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57章 都是误会(下)

第六五七章 都是误会(下)

这年代的女人,即使在自己丈夫面前,对夫妻之事也是羞于出口,这样说出来已经是很为难的了。张辰他不是喜欢靠在床边睡觉,只不过他还没有完全投入到丈夫这个角色里边。而且,按照前世的年龄来算,自己已经是三十二岁了,身边睡着一个只有自己年龄一半大小的女孩子,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都是个“怪叔叔”,实在是有些不忍心啊。可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年龄却只有十八岁,这个也让他暂时难以接受。可是,既是夫妻,怎么能不睡在一张**,这不是很不正常嘛。虽然自己对这些还得慢慢消化,可人家也是关心你啊,总得对人家有所表示吧,要不这宛如还不知道要瞎想些什么呢。

于是弯下身子,把宛如揽过来抱在怀里,说道:“你现在不是病着呢嘛,两个人睡怕挤着你,万一你夜里再受了风寒,这病可就不知道要拖多少时间了。我这样也能休息的,而且你半夜起身的时候,我也好招呼啊。”

说着就听到怀里的宛如抽咽起来,把头在他怀里埋的更深一点,说道:“相公你真好,宛如能有你这样的相公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可是相公你一直这样,身体会累坏的,我看着也心疼啊!”

封建社会也有封建社会的好啊,现代社会的男人都会做的一件事,在这个时代的女人看来,都是上辈子积德才那个换来的。张辰心想:宛如现在才只有十六岁而已。在现代社会正是如花儿一般的年龄。谁家的父母不都是倍加呵护,宠着,腻着啊。可在这个时代,却已经嫁作人妇,更有的早就是孩子他娘了。自己一来到这个时代,就有了这么一个嫩悠悠的美娇娘老婆,的确是该好好珍惜啊。

想到这里,更加大胆的在宛如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道:“傻丫头。别想那么多。你我是夫妻,我关心你都是应该的。乖乖躺好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把病养好了。到时候咱们再去太原府,那里可是比这小镇要热闹的多了。就凭你相公的头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他这里作着承诺,宛如确实另一番心思。

这妮子估计是比其他女子成熟一些,经他刚刚的一吻,却已经动了春心。赖在怀里不肯出来,双眼含雾,尽是迷离的神色,盯着他的嘴唇眨也不眨的。满面通红,连颈子也都是泛起一片潮红。看得张辰心里难受啊,抓心挠肝的。小腹里也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团火焰。眼看着就要伸出魔爪了。赶紧压住冲动,心想:这花骨朵可是还病着呢。可这小妮子就是不动,张辰真后悔刚刚那一吻。可做都做了,再后悔已经来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再次将他的血盆大口罩在宛如的樱唇之上,一番狂吻之后,才将宛如放开。这妮子倒是心满意足的去睡了,可怜张辰被激的是欲火焚身,又无法发泄,只好出门吹了一阵夜风。这才感觉好些。

隔日早起后,照顾宛如吃饭,把药喝了。张辰就像出去看看,有什么能赚钱的事情可做。这兰镇离太原城倒是不远,也算热闹。街上也是店铺林立,五花八门。做什么的都有。可张辰就是找不到适合自己做的,想想自己前世所学,惊人啊没有一样能够用得上的。前世倒是写得一手好字,这个勉强还可以用得上,可是一圈转下来,这真上光是算卦代笔的就由三四个,哪里还有自己的市场啊。连打工都不见得有什么机会,更别说想要赚到日后发展的本钱了。

无奈之下,只能是回转家里了。走到一处街角的时候,看见旁边有个卖山货的店铺,店里一个汉子拎着几只山鸡野兔什么的,还有两张兽皮,交给了掌柜的。看到这个情景,可是把张辰乐坏了,赶忙走进店里。掌柜的见有客人到了,让伙计把先前那汉子带到后院,过来招呼张辰:“这不是张公子吗,可是要山货吗!”张辰见他认得自己,也就不多客气:“掌柜的,我不是来买山货的。你也知道我家的事,我现在哪里享用得起这些啊。我只是想来问问,你这里收山货兽皮都是什么价钱。”掌柜的听他说完,面露同情之色,说道:“张公子啊,真是难为你了,你说你好好的一个读书人,本来还想着你能有个大好的前程,也能为咱这兰镇争光出彩。谁知道他就出了这事呢。这山货可是不好打啊,苦着呢。我听说你家娘子患了寒热重症,是你医好的?”张辰也不说是与不是,只是点了点头。掌柜的见他肯定,接着道:“张公子有此等医术,为何不在这镇上行医呢,那可比冒险打山货要好得多啊!”

