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56章 都是误会(上)

第六五六章 都是误会(上)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hker同学的打赏!

感谢:盗海大侠同学的月票支持!感谢:承翌同学的评价!

今天在朋友的提醒下看了看,天呐,那些偷链的网站也太疯狂了,居然还有在我这里更新发布之前就更新了的,简直让俺快要惊呆了。所一决定在下一章防盗,各位见谅!谢谢!

哦,外边下雨了,感觉很不错啊。

请诸友放心阅读,精彩部分很快就会回来。还有,杨晨燕的故事也还没有结束哦,俺正在考虑给他一个怎样的结局,请诸友拭目以待,谢谢……陈市长的公子?张辰和张湄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惊讶和不解和担忧。张辰的二妗正是姓陈,那么这个“陈市长的公子”岂不就是张沐的表弟了吗,这件事可就真是麻烦了。

按说龙城张家联姻的对象都必须是家世清白,并且正直善良的,对方的家族如果有什么作奸犯科的子弟,龙城张家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不过这里边也有例外,哪个家族都有可能出现败家仔的;当年的张奉松兄弟俩不就是混蛋吗,联姻之前他们家的子弟表现多好啊。但是后来可就不一样了。

陈家虽然不是什么顶级大家族。但是在华夏也是能排进前三十的,这样的大家族条件都无比优越,家里的孩子难免娇生惯养,出一两个混蛋的可能性非常大。

只是这陈家的败家仔混蛋也太狂妄了一些吧,他老子来金陵上任才多久啊,他就敢这么胡作非为,这简直就是白痴加三级的做法,真不知道这陈家是怎么培养子弟的,哪有一点世家大族的样子。

他老子刚来,别说把当地的势力和各种权利抓在手里。屁股都还没坐稳呢。他这么做就是在主动制造把柄啊,迟早有一天会把他老子害死。

不过张辰也是全信眼前看到的,也许是政敌借着“陈市长公子”这块招牌泼脏水呢,或者也就是这些帮派分子拿来诈唬老百姓的一句谎话而已。虽然这些可能性极小。张辰还是要考虑到的,国人斗争起来可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啊。

门外的帮派分子不断地在踹门,如果不是已经换成了铁大门,估计早就给他踹散了。一边踹,嘴里还一边骂骂咧咧的,尽是些污言秽语,就快要把牛昌明的祖宗十八代一个个都骂全了。

牛昌明一脸无奈的苦笑,对张辰和张湄道:“两位,快走吧,这些人在当地都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等下冲进来说不得要冒犯你们了。而且这房子两位可能也要再去别家看看了,他们来就是想要买我的房子,我这里估计是要卖给他们了,两位请吧。”

“卖给这种人渣?牛先生,他想买你就必须卖吗,这天下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张湄在听到“陈市长公子”几个字后,也是气的厉害,隐隐有要发飙的迹象。

牛昌明苦笑一声,道:“张小姐,你不知道啊。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他们在金陵有个称呼就叫‘青红帮’,意思就是不分青红皂白,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欺负谁就欺负谁。咱们小老百姓哪敢招惹这些人啊,能躲就躲了。

我们这片有不少人家都被他们逼着把房子低价卖了。最便宜的那家只给了五十万啊,如果不是惹不起这些帮派分子,哪至于那么一点钱就把老人留下来的祖宅卖掉呢。可是这些人隔三差五就来闹事,晚上往院子里扔死狗死猫,拦住欺负家里孩子和女眷,都被折腾怕了啊。

而且他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这是在给陈市长的公子办事,你说我一个小小的中学教师,能抗得过市长公子吗?就算我抢先把房子卖给了你们,你们也是一样看你挂不住的,到时候也是害了你们,算了吧,咱们小老百姓呢能忍就忍了,怎么不是个活啊。”

牛昌明这话算是够直白了,帮派是凶神恶煞惹不起,市长公司是吃人的魔王那就更惹不起了,华夏很多地方都有这种现象,也不是金陵一处,老百姓都有些习以为常了。这人也算不赖,不愿意顶着压力把房子卖给别人,让别人替他遭这份罪,至少人品还算过得去了。

张湄倒是有些想看看这个自家的亲戚了,看看他这个市长公子到底有多牛,冷哼一声,道:“不分青红皂白怎么了,市长公子又怎么了,牛老师,你这房子我们还买定了,我倒要看看这陈市长的公子到底有多无法无天,他还能明抢了不成?”

