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59章 真相

第六五九章 真相

警方的人一来,张辰就已经完全确定这件事和陈锋没关系了。[..]柳明亮打的时候,把这里的情况说得很严重,他老板应该也感觉到紧张了。但他并不可能有那个能力动用警方的人,肯定是找了背后的靠山,才能够做到这样的。

陈锋就一直在这里待着,根本没有动过地方,期间连都没有接过,很显然这些警方的人不是陈锋找来的。

只要你和陈锋没关系,张辰也就放心了,接下来该做就做,不需要再发愁事后如何向二妗交待的问题。

这个警督倒是蛮横得很,张辰自然不会遂了他的意,问道这位警官,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们看一下证件再说其它的呢?还有就是这里的情况你也没有具体的了解,就一口咬定是我们行凶呢,万一行凶的人已经跑了,你不抓真真的罪犯,却在这里浪费,你出警的程序很不对啊?”

警督没想到张辰见到警察了还这么嚣张,居然还能拿出制度来和说事,看来也是个经常和警方打交道的。双眉一横,道这里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到底我和你谁是警官,看你这么牙尖嘴利的,肯定不是好,带你走就没了。我既然来了,这里的事情就是我说了算,我怀疑你就是那个行凶的,等回到警局之后,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说完那就吩咐身后的警司,道小徐,带几个人把这些家伙全都铐上,居然敢这么藐视警方的权威,用二郎担山铐。”

这家伙还真够恶毒的,不但要把人都铐起来,还要铐个二郎担山。这二郎担山是警方铐人的一种手法,把一个人的双手分别由肩头和腰部正反伸向背后再铐起来,对精神和身体双方面都会造成打击。一般人在十八岁以后柔韧性就会开始下降,根本就达不到在后背双掌相叠的程度,再加上手铐的齿牙磨擦手腕,不用半个小时就能把双手手腕都刮破了。

一般情况下警方是不会用这种手法的,除非是一些罪大恶极人神共愤的罪犯,才会有这样的待遇。可这个警督一上手就是这种程度,到了警局之后将会棉铃就可想而知了。

张辰和一干护卫队员倒是不怕这样的手段,但是却不能束手就擒啊,真要是这么一来,传出就是大笑话了。当初张嫚只是要简单铐他,他都不允许,这种靠发就更不可能了。

看着这个警督笑道首先你应该出示你的证件,然后才能对我们进行询问。而且我们现在并不是罪犯,你也无权对我恩进行人身自由的控制,你就不怕这铐子戴上不好往下摘吗?你应该也是一个老警官了,不会没听说过相关的案例吧,如果真的没听说过,我倒是要怀疑你身份的真实性了。”

张辰的拒绝合作和这番话,还真让这个警督有些警觉了,能够如此清楚警方出警程序,并且一些警方的陈年旧事,还能够在面对警方的时候丝毫没有压力地对答,这小子怕不是简单的人物啊。

可一想到的靠山是陈副市长,那股自信就又了。再不简单又能样,这里是金陵市,金陵所有的公检法都要归陈副市长管,有好怕的呢。不过就是个年轻人而已,陈也已经交待的很清楚了是来金陵买房子的,了不得是个有点钱的富家子弟,收拾就收拾了。哪怕他一样是个官宦子弟,可这里是金陵,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地方,到时候还不是一样要求到陈副市长这里来吗。

刚要发横,就听张辰又道你先把证件给我看看,只要确定你是警方的人,我就可以跟你走一趟。但是我要先说清楚了,你无权给我戴手铐,而且我会坐的车走。”

警督当下就怒了,老子才是警方的人好不好,哪由得你说就是,那警方的面子要放在哪里呢。

怒道给你看个球,把人都快要打死了,还敢提条件。不给你点厉害常常,你是不怕字写吧,老子今天就给你点教训让你记清楚些。小徐,还他等,赶紧把这小子铐起来,记得,要二郎担山。”

张辰还是不疾不徐,道你说是我干的就是我干的吗?谁是证人,谁是报案人,你能不能一一给我找出来,没有进行相关的询问,就敢随便安插罪名,我看你倒是胆子不小啊。”

警督的威严一次次被张辰践踏,这时候已经是暴怒了,也开始口不择言,道小子,这里是金陵,不管你是龙是虎,来了都得给老子乖乖滴盘着卧着。老子说是你,那就肯定是你,不是你也得是你。老子干这行已经二十多年了,收拾过的硬骨头数不清,就不信今天制不住你。”

其实张辰是真打算要警局走一趟的,既然这陈副市长的能够动用一个三极警督来帮他违法犯罪,就应该还能动用更高的警官,那警监是不是也能动用呢。这都要到了警局之后才能搞清楚,也能够顺便摸一下这位陈副市长是不是也有猫腻,有这样的,老子多半好不到哪里,甚至这都是青出于蓝也说不定呢。

可现在明显这个警督有些不配合,那就只好是舍近求远了。先从这个警督开始下手,也不愁能够找出问题的关键来,有的是手段让他开口,再硬的骨头还能硬得过意念力吗?

