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55章 市长公子

第六五五章 市长公子

金陵在华夏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三国时期的东吴,后来的东晋,以及南北朝事迹的宋、齐、梁、陈,都把这里定位都城,是为六朝古都。

包括后来华夏历史上的南唐、明朝初年、太平天国,和后来的民国,也都是在金陵建都的,可见金陵底蕴之深厚。

金陵无论在在历史上,还是在现代,一直都是人才辈出的人杰地灵之处。别的不提,只要两个人的名字,就足以证明这座城市的优秀了,王羲之、顾恺之,这两位大大的名家都是出自金陵。

当然,著名的还有金陵的秦淮八艳,任意一位都是才貌双绝的奇女子。其中最牛的陈圆圆就更是厉害了,传说中明亡清盛就有她很大的成分;虽然只是传说,但是能够被引入这样的传说中,也可见其并不只是简单的一位名妓而已。只是一个妓女的话,能够被皇帝崇祯、反王李自成和镇守大将吴三桂先后争抢吗。

张辰道金陵来,参加“时代痕迹”展览的闭幕式只是顺带,有没有他这个闭幕式一样要搞,一样也会很成功,他来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让这次的巡回展览看起来更加圆满一些罢了。

他来这里真正的目的还是买房子。金陵是民国时期的都城,当时的中央政府就在这里,全国的名人也都蜂拥而来聚集在这里,还有其它列强在华夏的大使等等。所有的这些人和机构来到金陵。为这座城市带来了全国和世界各地的不同文化。是的金陵的建筑也呈现出了不同文化的表现,这种现象在世界各地也是极为少见的。

金陵是全华夏拥有民国时期花样繁多的洋楼别墅最多的城市,也是这种建筑最扎堆聚集的地方,张辰就是要来买这些房子。汉府酒店在京城的运作成功很有意义,其他省市地区也不断有人在模仿汉府的模式,但是却没能搞出新花样,张辰这次就是要搞新花样的。

汉府在京城的成功之后,张湄曾经提出过在南疆省也搞一座民族风格的酒店出来,但是当地的酒店何其多,市场也比较混乱。品质高低参差不齐,民居有大多是新建的为主,想要拿下一片整体的古建民居来并不容易。

这些并不是很重要的问题,了不得就是多花一点钱而已。最关键的还是另外一点。计划执行的当时,当地的父母官是赣南岳家的人,和龙城张家不对付,根本不可能像在京城时候那样,给予全力的支持,计划至现在也没能完全执行下来。

反而是赣南岳家那边的人搞了一座酒店出来,完全模仿京城汉府酒店的模式,生搬硬套地搞了起来。只是在酒店经营上没有特别的思路,没有像汉府那样顶级的御膳作为宣传途径,也没有唐韵这种可以完全自主合作的。最后搞得一败涂地。影响力坏到了极点,汉府现在有了机会都不敢去南疆开店。

年后的换届中,金陵的市长换上了张辰二妗的弟弟,也就是张沐的小舅舅,机会终于来了。金陵不像京城一样,有那么多的老四合院,但是这里的洋楼别墅却是最好,同样也列入了保护范围,张辰他们来就是要敢末班车的。

在别人都模仿汉府的时候,张辰却没有打算再开同样的店。而是要在金陵这里开一间民国风格的洋楼酒店。这里边肯定是有张沐舅舅的关系在的,现在是四月份,等到八月份的时候就要出台保护政策,那时候想要买民国洋楼就会变得困难无比,想要成片买下来更是不可能了。

张辰要的就是这种独一无二。别人想学都学不来。也许可以重新建设仿民国风格的洋楼群,但是这种原汁原味的风格。还百年历史留下来的味道,却是怎么都学不来的。

其实张辰的想法还有很多,只是不一定要完全实施出来而已,他的主业还是收藏,其他的经营都是顺带的,也许还有些玩票的性质在里边。就像在黑省那边,有大量的那边属于是关中张家的势力范围,他并不是一个完全的商人,不想沾他们家的光,想象之后也就放弃了。

而且以现在张辰的身家,有很多时候考虑更多的是自己和家人的享受,经济永远是要放在后边位置的。他在圆沙洲买下的两座洋楼老宅院就很适合做酒店,不但位置好,风景优美,还有足够的游客入住,其他人都开始租下洋楼开酒店了,但他却还是坚持自己住。