张湄倒是没有说出什么“你们不会上告吗”之类的话来,在华夏上-访可是犯错误啊,她身为顶级官宦子弟,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可以向你道造成这种恶劣影响的很可能会就是自己家的亲戚,心里就摁不住腾腾地冒火,这陈家的小子也忒没脑子了。

牛昌明已经感觉到了这姐弟俩可能身份不俗,又是来自京城,或许还真有什么背景靠山也不一定。可强龙不压地头蛇啊,就算他们能够暂时压得住,那陈公子又是好惹的吗,而且他们走后还不是一切再回到从前吗,还是不要惹上这些祸事的好。

脸上的苦笑没有退下去,反而更重了,对张湄道:“张小姐,我知道你们是有正义感的,可是这样还不够啊,那陈公子的父亲虽然是刚刚上任,可是听说他们家在省里还有靠山的。你们还是不要惹火上身了。这里相握这样的房子多的是。你们随便就能再买到,何必非要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而惹麻烦呢。

退一万步说,你们也许真的不怕陈公子,可你们也要为我考虑考虑啊。你们完事后可以离开金陵,他也不敢为难你们;可我们这些老百姓惹不起他们啊,到时候那陈公子折回头来就要收拾我,我能逃得掉吗,所以二位还是别为难我了。”

张辰幼年时曾经经受过无数的苦难,深知没权没势的人老百姓之苦,也知道牛昌明的担心不无道理。就像牛昌明说的那样。他们走后所有的苦难就会落在牛昌明身上;而且就算把这个陈市长公子大义灭亲了,后边还会有马市长牛师长等等的公子蹦出来。

本来这样的事情那么多,他一个人想管也管不过来。可现在这件事很可能会涉及到龙城张家,自己的酒店接下来也要在这里金英男。如果不把这些障碍都扫平了,将来被别人指责或者攻击就是必然的了,龙城张家的名声也会因此被拖累,这件事还真是不得不管了。

“牛老师您别担心,区区一个市长还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市长公子就更不在话下了,你开门让他们进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市长公子的代表到底要干什么。你这房子我们今天还买定了……”

张辰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边院子里“咣当”一声,铁门终于是被众人合力给踹开了。接着就听到大约有七八个人的脚步声进了院子,往洋楼这边走来。

牛昌明听到这个声音后明显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忙对张辰二人道:“两位,你们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做,这些人可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等会儿我拖住他们,你们就说是我学校的同事,赶紧离开这里。”

话音刚落,洋楼的一层的大门就被人从外边推开了。一个纹着火焰花纹的硕大光头探进来。看了看里边的情况,然后才把整个身体放进来,差不多得有一米九的大个子,体态也相当魁梧,满脸的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进来后很是不屑地看了看牛昌明,道:“牛昌明。你他妈胆子不小啊,我听人说你联系买家要买房子了,开始还不相信呢,就你这怂包没卵蛋的,还敢和老子作对,原来是真的啊。我看你个龟儿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本来你这房子不小,还打算给你六十万的,现在只给你四十万,你哥龟儿子要是敢不卖,就等着给你儿子送终吧。”

接着又开始打量张辰和张湄,两只贼眼顶着张湄,嘴里发出“啧啧”声,道:“哟,买家还是小娘们儿呢,长得倒是不错啊,老子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就是你们要买房子吗,我告诉你们,这房子我花头看上了,马上给我滚蛋,否则大爷我可就不客气了。这么娇滴滴的小娘们儿,大爷我还真是没尝过,你们要是不走大爷我可就把你们长期留下了。还有……”