张辰听他这话,也知道人家是好意。就自己这身体,别说打猎了,不被野兽吃了就算万幸了。可这掌柜的哪里知道,张辰前世的时候四处游历,学会了不少捕兽捉虫的技巧法子;再加上家里有钱,时不时也陪老爹去打个猎什么的;那个年代的知识可是比现在先进了好几百年啊。而且他还有着自己独特的想法,野味而已,何必去山上打呢。

掌柜的和张辰说话很客气,张辰也客气的到:“我家遭遇不幸,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身无分文了。内子的药还是王老先生送的呢,这镇子就这么大,人口也有限。我再去行医,先不说自己的医术行不行,只是这样做就已经是在和老先生抢饭碗了,这种事情不能做。”

掌柜的听张辰这么说,内心不由得佩服。暗道:张公子既然能治愈寒热重症,想来医术也是十分的高明,人确实如此的谦虚。而且这人还很善良,只因为王大夫送他几副药,就不忍和老人同行去抢生意。还真是个谦谦君子啊。想他一个读书人,家里遭遇横祸,落魄到这般田地,能帮的话还是帮帮他的好。想到这里,对张辰到:“张公子如此良善,真是让人佩服。既然你想要打山货,李某这里能帮到你的一定尽力。”

张辰谢过掌柜,接着道:“李掌柜,现在吃麻雀的人多吗?”李掌柜诧异道:“李某经营山货野味多年,还没有听说过有人吃麻雀,不知这麻雀怎么个吃法?”张辰听李掌柜说不知道,心想自己的办法还是可行的。这年代的人,没有那么多千奇百怪的想法,麻雀这东西到处都是,不是什么稀罕物件,自然是没有人吃了。可这一来,倒是自己的机会了。

接着就把自己的想法,和几种吃麻雀的方法以及吃麻雀的好处给李掌柜说了一遍。李掌柜听后赞道:“张公子博览群书,果然是见识不凡。原来这麻雀竟然有这么多好处,可这麻雀怕是不好捉吧。”张辰见他动心,心里也是激动。回答道:“李掌柜放心,只等我这几日做好准备,到时候每天能带来的麻雀少说也得几百只。现在是秋季,正是闹雀泛的时节,我想搞好点的话,怕是每天要有一两千只的样子。只是这里还有要李掌柜帮忙的地方。”

李掌柜念惯了生意经,知道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大。再加上本来就有要帮帮张辰的心思,毫不犹豫道:“有什么需要李某做的,张公子但说无妨。”

其实张辰想要李掌柜帮忙,就是要他帮助买些织网的用料而已。李掌柜的店里常年和猎户来往买卖,要搞到这些东西并不困难。当下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只交代张辰过一两天来取货。张辰就此告辞,也想回家自己再做些简单的工具。

宛如病人一个,还没精神下地走动,张辰不在的时候就只能一个人躺在**,不是闷的发慌就是闷的打瞌睡。见张辰进门,顿时到来了精神,微笑着到:“相公,你回来了,一定累了吧!”

张辰洗了洗手用手巾擦了,说道:“只不过在街上走走而已,能累到哪里去。我再是瘦弱也不是纸糊的啊。”说完伸手摸摸宛如的额头,看她没有发烧,j就接着把今天的事和她说了一遍。

宛如听后,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张辰道:“相公,你哪里来的这么多本事啊,这些我是听都没有听过呢。我就说我的相公是天底下最棒的,一定不会错的!”

张辰见她高兴,心里也是高兴。笑着道:“一只麻雀卖两文钱,一天就能赚二两多银子。到了冬天一天也能有几百只,也能赚一两多呢。家里被火烧光了,什么都没有留下。等你病好了,相公带你出去转转,也给你买几样首饰。你这么漂亮的小娘子,带上首饰一定是艳光十色,更加的美丽动人了。”说完就去做饭,留下宛如一个人在**喜滋滋的。

饭后给宛如喝了药,张辰正准备出去找些树枝木棍什么的,就听到有人叫门。张辰开门见是杏林堂的王大夫,忙迎进来揖了一揖道:“原来是王老先生,不知有何贵干啊?快快请进。”二人步入中堂后,张辰再次感谢了王大夫赠药的事情,等着王大夫说话。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