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60章 冲进警局

第六六零章 冲进警局

警督今天算是服了,从前一直以为自己就算是警方中的硬手,今天才知道什么叫硬手,真是小巫见大巫啊,多眨几下眼睛都要被收拾。

不想被收拾都不行,现在自己可是真的犯事了,而且刚才还把话说的那么狂,甚至连杀人灭口栽赃陷害的计策都说出来了,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又被韩奎给了一下之后,警督算是长记性了,虽然疼痛难忍,但是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到最后都被疼昏过去了,都没发出声音来,也没有什么动作。刚刚昏过去,就又被韩奎来了一下,这回是给疼醒过来了,但是却依旧得忍着。

自以为已经摸准韩奎的手段了,接下来也能够少受点苦了。却又听韩奎笑着和负责记录的护卫队员道:“这货这是个傻逼,疼成那样了还不出声,也不知道动一下,硬是给疼昏过去,还得在挨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把脑子给折腾傻了。”

在两个护卫队员的笑语中,警督只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个傻逼,而且还是无比悲催的那种。这些民安部下来的家伙都是恶魔啊,今天一定不要有任何保留,把所有的情况都交代清楚,否则还不知道自己会被他们怎么折磨死呢,什么都没有命重要啊。

人自就是这样,己在地方上作恶多端,感刚刚甚至还想着要给张辰嫁祸一桩杀人罪名,现在就把审讯他的韩奎认为是恶魔。殊不知他自己才是真正的恶魔。

态度强硬的警督终于是招了。而且是毫不保留地招了,不但有他和陈公子之间的事情,还有极为警局其他领导和长官帮着陈公子办了什么恶事,以及他自己干过地一些其它违法乱纪的事情,统统都招了个底儿掉。

陈公子和顺发地产的事情他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今天的事却是陈公子直接安排给一位副局长,然后又安排到他这里来的,陈公子还给他打电话交待过,这件事办成之后会有提拔的机会,具体怎么做也有了详细的安排。所以他才会那么坚持。

而那位副局长,甚至是警局的局长,都是陈公子他老子的人。前任主管政法的副市长上调到省里,新的陈副市长接任。两者都是江副省长的人,权利当然也就顺利交接了,这也就是陈公子能够耀武扬威的资本,陈副市长的位子要比陈市长坐得还稳啊。

今天安排他的那位副局长,是陈副市长从原单位带过来之后提拔起来的,算是陈副市长的真正嫡系。很被陈副市长重用,之前跟着陈副市长的时候,就帮着陈副市长干了不少的损事。

这个警督倒也不是个完全的傻子,在帮陈公子干坏事的时候,也悄悄留下了不少的证据。陈公子来到金陵才不过两个多月而已。就已经赶下了两件伤天害理的大恶事,也算得上是罪恶累累了。同样那位陈副市长也不是好鸟,上位之后就开始和青红帮勾结,虽然还没有证据,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拿到了警督的讯问笔录和证词,张辰又让韩奎带着警督去取了他手里的证据,在中午还没有下班的时候,赶到了金陵警局。

警局的人看到一帮子彪形大汉压着警督进入大门,一时间都有些反应并不过来了,这是要闹哪样。聚众攻击警局吗?还把警局的人控制起来,看样子已经是动过刑了,这些家伙要造反吗?

大院里马上就有过来阻拦:“你们都站住,这里是金陵警局,是国家政务要地。你们光天化日的就敢拘禁警方人员,还敢跑到警局来。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说完有赶紧对不远处的另外一个警官喊道:“老胡,赶快去到里边报告,就所有人聚众攻击警局,马上让防暴队员来制止。”

走在最前面的韩奎并没有在开始的时候就理会这个警官,而是在他呼喊完之后,才拿出自己的证件来,道:“少他妈大惊小怪的,这里是华夏,哪来那么多攻击警局的故事,滚一边儿待着去。”

韩奎说话的同时,另外一名护卫队员也已经从门房里拿来了一根棍子,向着往警局大楼飞奔的那个警官甩了出去,正好别在了那个警官的双腿之间,当先把他绊倒,接着就有护卫队员上去给摁住了。

