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54章 怀上了

第六五四章 怀上了

本来店老板看到张辰穿着打扮,身后还跟着不少的保镖,应该是个有钱的,希望能够在张辰手里买个好价钱。却没想到张辰是个行家,一眼就看出了这尊坐像的年代,想着赚取翻倍利润的自然是不愿意卖给张辰了,他还想留着找个冤大头呢。

可张辰也看上这尊坐像了,比他的想要赚大钱还势在必得,直接搬出了诈骗和侵权的威胁,店老板还真是有些害怕了。欧洲国家的法律相当健全,那些大的集团或者公司也都很愿意打官司,一旦牵扯进去想要脱身可就不容易了。

这尊坐像刚刚买回来的时候店老板是称过重量的,的确就是四十二公斤多一点,也找一些其他的鉴定家看过,确实是百年左右的艺术品。

张辰现在给他五十万英镑,也算是没少赚了,为了不牵扯进无穷无尽的官司里边,点来办考虑片刻后,还是决定卖给张辰。虽然也可以冒风险赌一下,但是他还真不敢,万一张辰说的是真的,不但这利润赚不到,怕是连店铺也得赔进去了。

张辰也是第一次用这种威逼的方式来卖东西,多少会感觉到有些不适应,不过也就是面对这样的人了,动不动就把价格抬到几百万英镑,真以为自己手里的是女王冠冕上的宝石吗,这样的人不敲打敲打谁呢。

店老板迫于无奈,只能是以五十万英镑的价格把金像卖给了张辰。在店里的时候宁琳琅和李天平不好说什么。等到出门之后。宁琳琅才问张辰:“师兄,你一向都是捡漏的啊,这次也不可能会花正价来买一尊金像吧,这里边到底有什么秘密呢,难道也是里边隐藏着什么宝贝吗?”

这丫头还真是猜对了,这里边隐藏的东西如果还在的话,又何止是千把个五十万英镑能够比得了的,一万个五十万英镑都不一定能赶得上,这也算是大漏了啊。可这话却是不能说,因为没依据啊。总不能暴露一年里这个惊天大秘密吧。

看着李天平和宁琳琅不解中带着期待的眼神,张辰笑着道:“企事业没什么啦,这尊金像本身并没有什么太高的价值,充其量也就是一百五十年左右而已。五十万英镑虽然也算是便宜,但根本不可能满足我的胃口。我真正看重的是这种金像的制作方法,如果你们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这尽享并不是浇铸而成的,而是用一块金板敲击而成的,这种技术可是古往今来独一份儿啊,本来不怎么值钱的金像加上这个因素,价值可就马上要翻个十倍百倍了。

我买下来这尊金像就是为了要研究这种制像的工艺,收藏只是一个额外的目的罢了,如果我们唐韵能够把这种技术复制出来。那其中的利益又何止是千倍万倍呢,所以这次的漏不只是大,而且还很大呢。”

三人一路聊着回早了弗雷德里克家里,弗雷德里克听说张辰买到这尊金像和他的想法后,马上带着张辰去到了他公司的研究部门,用最高倍的放大镜和显微扫描观察了金像,果然是像张辰说的那样,完全是敲击而成的,在目前的收藏界来说,这也是独一无二的。

弗雷德里克对自己的女婿毫不保留地夸赞了一番。这小子绝对是全世界最妖孽的天才;同时也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高兴,有这样一个丈夫,即使什么爵位都没有,也没有强大的家族背景,他们的未来也一样是光辉的。甚至可能是伟大的。

又在伦敦待了两天之后,张辰和宁琳琅就要离开了。这种场面每年都会上演至少一到两次,大家也都有些习惯了。最近半年里宁琳琅又和家人在一起待了不少的时间,家里人倒也没有太多的离愁,只是嘱咐她一些要孝顺长辈之类的话。

回程还是要走一趟文莱,张辰的说法就是要去看看自己的老虎,然后还要去考察两座岛屿的情况,看看是否能够配合自己的旅游项目。

这个说法还是很站得住脚的,东南亚向来就是旅游胜地,张辰想在这方面发展家人也是很支持的。宁琳琅本来是打算要跟着张辰,但是在临行这天的早上试纸反应她怀孕了,她暂时还不能完全确定,还需要道医院去正规检测一下才好,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怀孩子是她短期内的重要目标。

张辰在文莱下了飞机,带着人再次前往波恩岛,这次交货后再有五月初的一次,就全部结束了,他也可以腾出手来执行接下来的计划。小半年里往这边跑七趟,也的确是累得够呛了,没有必要短时间之内肯定是不会再来了,印尼和菲律宾两国也需要有段时间来恢复不是吗。