哪怕一年只住一天,也不会搞成酒店。就像他的游艇一样,大多数人的游艇都会在不用的空闲时期租出去,他的却从来不租,永远都只能自用。一方面是自身的洁癖,另一方面也是主权上的一种感觉,家里总有几个外人,怎么能舒服了呢。

这次张辰来收购洋楼别墅,可不像是上次在圆沙洲那样,买个一栋两栋就好,至少也要有几十栋连成一片才可以。所以在事先也并没有通知张沐的舅舅,只是打算和张湄两人先导出看看,有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再去找张沐舅舅做具体的工作。

展览闭幕式结束后,张辰和张湄就开始在已经划好的区域里走街串巷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通过这个过程的观察,可以简单了解到一些业主的情况,也可以了解到一些附近地理位置和环境的情况,对于将来的收购难易度和经营的方向都会有一定的了解。

这个时候已经不像三年前了,而且金陵和京城又不一样,想要再次用那种诱导的计策把整片的民居拿下,已经不可能的了。这里的洋楼别墅并没有太多的业主,不可能初夏几十家共同拥有一处物业的现象,最多也就三几家而已,相互之间还是很好通气的,有什么消息很快就会传开。想要拿下成片的民居,唯一的方法就是用钱来砸,或者用房子来换。

好在张辰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还有一个天辰国际,还有一个中亚环球,可以给他提供足够的帮助。这两个华夏商界的巨无霸都和各种地产公司有着联系,尤其是沪市的中亚环球,本身就在金陵已经有自己的楼盘了。

这世间的好处不都是给一个人的,张辰想要在这里买下大片的民居开酒店,可想要在金陵买洋楼别墅的却不止他一个人。别人虽然不想开酒店,但是也有不少的人知道在这方面投资会有大回报。

二十五号,张辰和张湄走街串巷看了一天之后,决定从第二天开始以私人买家的名义去询价看看,也了解一下业主们的心理价位,看看要在这个酒店项目上花多少钱才够。

张辰和张湄两人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后来到一栋洋楼别墅门前,这是他们通过报纸上的消息联系到的,这栋小楼的业主单一,又是知识分子家庭,相对可以代表很大一部分业主的态度。

主家知道他们来是想要买房子的,态度上也表现的很热情,把两人请进家里后,还上了不错的茶水。这应该是基本的待客之道,不论最终能不能谈成,这家人至少是个很讲究礼仪的家庭,张辰也是个讲究礼仪的人,对这家人的看法也就提高了一个层次。

张辰和张湄自称是来自京城的姐弟俩,因为家里的长辈比较喜欢这种民国时期的花园洋楼,而这种花园洋楼又是金陵的最好,所以就来这边看看,如果能够合心思的,就考虑买一栋。

主家还刚要开口介绍自己的情况,就听见外边的大门被踹得山响,还有一个粗狂的声音喊着:“牛昌明,老子知道你在家里,限你一分钟之内滚出来给老子开门,晚一秒钟就要让你家儿子回不了家。老子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儿子就在容华小学读五年级,现在已经有弟兄在学校门口等着了,你最好识相一点,别搞到最后闹出不愉快来。”

张辰听着这人的话,这家伙还真是够奇葩的,你都已经这样找上人家里来了,又是用人家儿子来威胁,还说别搞出不愉快来,难道现在还算得上是愉快吗。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光天化日的就敢在人家门前嚷嚷这些,这可是涉及到绑架的啊,难道他就不怕出事吗。

看到张辰一脸的疑惑,主家牛昌明一脸苦笑,道:“张先生,张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家里出了一点事情,您两位要不还是下午再来吧。或者我这边事情了结之后给你们去电话也可以的,来的这人是当地一个黑帮份子,纯粹就是个亡命之徒,别到时候冒犯了两位。”

牛昌明虽然不知道张辰和张湄是做什么的,但是从两人的言谈举止和穿着打扮就能看出来,这两位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孩子,普通人家的子弟哪里有钱买这样的洋楼来送给长辈呢。

张辰虽然不了解情况,但是对这种事却也不能视而不见,他除了收藏之外还是一个武者,武者最基本的到的就是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怎么可能会这样就走了呢。

刚想开口问问牛昌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边的声音就又进来了:“牛昌明,你个没卵蛋的龟儿子,连你老生的龟儿子都不打算管了吗,我可告诉你,这件事是陈市长的公子安排的,有种你就给老子拖着,看看你儿子会是什么下场。”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