张湄是什么人,那是军机处第三把交易张镇寇的女儿,是龙城张家的长孙女啊,什么时候被人用如此的言语侮辱过。当下脸就气白了,双眸一瞪就要发火,却被张辰拦下来,和这种人渣根本没有说话的必要。

光头还在表演者自己的彪悍,正要继续威胁,就听到自己耳边传来“啪”的一声,身体就飞起来了,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这时候脸上才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伸手一摸左脸已经肿得比皮球都大了,连张嘴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张辰打人脸已经形成一种习惯了,简单粗暴却直接有效,在威慑的同时还能让对方当下就真正地闭嘴。

收回手掌看着被一巴掌抽飞道三米外地面上的光头,道:“我不管你是谁,嘴巴不干净就该打,这只是一个小教训,希望你能够记住。接下来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老实回答还好,如果你敢编瞎话或者敢吐半个脏字,我就让你另一边的脸也这么样。”

光头在帮派里混了也有些年头了,也算是有些见识,对面的这个年轻人能够一巴掌就把埃及拍飞了,绝对不是个好惹的。这时候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为上。先把此时的危险度过去了。然后再找陈公子来替自己出面报仇。

到时候这个娇滴滴小娘们儿必定会呗陈公子拿下,自己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辰公司玩过之后能赏给自己玩一晚就好,这娘们儿看着可真眼馋啊。

光头心中的想法已经表露在了眼睛里,那种猥琐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张辰上去在腰眼上又是一脚,道:“看来我给你的警告是没用了,留着你在社会上也是个祸害,今天我就替天行道废了你个王八蛋,看你以后那什么来耀武扬威。”

张辰这一脚可是来真的了。看似不怎么用力,其实已经把脊椎神经踢散了,今后这光头站不起来不说,估计连拿筷子都得费劲。敢对着自己的姐姐眼放**光。还是在刚刚教训过他之后,不弄死他也算是他命大了。这要是在荒郊野外或者偏僻的地方,非得把他心脏搞炸了不可。

光头别张辰这一踢,之前积压在嘴里出不来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还伴随着十几颗大黄牙,眼看着双眼的神气就没有了,像一条死狗一样蜷在地上不动了。

对于张辰这样的动作和行为,张湄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不适的表情,反而为弟弟替自己出气而高兴。这小子还真是厉害啊。以后要让小羽跟着他多学学。

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牛昌明没想到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张辰居然这么厉害,而且还敢下死手,深怕在自己家里搞出人命来,早已经你吓得站在当地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了。

跟着光头进来的几个小弟也是吓得不轻,混混终究只是混混,成群结队去欺负别人也许很厉害,真正遇到狠人的时候,他们比一般人更害怕,因为他们最了解狠人会做出什么事来。也最清楚自己讲面临什么。

光头的几个小弟顿时把手里的家伙事一扔,毫不犹豫地跪在地上,央求张晨道:“大哥,真不关闭我们的事啊,我们都是下面跑腿办事的。您就放过我们吧。”有的甚至已经开始给张辰磕头了,光头的例子就在那儿摆着呢。不由得他们不害怕。

张辰冷冷地看着光头的几个小弟,问道:“想不挨打也容易,我问你们几个问题,只要你们的回答能让我满意,就能免了这顿皮肉之苦。可如果不能让我满意的话,那你们就要和他一个下场了,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大哥你尽管问吧,我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几个货着急之下居然都学会用成语了。

“好,希望你们能够实话实说。你们为什么要买这一带的洋楼,又是谁让你们来买的,这件事都有什么人在参与,那个光头说的陈市长公子又是怎么回事?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一个一个来,谁抢话我就抽谁。”

武力的威胁对这种人还是很有效的,张辰的话一落,并没有人先急着说话,而是像小学生一样一个个都举起手来,等着张辰点名回答。

张辰点了一个染着一头黄毛的家伙,让他回答。黄毛向前一步恭着身子道:“大哥我知道的并不是太多,都是听我们老大平时说点什么总结出来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老可别生气啊。”

