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90章 影响力(四)

第六九零章 影响力(四)

感谢:盗海大侠、心之龙同学的打赏!

感谢:宇宙的影子、盗海大侠、搏海浪子同学的月票支持!

同学们,月票啊!大家不会是这样的吧,俺人在病重依然坚持码字,大家给一点心灵上的安慰好不好,俺的小心脏本来就受伤了,很需要滋补的,大家的月票就是最好的良药了,现在眼看就要跌出两百了,大家于心何忍,有票就点给俺吧,拜谢了!

揭牌仪式后的招待午宴,肯定是要在汉府大酒店的御膳餐厅了,要说京城的餐饮界,还真就数不出比汉府大酒店的御膳更厉害的地方。

至于餐费,那是一定要出的,华金金属并不是张辰私人的独资公司,还有很多其他股东的,让张辰自己出这份钱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当然华金金属的各大股东也不会在乎这一餐饭,且不说华金金属必将是一个大发横财的垄断买卖,他们加盟华金金属最主要的目的也不是钱财,真正为的是在国际市场上的影响力。那东西无形无质,却炙手可热,不是有多少财富就能买得来的。

如今的汉府大酒店的确是没有韩、日等国的客人入住了,包括印尼和菲律宾等国的客人也是一个没有,汉府大酒店的前堂中标示得很清楚:持日、韩、印、菲、巴拉圭等十二国护照的客人,一律不予接待。

本来在汉府开业的时候。的确是有过类似的规定。但是涉及的国家却没有如今这么多。那时候也就只有日、韩、印尼和菲律宾四家而已,后边的其它都是慢慢加进去的。

酒店开业一段时间之后,因为是京城政府对外接待酒店,在双方的协商下,汉府勉强同意暂时取消禁止接待规定。但是那些入住的家伙不争气,有韩国、菲律宾等几个国家的客人,在入住期间试图偷窃酒店内的装饰瓷器和书画作品,并且损坏酒店的设施后拒不赔偿,被汉府再次列为拒不接待的行列。

慢慢累加下来,就到了如今的这个数字。十二个国家的护照被汉府大酒店拒绝登记。只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这种因偷窃和损坏设施而导致的拒绝登记,居然成为了汉府酒店的招牌。来到京城的高规格外宾中,只要是自认有素质的。都会入住汉府,以此来表示自己国家的国民素质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区别。

揭牌仪式后的午宴,虽然有日、韩等国的记者因为只是午饭的原因被允许进入到餐厅,但是看到这座不接待他们国家客人的酒店,也依然是眼中火光四射,恨不得把这座酒店烧个干干净净。

下午两点三十分,新闻发布会准时在华金金属顶楼的大会议厅召开,主席台上就坐等待回答记者问题的是以董事长张辰、总裁超人哥、两位民间资本代表、一位官方资本代表和一位来自过半的联合新闻发言人组成的队伍。

会议厅的一侧有十多个小小的真空展柜,里边展示的就是提纯后的金属物质,包括黄金、铂金、白银、锡、铜、铝、铅、镁、钛等十四种被提纯后的金属。也就是更加金灿灿的黄金还有些相似。其它的金属已经和原本不纯净的时候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如果不是有展柜上的介绍标示,基本上已经没人能够认出来这些金属到底是什么了。

进入会议厅的人都会被安排先经过这些展柜参观,华夏方面的人当然是无所谓了,这些东西本就是华夏人搞出来的,而那些其他国家的来宾,可就没那么好受了。看着展柜中那些大为变样的金属,这些被安排参观的人心里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这就是成堆的钞票,这就是影响力。这就是国际地位的代表啊,可惜不是自己国家的。

对于这些金属的介绍,与会的记者和各方来宾都不会有怀疑。华夏国家不可能拿这样的事情来丢自己的脸,而提纯后的金属也是要销售往世界各地的,纯度很容易就会被检查出来。如果这是一个骗局,到时候引发的可就不是混乱了。

所有人都入场就坐之后。联合新闻发言人首先代表官方和华金金属发言。着重强调华金金属成立的重要性和金属提纯技术的领先性,以及华夏各方面对华金金属的期望等等。

“……,这项技术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推翻了我们这个星球上不存在纯净物质的理论,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超越自然规律的伟大发明……。为人类的科学进步迈出了巨大的一步,为更多的科研领域提供了继续前进的可能性……”

在台下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无可奈何地鼓掌之后,发言人继续道:“经过我们的实验证明,纯净物质在其特性方面,有了让人不可思议的进步,物质的比重、硬度、韧性、导电、导热、光学性等等的特点都有大幅度提高。以一块纯净的铝来说,导电性能比之前加强了三倍,远远低于了正常状态下白银的电阻率……”

