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91章 影响力(五)

第六九一章 影响力(五)

感谢:盗海大侠、心之龙同学的打赏!

感谢:大师傅51035447、毛芋艿、ianyu同学的月票支持!

检查结果全部出来了,拜托医大附院的主任再次确诊,的确是酒精性心肌病,从现在开始要戒酒了。也许很长时间内都要以休息为主,也就能够匀出更多的时间来码字了,近几天内争取恢复到每天万字更新。咱们的成绩又是惨不忍睹了,俺这里先谢过了,谢谢!

========以上不算字数

现场的记者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日本人的抢问,也知道张辰不会让这些日本人好过,都在等着看看最后是个什么样的结局,可日本人的声音就这么停下来了。

很快就有人反映过来这事怎么回事,开始转着头寻找另外日本记者的身影,但四个记者的名额已经是新闻发布会规定的极限,再不可能有第五个日本记者出现了。

这个发现真是让人大为失望,本以为能够再看看日本人的好戏呢,没想到就这么结束了,这也有点太快了吧。

不过大家都相信,接下来还会有刺激的内容会发生。虽然台上的几位一致宣称华金金属的销售是面向全球的,但是谁都明白“华夏的朋友”是什么意思,之前在捆蛋事件中冒头针对华夏的,那是肯定不会有收获了,他们就是接下来向华金金属发难的主攻手。日本人不过是提前打出来的炮灰而已。

不过,日本人好像并没有马上就气馁,一个刚才已经提问过的记者,悄悄跑到了会场的另一边。在众人还没有开始举手的时候,再次向张辰发问:“请问张先生,日本是华夏的朋友吗?”

这个问题好直接啊,而且也太大胆了吧,现场的每一个记者都觉得这是一个最无脑的问题,但也是一个最难回答的问题。经过一系列的各种事件后,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张辰对日本的态度了,张辰是一个强劲的民族主义者。日本就是张辰的死对头之一,怎么可能会是朋友呢,况且从历史问题上来说,华夏和日本也不可能是朋友的。

大家都在等着张辰的回答。说是就会违背本性,那不是张辰会干的事;说不是则会引起争端,很可能就是国际争端,闹出足够大的麻烦来,现在张辰该怎么回答呢。

其实张辰的回答很简单。以他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和敏锐的观察力,怎么可能会没有看出这个记者,怎么可能会没发现他跑到另一边去呢。

看着这个卑鄙的老鼠,张辰轻蔑地说道:“这位记者先生。虽然这个问题很简单,但是我只能抱歉地告诉你。你的提问机会已经用完了,我们都要尊重发布会的规则。请你回到你本来的位置上去。还有就是,我要提醒现场的每一位,不要再有人学习这位记者先生,那样会让人觉得你们整个国家的国民素质极其低劣,谢谢!”

居然会是这样一种方式,简单直接且更加有效,很多曾经采访过张辰的记者这时候也都回忆起来了,张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来都是以最简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对于违反规则的事,更是不会留一点点的情面,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一个法家派的人。

发布会继续回到正轨,接下来提问的是一个美利坚的记者:“我是美利坚《联合报》的记者,请问张先生,您发明的这种金属提纯工艺所提炼出的产品,该怎样来证实是绝对纯净的,有什么具体的依据吗?”

美国人拈酸吃醋的这一套永远都改不掉,这个记者明显就是代表政府来的,不过这个问题实在是有点白痴了。遇到官方的人还好说,大家都会讲究个情面,但是张辰这个人就不会了,你既然敢挑衅我,那就别怪我还击得更犀利。

“你这个问题解释起来会很复杂,我打赌你肯定是听不懂的;这就像是你有病一样,需要去进行专业的检测,你自己是无法搞明白的。而且你这个问题解释起来也很浪费时间,相信现场的各位记者朋友都不愿意因为你一个人的问题,而把自己的时间都耽误掉,这样做很不礼貌的。

我们的产品会面向全球销售,那些购买到产品的机构,也肯定会进行检测,具体的数据会给出最权威的结论,而不是你我在这里聊天一样的确定说法,只有科学和实践才是最正确的。”

接下来的问题终于不是向着张辰在开炮了,一位意大利的记者把问题抛给了超人哥:“我是意大利《国际新闻》的记者,请问栗先生,为什么华金金属的股东都是华夏人,这其中有什么战略意义吗?”

超人哥听到这个问题,不禁在心里腹诽道,老子真是躺着也中枪,这个问题该问张辰的好不好,我能回答你什么呢。

好在之前已经有过了完善的系统性准备,这个问题倒也不是很难回答,点点头,道:“其实这个问题你应该问张辰先生的,既然你问我了,我就为你解释一下这个困惑。”

超人哥也是个嘴上不饶人的主,回答问题直接就变成解释困惑了,接着道:“在张辰先生发明这项技术的时候,他身边都是华夏人。本来以他个人的实力,完全可以一个人独家投资,但是大家都看到了,在座的都是张辰先生的朋友,而张辰先生本人又是一个很讲义气的朋友,所以你应该了解了吧。”

这个就像没有回答一样的回答,完全把意大利记者给搞迷糊了,好像是什么都讲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这也许就是华夏人的哲学了吧。

意大利记者迷迷糊糊地坐下,又站起了一位西班牙记者,张辰和西班牙王室的关系几乎全西班牙的人都知道了,自然是不可能提出什么尖锐的问题了。却也一样具有足够的新闻价值。

“张辰先生您好,我是西班牙‘埃菲社’的记者康斯坦西娅,感谢您为这个世界带来了纯净的物质。每一个发明的背后都有一个瞬间的灵感,那您这个发明的灵感来自于哪里呢?”