这次册行程中,张辰也的确是计划要去两座小岛看一看,但却不是什么旅游项目的内容,而是要去看看古籍记载中另外两处可以产血燕窝的地方。确定之后他就要开始动手了,通过各种渠道把三座岛都买下来,垄断血燕窝的资源。

这两座岛也是在菲律宾沙巴州附近的,彼此之间相距也不算太远,其中有一座岛上的燕洞的规模要比另外两座加起来还大,看样子至少也要聚居着三百万以上的金丝燕。这就代表着每年可以产血燕窝至少六百万只,再加上其它的两处燕洞,每年的燕窝产量要在一千万只以上,弄好了很有可能都会达到一千五百万只,这个数量也太恐怖了。

张辰这次可是学乖了,在没有跟着到燕洞附近去,找了个借口说自己和燕洞的物理环境相克,在距离燕洞还有一公里的时候就停下来,他可不想再感受一次那种恐怖的感觉了。一想起那无数的大蟑螂来,张辰的头皮就开始发麻,他都敢和自己打赌,他不用走到燕洞里边去看着蟑螂们恐惧,在燕洞前五十米的距离的地方,就足以把他吓昏过去了,至少也要掉头逃跑的。

在燕洞里的蟑螂们面前张辰是个失败者,致谢窝囊气只能发泄到海里的鱼类身上了,“琳琅甜心”号一路向津溏港驶去,张辰就一路上折腾,直到把养殖箱和冷库都重新塞满之后,才嘟囔着不知道是什么话停了手。

回到京城的第一时间,张辰就得知了宁琳琅怀孕的消息,这可的确是让他十分欣喜了,什么蟑螂之类的恐惧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抱着宁琳琅不知道在肚子上听了多少次,虽然什么都没有听到,可是那种心理上的满足却是其他感觉无法替代的。

之前宁琳琅说想要怀个孩子,张辰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本来就希望宁琳琅能够怀个孩子,这样也就不会跟着他东奔西跑经历危险了。宁琳琅自己也想怀个孩子,是为了能够向她的敌人们示威,让杨晨燕之类的人不战而退。

可是当这个孩子真正降临的时候,两个人的心理就都有些变化了,这是一个新生命的开始,是他们两人共同的孩子。现在还是一个很微小的胚胎,但是在九个月之后,就会成为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再过一些时间就会喊他们“爸爸、妈妈”,这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这也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张辰用意念力穿透了宁琳琅的肚子,进入到内部区观察那个刚刚形成的,还没有具体生命的小东西。虽然还不具备丝毫人类的形状,但是他却能够感觉到那种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亲切,甚至会不由得在内心发出一声赞叹,这就是他张辰的孩子啊。

想起当初自己年幼时到处流浪,想起那么多年的苦难,还有被前女友背叛之后的种种,那时候哪敢想今天啊。那些时候他不是生活在朝不保夕很可能会被而死、冻死的危机之下,就满怀对感情的恐惧和不信任,可现在却要有自己的孩子了,世事无常而变幻莫测,果然还是上天最牛啊。

宁琳琅怀孕的消息,马上就传到了龙城张家每一个人那里。现在张辰可是整个龙城张家的骄傲,姨姨舅舅们那个不是沾了张辰的光,家里一时间来来往往的都是上门来看望宁琳琅的,就连一些张芷兰这一辈的表亲都来了。

人情就是这样的,包括亲亲在内,如果一个人总是拖累家人,给家人添麻烦、增加负担,时间久了再深的感情也会有些淡薄。即使不在表面上显露出来,也会在心里有些看不上,该给的关心和关照也许不会少,但是绝对不会去看重,说难听点就是养闲人。

可如果反过来的话,家里的亲人都能够看到你未来的希望,就是没有从你这里得到好处,也不会有什么负面的看法。至少你可以为这个家族带来骄傲,可以为家族带来荣耀,其他的家人无形之中也就得到好处了。其实人和其它动物一样,都是尊重强者的,只是人类尊重的方式和其他动物有所不同而已,但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以强者为尊的。

宁琳琅怀孕,张辰当然是最高兴的一个,连计划好了的金陵分站都没有去参加,就一直在京城陪着宁琳琅,早期时候孕妇的心理和生理健康对胎儿是很重要的。

一直到四月二十四号金陵分站闭幕的那天,张辰才去到了金陵,参加完金陵分站的闭幕式后,他和张湄还要顺便在金陵做一些其它的布置,为汉府酒店的发展开疆辟土。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