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11章 帮不到你

第六一一章 帮不到你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jy2046同学的月票支持!感谢:朋友0402同学的评价!

今天还有一章防盗,打击盗链每一个作者都义不容辞,请大家多多担待,谢谢!

“这位领导,高副局长好像不在啊,早上就出去开会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一个带着眼镜的警司站在另一边的人群中,声音不是特别大地对韩奎说了一句。

“是吗,你怎么知道的,你和高副局长很熟吗,连他出去开会都要跟你说一声?”韩奎斜着嘴笑道。

这个眼镜是摆明了在说谎啊,对这个高副局长也算是够忠心了,都这个时候后了孩子啊帮他说话。那个三级警督早已经招供了,他是在警局接到高副局长指示的,还在高副局长办公室接听了陈公子的电话,那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高副局长怎么又能去开会了呢。

眼镜警司刚想再说什么,就见一道银光闪过,正打在他揣在裤子口袋里的手上,疼痛之下忙把手拿出来,手机也跟着掉出来了,亮着的显示屏上边显示的是刚刚播出去电话,还没有被接通,落在手机旁边的还有一枚硬币。

已经没有人会去管他给谁打电话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枚硬币上哪,得是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把硬币打出这样的速度和效果啊,民安总部的人就是厉害啊。有的警员也在琢磨。也不知道是那位打出来的硬币。要是能拜师学个一两招那可就厉害了。

眼镜警司已经彻底傻了,本想是拖延一下韩奎这些人,把电话拨到高副局长的手机上让高副局长从后门跑,出去寻找靠山帮忙。却没想到高副局长的电话没打通,却被人家给发现了,这下可怎么办啊。警局里并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高副局长的侄子,叔叔出了问题,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眼镜警司只能低头盯着地上依旧没人接的电话,耳边却响起了韩奎的声音:“把这个小子也弄起来。不但说谎包庇,居然还敢当着老子的面通风报信,好好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老实。”

那枚硬币正是张辰打出去的,眼镜警司站出来说话的时候。张辰就已经在关注他了,他的手伸进裤兜里张辰也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通过意念力看到了他的手指按在了按键上,其中一次还差点拨错了。

张辰并不担心他打电话通知,高副局长早已经被意念力锁定了、根据从被俘虏的警督那里得来的口供,早已经知道了高副局长办公室的位置,也大致了解到了高副局长的长相,而且一进大楼就贴着经局领导的照片呢,高副局长只剩下几根毛的秃脑袋再好认不过了,锁定他一点难度都没有。

拿下这个眼镜警司。张辰的目的是要警告其他人,不要再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就算他不打电话张辰也会对他动手的。这个眼镜警司帮高副局长说谎,明显就是高副局长的人,不拿他开刀拿谁开到呢。有了他做例子,相信其他人都会在心里想一想了,还有那硬币的威胁,更是让人害怕,有时候武力震慑的确是最好的方法。

在拷问的过程中,警督就已经说过了。因为新来的陈副市长和高副局长一直在针对人员进行调整,警局内部的局势非常混乱。

这种混乱张辰很快就见识到了,他们这边刚刚把眼镜警司拿下,楼外边就冲进来几十号警员,有的还带着头盔。看起来应该是防暴警。带头的是一个比流氓更像流氓的警官,警服的扣子敞开着。露出了里边的衬衣,嘴上还斜叼着一根烟,烟头朝上翘着,怎么看都看不出他身上有好人的样子。

一边往前走着,一边骂骂咧咧道:“谁他妈的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往警局里闯,老子倒要看看能不能扛得住老子的枪子儿。”说着就已经把腰间的小六四掏出来上膛了。

刚刚和张辰等人对峙的警督忙上前拦住这位流氓警官,道:“老杜,千万别乱来,这些位都是部里来的领导,是来局里调查问题的,把你的枪放下,小心走火伤人。”

流氓警官压根儿不理他的话,一把把他推开,冲着张辰等人道:“部里下来的就怎么了,不分青红皂白就想拿人吗,把证件都掏出来给老子看看,谁他妈知道是不是假冒的呢,每一个都要掏出证件来,有一个落下的老子都不认。”

在同事已经警告劝说过之后,还要坚持看证件,并且要看每一个人的证件,这明显又是一个来阻碍张辰等人的。这高副局长还真是有些办法,拉拢了这么多的走狗,不过也就是这样的人才能和他走到一起去吧。

这个叫老杜的流氓警官想法很简单也很直接,他就是要通过这个来给上边的高副局长制造时间,能够搬靠山或者逃跑都可以,总之只要有高副局长在,他做不做警察都一样威风,大不了去青红帮混好了。

张辰已经通过意念力观察到高副局长正在从保险柜里往外取东西,除了一些现金之外,好像还有些文字和光盘一类的东西,应该就是相关的证据了。

“老韩,你带几个弟兄上去捉了那个姓高的,他的办公室应该有三个门,之一看看他手里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把办公室也仔细搜一遍。”张辰根本就不理会流氓警官的话,一边用意念力观察着高副局长以防他销毁证据,一边对韩奎说道。

韩奎带着几个护卫队员就要动身,流氓警官却耐不住了,把手里的枪举起来想要对准张辰的额头。嘴里骂道:“老子……”

刚刚开口。连枪还都没摆正位置呢,就被张辰一脚踹飞,直接飞到勒沃办公大楼的大门框上,发出“咣”的一声巨响,落在了地上开始抽搐起来。

张辰倒是悠闲自得地调笑道:“千万别乱叫,我可没有你这么混蛋的儿子。”引得护卫队员和金陵警局的人一阵哄笑。

又对护卫队员道:“去两个人把他也弄起来,给我往死里收拾,别断了气就行,居然敢拿枪对着我”

这话却又把哄笑声给硬生生地截断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出口就是往死里收拾。金陵警局的众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张辰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惊恐了,超暴力还有暴脾气,这样的人绝对是个炸弹。

张辰也听到了他们的吸气声。冷声道:“敢拿枪对着我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还要由他的供词,现在就已经是死人了。现在都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没事别到处乱串,刚才那位警督留一下,帮我们准备几个办公室和会议室,谢谢!”