是朋友还是敌人,从问题上就能看出来了,这种问题得多让人心里一暖啊。张辰向这位西班牙记者投去一个善意的感谢微笑,道:“最初的时候,我只是想为我的妻子做一套漂亮的首饰。作为我们结婚的礼物送给她,因为我本人就是经营首饰业务的,所以对这方面的要求就会比较高一些。当我挑选过几乎所有的首饰后,就想为什么不做一套前所未有的首饰呢。用最纯净的黄金来制作一套首饰,来代表我和妻子之间最纯净的爱情,所以就有了现在的金属提纯技术。”

“您太浪漫了,我很羡慕您的妻子,这项技术中也有她很大的功劳。”康斯坦西娅再次恭维了张辰之后。款款坐下。

现场再次陷入了一片议论之中,谁能想到这样一想伟大的发明,却只不过是张辰想要送给自己妻子的礼物,这位还真是有些让人难以理解。不过相比之前回答问题时候的针锋相对。说到自己妻子的时候,张辰那满脸的笑意和言语间透露出的柔情。倒也真是挺让人羡慕他的妻子。

有人开始悄悄议论,也有人抓住了这个机会提问。一个法兰西的记者被点名后,问道:“张辰先生您好,我是法兰西‘法新社’的记者,刚才有几位日本新闻界的朋友问到一个问题,我在这里想代替他们问一下,日本是华夏的朋友吗?”

这又是一个来找茬的,法兰西就是当初对捆蛋支持和胁迫最大的国家之一,在前段时间审判捆蛋的事件中,法兰西也是站在华夏的对立面,现在问出这个问题,看来是很有深意啊。之前的会议上早已经考虑过这种问题出现的可能,只不过没想到是由法兰西的记者问出来的而已。

张辰没有丝毫考虑地答道:“日本人民当然是朋友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中日友好吗,虽然在历史上有过一些摩擦和恩怨,但是现在中日两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很频繁,这就是最好的解释了。”不只是张辰,任何人都不可能在这样的场面上说出日本和华夏是仇人的话来,那是要出乱子的。

“那么,华金金属的产品会针对日本市场进行销售吗?”这位法新社的记者再次发问,应该是想要趁热打铁了,张辰在这个时候肯定不会说出什么制造矛盾的话,那么既然能卖给日本,法兰西就一样也能买到了。

只是他好像忽略了一点,张辰戏谑地看着他笑了笑,道:“很不幸,你的提问机会已经没有了,每人只能提出一个问题。”

“但刚才那个问题,我只是代替日本的新闻媒体来问的,现在才是我的问题。”法新社的记者狡辩道。

“那就是说你已经把唯一的机会送给日本新闻记者了,谁都不可能有第二次机会,请你坐下吧,还有好多其他的记者朋友提问呢,你这是在耽误大家的时间,也是在抢夺其他人的机会,请你尊重自己的同行,谢谢!”张辰马上就把这个家伙推到了其它记者的对立面,敢为鬼子说话,不知道华夏人最恨什么吗。

“张先生,如果现在还有资本要进入华金金属,你会接受吗?”

“华金金属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整个董事会的,新的资本进入会导致公司产生很大的变动,也会打破现有的组织架构,所以这个可能是不存在的,我们现在的组织架构已经很完美了。”

“张先生,你发明的这项金属提纯技术可以提纯核原料吗,华金金属是否会进行核原料的提纯?”

“因为核原料的提纯有不可预见的危险性,所以我并没有尝试过那样做,华金金属目前也不会考虑这方面的技术处理。我们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做事,不可能为了利益让自己员工的生命受到威胁,在没有解决放射性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是不会考虑提纯核原料的。”

“华金金属是目前全球唯一可以提纯纯净物质的,那么在未来华金金属会向全球发售纯净物质吗?例如水或者燃油之类的。”

“我们目前就是要向全球发售,但是水和燃油不会在考虑范围之内。物质提纯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艺,产量很小,所耗费的各种成本也很高。当然,如果有人提出了相应的要求,又付得起昂贵的提纯费用,我们也许会考虑。”

“…………”

几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之后,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们纷纷整理出自己的稿件,在第一时间发回到自己的老板手里。这是一个当下最重要的新闻,哪家媒体能够最先发表,就能够得到最多的认同,新闻媒体之间的战争也是很激烈的。

第二天几乎全球的各大主流新闻中,纯净物质的提炼都是头版和主题,一个华夏人的名字“张辰”,和这条新闻紧紧联系在一起,在二十四小时内传遍了世界。

针对这条新闻,评论界几乎是统一的腔调,世界范围的权力版图即将改变,世界要沸腾了。