办公楼中的人也有不少看到院子里情况的,有的跑去向上级领导汇报,有的开始练习其它的部门,甚至还有打电话报警的。

院子里的韩奎不疾不徐带着人走进了警局的办公大楼,拿出了一只扩音喇叭,开始喊话:“金陵警局的警官们都听好了,我们是民安部特别行动组的,来你部执行任务。你们所有的人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不要再到处乱跑。另外,请你们警局的高副局长出来说话。”

这一套完全非常规的做法,的确是很不容易让人接受,民安部特别行动组没听过,但是这种行为却是像极了攻击警局的样子,别人能不担心才怪呢。

不过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护卫队员是有特别行动组的身份不假,但是他们的工作任务却是保护张辰的安全,以及唐韵的文物和国宝,像这种地方民安部门的事情并不在他们的巡查权力范围之内。这么做不过是因为张辰被金陵警局的人冒犯了,甚至要栽赃一个杀人的罪名,所以才来警局大闹的。如果他们还有一个依仗的话,那就是张辰政治二局特别观察员的身份了,这个身份可是能够动用当地所有资源的,这样一来就很合理了。

事先给当地政府打电话应该是最正规的做法,但是金陵政法书记就是罪魁祸首的老子,他本人也有诸多的违法乱纪行为,张辰要拿下的这个副局长又是他的铁杆心腹怎么,他可能会配合呢。

很可能在通知了金陵政府之后,他这边一个电话通知过去,那位副局长就跑得没踪没影了,张辰这一趟不就扑空了吗。

陈公子那边张辰倒是不怕他跑了,六个护卫队员已经在知情人的带领下分成两拨去找他了,不用多久就能把他逮住。哪怕是他跑了,不还有他老子在吗,到时候把他老子弄下来,他就是飞也飞不走了。

金陵警局里一片大乱,韩奎的话明显没有人相信,甚至已经有刑侦人员带着枪把他们给包围起来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虽然距离并不近,但随时都有开火的可能。

那边的一个警官也喊话了:“全部原地不许动,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公开冲击警局,这已经是犯罪了,马上把我们的警员放开,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这话可就是真的在吓唬人了,从没听说过在这种情况下胡砸下的警方真的敢开枪的,说出来不过就是为了壮壮自己的胆气,压迫一下对方的威风二七,真要是敢开枪他们就不会离那么远了。

护卫队这边却是很沉稳,张辰站在那里也不说话,自然有韩奎负责交涉,实话说这些警官还真不够身份和张辰对话,哪怕是他们局长出来,估计才算勉强够格。

韩奎这边放下手上的喇叭,冲着里边举枪的的几个道:“我们是民安部特别行动组的,现在你们金陵警局的这个警督因为栽赃陷害杀人罪已经被我们逮捕了,你们马上放下武器,让你们的高副局长出来说话,否则就要以同罪处罚了。”

说完后让一个护卫队员把证件扔过去给对方看看,毕竟是口说无凭,实打实的证件看过之后,才能让他们放心。

对方带头的是一个二级警督,看过了护卫队员的证件后,一头大汗就冒出来了,这整件他们虽然并没有真的见过,但是也能够看出来绝对不是假的,而且也不可能有人拿着这种假证件来冲击警局的。再看看一边被折磨到几乎不成样子的警督,不正是自己的同事吗,他在那边被手铐铐着,一句话也收不出来,应该是假不了了。

证件看完了,就得交还给护卫队员,不过他们可不能随便扔这种证件,这可是正经的上级领导啊。忙派人那证件给送过去,又让身边的其他人都把枪收起来。

对护卫队员这边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各位是竟酿成总不来的领导,我们这边倒是冒犯了,还请不要见怪。不知道哪位领导是主事的,请安排弟兄们道会议室休息一下,我们这就去请高副局长过来。”

既然对方客客气气的,韩奎也不愿意一只这么僵持,毕竟是权宜之计,总不能真的在警局大发神威吧。

结果对方送回来的证件扔个持有证件的护卫队员,脸上带上了一点笑意,缓和了一下与气候,对那边的警督道:“那就麻烦你们了,不过我们这边得拍几个弟兄跟着过去,这位高副局长也涉及到了这桩案子里边,可不能让他逃脱了。”

一众金陵警局的警官们顿时都给炸开锅了,这位高副局长可是新任政法陈书记的嫡系啊,怎么刚刚来到金陵,就犯下这种事了呢,该不会是以前的事吧。可如果是以前的事,为什么又牵扯到本局的杨警督呢,这里边好像有秘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