虽然他说谢谢了,但是那个警督却听得无比瘆人,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今天不上班被扣工资。也不会到警局里来受这份罪。这民安部特别行动组也不知道都是点什么人,伸手厉害无比,脾气也火爆的要命,怎么感觉就像旧社会的锦衣卫似的呢。

收拾了这个防暴警的流氓头子,其他的防暴警也都蔫了,再经张辰那一番话的震慑,一个个都灰溜溜地离开了办公大楼,哪来的回哪去了。

也不知带这金陵警局的领导都忙的要死,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直到张辰带着人开始在一间办公室里审问高副局长的时候。警局的其他领导才开始一个个地露面了。对刚才没有出现的事情呢,各种各样的借口都能找出来,总之现在就是想见一见高副局长,劝说他好好配合上级部门的调查云云。

张辰对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那位陈副市长的人。很难找出游屁股底下干净的。就算屁股底下是干净的,也不一定能够再干下去了。首先刚才那种情况下的不作为,在张辰看来就不再适合担任领导了。

对于他们的要求,张辰是一概拒绝。别的人他还不是很明白要做什么,但是跟着那位陈副市长走的几位,进去肯定是要带话的,至于会带什么话,只要不是傻子就都知道。

张辰这边还没有开始审问,那边陈副市长就已经知道消息了,给他儿子打电话一直打不通,也不知道是去哪里鬼混了。接着又给自己的靠山,也就是亲家江副省长打电话,这时候只能是求这位帮忙了,部位下来的人自己可说不上话。

陈副市长哪知道,在他和亲家通电话的时候,他那宝贝儿子已经被护卫队的人带走了,正在前往金陵警局的路上呢。那家伙平日里看起来耀武扬威的,真正当护卫队员把特别行动组的证件亮出来的时候,吓得差当时就失禁了,根本不用再去审问,直接就是问什么答什么。

江副省长在接到陈副市长的电话后,并没有确切答应帮忙,再是亲家也不能威胁到自己的前途,否则谈什么都没用。能有部位的人下来查,那多半就是已经出事了,想要保住就得往部位甚至更高处去求人,这是根本不值得的。

只是他还在犹豫,因为亲家刚才说了一句话,不为亲家考虑,也要考虑一下儿子啊。自己的儿子不是太争气,如果儿子被他那缺德带冒烟的老丈人给勾搭上船了,自己就是不想救也得救了。希望那句话只不过是在说他们小两口的夫妻关系,而不是其它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江副省长也不得不先打个预防针,万一自己儿子有什么事呢,拿起电话给拨到了京城,电话那边很快就传来了一个厚重的声音:“我说真是稀罕啊,江老弟怎么有心情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啊,不会是要进京吧,那我可要备好酒宴款待你了。”

江副省长寒暄两句后,道:“立虎兄,我这次是有事要求到你来帮忙了,这件事很可能会关系到犬子……”,江副省长也不敢隐瞒,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一遍,看看对方是不是能够帮得上忙。他也是投靠了京城豪门的,否则不会以一介书生的身份闯到了今天的高位,相信只要有办法对方就不会拒绝的。

电话对面的那位听他介绍过情况之后,也没有放下电话,直接用另一部电话拨了出去,说了几分钟的话,把电话挂断之后,才又对江副省长到:“老弟,这个叫韩奎的的确是民安部特别行动组的,但是他的直接管理单位却不在民安部,我们这边根本没有说情的余地。而且这个韩奎并不是做主的,真正做主的是另一个人,那位就更是招惹不得了,即便是你我这样你的位置,也只就是和他平起平坐而已,可他才不过二十多岁,你应该明白了吧?”

话虽然不是很透彻,但是到了副省长这一级别的人,有些事情也是了解的,江副省长瞬间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强自稳住心神,道:“立虎兄,你说的是二局?”

“老弟,这个我们就不要再讨论了。总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你儿子,如果真的牵扯在其中了,那就尽可能地把麻烦都处理干净了,这就要看他的速度快还是那位的速度快了。你赶紧去忙把,记住一定要快,我这边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江副省长挂断了电话后,都顾不得去擦一擦额头上的汗水,马上给自己的儿子拨过去。得知儿媳不在儿子身边,江副省长也是一阵庆幸,忙给儿子说明了今天的事情和面临的危险,如果真的牵扯进去了,就要立即斩断联系,或者把自己撇清了,否则谁也救不了他。

没想到儿子果然被牵扯在里边了,而且还收了岳父不少的好处,打着江副省长的旗号帮他在省里办了不少的事。不过好在儿子并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所有的钱都是儿媳代为收的,儿子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事正面和他岳父接触过。

江副省长庆幸的同时,也让儿子赶紧把屁股擦干净了,那些办过事的部门也都要去跑一趟,把后续的工作全都做完善了,千万不能把自己陷进去。那样可就连他自己也跑不了了,更别提保下儿子。

为了给儿子拖延时间,江副省长有违心地给亲戚去了电话,谎称京城已经找到人了,答应在这件事上帮忙,应该用不了两天的功夫就能有消息,让他那边一定要顶住压力,千万不能吧证据都落在实处,那样才能有机会洗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