万英镑,你要是觉得这个价格合适,那我们就开始交易,如果你不满足的话,那我就只能是打电话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