看到张辰没什么表示,才接着道:“那个陈市长的公子我们都没见过,据说只是和我们老大的老大联系,我们并不知道他是哪个。前几天我们老大喝多了,我送他回去的时候,我们老大跟我说,这次我们算是找到大靠山了,新来的陈市长公子找到了他的老大,想让我们帮着收购金陵好一些的洋楼,据说能够从这上面赚大钱。

还说什么陈市长的公子有内线消息,说是政府要对这些洋楼动手了,下一步就要收回这些洋楼,由政府统一管理,现在把这些洋楼买下来,到时候就能跟政府谈条件。说什么这些房子在老百姓手里根本就不值钱,政府收回了最多也是等价交换,可陈市长的公子有门道,能够通过别的手段得到好处,在有的我就不大清楚了。”

这个消息很重要啊,张辰马上就按着这个消息脑补出了一个计划。这位陈公子一定是从内部得到了八月份即将出台的新政策。知道了这些洋楼下一步的走向;而他手里肯定还有其它的项目或者生意。这些洋楼肯定是要被政府收回去的,但是他如果能够在那之前有了足够的洋楼,就能够在政府收回的时候来谈条件,至少也能够换来不少的房产并且给他老子做点政绩。如果搞好了的话,说不来要得到不少的好处了,至于是什么好处还不好说,总之有了内应之后,政府就会很被动了。

有这样的事是很正常的,提前获得消息也算是一种优势资源,可以抢在别人前面做一些布置。到时候收货的肯定要比别人多一些。但是这家伙的吃相有点太难看了,价值一两百万甚至更高的洋楼,居然之花几十万就要买走,还动用了地下帮派的力量。这就很不合适了。

这个陈家的子弟还真是贪婪的很啊,简直就是不要命了。他老子才刚刚就任金陵市长,他就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敛财,还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联系上了当地的地下势力,看来以前也不干净啊,陈家怎么就培养出这么个玩意儿来呢。

还得看看这家伙到底干了多大的事,然后才能考虑怎么办。张辰又问黄毛道:“我再问你,你们已经买下多少洋楼了,除了这一带之外,还有没有其它地方。或者是还有没有其他人和你们做同样的事?”

黄毛摇着头道:“其它地方我们就没有动手了,至于其它帮派有没有参与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干这个活儿刚刚开始不到半个月,这一带也只是收了十套左右的房子,听我们老大的意思,应该是要整片收购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大哥,我知道的都说了,您放过我吧。”

张辰也不理会黄毛的话,又问其他几个人:“你们有谁见过那个陈市长公子的,或者知道其它消息的。都给我老老实实地交待清楚,千万别想着隐瞒,知道吗?”

黄毛应该还是在这些人之中地位比较高的,其他几个看看黄毛之后,都摇着头说不知道了。不过张辰却在其中一个家伙的眼神中看出了意思侥幸。应该是知道什么内容,希望能够躲过去。

张辰盯着他看了两眼。发现这家伙并不像其他的帮派分子一样打扮,穿着上更趋于正常化,一身休闲西服的做工也是很不错,价格应该不会太便宜了。当下就释放出意念力,穿透他的外套想看看这家伙身上有没有什么证明身份的东西,果然在他的内兜里发现了一只名片盒,里边名片上的抬头是“金陵顺发房地产有限公司”,叫做柳明亮,职务还是一个总经理助理呢。

站起来走到跪在地上的一帮人中间,指着这个柳明亮道:“你刚才鬼鬼祟祟的,一直都不敢抬头看我,该不会是有什么话想要隐瞒我吧。”

“没有,没有,大哥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跟着出来跑腿办事的,我们这些当小弟的哪能知道那么多机密呢,您就放过我们吧。”柳明亮马上开口否认。

张辰冷冷地看着,嘴角咧出一道莫名其妙的笑意,道:“我再给你五秒钟时间考虑,如果你还是觉得自己没话要说,就要想想用什么办法避免自己和那个光头一样的下场了。现在我就开始数数,一……二……三……”