说到这里又是一阵的掌声,明显要比之前的还更加热烈,但是其中有多少的无奈,那就很难算清楚了,想必除了华夏人之外,很难有人真心恭喜的吧。

发言人的讲话结束之后,照例就是记者提问时间了,这个环节中不会有任何例外,肯定是华夏记者最先被允许提问。记者们提出的问题也大致在一个框子内,不论是问到台上哪位,都是一样歌功颂德和夸赞表扬,他们就是想提出疑问,也得看上边的大佬们同意不同意,当然作为一个华夏人,这个时候还是很自豪的。

第一个被允许提问的是一位德国记者:“张辰先生您好。我是德意志《评论报》的记者维安纳。首先我要祝贺您的这项发明,为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您的这项发明已经站在了行业的最顶点,您会去争取诺贝尔奖吗?”

嗯,这个问题让人不讨厌,也足够正常,且具有新闻效应。张辰点头表示感谢,道:“是否争取诺贝尔奖并不是我能够做主的,那得看有没有我的提名才可以,当然如果我能够得到这个奖项的话,一定会非常高兴。希望你的话能够成为一个准确的预言,谢谢!”

故事总是从平淡到**,接下来的提问就没有那么平和了,一个日本记者提问道:“我是东京《帝国日报》的记者。我想请问张辰先生,你的这项技术是在哪里申请的专利,是在华夏的专利还是国际的专利,在日本申请过了吗?你们的产品为什么不对日本出售?你们说出售给华夏的朋友,那朋友这个词你们是怎么定义的?”

小日本果然是蛮横无理,而且极不讲究,张辰看着这个提问的小日本,微微摇了摇头,道:“这位记者先生,你这样做已经违背了今天新闻发布会的宗旨。你只能够提出一个问题,请你先选好了问题好吗。”

“这只是一个问题。”日本人想要胡搅蛮缠

“呵呵,那也许是因为你的数学成绩不大好吧。”会场一片笑声

日本人无奈,只好纠结地选出一个问题,问道:“那就选第一个吧,你的这项技术是在哪里申请的专利,是在华夏的专利还是国际的专利,在日本申请过了吗?”

这货真是个猪头,张辰马上给出了标准的评价。这个问题相当于没问,张辰也不介意戏耍他一下。道:“你看,我就说你的数学不好吧,好在你已经改过来了。不过我发现你在常识方面也很有问题啊,你确定你是一个记者吗?还是让我来教教你吧,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专利合作条约》这个东西。只要在这个条约的缔约国申请了专利,并且申请国际专利保护。就相当于是国际专利了。当然,你们也可以逆向研究,但是我很不幸地告诉你,这项技术至少在百年之内是不可能被复制的。”

日本人的执着的确是很厉害,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总之他们在某些时候是很有一套的。

张辰刚刚回答了这个问题,就有另外的日本记者抢先提问:“请问张先生,华金金属的产品为什么不向日本出售?”你不是每人只能有一个问题吗,那我接着刚才的问,看你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刚刚问出来,就遭到了其它记者的怒目而视,大家都要举手提问,人家还没有点你,你就贸然提问了,日本人的素质还真是成问题。

张辰不但没生气,反倒是笑了,既然你愿意这样来,那我就玩死你。邪邪地一笑,道:“我不知道你的这个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我可以很确定,很负责任地说,我们并没有做出过这样的决定。”

“那么我想请问张先生,你们为什么要说出售给华夏的朋友呢?”日本人的群狼战术再次使出来,无耻就是这样了。

张辰要的就是他们这种冲动,依然是笑着回答道:“对啊,当然是要出售给华夏的朋友了,如果有人要和华夏敌对,却依然能够从华夏买走重要的物资,你认为这个假设现实吗?”

日本人无奈地坐下,另外一个日本人站起来继续抢先问道:“我想请问张先生,在你或者说在你们华夏的理解中,‘朋友’是怎样定义的?”

“这个应该很容易解释吧,我想你只要回去问问你的小学老师就会很明白了,在全世界这个词的解释都应该是一样的。难道在你们的国家,朋友的定义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吗,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张辰的回答再次引起大厅内的一阵哄笑,日本人今天都疯了吗,怎么问出来的问题都这么无知啊。

这个问题问过之后,张辰很是有些得意地暗自笑了一阵,最后一个日本人也倒下了,看看你们还能再搞什么出来。就这点能耐,还敢玩车轮战,脑子里别着改锥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