看着警督的眼神也开始变冷了,但脸上的微笑还是保持着,问道你确定你能够做到吗,你确定要我带着手铐跟你走吗?我可是好心提醒你,这铐子戴上就不好往下摘了,你要考虑清楚了再做决定。”

警督早就已经开始暴怒了,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以后还跟着陈混啊。不戴手铐警局,这就是办事不利啊,陈还会看得起吗,以前的事估计也就白办了。

“小兔崽子,你少在老子这里耍心眼,你要是真有那个能耐,还会坐在这里等着我来吗。还有,你今天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你一定会犯下强买强卖不成而行凶杀人的罪名,这辈子你可有的受了。”

这话算是把这个警督的心思完全暴露了,今天不弄出个你死我活来,是绝对不可能罢休了。张辰瞟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光头,也替他觉得有些悲哀了,为了这个陈办事,最后连命都搭上了,明明能救活,却要为了给栽赃而被弄死,为非作恶就是这个下场啊。

得到了警督的最后确定,张辰也不逗他玩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警督的鼻子,道这话可是你说的,待会儿可不要再不承认了,否则我的手段可要比你听说过的多得多,怕是你连一招都扛不住就求着我要招供了。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至少要抗得够三个小时才好。”

警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了,刚才刚进门的时候,这个年轻的小子虽然很强硬,带式还没有硬到这个程度,也就是要求不戴手铐警局。现在突然就变了呢,不但更硬气了,而且还扬言要收拾,这家伙不会是疯了吧。

刚想要再说,就听张辰对身边的护卫队员们下令,道冯虎,让弟兄们把这些金陵警方的人都铐起来,一个个的给我详细拷问,看看谁是和那个陈有勾结的,然后都把笔录做好了,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有多么硬的骨头。”

然后又对另一边的韩奎道老韩,这个狗屁警督的,你亲自下手拷问,让他好好舒坦舒坦,能掏的都掏出来。”

冯虎应声而,韩奎也在第一动了,直接上前一步,抓住警督的手腕,用力向后一甩,警督就已经被韩奎在空中饭了个跟头摔在地上了。

韩奎一个跨步迈到警督身前,接着又是一脚踢在了他胸口的膻中穴上,警督当时就觉得天旋地转,熊靠好像憋了一大口气吐也吐不出来,整个人都有一种快要直系而死的感觉。

这还不算完,韩奎投出的手铐,就像这精度说的一样,个他来了一个必须的二郎担山式背铐。嘴喝骂道,也不看看是个,居然敢给张带铐子,还他二郎担山,老子现在就给你来个二郎担山的加强版,好好让你爽一下。”

说完就把警督因为被铐起来而从肩头伸向背后的右胳膊抓住,强行抬高到了他头部的位置,移到了左边肩上。警督的右臂成了一个半环状勒着脖子,左手在背后又因为向下的自认力量拽着右手,这下是真的呼吸困难了,脖子以上马上就因为充血和呼吸困难而变成了通红,躺在地上不停地摆动着双腿,希望能够通过剧烈的挣扎获得一丝氧气。(括号内不算字数:这个动作是十几年前俺一个同事发明的,大家可以不用手铐尝试模仿一下,没有足够的柔韧性根本做不到的。不说效果,只是过程就惨痛无比了,对付一些嘴硬的嫌疑人最为凑效。)

与此同时,其他当地警方的人也都被铐了起来,几乎每一个都有过反抗,但根本不是护卫队员的对手。不到一分钟的里,其余的十六个家伙全部都被铐了起来,清一色的二郎担山式加强版。

就这么坚持了五分钟之后,屋里屋外的十七只红头大虾米才被人恢复了正常的二郎担山式,正式的拷问也就要开始了。

警督毕竟是警督,也适合陈接触过的,刚刚恢复了二郎担山,大大地呼吸了几口,双眼之中带着戾气、怒气和意思畏惧,怒道你们这是在干吗,你们这是在袭警,我是金陵市警局刑事处的队长,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如果你们肯放了我……”

话没说完就被韩奎又是一脚踢在腹部气海穴上,顿时四只都不听风是换了,就那么僵僵地挺着,嘴巴里的话也因为剧痛而再也说不出来。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子不断滚落下来,疼痛几乎要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这时候他是真的不敢再说了,这些家伙真的是下死手啊。

他不说,韩奎就要说了你这个王八蛋,居然敢那么和张,不给你点苦头常常,你还真不是个。你说你是的禁令警方人就是啊,刚才一直跟你要证件,你他耍厉害不给,现在还说是警方的,他以为穿身警服就是了嘛,你个狗咋种,老子今天一定要好好让你爽一爽。”

警督是真的害怕了,央求道大哥,大哥,大爷,别打了,真的别打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真的是警局刑事处的队长啊,我的证件就在上衣兜里,您随便看啊,就是别再打我了。”

韩奎顺手抄起地上的一只凳子,在他的后背敲了一下,警督顿时再次陷入无比的空苦中,这次要比刚才的两次加起来还痛苦。

痛苦中又听韩奎道老子要看的时候你不给,现在还要老子亲自拿,你他们哪来那么大面子啊,你算个。以为傍上一个副市长就牛起来了,副市长是你爹吗,就算是你爹,那也都不配给来自当孙子,你个。”

等到警督的疼痛稍微减轻一些之后,韩奎才拿出一本证件来翻开放在警督的面前给她看了一眼,道,你给老子看清楚了,这是民安部特别行动组的证件,等下老子问你你就答,稍有半点隐瞒或者迟疑,老子就再让你好好爽爽,了吗,就眨眨眼。”

这时候警督的痛苦还没有消散,嘴巴的确是困难了一些,韩奎亲自下的手,当然是个程度。

警督的确是疼痛到无法开口,连扎眼都有些勉强,可不眨眼就要继续被折磨,拼着老命眨了六七下眼睛,表示已经听清楚了。现在也算是了,这些人是民安部的,这可是警方的最高衙门,陈估计是犯事了,不过是个小喽喽,该招就招了吧。

没想到刚眨过眼睛,就被韩奎再次给了两个大耳光,打得脑袋昏昏沉沉,两眼直冒金星。

韩奎也马上给了解释老子让你眨两下就行了,你他眨那么多下,恶心老子是吧,看来还是有劲儿啊,那就再让你老实老实。”。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