“大哥,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既然人家这么问自己了,那肯定就是露出破绽了,再不说怕是真的要和光头一样了。

柳明亮只不过是一个公司职员,哪能守得住这种威压啊,马上就开口招供了:“其实我不是帮派成员,我是顺发房地产的人,我们老板是陈市长公子的朋友,这件事就是我们老板和陈市长公子合作的,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只是被安排来配合收购房产,其他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大哥你不要打我啊。”

这家伙还真是个软蛋,张辰只不过是吓唬了他一下,还没有真的动手呢,就什么都说了,连自己老板和陈公子的关系也都说了出来,这个公司有这样的员工也还真是够失败的了,就这样的也能到总经理助理。

如果换了是蓝图的员工,哪怕是最普通的一个员工,别人也休想从他那里得到任何的一点消息。这当然和张辰本人的身份有关,也和蓝图公司员工的薪水福利有关,但更多的却是对企业的一种忠诚,这一点是一个企业最为难得的。

张辰又问道:“那你知道这位陈公子为什么要和你们老板合作吗,他们又是怎么合作的陈公子那什么来和你们老板合作,出钱出资了还是担任管理工作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合作的,我只是听说陈公子就是我们老板的后台靠山,这些帮派分子也是陈公子安排的,具体怎么合作我真的不知道啊。”

“那你见过这个陈公子吗,?”张辰继续发问

“没,没有,没见过,陈公子从来没在我们公司露面过,除了我们老板和几个高管之外,没有任何人见过陈公子,而且陈公子基本也只是和我们老板单线联系的。大哥我真的不知道啊,求你放过我吧。”

到这里,张辰也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陈公子从内部的到了消息,然后找到了这个顺发地产的老板,由顺发地产出面收购洋楼,然后他在中间棒针顺发地产办事。这里边不但能够在收购房产这件事上牟利,还能在时候再次得利。

政府是要和这些业主等价兑换的,势必就会有房产兑换这一条,到时候顺发地产就能够顺利拿下这个兑换房产的项目,里里外外都能赚钱,倒是打得好算盘。估计到时候兑换的房产也都是些豆腐渣工程,只要能兑换出去就好了,利润才睡最重要的,这种人怎么可能不捞这份好处呢。

这个陈家的公子还真是个祸害,一旦这件事被揭露了,肯定要牵扯到龙城张家啊,虽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在名声上肯定就不好听了。龙城张家的亲戚干出这种事来,谁都会猜测龙城张家有没有牵扯在其中,具体又捞了多少的好处,还有没有其它的类似情况存在,这都是可以随便想想的啊。

按说陈家也不缺这点钱,一个这样的工程能有多少钱可赚呢,就算豆腐渣到极致了,也不可能超过万户啊,这小子的眼睛还真是够浅的。

张辰已经决定要收拾收拾这个陈家公子了,从兜里掏出电话给张沐拨了过去,简单那把情况和张沐说了一下,然后让她给陈家公子去电话,叫陈家公子亲自到这边来一趟。

张沐接到张辰的电话后也是火冒三丈,自己这个表弟从来都表现得很正人君子,也没有过这方面的前科,暗地里居然敢高出这么大的事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当下就给自己的表弟拨了电话,也没有告诉他是什么事,接通电话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骂:“陈锋,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来,我看你完后怎么向小舅解释。真是没想到啊,平时看你人模狗样的,说话也装得那么斯文有礼,背地里却是个斯文败类,陈家怎么就会有你这样的子弟呢,真是家门不幸啊。”

“小沐姐,你这是怎么了啊,我没惹着你吧,怎么好好的就说这些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陈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就被张沐给骂了一顿,心里多少有点觉得委屈。

张沐的怒火一起来,哪有那么好平息的呢,更别说还是涉及到了家族的大事。也不听陈锋说什么,怒道:“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到长乐街团宁巷六十六号去,小辰在那边等着你,有什么话你去了和他解释吧。”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